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791 黑皇的來歷

第七百九十一章黑皇的來歷 段德踩了一腳狗屎后,在原地轉了十八遭,處于暴走狀態,張牙舞爪,近乎抽筋癲狂,額頭上青筋亂跳。 他惡狠狠的盯著葉凡,道:“那只死狗是不是也跟著進來了?!” 當年,大黑狗是唯一讓他吃癟的主,叫囂著收他為人寵,幾次狹路相逢他都沒有討到便宜。 黑皇很不仗義,占盡優勢時叫囂狂咬,看到情況不妙時撒丫子就跑,不惜把葉凡丟下當炮灰。 這片地形很復雜,古路幽深,有蒙塵神珠閃爍暗淡光華,照耀前路。 “以我多年的經驗來看,你踩了一坨十幾年前的狗屎。”老瞎子哪壺不開提哪壺,專門刺激段胖子。 段德剛平靜下來又跳腳,大罵老瞎子不是東西,不過卻也不得不承認,那是很久以前留下的“痕跡”。 葉凡在這片區域仔細探尋,心有疑惑,難道黑皇并沒有回來,都是以前留下的毛發? “那只狗什么來歷,別告訴我不是以前跟在你身邊的那只,化成灰我都認識它的骨頭渣,它怎么在這里逗留過?”段德道。 “它就是從這里出去的。”葉凡道,他對大黑狗的來歷早有猜測,而今見到它出沒過的痕跡,就更加確信了。 “它不會是一頭太古生靈吧,早看它不是東西了,一定屬于一類。”段德道。 “你怎么不認為它是無始大帝呢?”葉凡笑道。 這句話一出,震的段德一個趔趄,真的思索了起來,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或許真有這可能,我見到過它布下的陣紋,卻有古之大帝的玄機……”段德疑神疑鬼。 老瞎子對著他的后腦勺給了一巴掌,道:“無始大帝真要是那副德行,會有無上威名嗎,能叫那種名字嗎,肯定得叫無恥,而不是無始。” 段德道:“我想起來了,在東荒一座大墓中曾挖出過一些玉簡,記載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玉簡雜亂,像是一些野史,所記一點也不正統,涉及到了很多古人,甚至有關古之大帝的一鱗半爪。 其中一段文字,所記很閑雜,稱無始大帝震古爍今,威懾九天十地,宛若一尊神明,但卻也有很人性的一面,晚年見到一只小流浪狗將死,以古術救活帶走。 “我靠!”葉凡忍不住吐出了來到這個世界后就沒有說過的兩個字,下巴差點驚掉在地上。 他早已推測出,黑皇與紫山有關,與無始有關,但卻沒有想到曾是一只小流浪狗,還以為是什么天狗成精呢。 “媽的,以前若是知道它與紫山有關,早就讓它原形畢露了。”段胖子也一陣發呆,從來沒有想到過,那竟然是十幾萬年前的一只狗,跟隨過無始! 老瞎子也一陣目瞪口呆,喃喃道:“它是無始大帝晚年撿回去的那只小流浪狗?不可思議,而今與我們同世生存,活到了現在。” 一篇野史,一小段細節,揭露了黑皇的來歷,讓三人都都一陣發怔,琢磨了好長時間。 不用多想,無始的狗肯定知曉許多大秘,它讀過無始經也說不定,這簡直就是一部活著的仙藏! 大黑狗為什么能活十幾萬年,比古之大帝還久遠,這并不是什么難解之迷,可以很容易想透。 自古至今,神源液除卻天生的外,唯有古之大帝可煉出,用以封生靈,可讓他們數十萬年如一日而不朽。 然而,古之大帝己身卻不能自封,他們的血氣太強盛了,可貫穿諸天,神源液對他們來說根本無效,這個天地間沒有什么神物可壓制他們。 略微一思索,就可以得知,黑皇是被無始封存下來的,而今才出世。 到了現在,黑皇的一切根本不是什么秘密了,其來歷可輕易推測出了,但卻也讓三人一陣感嘆。 這是一只活了十幾萬年的狗,最終要的是追隨過人族大帝————無始! “對于無始的追隨者,本應懷著崇敬的心去仰望,但是這只狗,我恨不得活燉了它!”段胖子咬牙道。 “黑皇真的發生意外了嗎,這十幾年并不是呆在紫山?”葉凡擔憂。 老瞎子道:“以我多年的經驗來看,它回來過,那里有一坨七八年前的‘痕跡’,盜墓小賊又差點走狗屎運。” 聞聽此言,段德立時又跳腳。 前方,有一個由地乳形成小池子,不過幾尺長,乳色晶瑩,清香撲鼻,這里有幾根黑亮的狗毛,是數年前留下的。 “它回來過,一定并沒有死,不過像是幾年都沒有出動了,去了哪里?”葉凡狐疑。 他們繼續前行,沒有了太古生靈的威懾,山腹中的危險急驟下降,許多地方都可以暢通無阻。 不多時,他們來到了一處犄角旮旯之地,一塊塊巨石橫陳,葉凡一驚,道:“這個地方……” 他見到了源天師留下的紋絡,曾在此鎮封過奇石,很快他尋到了一處造化源眼! “世上真的有造化源眼?”葉凡呆呆發愣,站立了良久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亂石堆間有一個黑洞,不過人頭大小,形似一只眼洞,連向大地深處,偶爾會有彩霧涌上來,讓人渾身舒泰。 “什么是造化源眼?”段德眼神熱切的問道。 “是源中的造化地,具體我也說不清,源天書中只有模糊的記載,提到了一些,據說太古前可孕育出神明。”葉凡神色凝重。 “不會吧,這么邪乎,這不是說我們要發達了,得到了造化源眼。”段德狂笑。 “你想多了,這只造化源眼已干涸了,精華都被吸干了。”葉凡打擊道。 “什么,是誰,難道是那只狗?”段胖子臉色當時就垮了下來。 葉凡仔細觀察,觀看造化源眼,最后臉色一沉,道:“是太古族的天皇子!” “什么,怎么會是他?”老瞎子都不能鎮靜了,就連他也時常關注太古這個逆天神子的動靜,因為他的資質太高了,短短十幾年的修行超越別人上千年! 比起古之大帝來說,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所有太古族都說他是神明的子嗣,理應如此。 “當年源天師從紫山帶出去過一塊奇石,放在了瑤池,最終被我切出來一枚神卵,此地有其氣息。” 幾人都一陣發呆,太古以前的無盡歲月,不死天皇之名響徹天上地下,萬族共祭,是唯一不朽的神靈,所有人都要朝拜。 他的子嗣自然被譽為神之子! 不用想也知道,天皇子擁有最可怕的血脈,而今又吸收了造化源眼,讓每一個人都心中沉重。 “古之大帝的親子,每一個都是冠古絕今的人物,最終都只差半步證道,擁有無以倫比天賦與強大嚇人的血脈力量,若非與他們的帝父同生一世,那會了不得上天的!”老瞎子道。 說完他看了一眼葉凡,其意不言而喻,圣體即便大成也有敵,古皇的血脈而今不只一條,全都避開了他們的父輩,必會驚懾世間。 尤其是天皇子,而今得知其吸收了造化源眼,那就更是嚇人了,多半會成為第二個不死天皇。 “其他幾個古皇血脈,凰虛道、火麒子也不可想象,他們的父輩多半也留下類似造化源眼一樣的東西。”老瞎子道。 而后,他拍了拍葉凡的肩頭,道:“身為圣體,生在這個大世,即便大成也會有敵,那幾條古皇血脈沒有一個是羔羊,都是蟄伏的神獅。” 葉凡忽然問道:“太古的皇早已看出,他們在世一天,他們的親子就不可能證道,因為天地間只有一位皇,故此將他們封到了現世。那我人族大帝就沒有料到這一步嗎,未曾替后代著想嗎,沒有留一位最強大的親子于后世出生嗎?” “這……難說啊!”老瞎子搖頭。 “這個我知道一些秘聞,昔年有帝子出世,戰死在黑暗中,平息了大亂。”段德突然道。 “這……”幾人輕嘆,都沒有再說下去。 老瞎子卜卦,段德看風水,葉凡探源脈,一路前行,并沒有出現意外,中途見到了幾尊死去的古生靈,再無其他。 “嗡” 突然,就在這時,吞天魔罐自鳴,沒有經過催動而自己搖動了起來,蓋子與魔罐相合,懸在幾人頭頂上方。 “這是怎么回事?”老瞎子吃驚。 此罐與其他帝兵不一樣,像是依然有生命超出常人的理解,被譽為古今最可怕的帝兵之一。 “如果說什么兵器可抗無始鐘波,非它莫屬。”段德道,仔細觀察四方,捕捉異常。 “是這里……”葉凡發覺眼熟,這個地方他來過,昔日曾經躲在此地,避開了一群可怕的太古生靈。 這是一片開闊之地,是一片廣場,亦是一片可怕的石殿,仔細觀察亦會吃驚的發現,上方的懸石壁像是一口大鐘。 “無始鐘!” “它隱在石中,這么巨大啊,真想看看他的廬山真面目。!” 段德與老瞎子驚悚,萬一要誤入進去,說不定就會鐘鳴不絕了,鎮殺一切! “先繞過去,千萬不要讓鐘鳴。”段德道,老瞎子亦點頭,唯有葉凡怔怔出神,無始鐘是他此行最關鍵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