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783 太古王族不過如此

第七百八十三章太古王族不過如此 紫天都渾身都有紫光充盈,每一根發絲都在發光,紫氣沖霄上萬丈,一聲大吼,整片小世界都在抖動。 這一拳霸絕天地,帶著神靈谷少主一往無前的氣勢,氣貫長虹,紫衣獵獵,他所透發出的戰氣如海洶涌。 葉凡何其神勇,到了如今這個境界,他無懼任何仙臺二層天的人物,根本不可能退避。 這一擊驚天動地,兩人碰撞在一起發出一片猶如星空崩潰一樣的光芒,這里成為風暴中心,快速向四野蔓延。 大片的血雨飛灑,紫天都披頭散發,整條手臂鮮血淋漓,右拳更是變形,在不受控制的痙攣,橫飛了出去。 這一擊落下,一切都有了結果。他的肉身處在絕對下風,拳頭幾乎被碎掉,劇痛讓其五官都扭曲了,留下一大片血跡。 總是有人說圣體如何了得,肉殼如何無雙,但是身為太古王族繼承者,從來都是自負的,更是沒有見過這種體質,根本就不相信有人可與王族并論,此時終于付出了慘痛的代價,領略了這種剛硬。 太古王族的肉身也擋不住圣體肉身,這是所有人最直觀的認知,潛意識中更是一凜,太古皇的血脈能否擋住? 葉凡得勢猛攻,行字訣展動后如一道閃電一樣到了近前,依然是人王印,如一座金色的山崖一樣拍了下來。 一陣鼓聲響起,沉悶的像是天雷,在紫天都手現一面龍皮大鼓,每一次擂動都沖出一片道光。 “轟!” 到了最后,像是排山倒海一樣,氣壯山河,鋪天蓋地的向前奔涌,無盡紫色浪濤沖擊,將葉凡的前路阻斷。 這是一種古道天音,紫天都以法力、以對道的理解阻住葉凡,肉殼碰撞一次就可以了,他已經吃了大虧,不想再讓對方再近身。 “噼啪” 他的骨頭噼啪作響,扭曲的右拳骨節移位,快速生長為原來的樣子,又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咚”、“咚…… 天鼓震動,如千軍萬馬奔騰,一道道紫色的狂波沖向葉凡而去,鼓聲震天,每一縷都可斬滅一名高手。 紫色音波像是要粉碎天地的意志,震的葉凡都頭暈目眩,這是一宗可怕的秘寶,殺傷力驚人。 龍皮鼓,這是以一位太古祖王的兵器為原型,模仿煉成的兵器,威力奇大,有時突然一擊可直接崩壞對手的元神,剎那斬殺。 在這樣近的距離內,若非是葉凡在面對這種鼓聲,換成其他人恐怕當場就殞落了。 “給我開!” 葉凡右手人王印,左手化成了翻天印,擊斷所有道痕,向著那張紫色的龍皮大鼓拍去,想要打穿。 “咚” 鼓聲沉悶,紫天都戾氣外放,雙眼如冷電,用力震響大鼓,擊出成千上萬道音波,將前方淹埋。 且在其頭上,那座紫色的古塔勾動九天,雷鳴陣陣,垂落下粗大的紫氣,如萬千紫色大劍劈殺葉凡。 “轟” 葉凡前路被阻,心緒不寧,元神不穩,差點被兩樣太古秘寶給擊飛出去,身子一陣搖動。 旁邊,陳元、柳云杰、孔靈華、謝思遠等一陣心驚肉跳,全都倒飛而去,心中多少有些期盼,愿紫天都大勝,畢竟他們方才在背后抨擊過葉凡,怕他已經聽到。 鼓聲震天,將葉凡周圍的虛空直接粉碎,紫色音波轟鳴,如千軍萬馬踩踏而來,恐怖無邊。 “唵!” 葉凡一聲大喝,以真言對抗古音,這一聲喝吼讓整片小世界所有修士的靈魂都一緊,像是被人打了一記重拳。 就可想而知場中的對決有多么可怖了,葉凡的背后有一尊與他一模一樣的魔神浮現,法相壓天地,吼碎整片園子。 佛教真言一出,跟開天辟地一樣,這里地火風水輪轉,四分五裂,一束可怕的光沖進紫氣內,打在龍皮大鼓上。 “咚” 驚天大響,這一次的鼓聲不是紫天都自己擊出的,是被葉凡打出來的,汪洋一樣的神能噴薄。 紫天都一聲大叫,渾身顫抖,在唵字音下龍皮大鼓被擊穿了,這是一件秘寶,有強絕的威力,活化石、絕頂圣主都無法毀掉。 然而,今日卻被葉凡一聲大吼就震裂了,這件秘寶成為了歷史,鼓皮癟了下去,光芒暗淡,更為可怕的是還在粉碎。 “唵”字真言被葉凡以斗字秘化來,成為了適合他運轉的斗戰圣音,此時的威力可見一斑。余威還為散盡,紫天都的身子在劇震,出現一道道裂痕。 “什么?!” 遠處,眾吃一驚,人族圣體讓人覺得驚悚,僅僅是一聲大吼,就讓大敵遭受重創。 “噗” 紫天都張口咳了一大口鮮血,他頭上的那座古塔搖動,垂落下上萬道紫氣,終于是切斷了唵字音的余波。 “連我的龍皮鼓都給擊破了……”紫天都倒退,呆呆看著手中已經粉碎、只剩下一角龍皮的破鼓。 當初,他百般嘗試,以各種兵器轟擊,都沒有損傷這件兵器分毫,而今卻被人一吼震裂,這得有多么可怖? 南嶺天女吳菲不自禁撫摸自己的古箏,她以音律入道,深知方才的神音對決多么可怕,驚憾于葉凡的一吼之音。 陳元、謝思遠幾人也都是臉色蒼白,他們不禁想到若是自身處在戰場中,會是什么結果…… “轟” 葉凡跟一尊火爐一樣燒出漫天光華,強大的氣息噴薄,讓人無法呼吸,無論站的多遠,都忍不出心悸。 南嶺的幾位明珠花容失色,她們不是不知道葉凡強大,但是此時親身觀戰,更覺得悚然了。 沒有一個人不倒退,就是后來趕到的眾多的觀戰者也都發毛,一個個遠退到了天際。 “這是圣體?” “是他,只身殺到了這里,要取神靈谷少主的性命!” …… 人們震撼,太古王族何其強大,如今有誰愿意招惹?紫天都雖不及凰虛道、元古、天皇子,并非古皇血脈,但是也足以威懾人世間了。這十幾年來,他曾出手幾次,無不是石破天驚,有人猜測,他已經快斬道了。 然而,葉凡卻敢只身來殺他,這樣的強勢讓人們都很震驚。 天地轟鳴! 葉凡只手破天,依然沒有動用兵器,僅憑一只拳頭殺向紫天都,黃金戰氣將此地淹沒,成為沸騰之海。 紫天都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眼前這個人太可怕了,難道真的可與凰虛道幾人并論不成,具有同級的血脈之力? 他心中一陣驚悚,第一次明白,人族的圣體遠比他想象的可怕。 “砰” 紫天都力戰葉凡,頭上的古塔搖動,漫天紫氣如長河沖擊八方,虛空如一張破畫,無法擋住。 “當” 葉凡以拳頭硬撼的他的紫塔,以肉殼硬拼他的大道法力,每一拳都帶著滔天黃金戰氣。 這是一場驚世對決,轉眼間兩戰了上百回合,園子早已被毀,驚動了所有人。 這片小世界內,全都是大有來頭的人,教主級人物很多,年輕俊彥與南嶺佳麗也不少,皆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都驚憾。 “當” 大戰到五百回合時,葉凡打出了六道輪回拳,粉碎真空,紫塔最上一層龜裂,而后砰的一聲炸開了。 “什么?!”紫天都震撼,五層古塔被毀掉一層,對他的沖擊太大了。 這宗兵器是族內的一位老人為其煉化的,非這正的王者不可撼動一毫,防御力驚人,仙臺二層天的人即便觸及七禁領域,也根本不能毀掉。 但是,現實讓人吃驚,葉凡沒有動用兵器,僅憑一雙拳頭就震碎了。 黃金戰氣如海,又一次淹沒了下來,紫天都一聲大叫,大口咳血,帶著四層古塔倒飛。 “太古王族也不過如此!” 葉凡說道,如一尊黃金戰神一樣走來,身在無量圣光中,通體綻放不朽的神芒,神圣而莊嚴,讓人忍不住仰視。 這一擊對紫天都的打擊是巨大的,幾乎摧毀了他必勝的信念,人族圣體只靠一雙拳頭粉碎了他的古塔,讓他悚然。 “殺!”紫天都發狂,戰到了這一步,早已沒有退路,想逃走都不能了。 “轟!”葉凡更狂霸的一拳打來,身在無量圣光中,近乎為神明,從天而降,摧枯拉朽,一拳將最后的四層紫塔震成齏粉。 “啊……”紫天都一聲慘叫,身子斜飛了出去,一縷縷血水從他的口中涌出。這一次絕對是重傷,圣體的力量何其強大,將一座大山都可以輕易抹平,沒有了古塔的防御,剛才的沖擊力超大。 葉凡快逾閃電,沒有停留就跟了上去,一拳又一拳的轟殺而出,無窮的圣光擠滿了天地的每一寸空間。 紫天都以雙手格擋,當場崩碎,連胸膛都差點炸開,身體縱橫交錯,布滿了數不清的裂痕,向外噴血。 “你可還記得一個叫東方野的人族青年,對他們斬盡殺絕,可曾想到有今日?”葉凡道。 “當然記得,不就是那個未開化的野人嗎,很是難殺,但終究被圍堵在墜鷹崖,血濺石壁。”紫天都殘忍的笑著,到了現在他沒什么可怕的,張嘴又噴了一大口鮮血。 墜鷹崖,連鷹落在上面都要墜落下去,那是一處不祥之地,發生過很多詭異之事,連太古族都不愿接近。 “一個未開化的野人,這就是你的評價嗎?!”葉凡咬牙,全身戰血沸騰,上身衣服都炸開了,全力出手。 紫天都殘忍的笑,道:“一個野人而已,我殺了又如何?”他知道今天多半沒有好下場,徹底是豁出去了。 到了這一刻,葉凡唯有揮拳,以無敵的力量粉碎一切阻擋,將此人踏在腳下,才能為故人洗怨。 天空中各種兵器不斷崩壞,葉凡殺到狂,尋到機會,將紫天都那再生出來的雙臂都生生撕了下來,鮮血淋淋。 “砰” “啊……” 下一刻,葉凡一腳從天而降,以壓倒性的戰力踏出了一只大腳,踩在紫天都的胸膛上,垂直降落而下。 “噗” 這是一幅血淋淋的畫面,葉凡踩著紫天都落下,一腳將他的胸膛跺的四分五裂,蹬穿了過去,踏在地面上。 “太古王族不過如此!”葉凡背負雙手,俯視著他,擊毀了紫天都所有的自信與尊嚴。 葉凡果斷出手了,也請兄弟們果斷出手,你們懂得,關鍵時刻,需要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