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69 一戰尸骨成山

第七百六十九章一戰尸骨成山 “什么?是你……圣體!還有南嶺的一群蠻族,全都當殺!”王家眾人震怒,許多大能出動,飛上高空,催動戰兵。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葉凡敢這樣囂張的對抗一個荒古世家,王家舉族都在痛恨,無時無刻不想除他,而他卻這樣殺上門來了。 當然,他們也充滿了震撼,這群蠻族戰士太強大了,數以萬人齊出,是名副其實的虎狼之師,是一群無敵的戰爭狂徒。 血氣滔天,戰氣澎湃,人喊獸吼,如一群蠻古戰神轉世,他們就所過之處山崩地裂,也不知道有多少懸空的神島毀掉了。 數萬大軍嗷嗷大叫,一個個揮動著大,舞動著巨斧,端著長矛,破壞力極其驚人,一片片血花飛起,無人可擋! “殺吧,殺出一片血染的天空,殺出一個讓人憧憬的黎明,讓王家永遠從這個世上除名!”葉凡大喊。 “殺!”葉凡身后,他所率領的這批蠻族大軍中,有不少于兩位數的大能,一樣跟熱血狂徒一樣,嗷嗷大叫著廝殺。 “王家,為族人雪恨,為野兒復仇,掀翻所謂的不朽傳承!”上萬吼,那種場面太驚人了,天穹都像是要塌陷了。 “媽的,這幫野蠻人真是夠爺們,沒有一個怕死的,我都被感染了。”厲天都覺得血液燃燒了起來,跟著一起沖殺。 王家反應迅疾,無盡高手沖天而上,且家族最深處有圣兵在復蘇,蕩出了可怕的威勢,遠遠穿透而來。 “自古以來,還沒有人敢這樣進攻我王家,你們要付出血的代價!”有蒼老的聲音大喝。 以無盡鐵騎踏入荒古世家,這是開十萬年來未有之壯舉,讓王家的人都快懵了,但卻也都極度震怒。 這是一片流血的天空,到處是喊殺聲,到處都是刀光劍影,兩個古老的傳承展開了尸山血海一樣的混戰。 鮮血在飛濺,死尸在墜落,無比的慘烈,葉凡沖在最前方,他將神女爐還給了厲天與燕一夕,讓他們震懾用。 這種兵器威力的確大的可怕,但是所耗神力卻過于磅礴,除非是圣人,不然沒有人可以長久的持掌它殺敵,大多都是制衡敵方圣兵,威懾的作用遠大于實際的拼殺。 葉凡橫沖入敵群,大喝道:“王家的人都死來,今日我葉凡殺到此地,你們能奈我何?!” “給我殺,將他們斬盡殺絕!”王家的大能全部出動了,向西門趕來很多人,到了這一刻眾人都紅了眼睛,任何話語都無用,唯有死戰! 或者王家被滅族,或者蠻族一方全部戰死,沒有別的結果,到了現在必須要殺盡一方。 相對來說,王家已經沒有了退路,對方攻破了遠古圣人布下的大陣,殺進來了,他們唯有死戰。 一道人影,長袖飄展,蛇行猿躍,非常矯健,快速逼了過來,對上了葉凡。 這是王家頭排人物之一,輩分齊高,一只腳都快邁過“仙三斬道”那一關了,高達三千歲高齡,眼球跟金珠子一樣,發絲也都發黃了,這是長壽與血氣充足的老人特有的特征。 如果給他時間,這是一個有希望突破進王者那一關的可怕人物,他撲殺上來后蛇行鶴打,虎撲羚跳。 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很奇特,每一擊都很樸實,但卻極其可怕,給葉凡都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這絕對是一個突破六七禁領域的人,自然足夠強大,時而如一只老蛇,時而像是一頭暴猿,時而又如一只仙鶴,再變又如一頭羚羊,無跡可尋。 “啪”、“砰”…… 葉凡與之對決,心中驚異,荒古世家果然不乏高手,這個老人非常強大,每一擊都有道痕閃爍,暗中蘊含有滲人的殺伐大術。 兩人激烈對抗,旁人都很難插上手,一晃眼就戰了上百回合,他們的速度都極快。 這個黃發老人一會兒大袖展動,飄逸如謫仙,一會兒又凌厲無匹,如獨狼撲食,狠而準。 “一起上殺了他!”王家有其他大能強行突破,想加入進來一起攻戰葉凡。 一群野蠻人嗷嗷大叫,當中有十幾位大能赤著半條臂膀,肌肉成古銅色,輪動石斧對抗,徹底殺到了狂,血氣噴薄,亂發飛舞。 葉凡與這名可怕的老人終于是分出了勝負,他連續轟了一百零八拳,一雙金色的拳頭粉碎真空。 “喀” 頭發泛黃的老人雙臂痙攣,骨頭裂開,即便是隔空碰撞,神力對沖,依然遭受了重創。 而在這個過程中,葉凡亦在演化,將這個老人的道痕琢磨了個大概,同樣蛇行鶴打,虎撲羚跳,這竟是一種獸王拳。 “噗” 葉凡一記鶴打,手掌如鶴嘴,抵住老者拼死一擊,而后猿躍而起,噗的一聲將其頭顱摘了下來,血浪沖起很高。 “九叔公!” 后方,王家很多人驚呼,大聲的叫著,顯然葉凡斬了一位極其重要的大人物。 “殺!” 王家群起而攻之,全都圍殺向葉凡,許多人多殺紅了眼睛。 “媽的,誰怕誰,殺吧!”厲天跟進,隨同大戰。 到了這一刻,就連灑脫倜儻的燕一夕也是血染白衣,在敵人間沖擊,在生死間對決,一朵又一朵血花綻放。 “誰怕誰!”葉凡冷笑,他為圣體,最不怕的就是這種混戰,撐開黃金圣域,簡直就如同一個絞肉機一樣,殺伐向前,所向披靡。 王家西門這個方位,碎骨與血肉不斷飛濺,戰到了白熱化,葉凡是一個箭頭人物,殺在最前方,他所過之處,死傷無窮。 “噗” 葉凡一個金色的大手印拍下,連大能都承受不住,哼都未能哼一聲,就被打爛了身體,成為一團肉泥。 “唵!” 接著,他口中發出一聲輕叱,以“斗”字秘演化佛教六字真言,一聲本源神音喝出,天宇崩斷。 這是佛教的最高秘術,練到至高境界,會蘊含宇宙中的大智慧、大毅力、大慈悲,有開天辟地之能,可以降服諸天神祇。 “啊……” 前方,漫天的修士都在慘叫,一片又一片的強者崩碎,在這種神音下,有大能級人物都四分五裂了。 葉凡一聲斷喝,前方出現一片血染的天空,許多人粉身碎骨,化成了血霧,這是一種極其可怕的場面。 西方,有葉凡這樣的殺神沖在最前方,無情攻伐,行進速度極快,王家損失慘重。 到了這一刻,蠻族的可怕戰力盡展無疑,上萬鐵騎合在一起,頭蓋中沖出的血光連在一起,籠罩了整片大軍。 血氣繚繞,他們像是在沐浴蠻古戰神之血,無畏的沖擊,連成了一個整體,可以相互借力,成為了一個不分彼此的萬人騎兵團,同步推進。 這是一種無比可怕的畫面,上萬人化為一體,一起沖殺,神擋殺神,佛擋誅佛。 天空中,懸浮的神岳還有島嶼等一座接著一座的崩塌,蠻族兵鋒所向,根本不能抵擋,全都毀掉。 王家的高手死傷無數,原本有一個千人隊,非常勇猛,不畏生死,當中不乏大能級的人物,但是被這上萬鐵騎一沖而過,全部踏成了血泥。 “嗡” 忽然,前方傳來可怕的顫音,一輛又一輛古老的戰車沖天而上,閃爍著冷冽的金屬光澤,幽森而滲人。 足足有上千輛戰車橫斷了去路,每一輛都充滿了刀痕箭孔,歷經過戰爭的洗禮,留下了時間的印記。 戰車隆隆而動,碾壓過高空,上千輛古戰車沖擊而來,整片天穹都在抖動,像是要壓塌萬古諸天。 單兵作戰,這些強大的戰車不夠靈活,但是此時對決上萬鐵騎卻發揮出了無以倫比的恐怖神能。 它們并在一起,碾碎天地,隆隆沖來,攻堅力不可攖鋒,破滅一切阻擋。 人喊獸嘶! 蠻族鐵騎吃了大虧,沖鋒上來后與這些龐然大物撞在一起,如割麥子一樣倒下去一大片,一條條生命消逝,一片片血花綻放。 十幾位大能主導的上千輛古戰車都烙印有可怕的道紋,合在一起,像是一片吞噬生命的金屬兇獸,天空如修羅殺場一樣。 以生命點燃的“煙花”在綻放,短暫的絢爛,永恒的死亡,鮮血淋淋,尸骨一堆又一堆的墜落。 戰斗就是這樣的慘烈,任何言語描述都是蒼白的,地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尸體了,這是一片血染的天空。 要打下一個荒古世家,想沒有傷亡,那只是一個童話,現實中不可能發生,必要經歷血與骨的殘酷。 數千輛龐大的古老戰車像是絞肉機,收割去一片又一片蠻族戰士的生命,他們快速止步,調整隊形。 葉凡渾身都是血,拼命搏殺,在這人海中他只身一人殺到了前方,六道輪回拳一出,轟碎一輛又一輛的如小山一樣的可怕戰車。 這樣一來,王家總算是一陣大亂,止住了攻伐,蠻族鐵騎倒退,開始重組。 “神箭術!” 蠻族一位老喝,這是一個活了三千歲的神射手,是一位活化石級的可怕存在。 不足萬人的鐵騎一片肅穆,沒有一人畏懼死亡,反而更加鐵血了,所有人都摘下硬弓,彎弓射箭。 這是蠻族必須要掌握的一種秘術,號稱必殺大術之一。 此時,每個人天靈蓋沖出的血氣更盛了,他們完全被一股可怕的血霧淹沒了。每一百名蠻族強者瞄準一輛古戰車,射出了蘊含他們精氣神的恐怖一箭,所有人都戰血沸騰。 “轟” 上萬支蠻古神箭齊出,無盡血氣連在一起,所有箭羽都合為了一體,沖出去后山河崩裂。 附近,所有島嶼、山脈等全部“噗噗噗”化成了齏粉,在這種神能下皆毀于一旦。 “轟隆” 許多龐大的戰車直接被射爆,四分五裂,半數大能都被射殺,死于非命。 “神箭術!” 老人再次大喝,所有人又一次彎弓搭箭,展開了又一輪可怕的射殺,蠻古神箭穿破天地,又粉碎了上百輛古戰車。 而此時,葉凡也取出了萬殤弓,他沒有修行過神箭術,但是以無雙肉殼射出的黃金圣箭更可怕。 “噗”、“噗”…… 葉凡一箭一個,將自己一身的神力都灌注了進去,連續射殺六位大能,震驚當場! 他簡直就像是一尊魔王一樣,黑發染血,渾身都是血漿,但卻在綻放萬丈光芒,逼的王家眾強一陣大亂。 “擋我者死!”葉凡一聲大吼,配合佛教“唵”字真言喝出,聲震天地,劃破長空。 前方,又一次發生了大崩潰,一片又一片的強者粉身碎骨,化成血霧,出現一大片血色的天空。 攻伐荒古世家,大戰到了白熱化,遠處已有遠古圣兵在對決,尸骨堆積成山,鮮血到處流淌。 “大成的王者!”遠處,傳來驚恐的叫聲,有可怕的波動震蕩,戰到這一刻,有蓋代人物出現了。 三章寫完了,向兄弟姐們求下,打開圣兵寶盒,看看里面是否有在閃爍,謝謝你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