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737 來自北斗星域的感應

第七百三十七章來自北斗星域的感應 北斗古星域,一片大荒中,一個比常人高出兩三頭的魁偉男子,渾身是血,披頭散發,以詭異的身法奔行。 后方,一道朦朧的身影,如一尊神祇一樣閃爍,一會兒消失一會兒又突兀出現,追殺了下來。 “妖帝九斬————化道!”前方,魁偉的男子大喝,在其雙眼中射出兩道龍形光柱,斬向那道朦朧如神一樣的男子。 “青帝所遺神術果然壓蓋世間,你雖堪比圣主,但可惜遇上了我,終究是差了一籌。”后方的男子,一指點出,一片滔天神光一下子壓蓋了整片大荒。 “老子這么多年都過來了,都沒有被你們殺死,我不就不信邪今天會殞落在此!”龐博喝道,他濃眉大眼,很是魁梧。此時渾身是血,妖帝九斬齊出,頓時打穿了大荒,與那個戰在一起。 北域,一片原始山脈中,寸草不生,赤地萬里,猴子火眼金睛,兩道光束逆天而上,他的身上有一道道裂痕。 他手中的烏金大棍沾著血,污跡一塊又一塊,有敵人的也有他自己的,在其身后野蠻人遍體鱗傷,倒提狼牙大棒,背負著半邊身子都幾乎爛掉、不斷咳血的李黑水。 “圣皇子你莫要自誤。”另一邊有一個人冷笑連連。 “對我出手,很好,很好,我倒要看一看你們有多大的本事,我要殺了你們所有的人!”猴子無比憤怒,身上有不少傷口,渾身金色的毛發染血。 “圣皇子,你要知道,而今一個身份更顯赫、比你還要尊貴的天皇神子正如日中天,你若做出這樣的選擇,對你形勢不利啊。”追殺的人很冷酷。 “哦,不死天皇的后人也要出手了嗎?!”猴子眼中精光一閃。 前方的人臉上掛著冷漠的笑容,沒有說話,眼中很滄桑,仿佛有歲月變遷,有山河崩塌,絕代高手氣機流動。 “早知如此,當年小葉子在瑤池將其從石頭中切出來時,就該將那枚蛋摔碎,不該送給太古王,這個白眼狼!”垂死的李黑水艱難的開口。 “你褻瀆太古族的天皇神子,當心被人聽到,會將你永鎮煉獄中。”追殺的幾人冷笑。 “鎮壓你媽,老子反正也活不成了,有種鎮壓我,讓我活上一萬年,飽受煉獄煎熬也認了。”李黑水叫道。 “這倒也是,中了古之大帝所開創的神術必殺一擊,就是那個圣體葉凡回來也必死無疑,可惜他再也不可能出現在這個世上了,不能殺他真是一種遺憾啊。” “嗡!” 烏金大棍壓塌虛空,猴子渾身金毛射出萬丈神光,大叫道:“少說廢話,手底下如果不行,今天我砸死你們全部!” 東荒南部地域,姬家一座巍峨高聳的玉臺上,皎潔的月光灑落,一個紫衣少女仰望星空,怔怔出神。 不多時,一個滿身血跡,頭上籠罩光環的男子一步一步走來,登上玉臺,充滿了疲憊,身上有很多可怖的傷口。 “我去晚了,只見到一些血與骨,我與一些戰了一場,希望他們無恙吧。” “難道又像是那只狗一樣,自此戰死從世上消失了嗎,這些年來小囡囡去了哪里?”少女被清冷的月華籠罩,明凈出塵,如廣寒闕中的神女,正是姬紫月。 “我真的希望那只狗沒有死,有它的無窮神陣的話,他們會好過很多。”姬皓月嘆了一口氣。 燦爛的星光,無盡的遙遠,姬紫月仰望星空,注視另一端,道:“時間如水,轉眼十二年過去了。” 遙遠的紫微星域,葉凡也在觀星域,他在辨認,哪里是地球,哪里是北斗,因為身在不同的古星,所見天象是不一樣的。 在這個寂靜的夜晚,他想到了很多,思念故鄉的親人,更懷念北斗星域所經歷的一切。 他還記得揮別時的情景,姬紫月微笑著落淚,話語似依然縈繞在耳畔:“夜里,我會仰望星空,望向另一邊,為你祝福,我知道你在那一端。” “如果你也憶起我,可以看一眼頭上的星空,我在這一邊……遙望。”當時少女的笑容很燦爛,但卻分明有淚花在閃動。 隨后,想到那些故人,他心中一陣悸動。 該殺人的差不多都殺了,陰陽老教主死了,王騰也被他斬了,他們不會有敵了才對,可葉凡卻有些不安。 龐博身為青帝的傳人,有妖族相護,李黑水他們是十三大寇的子孫,又有哪個不開眼的敢去惹。 “為何每當我仰望北斗星域,想到他們都會有些不安?” 葉凡站在山峰上,被月輝籠罩,通體發光,他仰望北斗星域,苦苦思索,到底會有什么變故。 “十二年了,我想回北斗,我想去見他們,我要離開紫微古星域。” 可是,跨越星域,談何容易,連上古圣人都很難做到! 龐博、李黑水、大黑狗、小囡囡、姬紫月一個個鮮活的面容,浮現在他的眼前,這一世還能見到嗎? 在這個深夜,葉凡盤坐青松下,頭頂銀月盤,做了一個噩夢,大黑狗戰死了,吳中天被人殺死了,柳寇被鎮壓成了肉泥,龐博滿身是血在沖他慘笑,猴子在與人浴血大戰,很是慘烈,小囡囡迷失了,又走丟了。 “不!” 葉凡大叫,驚醒了過來,身為他這個層次的強者,很難產生這樣的夢境,這讓他身上出了一層冷汗。 “也許我的預感是真的,他們有了大難,現在處境極其艱難,在生與死間徘徊,浴血掙扎求生存,我要回去,一定要回去!”他騰的站了起來。 不遠處,小曈曈在夢囈,躺在松針上,睡的很香甜,月光將他的小臉映照的很晶瑩。 當清晨的第一縷霞光射來,葉凡長身而起,迎朝陽而立,眼神清澈,自今日起他要盡一切努力回歸。 他將小曈曈放在肩頭,飛天而去,開始踏訪古跡,尋找歸路,但凡有五色祭壇傳說的地域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這些天以來,陸鴉瘋了一樣滿世界在尋找葉凡,快將東部的神洲翻過個來了,沒有一個人敢觸霉頭。 “尼瑪的,本身是金烏一族最可怕的天才,且手持烏翅流金镋而出,那可是圣人的兵器,誰敢惹!” 很多修士戰戰兢兢,全都避退,神洲上一片大亂,諸多修士來此,都為見證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陸鴉遠勝金烏族小巨頭赤陽,更遠超十太子中的其他九人,這是所有人的共識,不然金烏族王也不會讓他持掌圣兵,可想而知,愛惜到了何等地步。 不過,葉凡對此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現在正在找離開的路,對于這一切看的很輕,只要沒人殺到眼前來,他不會去血戰。 半個月后,葉凡失望了,所有的遺跡,一切的傳說都成空了,都早已湮滅在時間的長河中。 他唯一的收獲就是,在神洲一處上古戰場撿到幾塊拳頭大的五色晶石,至于祭壇連影子都沒見到。 “不行,看來想沿著這樣的道路是不回不去了,要另想他法。” 驀地,葉凡想到了老子與佛陀,這兩位古人也來過這顆古星,雖然關于他們的行蹤早已不可考證,但是他們所走的古路也許有跡可循。 八景宮! 葉凡眼中神光閃爍,他有了一個目標,也許太清圣境八景宮有老子留下的古路也說不定。 然而,想要從那里尋路,多半要打到地崩海裂,洪水滔天。因為,那是尹天德的坐關之地,他被世人神化了,足以說明其強大與可怕。 “需要了解的更多。”葉凡沒有妄動,面對這樣一尊人物,當世沒有一個人敢說能鎮壓。 尹天德威勢之盛,讓所有修士都膽寒,壓蓋整片陸地,曾與金烏族王論道,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深不可測。 清晨,山林中霧靄繚動,連日頭都是紅紅的,很柔和,并不刺眼。 草葉上,藤蔓上,一顆顆露珠在滾動,如鉆石似珍珠,剔透閃亮,陣陣草木的清新氣息撲來。 葉凡來到了上古人欲道的道場,尋找厲天與燕一夕,想從他們的口中了解到更多。 “媽的,姓葉的那個王八蛋來了。”厲天詛咒,站在一座古洞前,望著下方的人影。 旁邊,另一座云蒸霞蔚的山峰上,燕一夕從洞府中走出,一身月白長衣,很是俊朗,稱得上神骨玉姿,迷人的笑容足以讓少女尖叫。 “葉兄,恭喜歸來。” “姓葉的,你說四年前你到底對伊輕舞做了什么?”厲天歪著脖子,一臉的不爽。 “兩位兄臺別來無恙……”葉凡笑道。 “能有什么恙,我師兄依然風流倜儻,整日與佳麗花前月下。而我一如既往,滿世界的人都罵我是淫賊,如過街的老鼠大爺一樣人人喊打,當然神女爐曝光,我師兄能騙的姑娘也不多了。”厲天其實也相當的英俊,但是一臉邪氣,一看就不是好人。 葉凡表明來意,想了解八景宮,想知道關于太清圣境的一切,對這師兄弟二人坦言,想橫渡星域。 “姓葉的王八蛋,哦不,葉兄,葉大善人,你真的提了一個不錯的主意,我太贊成了,我對北斗星域那可真是向往啊,我心激昂,我心澎湃。”厲天一聽他的想法,當時眼睛就亮了,道:“那么多種族,還能泡太古的妞,去了那里的話我做夢都會笑的。當然,我一定會洗心革面,或者改頭換面,從此不做淫賊,做一個像我師兄那樣禽獸不如的風流才子,成為萬人迷的花叢神子,縱橫太古萬族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