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26 彎弓射金烏

第七百二十六章彎弓射金烏 “四年前,你殺我金烏族九太子,以神女爐滅我族元老,而今又與我金烏一族開戰,你認為一個人擋的了我全族嗎?!”一個老金烏站出,面沉似水。 這是一個年過半百的道人,金發披肩,相貌清癯,一雙金瞳妖異而懾人,身材高挑,手持一根金色的木杖。 很顯然,他身份很高,在金烏族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站在最前面,許多人都很恭謹。 “看到自己的痛,卻見不到他人的殤,你們金烏一族滅人族圣皇后人時可曾易位思考?”葉凡的身體散發出一片金色的霧氣,蒸騰而上,滾滾如云霞,伴隨陣陣雷鳴,喝道:“漫說是你們一族,就是再來十族,我也照殺!” “是嗎,貧道玄一到要看看你究竟有多么強大,敢如此狂言。”這個半百老道人手持金色木杖上前。 他頭戴黃金冠,身披八卦袍,無喜無憂,但卻有一種很危險的氣息發出,金色長發披散,一步一步走來,很是穩重。 金烏一族很特別,姓名等很古怪,全都憑自己喜好而定,更有一些人得到過一些古道傳承,作道人裝。 葉凡很鎮定,沒有多說什么,一步一步上前。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敵手,被仙三斬道所困,整個人如一座金色的大淵一樣。 “鏘” 這名為玄一的半百老道人,頭上出現一座黑色的鐵山,如昆侖般巍峨,上刻一個玄“字”,蒸騰起一片煙霞,將他繚繞。 他手持一根金色的木杖踱來,步履穩重,立于虛空,向下抽打。 “轟” 黑色的大洋一下子就被打到了底部,呈現一個上萬丈的真空大坑,所有浪濤都濺起,沖天而上,將云朵都擊散了。 玄一道人手中的金色木杖,如一條山嶺一樣,變長與變粗,橫掃了下來,勢沉力猛。 “錚” 一聲刀鳴響徹天地,葉凡運轉兵字訣,將那把墜落在大海中的碧血魔刀攝了上來,橫刀向天,與木杖相擊。 “啪” 玄一道人手腕一抖,金色的木杖順勢沿著刀體滑了下來,打向葉凡的手骨,且轟的一聲沖出一片金色的火焰。 這是他修道兩千多年煉化出的太陽火精,焚毀一切,連教主級人物人物沾上一點都要成為劫灰。 然而,葉凡對此卻渾不在意,仙臺光華一閃,眉心裂開,引動金色火精而進,全部煉化了個干凈。 “太陽古經!” “他修煉過太陽古經!” 金烏族的許多人叫了起來,他們對這宗天功念念不忘,自然知曉它的一切特性,全都露出驚容。 “轟” 玄一老道頭頂上的烏鐵山,漆黑如墨,巍峨聳立,垂落下上萬道烏光,掃了過來。 這是一股巨大的撕扯力,烏光如水波一樣將葉凡手中的長刀淹沒。 “鏘” 魔刀哀鳴,連連顫抖,刀身將碎。 葉凡的力量何其大,肉身無雙,別人根本不可能從其手中奪走兵器。 “當” 碧綠的長刀斷成兩截,一半持于葉凡手中,另一半被烏光掃中,被煉化成精金,沒入烏鐵山內。 “玄磁山!” 葉凡驚異,這可是難得的煉器珍料,黃豆粒那么一小塊就重逾萬鈞,蘊含不朽磁性,天生可克精金之兵。 金烏族一向很鼎盛,滅過不少人族道統,得到過不少傳承,這是一個古道門的秘寶,且附有修行古法。 玄一,是一個活了兩千八百歲的強者,早已卡在仙臺二層天第九個小臺階上兩千多年了,實力驚世。 “啪” 葉凡手捏抱山印,轟向天空中,與那玄磁山劇烈碰撞,斬斷神磁光,將其震飛,橫空出去上萬丈遠。 “果然可怕!”玄一老道神色凝重。 他遍觀人族古道絕學,實力深不可測,因仙三斬道,被困此境兩千多年了,雖然修為沒有寸進,但卻在精研突破之法,觸摸到了七禁領域。 他這樣的活化石,再加上七禁領域,絕對可以橫行天下,難逢抗手,但是而今遇上葉凡卻被壓制了。 可以說,他實力強大無匹,在金烏一族中是數得上號的人物,有很大的話語權,少有人敢冒犯,是一個舉足輕重的宿老。 “刷” 突然,葉凡自虛空中消失了,這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這實在太詭異了。 天穹上,一道金色閃電自虛無現,葉凡以大虛空術穿空,快速逼了過來,以虛空大手印拍落。 這是一只金色的大手,如一片金色的云朵一樣,滾滾壓落,巍峨浩蕩,將玄一道人以及他的玄磁山遮在了下方。 這是一股讓人驚悚的壓力,像是九重天被轟落了下來,壓向玄一老道,讓他渾身寒毛倒豎,披散的金色亂發都飛舞了起來。 “起!” 他一聲輕叱,以玄磁山逆天轟殺,阻擋金色的大手印,上萬道神磁光可怕無比,洞穿了蒼穹。 葉凡驚異,這塊珍料果然逆天,簡直是一塊“璞玉”,精心祭煉,必可驚艷天下。 他變掌為爪,劈落下來,依然遮天蔽日,“砰”的一聲抓住了這塊玄磁山,牢牢的持在手中,用力一抹,將上面的元神全部斬掉,自此易主。 而后,他如天帝降世一樣,金色的大手抓住這座巍巍磁山,如手持天帝大印一般,用力蓋了下去。 玄一道人心膽皆寒,他手段逆天,實力強絕,可以橫行天下,但是此時卻如此的被動,肌體生寒,將要崩裂。 他口中發出一聲輕嘯,化成一只巨大的金烏,振翅而起,想要逃遁。可是,終究是晚了一步,天空中那如天帝持印的金色的大手蓋了下來,噗的一聲砸碎他一只神翅。 鮮血染紅,這只老金烏一聲輕鳴,斜墜了下去,又一次化成道人模樣,整條左臂都消失了,鮮血淋淋。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玄一道人功參造化,觸及到了七禁領域,被斬道所困,當世能殺他的敵手很少。 眾人一沖而上,知曉玄一不是對手,前來支援,要群殺葉凡。 可是,葉凡的速度更快,他不想終止這場戰斗,要徹底解決這只老金烏,眨眼就到了近前,手持烏鐵山壓蓋滿了天空。 玄一道人飛退,右手持木杖,反抽了一記,金光如一條大江一樣奔騰,形成一片星河風暴。 “噗” 玄磁山落下,將此木杖打了個粉碎,成為漫天金色粉末。且,黑色的山體無比浩大,將玄一老道也壓在了下面。 一片血光飛濺起,這位金烏族的宿老被壓了個骨斷筋折,元神沖起的剎那,被葉凡眉心飛出的一柄金色道劍斬成了飛灰。 “殺!” “為玄一老祖報仇!” 金烏族眾人憤怒,群起而攻,一起殺向中心區域,各種法寶漫天飛舞。 “鏘”、“鏘”…… 葉凡催動這座奪來的烏鐵山,上萬道神磁光沖起,當時就將漫天的精金法寶毀了個大半,具有神效。 同時,他盯住了一位大能,化成一道熾電飛了過去,行字訣讓他如入無人之境,舉拳就轟殺。 六道輪回拳! 經過四年的悟道,他對這種無上拳意理解的更深了,一往無前,摧枯拉朽,那名大能一聲慘叫,被一拳粉碎! “布下金烏神陣!” 其中,一位元老大喝,所有金烏族高手全都退后,天空中旌旗招展,烈焰騰騰,神云翻滾。 金烏族來了百余名高手,死去了三位大高手,此時還剩下兩位可怕的元老,以四位強大的金烏太子。 “把他給我煉化掉!”金烏族的幾位太子咬牙切齒,葉凡斬了他們兩位兄弟了,自然是死結。 天空中,一座又一座祭臺出現,這是一片遠古殺陣,他們想以此困住葉凡,將其煉化。 “錚”、“錚”、“錚”…… 萬劍齊鳴,金烏滿天,每一座古祭臺都沖起成千上萬道劍芒,飛向正中心的葉凡。 這是一座遠古殺陣,更有許多精氣化成金烏,撲殺下來,遮天蔽日,到處都是。 葉凡在這神芒交織成的古陣中,如一道神靈在出行,渾身籠罩一個黃金太極圓,腳踩行字訣,快速移動。 他首先降落在了那塊礁石上,收走九塊神源所布下的禁陣,將哭的快昏死過去的孩童抱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肩頭上,道:“不要哭了,送你的姜伯上路吧。” 老仆人的尸體被他葬進黑色的大海中,幼童哭的聲嘶力竭,嗓子都啞了,無力的伸出小手,向海水中抓去。 “哭不能解決問題,你的姜伯希望你能長成起來,現在我為你上第一課。” 葉凡將他放在肩頭,沖天而起,立身在遠古殺陣中央,道:“真以為一座神陣就能困住我了嗎?!” 金烏四太子森然道:“等你逃出來再說吧。” “給我激活古陣,將他挫骨揚灰,永世不得超生!”金烏五太子冰冷的大聲命令道。 遠古殺陣,吞吐天地精氣,一時間陰風怒號,烏云滔天,一下子將這方天地淹沒了,無比的可怕。 “姜伯不要走,曈曈想你,沒有親人,只有你……”這個可憐的孩子傷心哭泣,嗚嗚悲咽。 葉凡帶著他,逆天而上,手中持萬殤弓而動,道:“唯有成長,唯有變強,才能讓你的姜伯欣慰,看好了!” “嗡” 一聲輕顫,弓弦松動,一道金光長達幾十里,逆天而上! 這一箭蘊集了他一身的力量,被他賦予了生命,注入了他的大道感悟,始一出現,天地和鳴,大道隆隆,瑞彩天降! “噗” 一道血光濺起,金烏四太子一聲大叫,眉心被一箭洞穿,神虹長達幾十里,他粉碎在虛空中。 “什么?” “四太子!” …… 金烏族眾呼,全都驚恐。 “再來!”葉凡大喝,又一次彎弓向天,神力運轉,身體內精氣沸騰,整個人如黃金鑄成。 “噗” 一道幾十里長的神虹穿空而上,釘在金烏五太子的額骨上,帶著死尸飛出去數百里遠,而后粉碎成一片血霧! “再來!”葉凡又一次大喝,這種聲音如來自九幽地府的魔咒一樣,讓金烏族所有人都膽寒,忍不住顫栗。 被兄弟們怨念了好多天,不爽的情節已經過去了,俺要大聲的求、推薦票,請求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