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794 追隨無始的圣人

第七百九十四章追隨無始的圣人 不死天皇究竟生于什么年代早已不可考,因為在太古年間他就已經是一個傳說,是萬族心中唯一的神明。 他的部下會是什么人?略微一思索就會讓人頭皮發麻,堪稱上古諸天下凡的神將,三人在與這樣的存在作戰! “去你妹的,真以為還在神話時代,早已過去這么多年了,你們的骨頭都早該爛干凈了。不死天皇刻下的神紋就了不起啊,遇上狠帝的兵器,照樣讓你成渣!”段德發狠,被撕下一條手臂,鮮血淋淋,讓他慘不忍睹。 老瞎子就更慘了,剛才首當其中,胸膛被一只黑色的爪子掏了一個大洞,前后透亮,差點四分五裂。 上古吞天魔罐一震,虛空立時塌陷了進去,出現一口黑洞,吞吐烏光,吸納十方精氣,而后對準了與葉凡交戰的生靈。 場中,兩條身影激烈交鋒,如兩道閃電在糾纏,快到人看不清,剛猛而霸道,強勁而恐怖。 葉凡相當的震撼,而今他所入主的乃是一具圣殼,但是卻沒有在第一時間粉碎對方,可見那個生靈肉身多么的強橫。 “不愧是太古天皇的部下,果真如神將降世一般!”這是葉凡的評價。 唯一讓他心安的是,與他相搏的人是失去了法力,唯有干枯的身體可用,與他一般只能肉身相搏。 這具干枯的身體烏黑干枯,龍、犼、人、凰等九頭并立,一字排開,說不出的怪異,每一個頭顱上,都有一雙陰冷的眼睛。 一道黑色的神環將其環繞,這是他最大的倚仗,可化去葉凡五成的力道,不然終究是不及上古圣殼,會給壓制。 “轟” 吞天魔罐一顫,古之大帝氣息彌漫,這個生靈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跟厲鬼一樣猙獰,這種聲音讓人發毛。 他跳將起來,化成一道烏光轉身就走,吞天魔罐何等霸道?乃是極道帝兵,即便沒有復蘇,釋放的氣息也足以震懾十方。 “還想走?”葉凡沖起,擊穿他的神環,一把扭住了他的一條手臂,肉身終是勝過對方。 “啪嚓” 烏黑如干柴一樣的臂膀折斷,跟神金鑄成的一樣入手沉甸甸,一般的修士根本拿不起來。 一聲凄厲大叫,這只生物沖天而上,對吞天魔罐極度驚恐,想要擺脫,逃遁而去。 然而,他的動作過大,沖到無始道臺前,平日這里是禁地,沒有無帝玉在手,任何生靈都要止步,否則必然飲恨。 “轟” 一道混沌瀑布垂落,交織有一片大道紋絡,當場將其碾壓成成齏粉,化成一片黑色的灰燼,消散在了此地。 三人瞠目結舌,無始大帝氣吞山河,神威蓋世,這里的道紋超乎想象的強大,這樣一具肉身說毀滅就毀滅,根本就沒有一絲懸念。 葉凡渾身都是冷汗,他這具圣殼也不夠看,達到了圣人境界都抵不住此地一縷道紋,無始二字果然可壓塌萬古。 老瞎子與段德分別悶哼,身上有烏光在入侵,進入了血肉中,難以拔除,他們通體都烏黑了起來,情況很不妙。 “打雁一生最終卻被捉了眼睛,我終于遇上了陵墓中的狠角色,這是太古的尸毒,想除盡難啊。”段德渾身冒冷汗。 老瞎子也是面色烏黑,他這等強人都抵不住了,幾乎干枯了,被一股腐朽的氣息所占據。 “這不是還有藥王嗎?”葉凡將那只被他扯斷下來的烏黑手臂掰開,將一株馥郁芬芳的老藥取出,照耀出一團朦朧的光。 “真是不甘,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株稀世藥王,卻要現在就吃掉。”段德呲牙咧嘴。 “你就不想吃,那就都給我。”老瞎子咔咔幾口就咬掉了半株,噎的直翻白眼,用力往下咽。 “媽的,你這老貨牛嚼牡丹,暴殄天物。”段胖子急了,奮力搶去另外半株,也是幾口就咬下去了。 不得不說,稀世藥王有神效,入腹不久,就化成了一股神液,讓他們的身體都綻放出刺目的神輝,如同兩輪小太陽在燃燒,快速蒸干了一身的黑氣。 兩人的骨頭噼里啪啦的響個不停,肉身被快速修復,閃爍寶光,同時讓他們的肌體更年輕有活力了。 “藥王啊,一株在手就等于多了一條命,一定要想方設法將道臺上的幾株都采摘下來。”段德都快流哈喇子了。 老瞎子皺眉,道:“事情不對,剛才那個生靈明顯絕滅了生機,像是一具鬼尸,即便是神藥對他也無用了,不可能再恢復生機,可是他為何不顧一切的搶奪,不惜踏足這片禁地?” “難道他是想給一個更強大的、還活著的古老生命體用?”葉凡道。 此話一出,三人都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那具生有九顆頭顱的生物之強大,他們深深感受到了,差點讓段德他們死去,還有一位活著的存在嗎? 一陣沉默后,他們只能持著吞天魔罐,隨時準備祭出,鎮殺一切生靈,只要覺得不對,先殺再說! 古墳高大,有無盡混沌氣垂落,難以上前,想要攀爬上去很難,飛就更不用說了,在道臺前虛空被禁錮了。 “無論怎樣,我都要上去弄個明白,不然不甘心!”葉凡沉聲道。 三人繞著祭臺而行,觀察了個仔細,想看一看從哪里上去合適。當來到另一個方位時,一片熾盛,前方有一堆神源塊,光華刺眼。 “一個活著的生靈,脫困而出,它……該不會在附近吧?” “距離道臺如此之近……” “咦,這里有字。” 他們在那裂開的神源前,發現一行古字,刻在石壁上:古天舒愿為無始大帝護陵一生。 “古天舒……這不是七八萬年前的一尊無敵圣人嗎?!”老瞎子吃驚,對于北域史上的一些強人都有些了解。 “是他……”葉凡發呆,當年他第一次進紫山時,在入口處共發現了數十個名字,其中第一強者就是古天舒,烙印更甚神王姜太虛。 古天舒,一位遠古時期的圣人,尋到此地,卻甘愿為無始護陵,這可真是讓人吃驚。 “這邊有戰斗的痕跡!”段德叫道,烙印很明顯,戰斗的波紋打在石壁上,還沒有散盡,讓人駭然。 三人觀察后全部變色,這是圣人級的戰斗,竟在此地發生了,匪夷所思。 “看這些痕跡,當是發生在兩千年前。”老瞎子撫摸石壁,做出這樣的判斷。 “今與斗戰圣猿一戰,惜敗,念他持帝玉而來,任其采三株藥王離去。”依然是古天舒的刻字,清晰浮現在石壁上。 三人皆驚,相顧失色,這些句話透露了太多。 “兩千年前,古天舒還活著,他一直長存到了當世,傳出去一定會震驚天下!” “斗戰圣猿,一定是西漠的那尊斗戰勝佛,他竟然進過古皇山!” 到底發生了什么,七八萬年前的一位遠古圣人古天舒活到了現在,他封身所用的神源液唯有古之大帝才可煉化,難道無始還活著? 可是,他為何又說愿為無始護陵一生,道臺上的大帝真的死了嗎? 須彌山上的斗戰勝佛來過此地,出乎他們意料,那可是一尊大圣啊,法力滔天! 同時,葉凡終于也明白了,為何大黑狗曾多次說最討厭猴子,兩千年前斗戰勝佛來過這里,多半收拾過它。 仔細尋找,再無痕跡,古天舒早已消失,不知所蹤。 “轟” 萬丈混沌瀑布垂落,葉凡渾身骨頭作響,他在艱難的向上攀爬,想登臨道臺。 這里自成一片小世界,道臺仿佛聳入九重天上,巍峨而雄偉。 老瞎子與段德身處葉凡撐開的黃金圣域中,合力催動吞天魔罐,阻擋混沌瀑布與大道紋絡。 不然,即便強大如圣殼也會被碾壓成血泥,這里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涉足的地方,可抹殺遠古圣人! “轟” 周圍白茫茫一片,混沌奔涌,如千軍萬馬沖來,壓的葉凡步履維艱,快頂不住了。 更為可怕的是,大帝陣紋出現,烙印在虛空中密密麻麻,像是一片蛛網一樣,橫斷前路。 若是沒有吞天魔罐,圣人來了也得死數十上百次了,這是真正的無缺帝紋,是無始殺陣! 古之大帝除卻己身外,當屬兵器與陣紋最強,那是后人最想得到的,帝兵與帝紋并列,悟透一角,就可以橫行天下。 而今,無始道紋浮現,任人族大圣親至都要飲恨,沒有一點懸念。 不得不說,狠帝睥睨古今未來,魔罐未經三人催動,已自動而鳴,抵住了可殺上古諸神的陣勢。 “不行,這樣下去,我們還是會死的!”老瞎子道。 吞天魔罐驚懾古今,不可能毀在無始道紋內,但是兩者間較量時,卻不是他們所能承受的。 魔罐護佑他們也不行,兩位古之大帝跨越時空而間接進行的小較量,所發出的波動沒有人能擋住! 葉凡將六塊帝玉全部頂在了頭上,但卻也不能讓無始陣寧靜下來,現在每向上走一步威力就會加深一倍。 “還有八十一階,我們最多還能踏上去三階,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古帝到底有多么強大?!” 他們近乎絕望了,無缺的陣紋剛開啟一角而已,以吞天魔罐開路都不行,再堅持下去,他們會被活活鎮殺。 “老瞎子向無始大帝叩首,而今人族大劫將至,請您蘇醒吧,救天下人族,平八荒亂,鎮懾萬族。”老瞎子認真跪拜了下去。 葉凡將那顆雪白晶瑩的頭骨托在掌心,而后又將彎月形玉墜取出,道:“求見無始大帝。” “轟隆隆” 讓人吃驚的事發生了,垂落下的萬丈混沌大瀑布退卻,密密麻麻的道紋也模糊了下去。 “是……那枚彎月形玉墜的緣故!”段德吃驚道。 終于,他們一步一步攀登,來到了道臺上,就在道臺中心,有一尊雄姿偉岸的身影盤坐,背對他們,黑發濃密,如瀑布一樣垂落。 從舉世皆敵,到舉世皆寂!古之大帝的悲哀,那是萬古的孤獨,與獨自一生的寂寞。 葉凡手中的女圣頭骨晶瑩潔白,流動出一股奇異的力量,且此時那枚月墜一沉,落在了頭骨上,一縷微渺卻飽含感情的波動傳出。 “我……只想追尋你的足跡,哪怕一生都只能在背后仰望。” 微弱的精神印記在輕顫,女圣也不知逝去了多少萬年,這一縷印痕卻始終不愿消散,這是她至死都在堅守的心愿。 醞釀,這個月結束前爆發下,免得被人追債。好吧,請大家多支持吧,求,求推薦票。嗯,多醞釀,多準備,爭取下個月也有爆發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