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766 戰血沸騰

第七百六十六章戰血沸騰 遠古圣兵即便有損,且并非傳世之神材鑄成,但神能也是不可想象的,群嶺崩塌,整片大荒都在抖動。 遠處,所有飛禽走獸都戰戰兢兢,全部跪伏在了地上,朝這個方向頂禮膜拜,天地寂靜。唯有這里,一柄紫金錘懸在虛空中,一震之下諸天萬界都像是要崩壞了。 難以言表,可怖之極的威勢,在這一刻沒有什么可以抵擋,它所發出的紫色波瀾遇山山崩,遇湖湖干,遇谷谷陷。 天地覆滅,萬物皆毀! “該死的王八羔子又來了,毀我家園,滅我村落,這真是要斬盡殺絕,我與你們不共戴天!” 遠處的一片山地中,幾名蠻族老人見到了這一幕,全都須發皆張,他們還沒有反攻北原,而對方又欺上門了,若非早已搬走定被血洗。 紫波擴散,天地皆安靜了下來,一切都被摧毀了,古村、山脈等在余波下就早已分解。 當一切平靜下來,最前方的群山在無聲的湮滅,一陣微風吹過,如紙糊的一樣倒下,化成了飛灰。 就是這樣一件殘缺的圣兵,遠無法與傳世大器并論,但卻有這等威力! 在王家幾人前方懸有一柄人頭大的紫金錘,紫氣蒸騰,霞光燦爛,原本非常精致,但是上面卻少了三分之一,凹陷了下去。 王成天眼眸中充滿了冷酷,背負雙手,傲然而立,說不出的冷漠,一派世外高手的樣子。 然而,就在剎那間,他臉上一僵,眸光一滯,緊接著蹬蹬蹬后退了十幾大步,神色一下子凝固了。 后方,王家另外幾人也都呆住了,而后無比震驚,全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就在前面,三人完好無損,自消散的紫色漣漪中走了出來,全都一臉平靜,根本無懼。 其中一個家伙開口了,帶著一臉嘲諷之色,道:“就你們這件破錘也敢叫圣兵,給我厲天神子拿來搗藥用到差不多。” 王成天幾人徹底的驚住了,他們知道麻煩大了,所發生之事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今日多半有大難。 在葉凡的右手心,托著一個拳頭大的銅爐,美麗的炫目,晶瑩透亮,銅材有靈性,剔透潤澤,閃爍放光。 它發出的柔和光霧將三人護在里面,有一縷縷圣人之威溢出,震懾人的心魄,無以倫比。 “無缺的傳世圣兵!”王家人從頭涼到了腳,這種東西他們平日根本接觸不到,為大圣遺存在世上的至寶,家族中的那件被供了起來,遠觀都很難有機會。 王成天通體冰涼,他第一次覺得死亡離的如此之近,面對這樣一宗兵器,他再來幾十個也得死。 他的兄長曾同王成坤爭奪過家主之位,論實力遠遠勝過,王家這一代他們是有名的雙雄,無人可抗。 然而,他們的強大卻抵不過一個幼子的資質驚艷,少年王騰被老祖看重,為其父掙到了家主之位。 而今,王成坤被殺,他的兄長又成為了家主最有力的爭奪者,他們這一系人為他求來紫金錘,讓他挾圣兵之威滅殺圣體,雪王家之恥,壯這一派之威,為其兄長上位增彩。 然而,最終卻是這樣一個結果,對方有傳世圣兵,讓他如墜冰窖。 “讓我們跪死過來,你們可真敢說話。”厲天冷笑。 “不要殺我們……”王成天背后有人在圣兵的神能下顫抖了,沒有人不怕死,只是承受恐懼的程度不同而已。 “嗡” 虛空顫抖,葉凡手中光芒一閃,神女爐射出一道煙霞,絢爛而美麗,當場將那柄紫金錘定住,而后卷了回來。 他持在手中輕輕摩挲,借助神女爐將內部的神識印記全部抹除了個干凈,而后仔細觀察。 “可惜了,是一件殘缺的,內部有嚴重創傷。” 這件兵器不僅材料不佳,且耗損過巨,透支了最后的生命力,內蘊的神祇之火將熄滅,不然根本壓制不了,更難以奪來。 燕一夕道:“崩壞的夠厲害,我們能以神女爐鎮壓,不然還真收服不圣兵的神祇。不過也有缺點,這樣一來它會損的更嚴重,以后用不了幾次。” “無妨,總比不能用強。”葉凡道。 圣兵很可怕,必須鎮服內部的神祇才可用,不然隨時都會反噬,將持有者斃掉。這就是大勢力即便被奪傳世兵器也不怕的原因,因為有很大的機會收回來,落在敵人手中也難以使用。 “小雜種們今天算我栽了!”王成天見圣兵要徹底易主,雖然是殘缺的,但依然是家族一大損失,心中的憋悶可想而知。 “,現在還嘴硬,一會兒削不死你!”厲天道,他接過神女爐,當場掃來一道神光。 王成天倒飛而去,渾身骨骼與筋脈等響個不停,輪海粉碎,道宮崩塌,仙臺淌血,當場被廢,失去了一身修為。 “你……”王成天渾身哆嗦,萬念俱灰,他苦修一世,但在今日卻徹底完了。 “你什么你!”厲天反手一巴掌,將其抽在地上。 “別殺我們,什么條件都答應。”另外幾人魂都快嚇沒了,跪在地上,渾身都在打顫。 “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你們。”葉凡笑了,即將攻入北原,對這個家族了解的越深越好。 “你們幾個畜生……”完成天不僅在罵幾個族人,也是在罵葉凡幾人,他還想繼續大聲喝斥與詛咒。 “砰” 葉凡從天而降,一腳踏下,將其半邊臉才進了泥土里,再也不能說話,而后像是踢死狗一樣踹到了遠處。 時間不長,葉凡從幾人口中得到了許多有價值的信息,最終提著這些人進入了蠻族部落,交給他們繼續拷問。 部落的人對他們恨透了,自然不會有溫柔手段,差點將王成天給刮了,用大狠抽,時間不長就快砸爛了。 在葉凡離去時就將戰場抹平了痕跡,他不想留下遠古圣兵的氣息,因為現在不宜暴露出。 不多時,那些筑好傳送陣臺的人自凰城趕到,但全都失望了,戰斗早已結束,他們什么都沒有看到。 “嗚嗚……”號角長鳴,蠻族部落在點兵,準備殺進北原,兩次有人來血洗他們的村落,可謂欺人太甚。 召喚所有高手,無論在山嶺中群居的,還是在密地獨自修行的,亦或是閉關的,全部都要出現。 這枚古牛角代表了戰爭,非重大關頭絕不吹響,一旦響起,必有驚世大戰,會舉族全戰,血漫大地。 葉凡覺得,可以攻進北原了,許多大勢力的目光都聚焦南嶺,針對布局,此時他們跳脫出來正好,入北原一戰功成! “嗚嗚……”上古牛角號長鳴,震動群山萬壑,響遍蠻古大地。 “嗷……” 一聲大吼,萬山搖動,一只巨大的蒼龍橫空,投下大片的陰影,恐怖無邊,發出的氣息讓萬靈顫抖。 它生有一對巨大的鱗翅,每一扇大翅都可以將一座大山覆蓋,可想而知這頭蒼空霸主有多么的可怕。 這是上代老族主親手養大、體內流有蒼龍血液的龍種,在其上面盤坐著九名老人,年歲很大,但卻都很狂野,身穿獸皮衣,背負狼牙大棒,全都一個造型。 “這些人……”葉凡吃驚,這些老人都極度恐怖,每一個人都在三千歲左右,是部落中的活化石。 “吼……” 另一邊,一頭巨大的白虎咆哮,從山脈深處奔騰而來,每一腳落下,都能踩踏一座山崖,具有無以倫比的可怕破壞力。 這是蠻族另一頭可怕的守護神,已經活了三千五百多年了,足有山岳那么高,妖氣滔天。 在它的背上,有三十多名可怕的老人,年齡全都在兩千多歲,頭發皆如亂草,雖然由于年歲的原因,身體干瘦,但是卻個個精氣神十足,背大斧子、持大棍,一個個生猛的嚇人。 “吼……” 吼聲不絕,一頭又一頭蠻獸沖來,每一頭上面都坐有一位高手,這是一群輩分稍有不及的蠻族強者,沒有資格坐在兩頭守護神上。 他們著上半身,一個個銅筋鐵骨,肌肉如虬龍,或騎坐在神犼上,或盤坐在麒麟獅上,個個都像蠻古戰神。 “這么多高手,媽的,我人欲道最鼎盛時也沒有這么強大啊!”厲天直縮脖子,渾身冒寒氣。 古老的蠻族部落太神秘與強大了,難怪敢言稱就是不朽的神朝欺凌到頭上來,也敢殺將過去,徹底掀翻。 “騎蠻獸出現的這些猛人,有些是大能啊,如此之多,這么強大!”燕一夕都覺得快窒息了。 一片大吼傳來,漫山遍野,到處都是人影,全都騰空而起,有老有少,個個無比狂野與彪悍,手持可怕的原始古兵。這批人沒有坐騎,但卻也一個個法力嚇人,重點是漫山遍野,兵力太多了。 “報……” 遠空,有人騎著一頭猛禽飛來,如一道閃電一般進入野嶺深處,大聲稟報,道:“王家留在南嶺的幾股勢力進入了荒嶺中,在搜捕我族人,揚言無論東方野他們那個村落的人逃到那里都要追殺,血洗個干凈。” 一個蠻族老人站了起來,立身在一座山崖上,亂發橫飛,大吼道:“北原王家欺人太甚,這是第三次血洗我們的族人了,你們說怎么辦?” “殺,殺進北原去,以最強大的戰力攻破他們的家族!” “反攻,攻破北原王家,讓蠻古戰神的怒火燒遍北原!” “他們想血洗我們的族人,我們就殺破他們的家族,讓所謂荒古世家永遠從世間除名!” 男女老手,都在怒吼,戰意滔天! 漫山遍野,到處都是人影,人喊獸吼,群情激奮,全都要殺入北原。 “好,就在今日,我族高手齊聚,兵進北原,殺他們一個人仰馬翻,他們!”山崖上的老族長一聲大吼,下方無數人響應。 “他們,攻入北原,將他們卵黃都打出來!” “欺辱我族,血洗我們的居地,忍無可忍,平了他們!” “他們!” 蠻族大軍,旌旗招展,殺氣沖天,全都戰意高昂,一個個揮舞著狼煙大棒,每一個人的血液都沸騰了,恨不得立刻殺將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