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82 對決紫天都

第七百八十二章對決紫天都 葉凡仗劍而行,大步而來,以指彈劍體,錚錚而鳴,劍氣千幻,冷冽刺骨,劍光沖霄而上,照亮了整片園子。 園子入口處有十幾名古生靈,一個個頭生麋鹿角,身覆白銀鱗片,長相怪異而猙獰,攔住他的去路。 沒有一個是弱者,都是從太古死人堆中爬出來的狠角色,不然怎能作為護衛追隨在神靈谷少主身旁。 沒有一句多余的話語,有古生靈睜開神眼,射出自己的道源,上來就是致命一擊!有的則張口吐出神珠,上來就炸開了,自毀秘寶,臉色冷酷。 這是一群在骸骨堆中成長起來的古生物,全都有一往無前的氣勢,抱著與敵皆寂的決心殺上前來。 “噗” 葉凡一劍揮出,擊斷時空,將神眼道源剖開,向前一挑,眼洞炸開,鮮血沖出很遠,當場結束性命。 而后他順勢一刺,那顆炸開的神珠成為飛灰,所有神力都熄滅了,劍體向前送去,釘入其眉心中,鮮血汩汩,尸體倒落。 十幾名古生物冷如冰窖,并無懼意,向前撲殺,悍不畏死,或伸巨爪,或口吐道兵,一同對抗大敵。 葉凡彈劍,寒光撲面,如一掛天河一樣淹沒了此地,他一步十殺,無情出手。 “噗” 一名太古生物被斜肩斬斷,半邊身子飛起,帶著大片的血花。 “喀” 一名太古生物被一劍洞穿,胸膛先是凹陷,而后渾身骨頭炸開,白骨茬與血肉四飛了出去。 “砰” 鐵劍一掃,光芒熾烈,將七八名太古生物全部攔腰斬斷,鮮血噴濺,染紅了草木,血霧騰騰。 “啪” 葉凡反手一撩,將身后的一名太古生物的天靈蓋啪的一聲挑飛,一道沾染著血絲的白色腦漿沖起,死尸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啊……” 一名堪比教主的古生靈,年歲不小,上來就是最強一擊,但是卻依然擋不住葉凡的絕世鋒芒。 一劍斃命! 鐵劍斬開他的古兵,毀掉他的道基,劈掉他的頭顱,帶著一長串血花飛落在園子中,滾到前方那些人的近前。 陳元、柳云杰、孔靈華、謝思遠等全都變色,南嶺的幾位明珠也都笑顏僵住了,這個男子簡直如魔神一樣,只身獨劍,殺了過來,沒有人能擋住他半步。 當中不乏仙臺二層天的強大古生靈,經過血的洗禮,但依然如同土雞一樣,被斬掉性命,鮮血淋淋。 現在無需介紹,任誰都知道是人族圣體殺來了,眼前的南嶺俊彥與明珠,無論神身為妖族還是人族,都是神色一滯。 即便在場都為眼高于頂的人物,對這尊殺神還是充滿了敬畏,最近都是關于他的傳說。 剛才還在大肆議論,甚至有人輕視與抨擊葉凡,但是真正見到卻沒有一個人敢不敬,皆身體發僵。 葉凡一怒之下,率數萬鐵騎平了荒古世家,這等驚天動地的大事誰人不知,哪個不曉,在場的人都有家族,且都在南嶺,誰不心虛? 南嶺四大天女之一的吳菲還算平靜,眸子中有光彩流動,始終安寧自若,并無荒亂。 謝思遠、陳元就不是那么鎮靜了,剛才可是抨擊過人族圣體,此時渾身不自在,心中發虛。 南嶺的幾位明珠有人穩定情緒,露出嫣然笑容,向前望來,盡量保持優雅與迷人之姿。 唯有紫天都巋然不動,沒有一絲表示,盤坐在芳草地上的白玉桌后,渾身有晶瑩紫光彌漫,眼神很冷,如刀子一樣。 “噗” 當最后幾名強大的太古生靈沖上去時,葉凡橫推鐵劍向前壓去,如泰山崩壞,前方最強大的幾人全部大叫,鐵劍之光熾盛,橫斷天地,將他們全部截斷。 葉凡倚劍而行,以指彈在劍體上,錚錚而鳴,殺伐之音震耳,衣不染血,大步進入園中,再無一人敢阻。 現場鴉雀無聲,當今所有人都在談論人族圣體如何,但只有真正面對時才會感受到那種壓力。 南嶺幾位俊彥都不出聲了,再也沒有了剛才指點江山時的意氣風發,前方那個年輕男子手持鮮血淋漓的鐵劍,讓他們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凡鐵劍很粗重,葉凡身體修長與強健,一身青衣展動,臉色平和,卻有懾人心魄的氣勢,雖然看起來很清秀,但卻又有君臨天下的霸主氣概,讓人要窒息。 他站在園中,讓剛才還很熱烈的氣氛一下子降低到了冰點,所有人都有壓力。 “咻” 葉凡抖手,將鐵劍扔在了地上,一塊磐石內,一陣顫抖,鮮血淌落,觸目驚心。 “紫天都你不是為我而來嗎,真是辛苦你了,不然我還要去東荒殺你呢。” 平靜而自信的話語,讓園中的溫度急驟下降,葉凡說的很自然,但是卻透出了強大的信念。 “你以為可以鎮殺我……”紫天都站起身來,遺傳自太古王族的血脈,讓他高大雄偉,同時英武無比,如一尊紫天王一樣。 “如果連你都殺不了,如何有當世無敵那一天。”葉凡背負雙手,面對一尊太古王族中的少主,根本就沒有如臨大敵似的樣子。 后方,無論是南嶺天女吳菲,還是另外幾位明珠都是神色異動,有神華流轉。 陳元、柳云杰、孔靈華、謝思遠全都神色一震,更加感覺到了那股將要窒息的壓力。他們似乎已看到了一幅畫面,數百上千年后人族圣體大成,君臨天下,壓的他們這代人,壓的五域所有人噤若寒蟬,整片天下都失去了聲音。 “哼” 一道冷哼傳來,兩名年老的古生靈突兀的出現,渾身皆密布紫鱗,讓人悚然,無比滲人。 “大言不慚,就是古皇的血脈也不一定敢這樣說,你一個人族圣體算的了什么!” “我族沉睡太久,被人遺忘了。你再怎么強大,也不過是人族中的一種體質而已,不過是瓦狗爾!” 兩個年老的古生靈一起向前撲殺,這是要立刻施展下馬威,打掉葉凡所有的信心與信念。 他們身體暴漲,如兩頭史前的虬龍一樣猙獰可怕,鱗甲森森,以身體穿透虛空。 “滾!” 葉凡背負一只手,只揮出了右拳,頓時金色血氣滔天,灌滿了園子,轟塌天地! 六道輪回拳,勇猛無邊,一往無前,僅此一拳出去,什么法寶,什么信念,什么戰氣,全部被粉碎。 兩個古生靈很強大,正常來戰的話,葉凡也要花費一番手腳,但是此時集中精氣神的至強一擊打出,效果完全不同了。 “噗” 這兩名老生靈被打成十幾塊,骨頭與殘體碎塊四射,化成血霧崩散天地間。 不要說其他人,就是紫天都都瞳孔收縮,滿頭發絲飛舞了起來,渾身充盈紫芒。 眾人倒吸冷氣,這兩位古生靈難度深淺,可是在圣體面前什么都不是,連一拳都沒有擋住,被粉碎真空中。 此時,黃金戰氣彌漫,圣體的力量在洶涌,將整座園子都給淹沒了,葉凡逼視前方,一步一步走來。 這一刻,厲天也出現了,站在園子的出口,擋住了所有人的路,一臉的邪笑。 而燕一夕則是另一種氣質,白衣倜儻,飄逸出塵,阻在后園,擋住去路。 “人族的圣體,我正要找你,自己送上門來了,沒什么可說的,殺!”紫天都終于出手了。 在其頭頂上方,一座紫色古塔沉浮,雷鳴動天,成千上萬道粗壯的紫氣垂落,將他護在下面。 “轟” 他很自負,神色冷酷,正面沖擊,直接一拳就轟了出來,一往無前。 拳音如海嘯,茫茫震耳,一重接著一重,如浪卷九天,轟鳴不絕,讓人雙耳嗡嗡作響。 這是一股巨大的拳力,銘刻有道的痕跡,密布交織,發出了電閃雷鳴一般的波動,紫氣滔滔,如大河奔騰,驚動了整片小世界。 其他園子,諸多高手全都悚然,一起向這個方向望來,心神皆震。 葉凡寶相莊嚴,心中道鳴,形體結印,剎那間有了人族共主之姿,君臨天下,睥睨萬族,大道茫茫,唯其獨尊。 人王印! 他在這一刻施出這一法印,自然用極其特別的意義,對決太古王族后人,以這種失傳多年的上古寶印對決,昭顯其決心。 葉凡的右手化成了一塊天地寶印,銘刻人族不朽圣輝,一擊落下,震顫了九天十地。 從來沒有一次,他對這種寶印理解的如此透徹,精神升華,如鐵的意志全部灌入人王印中。 在這一刻,天地交泰,茫茫大道轟鳴,隆隆而動,一片不朽的光輝從葉凡體表流動而出,讓他神圣不可侵犯,莊嚴而宏大。 在場的幾位南嶺俊彥全都心頭劇跳,竟有一種忍不住想低頭,要跪拜下去的沖動。 四大天女之一的吳菲,以及南嶺的幾位明珠也都是神色異樣,全力抵抗這種威壓。 “轟!” 人王印一出,這片天地都有一種莫名的道光,傳向四面八方,但凡為人族都心中難寧,血脈要沸騰。 這是葉凡與紫天都的第一次碰撞! 紫氣滾滾,貫穿九重天,紫天都大吼,滿頭發絲都倒豎了起來,在其身后有一尊古王浮現而出。 而葉凡的身后,同樣有一尊人族共主化出,皆像是要壓塌萬古諸天一般,恐怖絕倫。 “隆隆隆” 劇烈的大碰撞,人王印壓落,葉凡身后那尊與他一模一樣的人族共主勝出一籌,將那尊古王踩在了腳下。 “啊……”紫天都大吼,更兇狂的一拳轟殺而來。 葉凡也大吼,黑發如瀑,全都披散了開來,大開大合,向前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