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79 與佛奪術

第七百七十九章與佛奪術 銀月西斜,山風陣陣,崖上幽蘭飄香,佳人遠去,留下一道清麗的背影,消失在天際。 拈花一笑的風情,十世、百世后的相見,佛說的有緣,是回眸的一瞬間,還是無盡的遙遠? “永恒,還是一瞬,當世無敵,我還怕什么,什么因果,什么糾纏,什么業力,全部轟碎!” 葉凡不相信來世,只相信今生,這不僅是道與佛的區別,也是他自己的信念。 “所有這一切都可以打穿,我有戰天這力,我有逆天之功,一切都不成問題。” 雖然這樣說,但是他心中還是有一剎那的悸動,在這個世上許多人與事不是靠力量就能解決的。 “我主當世,何懼未來!”最終,他堅定了信念,無所畏懼,目光望向遠方,像是可以穿透天穹。 東方,第一縷朝霞出現,劃破了霧靄,照耀在大草原上。 蒙蒙霧氣撩動,整片草原都有一層水汽,在隨后噴薄出的朝陽下閃爍各種光彩。 “當” 大鐘轟鳴,宏偉的古寺更加莊嚴神圣,如一座不朽的豐碑,靜靜矗立,給人浩大不可侵犯的莊重感。 在朝霞中,這座古寺不再是自己發光,而是被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彩,如有一尊大佛盤坐當中。 葉凡返回,見到了讓他驚訝的一幕,燕一夕、厲天、小曈曈站在廟前,一動不動,如同入定了一樣。 悟道,神識臨道,心入古廟中,這是三人的狀態。 讓葉凡大概意外的是,小曈曈也在跟著一起“發呆”。 這座古廟很不一般,是圣人所留,當中有莫名道痕在流轉,讓人如臨深淵,如進瀚海,仿佛置身在另一片天地中。 “圣人古廟,一定是佛的弟子所留。”葉凡自語。 傳聞,阿彌陀佛的第五弟子曾入北原弘揚佛法,傳道北地,最終坐化茫茫草原中,曾留下不朽古廟一座,內存無上佛法。 不久后,厲天醒轉了過來,自語道,道:“真是邪門了,那尊菩薩可真美麗,可卻沒有辦法接近。” 葉凡很想給他一巴掌,這個家伙真是太邪氣了,對菩薩果位的人的烙印都想褻瀆。 “不要以你那復雜的思想來衡量我這純潔的真性情,我只是對剛才的道境回味而已,別無其他。”厲天道。 “我沒說什么,你這是在不打自招嗎?”葉凡微笑。 厲天道:“快說你昨晚去做什么了?人呢,怎么不見了,沒有與你一起回來,這妞可與伊輕舞并論啊!” “嗚嗚……淫賊叔叔,你放過我吧,我真的挺討厭你。”這個時候,小曈曈也醒轉了過來,咧嘴大哭。 “這孩子真是越來越不招人待見了,像我這么風流倜儻的人卻總被他打擊。”厲天斜了小家伙一眼。 燕一夕站在寺院前,依然一動不動,他像是與古廟連接在一起,被金色朝霞籠罩,空明入道。 “燕兄似有所得。”葉凡道。 這座廟宇的主人是一位圣人無疑,并未留一言一字,帶著灑脫與不羈。 “圣人傳道,心性高超,符合我師兄這種瀟灑型淫賊,就如他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一般,全都一個德行。”厲天撇嘴。 很久之后,燕一夕復蘇了過來,神色鄭重,言稱觸到了一種模糊的道,但卻無法精準的捕捉到。 “師弟,用心去感應,這里有與我師門相近的大道,一定要得到!” “你確信,可與人欲大道并論?”厲天吃驚。 “是的!”燕一夕點頭。 葉凡恍然,立時明了,安妙依在此,肯定也是看重這種道,確有他們所需之法,也許真是一場大機緣。 這一次,他們并列進入廟宇中,在每一個角落都駐足,用心去感應,葉凡也不例外。 “當……” 古鐘轟鳴,在后殿有一座萬斤重的大銅鐘,無人推動而自鳴,銹跡斑斑。 “可惜,并不是什么圣人兵器,只是一口凡鐘,不是武器。” “咦,也不對,這口鐘被圣人加持過,內蘊佛光,不然不能長存人世間。” 幾人看出了異處,仔細琢磨,探出神念去感應,然而最終他們失望了,并無所獲。 這僅僅像是一位圣人經常加持、親自撞過的古鐘,而并沒有留下什么法則性的神紋。 各座殿宇中都有大佛,厲天與燕一夕終于尋到了源頭,對中央的一尊鍍金脫落、唯有斑駁綠銹的古佛注目。 很快,他們就入定了,沉浸到了一種高遠的道境中,沉迷不能自拔,很快他們就得到了一種無缺的道法。 葉凡沒有去其他地方,立身在古鐘前,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拳就轟了出去! “當” 鐘聲震耳,整片宏偉的古廟都顫抖了起來,像是崩塌了一樣。 大殿中,燕一夕與厲天吃驚,小曈曈急忙捂住了耳朵,躲在厲天散發出的神光中。 “葉小子這是在干什么?” “一拳沒有擊碎那口古鐘,肯定不是凡品,那可是圣體的一拳啊!”燕一夕吃驚。 “當……”葉凡又一拳轟了下去,金色血氣沖天,這口大鐘一下子迸發出無盡的佛光,發出更加宏大的聲音,傳出去足有上千里。 四野,無盡的草原,所有草被都倒伏了,在音波下成為綠毯,幾個湖波也都涌起了波浪。 “給我破!” 葉凡一聲大吼,又一拳轟下,這座大鐘頓時龜裂,佛光沖天,淹沒了整片大地。 “敗家子啊,這是一宗佛教瑰寶,被他給打壞了。”厲天跺足。 “嗡” 就在這時,一尊大佛自龜裂的銅鐘中浮現,漫天金光中栩栩如生,寶相莊嚴,盤坐在那里。 “退!” 葉凡大喝,祭出殘缺的圣兵————紫金錘。 厲天與燕一夕覺得毛骨悚然,抓起小曈曈轉身就走,剎那消失在了大殿中。 “唵!” 一聲不是很大、但卻傳遍大草原的禪音像是跨越上古的時光阻擋,穿透而來,震動四野。 整座古廟,無聲的湮滅,這道古音撞在葉凡手中的紫金錘上,發出了“咯”的一聲脆響,在上面擊出一道裂紋。 遠處,厲天與燕一夕駭然失色,紫金錘是什么?那可是一件殘缺的圣兵,持有它可以橫行天下。 而此時卻被人一吼之下出現一道裂紋,這簡直如天方夜譚一樣,不可思議。 “這僅僅是一道烙印,他喝出的神音卻如此恐怖,真是太恐怖了。”燕一夕與厲天皆毛骨發寒。 不過,這尊大佛發出這樣的音波后,身體一下子虛淡了下來,再也難以再現方才的威勢。 葉凡收起紫金錘,一步上前,向大佛出手,直接探向他的眉心,竟是要一把抓來。 “葉小子這是在與佛奪術,不去拜見,而是硬搶,這可真是……”連厲天這樣邪氣的人都不禁吃驚。 “唵!” 葉凡喝出這種聲音,沖擊這尊金色的大佛,讓其復蘇,有所反應。 他雖然很強勢,但是內心還是激動的,因為他知道遇上了逆天的機遇,撞見了佛教六字真言的一種古音。 當世,唵、嘛、呢、叭、咪、吽與九秘一樣幾乎已失傳,唯有西漠幾座古廟各掌有一個,難以重聚。 在此遇到“唵”字音,實在是一種莫大的機遇,前提是他能得到。 這一音,葉凡自己一直在演化,已經有十分之一的力量,感覺浩大無比,極其可怕,而今得見正音自不想錯過。 “給我破!” 他一記六道輪回拳轟出,一拳沒入大佛的體內,那并不是實體,不過是一種烙印。 “唵!” 接著,無窮唵字音在回響,同時還有莫名禪唱響起。 “皈依我佛……”一種浩大的神音傳來,讓遠處的厲天與燕一夕都一陣失神,忍不住向前走去,想要叩拜下去,跪于大佛前。 兩人相距那么遠都如此,就不用說近在咫尺的葉凡了,滿頭大汗,他墜入了這道佛光烙印中。 這是一種超度秘術,入侵其元神,要強行讓他皈依佛教,沒有什么傷害,但是卻近乎在洗滌一個人的意志,讓其徹底改變。 “弘揚佛法,皈依我門……”如同佛唱一樣的聲音發出,振聾發聵,沖擊人的神魂。 “唵”字音在轉動,歸入葉凡的元神中,此時也在轟鳴,幫助超度,葉凡不由自主在默誦唵字神音。 這是一種強行的超度,學此真言,必要入佛門,這種愿力可怕無比,為一尊古佛所留。 隨著葉凡口中和唱唵字音,一尊不朽的大佛在其身后出現,巍然聳立,且在其四周也先后出現幾尊。 佛光普照,想讓他叩拜,永入佛門。 “好強大的佛光,不愧是阿彌陀佛的第五弟子所留,無盡歲月過去了,一道烙印還這么恐怖!”葉凡咬牙,滿頭大汗,但卻依然神志如鐵,毫不動搖。 “化佛!”葉凡大吼。 在這一刻,他運轉九秘之斗字訣,撇棄唵字神音的佛光,存其威力,用九秘來演化,以道教至高秘術化佛。 “早晚有一天我會當世無敵,阿彌陀佛來了也不能強迫,一拳粉碎!” 葉凡黑發亂舞,眼神如閃電,渾身的衣服都炸開了,露出了古銅色的強健肌體。 他口中喝吼,依然是唵字音,但是在其背后那尊大佛漸漸被化掉,最終出現一個全新的身影,那是他自己。 “這個變態,學了人家的至高神術,但最終卻是只尊他自己,連佛都給化掉了。” “不祭地,不拜天,唯信己身,這是一種信念!可是,連古之大帝阿彌陀佛都不愿屈服,確實很變態。” 厲天與燕一夕都這樣嘀咕。 最終,所有佛光都被葉凡化了干凈,大佛徹底被他自己的神像取而代之,成為了一尊不朽的魔神。 最終,在他的一聲大吼中,龜裂的古鐘徹底崩碎,化為齏粉,漫天佛光都消失,與古寺一起成為飛灰。 天地間,唯有他獨立,身后的神魔光芒萬丈,普照十方,與他相合,成為了惟我獨尊的主宰。 他以九秘之斗字訣,徹底化來了唵字音,超脫過去,適用己身。 走出當世無敵路,這是他對安妙依的承諾,今后粉碎一切阻擋! …… “人族的圣體你在何在,我專為殺你而來,莫要讓我失望啊。”在那遙遠的南嶺大地上,有一尊年輕而可怕的太古生靈這樣說道,是一位古皇的血脈。 王騰、華云飛、李小曼、兩大遠古殺手神朝的神子與神女等人,亦都在南嶺靜待,靜等葉凡歸來。 十二點過后,請兄弟們投下推薦票,因為新的一周要開始了。現在也步入下旬了,各位有的話也還請支援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