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83 神靈術

第七百八十三章神靈術 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葉凡踩著紫天都從天而降,一腳跺碎了他的胸膛,四分五裂,腳掌蹬穿了過去,踏在地面上。 這個景象鎮住了所有人,這片園子也不知有多少教主,更不知道有多少南嶺后起之秀,王朝大教明珠皆失色。 血染的風采,流血的畫面,比一切言語更有力,堂堂神靈谷少主,一個太古王族繼承者,就這樣被人族圣體給戰敗了。 葉凡并無一絲取巧,連兵器都沒有亮出來,純粹的美學暴力,摧枯拉朽,以一雙金色的拳頭粉碎了一切。 當世無敵!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心中存有這樣一股信念。 葉凡的果斷的言與行讓人感受到了一種凌厲,擊毀一切障礙,但凡擋在前方全部一拳粉碎。 陳元、柳云杰、孔靈華、謝思遠一個個都臉色雪白,在遠處心驚肉跳,心中非常不安。 四大天女之一的吳菲還好,幾位明珠也是花容不寧,尋思方與神靈谷少主巧笑嫣然時是否抨擊過人族圣體。 眾多的人都在驚憾,全都遠遠的看著,沒有一個人敢靠近。 地面猩紅,葉凡就這樣踏在那里,紫天的軀體四分五裂,此時一只金色的大手按了下來,這是要徹底結束他的性命。 紫天都一聲大叫,無比凄厲,他的身體徹底崩潰,化成了一片光華,但是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這是他自己主動所為。 一片熾盛的光浮現,另一個紫天都立身虛空,自葉凡的腳下脫困,與元神合一,向前撲來。 整片天地都一陣轟鳴,各種大道紋絡浮現,什么不朽,什么永恒,什么萬古,都像是有破滅。 一尊神靈!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這樣的氣息,這個光之化的紫天都與元神相合,更為恐怖了,一下子定住了虛空,短暫的剎那仿佛讓萬物靜止了。 “你當我神靈谷真是白叫的嗎?”紫天都森寒。 葉凡的身體難以動彈一下,被束縛在了虛空中,前方那尊如神明一樣的光質化軀體射出一道道恐怖的光束。 “我們主修的是神靈,肉身只是一個驛站!”紫天都大喝,轟殺葉凡的元神,要將他擊毀在仙臺中。 神靈谷,最終是要修元神,煉出自己的神靈,達到最高境界時,會舍棄肉身。 紫天都遠未臻至最高境界,若非被逼到了這種絕地,根本不敢施展,因為動輒就會神滅! 但是,今日他成功了,并沒有發生什么危險。 “咚” 葉凡肉殼如遭雷擊,眉心那里出現一道裂紋,有一縷鮮血溢出,但是軀體不倒,依然屹立。 “好強大的體魄,毀去的話太可惜了,留給我當做驛站吧,成為今后的真身。”紫天都大笑,分外的殘忍。 他的軀體發出了一道更恐怖的光,射向葉凡的眉心,咚的一聲輕響,裂痕又多了一道,鮮血流淌。 “攻破你的仙臺,奪你肉殼,人族圣體今后成為我之軀!”他瘋狂大叫,向前沖來。 遠處,眾人驚駭,誰也沒有想到紫天都有這等可怖的手段,肉身并不重要,真正修出的神靈才是最可怕的。 “你可以去死了,將這具強大的肉軀送給我了。”紫天都大喝,神色猙獰,要化成一道熾盛的光,擊穿葉凡的仙臺。 “砰” 突然一只金色的探出,一把抓住了他,將其捏在了掌心,葉凡寒聲道:“神靈,也不過如此啊!” “什么,你怎么能攻破,禁錮永恒,仙臺二層天沒有人可以逃脫這種束縛。”紫天都大叫,直至到了這一刻,他才驚恐。 “神靈谷有這種秘術,確實是讓我有些意外,但是想藉此殺我還差了一些。”葉凡體外黃金戰氣不斷蒸騰,熾盛的氣息鋪天蓋地,無量圣光將此地淹沒。 什么束縛,什么禁錮,什么永恒都被沖破了。 “啊……”紫天都大叫,劇烈掙扎,但是根本無用,葉凡的大手在合攏,他的光體在慢慢磨滅。 靠自己的努力,從地獄到一步一步登臨天堂,扭轉一切,那將充滿成就感,精神無盡愉悅,可是如果剛爬上來,就被人一腳踹了下去,比在十八層地獄輪回還要悲哀。 “不!”紫天都萬念俱灰,以為在關鍵時刻扭轉戰局,將不世大敵狠狠地踩在了腳底,卻不曾想依然是一場空。 所有人真陣陣毛骨發寒,他們捫心自問,換作是他們,恐怕沒有人能逃過這一劫,神靈谷的那種秘術突然而可怕。 名副其實的絕地反殺!但是卻被葉凡強力鎮壓了回去,并未取得應有的效果。 “我不想死,祖王真言,禁忌神術,借天之力,借道之光,給我焚燒!”紫天都不甘的大吼,神色猙獰。 在他的身上,有一個古字在綻放詭異而恐怖的光華,在其神魂上竟有一個刻字,散發著一股可怕的圣人威壓。 “太古祖王的氣息!” 葉凡大叫一聲不好,那是太古圣人級人物的手筆,紫天都為神靈谷傳承者,果真得到了庇護與溺愛。 “嗡” 他的仙臺,璀璨奪目,一尊金色的小人與他一模一樣,抱著一口小鼎飛出,與天地大道祥和。 在這一刻,時間像是靜止了,虛空仿佛凝固了,比紫天都的永恒禁錮也不知強了多少倍。 太極為葉凡的神形,逆化而歸,元神合道,成為一個不可捉摸的點,沖出原來的身體天宇,化為一個變數! 如一縷太初之光,什么都不能阻擋,元神抱著小鼎從天鎮壓而下,砰的一聲將紫天都的神魂轟了個粉碎。 所有一切都是寧靜的,唯有太極逆轉而成無極一點是動的,那就是葉凡的元神與小鼎。 遠處,觀戰的人們也靜止不動,仿佛凝固在這一幅畫面中。 “轟” 直到紫天都的神魂爆開,葉凡的元神抱鼎而歸,這一切才像有活動了起來。 葉凡剎那遠遁,離開了當場,紫天都形神俱滅,連慘叫一聲都未能,就成為了塵埃。 “是誰,殺我子孫,不留一點余地?!”一個威嚴的聲音在大喝,虛空中有一個古字綻放通天的神光。 “是我!”葉凡立身在遠空,怡然不懼。 “嗡” 那個古字光芒大盛,化成了一只紫色的大爪子,鋪天蓋地而下,這是要一擊成灰,摧毀一切。 天地皆顫! 葉凡果斷出手,黃金戰氣沸騰,淹沒天地,逆亂天機,混亂了所有人的視野。 他在虛空中刻出十八個古字,九個為道經中的記載,另外九個為太陽真經中所錄,開辟出一個小世界牢籠,掩蓋了一切氣息,與外界徹底隔絕。 在這一刻,厲天燕一夕沒有任何遲疑,果斷出手,直接祭出神女爐,通體晶瑩爐子,爆發出熾熱的光芒,砸了進去。 轟鳴如海! 一切言語都難以形容,震耳欲聾,像是有日月星辰一個一個的沉墜下來。 然而,外界的人并不能感知到,他們是在動用一位人族大圣的兵器,在斬殺一位祖王的字跡。 十八個古字遮掩了它的氣息。 葉凡與厲天還有燕一夕強勢而決絕,膽大包天,將一位太古祖王的烙印直接磨滅。 紫天都死了! 這則消息快速傳了出去,讓南嶺大地一片嘈雜,很多人都傻眼,心中吃驚。 太古各族將出世,這種巨大的壓力,讓神朝都覺得喘不過氣來,這些年來人族如臨大敵,很多人都心緒不安。 而今,有人向太古王族開刀,擊殺了神靈谷的繼承者,著實是一場大變故,第一次有人敢做這樣的事,這是一場軒然。 斬殺完紫天都,葉凡并沒有離去,在一座園中賞景,讓一些人都很不安,尤其是陳元、柳云杰、謝思遠幾人,心中無底。 葉凡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道:“身為南嶺俊彥,當有自己的骨氣,你們的祖先可都是名留青史的天驕。” 這些話語一出,頓時讓幾人臉上火辣辣,拱了拱手,慢慢退后,對方沒有翻臉動手,讓他們終是長出了一口氣。 古箏鳴動,先是如涓細流,滴滴清泉,而后開始慢慢激烈,逐漸高亢,金戈鐵馬,劍鳴錚錚,殺伐沖天。 一曲終了,南嶺四大天女之一的吳菲輕嘆,道:“幾位公子,是否也認為我與獻媚太古王族呢?” “自然不是,聞弦知人,吳小姐絕靈慧聰穎,豈是那樣的人。”厲天笑瞇瞇,一臉的自來熟,熱絡的上前自我介紹。 南嶺四大天女艷動天下,都是絕代佳麗,傾國傾城,舉世難尋媲美者,齊禍水排名第一位,吳菲屈居第三。 “幾位還在此久留嗎,就不怕大敵登門?”吳菲道。 “我靜坐在此,等候他們一一道來!”葉凡屹立在亭中,話語鏗鏘,遙望遠方。 不用想也知道,外界一定早已一片喧囂,也不知有多少人在談論今日這一戰。 葉凡仿佛已見到王騰、華云飛、元古、殺手神朝的人趕來。 “你要等他們到來?”燕一夕暗中問道。 “自然不能當靶子等著他們來打,等人快到的時候我們去一一截殺!”葉凡沉聲道。 風漸起,一片又一片晶瑩的花朵凋零,紛紛揚揚飄落而下。 “太古祖王要出世了,巨大的壓力啊……”葉凡自語,想驚懾住那些古王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