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787 震懾諸王第一步

第七百八十七章震懾諸王第一步 人族圣體的瘋了嗎?所有人都有點發呆,大罵太古王族,言稱神靈谷是渣,這得有多么大的膽子才敢說的出口。 肆無忌憚,與太古王族叫板,讓許多人族教主都跟著心驚肉跳,怕神靈谷將這口氣出在所有人的身上。 當王騰得知這一切后有些發愣,他昔年即便再狂妄也不敢如此,葉凡的所作所為讓他都怔怔無言。 山崖上,華云飛默立良久,始終無語,他自問可傲視人世了,但卻還沒有敢向太古王發狂的勇氣。 一條神瀑如一掛天河從天而降,白茫茫一片,水霧繚繞,煙霞蒸騰,搖光圣子默默思量了很久,遙望天際。 北域神城內,一個邋遢道人亂發披散,道袍古舊,手持酒壇,酒氣熏人,道:“罵的好,神靈谷就是個渣!” 周圍的人們惶恐,神蠶道人敢這樣說,他們可不敢在這里傾聽,全都一哄而散。 北域,血凰山,萬劫不壞,高聳入云。 它通體都呈赤色,像是被凰血染過,自古至今都是一處不能踏足的密地,連太古生靈都對之敬畏。 此時,山頂上有兩人盤坐,其中一人如磐石一樣,像是亙古長存,始終未曾移動過一步,很久后才睜開眼睛,道:“我只為道存,不管其他。” 另一邊,一個渾身都被五色神光所籠罩的年輕男子,俊美的讓全天下所有女子都要嫉妒,聞言什么都沒有說,站起身就走。 直到快離開山頂時,他才開口,道:“凰虛道那你繼續閉關吧。時間不會太久遠,我仙三斬道后,自己去殺圣皇子。” 遠處,一名老仆人在等候,彎腰駝背,聞言道:“同階爭雄,天皇子若不為第一,誰敢稱最。” 血凰山的一名老仆人道:“證道者靠的不是血脈的力量。” “去將人族的圣體殺了,他的話太多了。”被五色神光籠罩的天皇子在下山時對跟在身邊老仆人道。 太初古礦外,火麒子又來了,他與天地相合,法身壓塌虛空,看不清軀體,只覺如一道不朽的豐碑。 “我欲證道,是從人族圣體殺起,還是從族內其他有古皇血脈的人開始清洗……” 即便是古族間也無比復雜,葉凡所要面對的比他想象的還要艱難。 自葉凡大罵神靈谷為渣、傳出老瘋子在域外大殺祖王的烙印后,各族皆震,全都想尋到他,了解個究竟。 世人不知,在這天下不安、大將要發生之際,葉凡進入了東荒。 若是被人知曉,一定會罵他為瘋子,不知死活,那是太古王族的棲居地,這簡直在自投羅網。 他要去做一件大事,并沒有讓其他人同行,李黑水、東方蠻跟神王兄妹一起去了姬家,靜等佳音。 葉凡將要去做的事九死一生,他不想讓人知曉,更不能讓他們跟著去冒險,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第一站,他來到了圣崖,站在這片漆黑大山外,他默立良久,想進去但始終未能邁開一步。 黑色的大岳,巍峨壓人,都是山中之王,岳中之帝,有一種迫人的氣勢。 最深處那座山,有一片血染的石崖,大成圣體橫尸在此,有著太多的妖邪與詭異。 “可惜了,即便我九死一生,再臨那里,多半也會被具尸體弄死。”葉凡想到了大成圣體身上的綠毛,那種可怖景象讓他今生難忘,他覺得有太過詭異。 最終,他離開了。 北域,浩瀚無垠,每一塊赤地都有數十萬里,只有少量的綠洲點綴其間。 闊別十幾年了,再次踏上這片缺少生機的大地,葉凡百感交集,他能夠打破詛咒,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在這里開始的。 他沒有耽擱時間,徑直趕向一片到處是水澤、到處是湖泊與江河的綠洲,來到了青蛟王的隱居地。 這是一個小世界,方圓能有上百里,并不是很廣闊,為古之圣人所遺留,與天地隔離。 昔年,葉凡曾來此闖進不老殿,解救了龐博。 而今,他秘密而來,扮成一名古妖,不想走漏風聲,展示大能實力后進入了重地。 然而,讓葉凡沒有想到的是,青蛟王已于兩年前坐化了,被葬于一片水澤中。 “歲月真是無情,可悲的修道路,求長生,到頭來卻都免不了一死。” 葉凡一陣輕嘆,站在那邊水澤前一陣失神與發呆,當年青蛟王何等強勢,敢與孔雀王一起去追殺圣地的主人。 到頭來,任你天大的英雄,卻與常人無異,也只能身死道消,成為一縷煙塵,不復存在。 “龍死歸海,我將他葬在了最喜歡的這片水澤間。”身后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葉凡祭拜,對水澤行禮,念了一會兒道教的度人經,刻下一下祥和的陣紋,這才起身。 “見過赤龍前輩。”葉凡恢復真身。 水澤畔,一個老道士很干瘦,身穿古舊道袍,精氣神十足,血氣旺盛,也不知比以前強盛了多少倍。 正是赤龍老道,他仙三斬道成功,度過了那一關,而今已是一位可雄視天下的王者。 “真是后生可畏,一別十幾年你有了這等實力。”赤龍道人嘆道。 葉凡對他真心感激,當年赤龍老道幾次出手相助,不惜與諸圣地的教主動手,他不會忘記。 一別多年,發生了太多的事,兩人都頗有感觸,談到了一些故人,都不禁唏噓,赤龍老道的故人沒剩下幾個了,都坐化了。 “孔雀王可好?”葉凡問道。 “當年,我有八位結拜兄弟,而今只剩下他與我了。”赤龍道人長嘆,歲月磨滅了太多,留下不少凄涼。 讓葉凡心安的是,孔雀王無恙,初步斬道成功,正在閉關鞏固,他日將會煥發出無上風采。 “以他的資質來說,早該斬道了,只是這天地不允許而已。”赤龍道人這樣說道。 葉凡深知孔雀王的可怕,東荒有那么多大能,也唯有他能讓諸圣地頭疼,不僅因為他站在絕巔,更是因為他驚才絕艷,屹立七禁領域內。 像孔雀王與赤龍老道這樣的人,若是天地未變,早已邁過仙三那一關了。 為何圣人不顯,為何王者少見,一切都是因為后荒古時代,天地規則發生了變化,讓人難以證道。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每一為能斬道、或者成為圣人的存在,都是各種復雜原因促成的,不然根本難以闖過,且不可復制。 若非天地局限,強大的修士遠比現在多! 赤龍道人有感,現在天地再動了,一切規則又都開始重演,故此在前些年他一舉沖關功成,而今孔雀王也邁出了那一步。 太古萬族為何選在此時出世?按照赤龍老道的推測,這一次天地再變后,將在無盡漫長的歲月中保持下去,不會反復了。太古各族出世,可以無懼的修行,將來肯定會出現很多超級可怕的強大存在! 人族圣體不跪來請死,就從絕滅葉姓這一族開始,這一日神靈谷傳出了這樣無情的聲音。 天下驚憾,許多人戰戰兢兢,也不知有多少人在惶恐中度日,太古王族給世人的壓力太大了。 就是許多不朽的大教也都如臨大敵,許多人一夜白了頭發,這簡直是讓人窒息的壓力。 若有太古祖王出世,天下誰可敵? 此時,葉凡正在與赤龍道人相談,聽聞這些消息后不禁變色。 “你打算怎么做?”赤龍老道詢問。 “我想見青帝后人顏如玉一面。”葉凡道。 “她離開東荒多年,身在西漠。” 葉凡聽聞到這樣的話語,無比的失望,但卻無可奈何。 “如果你真想見她,我可以親自尋她回來。” “那一定要麻煩前輩了。”葉凡道。 而后,葉凡向赤龍道人求取一具尸體,這是此行來的一個重要目的。 “你想要那具圣尸?” 葉凡鄭重點頭,道:“是的,我能入住他的圣殼內,他將于我有大用,這次能否成功,是一個關鍵。” 青蛟王的寶庫內有一具干癟的肉身,早已坐化也不知多少萬年了,他是一具圣體,但并未大成。 但是,他專修單一秘境,卻也成為了一尊圣人,體殼之堅固,超越世人的想象,堪稱無上神材。 不要說是人族圣體修成的圣人,就是其他圣人的尸骨也都是絕世神物,可煉成任何寶兵。 這種稀世神物一般誰會向外借,若非葉凡鄭重開口,赤龍道人絕不會請青蛟王的后人青衣打開寶庫。 “青衣兄,日后必有厚報!”這是葉凡的承諾,不說其他,當年金翅小鵬王在此地對他出手時,此人也曾相阻。 一具冰冷的尸骸靜靜盤坐在前方,血肉早已干涸,皮包著骨頭,然而卻讓人敬畏,忍不住想跪拜下去。 寶庫中,神華爍爍,珍寶無盡,但是與這具尸體相比,都如泥沙凡土一樣,無從并提。 葉凡珍而又重,將其收進了萬物母氣鼎中,再次表達了感謝。 “你還需要什么嗎?”赤龍道人問道。 “還想要一件極道帝兵。”葉凡道,他要去的地方太過恐怖,教主級人物都根本呆不了。 “這太難了……”赤龍搖頭。 而今,青帝所留極道帝兵誰也不能妄動了,在太古萬族將出世時無人敢借出去,這關乎著整片東荒妖族的命運。 葉凡也知在當今這個大背景下沒有人會動極道帝兵,即便是在過去,這種無上帝兵也借不出來。 最終,葉凡上路,將開始九死一生之旅,已邁出了震懾太古王族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