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738 神女

第七百三十八章神女 “腹有詩書氣自華,而叔叔你,注定只能是一個淫賊。”小曈曈偏著頭,眨巴著黑亮的大眼睛,認真的說道。 “哪來的小屁孩,你的意思是說,我肚子里只有淫氣?”厲天斜了小家伙一眼。 葉凡笑道:“小孩子總是愛講實話。” “葉姓的你什么意思?”厲天一臉的不爽。 “你要是想跟我一起去北斗,最好帶上神女爐。不然,太古的麗人可不是一般的強撼,一只纖纖玉手說不定就能拍死你。到時候,保你不想做淫賊,而是哭著喊著去當太監。這倒也好,從此改邪歸正,世上多了一個好人。” 厲天的一張還算俊朗的臉,頓時黑了下來,臭著一張臉,更加的不爽了,斜著眼睛看葉凡。 “你別不愛聽,我說的是實話。” “實話個屁,我就喜歡強悍的太古妞,等待厲天神子降臨那一天,整個世界都顫抖吧!”厲天很牛掰的說道。 葉凡巴不得有他跟著回去,要是帶上神女爐,帝兵之下幾乎無敵了,因為它是古之大帝親手祭煉的兵器。 “這就是人族圣皇的僅存下來的血脈吧?”燕一夕微笑道,跟謫仙下凡一樣,飄逸而儒雅。 小曈曈無論走到哪里,都可讓人見到他的不凡,因為其體內蘊有神陽,骨血瑩潤,盈光溢華。 “是一個不錯的苗子,給我調教幾年吧,一定會驚艷天下。”厲天一臉的邪氣,摸了摸曈曈的頭,拉到了自己的身前。 曈曈的一張小臉頓時苦了下來,噘著小嘴一百二十個不樂意。 “小屁孩你什么表情?多少人哭著喊著讓我傳他兩招呢,你怎么一副踩了狗屎的樣子。”厲天道。 小曈曈很不小心,在他話語落畢時,真的踩了他一腳,這讓厲天額頭青筋亂蹦,差點一巴拍下去。 “媽的,小不點你故意的吧?!” “對不起,淫賊叔叔,我是不小心的。”曈曈很無辜的道歉。 “我@¥%¥……” 葉凡上前,道:“這是人皇的后人,你別亂打主意,當心太陽圣皇九泉下有知跳出來掐死你。” 他向這師兄弟二人詳細詢問太清圣境的情況,詳細了解玄都洞八景宮,尋找回家的古路。 厲天道:“那個地方誰也沒有進去過,被尹天德獨占了,誰敢去觸霉頭?那主十幾年前就打的天下教主不敢言了。” 燕一夕道:“我聽聞他有兩個童子,一個與其弟一起被你殺了,另一個出門在外幫他采購老藥,用來煉丹,可以尋到問個究竟。” “想進八景宮,現在可真是個好時機,尹天德效仿古人,騎青牛西行而去,體悟道的真義,而今太清圣境無人坐守。”厲天道。 葉凡蹙眉,這個人果然很可怕,為了修行竟能放下一切,連殺弟之仇都未來報,而是駕牛西行。 “他雖然沒有出手,但卻說了一句話,回來斬你祭道,這讓許多大勢力都不敢再拉攏你。” 這是一種強大的威懾,只需一言,就讓各方忌憚,要認真思量后果,其威勢可見一斑。 “斬我祭道……很好,他終于是說了這樣一句話,如過無為,漠然騎牛西行,那就真的可怕了。” “而今,你的麻煩也不小,陸鴉可是拎著烏翅流金镋在東部的神洲找你呢,要將你鎮成血泥。”燕一夕道。 陸鴉,金烏族數萬年一現的英才,天賦絕倫,閉關四載,身后顯出九大祖烏法相,震驚全天下。 “你跟伊輕舞到底什么關系,當年究竟發生了什么?聽說她也來神洲了。”厲天斜睨葉凡,這樣問道。 “廣寒闕還她了吧,不要與之沖突,關鍵時刻,她會站在我這一邊的。”葉凡道。 “天下第一美人,最為璀璨耀眼的一朵鮮花啊,你這個牛糞!”厲天憤憤不平。 葉凡也一臉不爽了,想給他一巴掌,這王八蛋說話真不中聽。 伊輕舞,而今被奉為神女,仙骨玉姿,籠罩神環,冰清玉潔,無論走到哪里,都有大批的青年俊杰甘愿拜倒在她的腳下,是美麗與圣潔的化身。 厲天一臉的邪氣,道:“你行啊,眾人膜拜的神女,如明珠吐霞,仙肌生輝,卻與你有染。” “不要亂說,她是一個很強大的合作者,成為世間的第一神女,好處會有很多,將來會取尹天德而代之,我當全力支持。” “魔鬼的神女養成計劃,你讓那些膜拜她的俊彥知曉后,情何以堪?!” 葉凡與這師兄弟二人商量了很久,這兩人都有去北斗星域的打算,只因神女爐臭名昭著,在此人神共憤。 八景宮的那名童子,是一位大妖所化,在神洲采集古藥,葉凡他們決定先捉住他,問個究竟。 燕一夕道:“而今,你引動了天下風云,舉世矚目,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盯著,行事要小心,最起碼近來拎著圣兵的陸鴉就是個大麻煩。” “無妨,你們不是說伊輕舞也在神洲嗎,我去見她,讓她幫忙解決一切亂七八糟的人。” 葉凡將小曈曈暫時交給了這對師兄弟,小家伙頓時哭了,苦著一張小臉,嚷嚷著不想當淫賊。 “哭什么,叔叔教你如何做天下第一淫賊,等你長到了,會感激我一輩子的,要知道這可是踩狗屎的大運啊,別人求我都不教。” 很不巧,曈曈又不小心踩了他一腳,扁著小嘴大哭,嚷著不要做淫賊。 厲天一臉晦氣,眉毛倒豎,道:“媽的,小屁孩,你成心是不?!” 曈曈咧嘴大哭,道:“叔叔,對不起,我不要做淫賊,你讓別人去踩吧。” “我@%¥……媽的,我第一次遇上這么不招人待見的孩子!”厲天臉綠。 東部的神洲,大岳巍峨,山河壯麗,多靈山古脈,也不知葬了多少驚天動地的往事。 這一域有無窮傳說,關于古之大帝,關于域外神靈,關于太古前的人族…… 落霞山,漫山遍野都是紅楓,四季都如血染的一樣,相傳有域外神靈被擊殺于此,浸紅了這里的草木,永不褪色。 這一日,山上出現一對男女,男子一身藍衣,纖塵不染,降落下來,清秀而出塵。 女子有神環籠罩,驚艷世間,疑似九天玄女轉世,烏發垂落,光可鑒人,瓜子臉瑩潔光滑,比羊脂玉還晶瑩白皙,一雙眸子靈動無比。 她身段修長,每一寸玉肌都在流光溢彩,雪白長裙拖在地上,裊娜而行,不染一絲凡塵氣息,不食人間煙火。 在其眉心生有一顆紅痣,綻放晶瑩仙光,為她平添了無盡的神秀,整個人站在那里,讓天地都暗淡了下來,萬物都失去了光彩。 “你能從古之大帝放逐罪人的地方逃出來,真是讓人吃驚。”伊輕舞的聲音很有磁性,過耳難忘,非常動聽。 “你該慶幸我活著回來了,不然連帶你的元神也要慢慢枯死。”葉凡上前,輕撫她如綢緞一樣光亮的秀發,陣陣芬芳傳來。 伊輕舞很祥靜,雪白衣裙飄舞,將修長美麗的身段勾勒的挑不出一點瑕疵,瑩潔的臉頰上有一種讓人自慚形穢的光彩。 “你找我來是對付陸鴉還是太陰神教,亦或是想對尹天德出手?”她很平靜。 “我喜歡聰明的女子,神女伊輕舞注定要成為這片星域的第一人。”葉凡的手指劃過她光亮芬芳的發絲。 伊輕舞很從容與寧靜,如女神在人間的分身,高不可攀,美麗無暇,而此時卻帶著一絲譏誚,道:“你在嘲諷我嗎?” “我所說一切都是真的,將來這顆古星唯你能證道。”葉凡的手指劃過她晶瑩而滑嫩的臉頰,終是讓她微蹙娥眉,向后退了一步。 她明艷不可方物,有一種祥和與神圣的氣息,不容凡人褻瀆,如天闕中的仙子一樣渺遠。 葉凡笑了,道:“還好。差點讓我錯以為你已斬道,仙心難動了呢,原來還是在人間。” “你怕了嗎?”伊輕舞亦笑了,無比的動人,綻放出一抹驚人的光彩,剎那的風情,讓石人都要心旌搖曳。 “我有什么可怕的,與世間第一美人相對,我想那些甘愿拜倒在你腳下的天才俊彥們一定會很羨慕吧。” “說吧,你到底想對付誰?”伊輕舞發絲輕靈,她亭亭玉立,整個人有一種驚人的光彩。 “陸鴉,我最近不想見到他聒噪,以及另外一些人,讓他們安靜一些。”葉凡開口。 “你說的容易,陸鴉凝聚出九大祖烏法身,手持烏翅流金镋,這個世上有幾人可以殺他。” 葉凡伸出手臂,攬住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向前走去,道:“你在不暴露的情況下可盡情施展手段,并非一定要斬掉他,此外我想了解八景宮的一切。” 伊輕舞輕輕掙脫了出去,秀發飛舞,婀娜玉體搖曳生姿,流動霞光,淡笑道:“你在試探,怕我掙脫桎梏,你也怕了嗎?” “我會怕?”葉凡大笑,攬住住那溫潤的細腰,陣陣芬芳傳來,向林中走去,道:“你即便成為一位驚艷萬古的女圣人,我也不會落后的,足可鎮壓你。” “我若成為驚艷萬古的女圣人,你認為能始終跟上我的腳步嗎?”伊輕舞譏誚,散發著驚人的魅力與光彩。 “你可以拭目以待。”葉凡攬著她柔軟的小蠻腰,向前走去,道:“圣人之路上你不會寂寞的。” 光看兩人的背影,宛如一對道侶,珠聯璧合,可又有誰知,都有各自的心思與算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