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45 羽化仙崖

第七百四十五章羽化仙崖 神靈古經,四個字是這樣的醒目,將三人的心神都快吸引了上去,他們盯住看個不停,厲天的手都有一些抖。 紙張泛黃,是道家特有的天道紙,經過悟、祭、演等多種繁復的古法煉成,當打開的剎那有道之漣漪透出。 在黃紙上只有幾個字,力透紙張,遒勁有力,如龍躍海,幾人心中全都一怔,露出異色。 月圓之夜,羽化仙崖。 黃紙內只有這八個字,這在點破天機嗎,是說神靈古經在那里出世嗎?幾人心頭劇震,難以平靜。 “我們能否見天機老人最后一面?”厲天難得的神色鄭重。 “祖師將坐化,最后的三日內不見任何外人,不做任何預言,不然會為我古道招來大禍。”小道童面帶悲色道。 天機門,是一個隱世的古道門,這么多年來都無比低調,只因窺破了太多的天機,遭遇了很多厄難。 歷代天機老人生命最后的時刻都會通靈,幾近預言之神明,他們可見到許多未來的畫面。 但在這個時刻卻不能說出來,不然必會為后人留下大禍,道破天機自己慘死也就罷了,還可能會讓道門就此中斷。 “還差兩個預言贈與三位,請二十年后再來吧。”小道童口念天尊施道禮。 天機古道門發生了這樣的變故,葉凡幾人自也好打擾,在太淵外認真祭拜了一番,而后離去。 “紫微神朝的絕代天機國師坐化前以畢生道力推演,該朝必將大興,有神嬰天降,成為神主。但是,當他說出這句話后,幼孫夭折,長子重傷垂死,可見泄天機者有多么的慘烈。”在回去的路上,燕一夕嘆道。 “冥冥中真的有一種力量嗎,為什么可預見未來,天機與天譴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葉凡自語。 “這種東西很虛幻,鑒于天機古道門的種種神異,遠古時曾有幾位圣人專門研究過。”燕一夕道。 “哦,說來聽聽,到底怎么回事?”葉凡很感興趣。 “用幾位遠古圣人的話說,并無天注定,一切都是變化的,所謂的預言也不見得精準。” 幾位遠古圣人都有大智慧,他們用最淺顯的道力就將這一切說的讓常人很容易理解了。 依他們所言,所有的人事物都有自己的軌跡,在變換中移動,偶爾有人靈光一現,捕捉到了這種軌,也就是預見了將來而已。 就如那黃葉凋零時,剛脫離枝干的剎那,人們可以預見它會落在地上一樣。就如那大河決堤的瞬間,人們在驚恐中知曉,將會沖毀下游的村莊一般。就如那鴻雁中箭哀鳴,人們能夠預知,它會墜落在大地上。 這些很淺顯,人們不會覺得什么,并不覺得那是預言。但其實可以深究,如果將這些過程復雜化,那么就成了所謂的推演天機。 在這個世界,有了一些“因”,而某些“果”有時是可以預見的,這就是所謂窺破天機。 無論是人還是物體亦或是事,都有自己的移動軌跡,如果我們見到了他的前半程,有時是可以預料下一段軌跡的。 當然,萬物都是變化的,誰也沒有辦法真正料定未來。如那凋零的黃葉也不見得一定會落在地上,很有可能被大風吹起,落在樹洞中。如那大河決堤,也可能會中途改道,不見得沖毀下游的村莊。如那中箭的鴻雁,也可能負傷遠遁,并未跌落下來。 葉凡聽罷,覺得很有道理,幾位遠古圣人的簡單論述,一切都淺顯易懂了。 “這么說,天機老人坐化前給我們的兩張預言道紙可能會發生變化,不見得一定精準?”厲天道。 雖說人、事、物都有一條自己的移動軌跡,但終究還是有不可預料的變數。 不過,他們對此倒不是很在意,因為前路本來就充滿了不確定,連天機老人也只說了四個字“域外可行”而已。 “天譴又是什么?”葉凡問道。 “按照幾位遠古圣人所說,那只是一種道力而已。”燕一夕道。 當一個人偶爾神光一現,他的思感超脫出來時,凌駕在他的軌跡上,望到了前路,洞悉了“未來”,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也觸發了“原軌跡”的力量。 這種軌跡的力量是很可怕的,在洞悉前方時,你卻也干擾了這條軌跡,它的波動必然會對你有一種作用力與影響。 “很有道理。”葉凡點頭,幾位遠古的圣人果然了得,幾乎闡述與道盡了此種的玄秘。 “我站在這座山,望見了前路,是不是也算窺破了一種軌跡,有道力作用來?”厲天道。 “是,不過微乎其微,這是基本的,也屬于我們每一個人時時刻刻都在面對的軌跡之力。” “搞這么復雜干嗎,我行我事,我走我道,什么軌跡,什么道力,全都踩裂,擋我路者斬!” 幾人談論著,遠離了太淵。 羽化仙崖,位于神洲最東部,毗鄰茫茫碧海,是一個很有傳奇色彩的地方。 關于仙的傳說,是一個永恒的話題,無論是在北斗星域,還是在這顆古星,始終是一段遺迷。 有人說,古之大帝在此羽化飛仙,離開了這個世界,故此沒有了帝秘,沒有了極道武器。 還有人說,這是一處從仙界墜落下來的山壁,在太古時有人族大圣曾親眼見到那一幕。 更有人說仙無名,但這里的確是羽化之地,但凡有仙,必走此路。 不管怎樣說,確有古籍記載,太陰與太陽兩位古皇都是從此消失的,雖然沒有什么證據,但卻得到很多人認可。 “神靈古經,月圓之夜,羽化仙崖,這個時間段……” 如果不去一觀,葉凡幾人實在放不下。然而,卻與攻打八景宮的時間相沖突,這是一個讓人無奈的選擇。 “不管怎樣說,還是先去羽化仙崖吧,事后再趕往八景宮,如果實在來不及,就等下個月圓之夜。” 大海無量,碧波億萬傾,潮起潮落,浩瀚無邊。 一個人的力量再強大,當面對這這種景象時也會由衷的的生出自身的渺小感,同壯闊大海比起來,同蒼茫宇宙相較,個人實在微不足道。 “每當這個時候,就會讓我生起無力感,有多少美女也填不平這么多水。”厲天道。 “叔叔,是不是淫賊眼里只有美女啊?我真的不想當。”曈曈適時插言。 “去,哪涼快哪呆著去。” “什么榮辱得失,什么豪言壯舉,個人的一切算的了什么,每當面對這浩瀚大洋,都可以讓人胸懷舒暢,忘記一切。”燕一夕道。 碧海上,一條如夢似幻的身影踏波而來。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修長的身段,完美的身姿,飄舞的秀發,瑩白如羊脂玉一樣的肌膚,整個人在閃爍晶澤。潔瑩的瓜子臉上,雙瞳若黑寶石,整個人神秀內蘊,輕靈飄來。 葉凡相約,伊輕舞到來,就在今夜,多半會有一場大戰,也可能會有大機緣,畢竟牽涉到了神靈古經。 海風吹來,天色漸漸暗淡,當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最后一片碎金消失后,夕陽徹底不見。 羽化仙崖就矗立在海岸上,并不是多么高,但是卻在夜幕中顯得雄渾而巍峨,如一座太古的神岳聳立,鎮壓浩瀚東海。 葉凡他們都早已隱去了,靜靜等待,想知道在此究竟會發生什么。 時間推移,明月高掛,一輪銀盤灑落下大片柔和的白輝,海上像是披上了一層輕紗,朦朧而潔白。 羽化仙崖顯現出了它的不凡,如晶瑩的一塊仙臺,勾動天地精華,與漫天繁星呼應,讓人錯以為站在上面真的可以羽化飛升而去。 在這個明月夜,萬籟俱寂,連碧海都像是靜止了,如一塊巨大的鏡子反射天上那輪玉盤的的光輝。 “來了!”厲天輕聲道。 遠空,十八艘戰船如十八片云朵一樣飛來,遮擋住月光,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陰影,讓人心中壓抑。 “這是人王殿的戰船,是他們最尊貴的幾位人物出行才有的排場。”伊輕舞的聲音有一種磁性,動人心旌,像是天籟之音。 另一邊,燕一夕也小聲道:“又有人來了。” 無垠的碧海,如一塊巨大的寶石,沒有一絲波瀾,閃爍皎潔的月輝。而此時,一座宏偉的古道觀,正在從它上方飛過,無聲而來。 “這是冥嶺的上古長生道觀,這座古建筑矗立那里也不知多少萬年了,一直不朽,不想今日拔地而起來到了此地。”伊輕舞低語道。 幾人都是一驚,這個古道門很低調,歷代只有幾個人而已,但每一個都極其強大,如當世的三缺道人,深不可測。 很顯然,人王殿與長生觀要交換神靈古經了,這一次如此興師動眾,一定是要來真的,而非前幾次那樣不了了之! 神靈所遺存下來的古經,僅有一頁,撕為上下兩半,無比神秘,自遠古流傳至今,也不知道牽動了多少人的心。 關于它的傳說只有兩個字:不死。 也正是因此,它被人奉為仙經,據傳得到完整的一頁古經,若是練成的話想死都難! “月圓之夜,注定有一場大劫,你們能知曉,肯定也有他人會洞悉,疑似坐化的大成王者多半會‘活’過來幾尊……”伊輕舞輕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