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724 圣皇最后的血脈

第七百二十四章圣皇最后的血脈 四年的時間,并不是很長,但卻風起云涌飛,發生的了很多的事情。 葉凡行走在海域中,見到了很多妖族與人類修士,自他們的口中得知了不少情況。 事實上,這四年來稱得上驚濤駭浪,其中有不朽的傳承毀在了當世。 “太陽神教,自從古經遺失就一落千丈,這一次終于是畫上了終點。” “昔日,人族最強大的修煉神朝啊,就這樣沒了,聽說它們的覆滅有金烏族的身影。” 葉凡大吃一驚,在海上聽到這則消息,真是有點發怔。 太陽古教,人族最古老的門庭,修行起源地之一,日漸式微,走到今天終于斷了傳承,徹底滅亡。 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在太陽圣皇神跡再現、尸骨歸還的年代,這個“風燭殘年”的古教轟然倒塌。 昔日,所有古人都要膜拜的第一圣地就這樣煙消云散了,據傳太陽古皇的血脈只剩下了一個孩童,教亡后不知所蹤。 “你們所說可是真的?”葉凡上前問道。 “自然是真的,可惜了太陽古教,就這樣滅亡了,當年太古圣皇開創各種奇功寶典,傳贈于人族各方,不想自己的后代都保不住。” “讓人唏噓,一代古皇有知,也會無言無語,沉默相對吧。” “令人心寒啊,這絕對是金烏族做的,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族大教去護佑,真是各掃門前雪啊。” 太陽古教,煙消云散,當中有金烏族的身影,是他們主導了這一切,幾乎盡人皆知。 “金烏族為什么這樣做?”葉凡問道。 “四年前,他們在湯谷吃了大虧,也不知道從哪里得到消息,太陽古經并未失傳,因此血洗了這個衰落的古教。” 湯谷一戰,金烏族大圣留下的陣旗都被擊斷了,讓該族近乎狂暴,那是他們的根基。 他們想方設法壯大力量,彌補缺憾,太古古經自然成為了一個選擇,對于天生火體的他們來說,那是一本圣經。 “我猜測,金烏一族也是為了報復,畢竟是人族的圣皇斬了他們的圣寶,故而遷怒他的后人。” “可惜啊,一代圣皇死后,后代卻落得了這個下場。” 葉凡聽罷,心中有感,亦很憤怒,人族一代圣皇的后人,連最后一支血脈都保不住了嗎? 若是有大惡被滅也就罷了,卻是被人欺凌到頭上,為奪其古經而起,亦有可能是報復,這實在是一種悲哀。 這一切也驗證了,沒有不朽的神朝,更沒有長存不滅的傳承,什么都有走向終點的一天。 連古之大帝自己都不能做到,有坐化的一天,更遑論是他們留下的這一切。 “可惜了那個孩子,不知道能不能逃出來,據說那是太陽古教唯一的人了,也可能是圣皇在世上唯一的一點血脈了。” “據說出海了,可能就在這片海域也說不定。” 當葉凡聽到這樣的話后,心中很沉重,仔細詢問過后消失在海面上。 “你們看,那個人是不是有點眼熟,我怎么覺得與四年前那個鬧得沸沸揚揚的人都有點像。” “你是說,他是四年前那個斬了金烏九太子、殺了八景宮主人的弟弟的人嗎,真的很像。” “不是說他與湯谷一起永墜北海之眼中了嗎,那是古之大帝放逐有大罪的人的地方,從沒有人逃出來過,他難道可以重現世間?” “錯不了,半個月前不是有消息傳出嗎,海眼出現異動,沖出過一道金色的閃電,難保不是他!” “天,逃出了遠古圣人的牢籠,這太不可思議了,如果是真的,這下將有大風波了。” …… 北海真的太大了,比之無垠的陸地還要浩瀚也不知道多少倍,葉凡想要脫離,也不知道要飛上多少年。 還好,他記得四年前的那些路徑,當年尋找湯谷時,人們是以域門進入大洋中的,沿途有一些古島,刻有陣紋與祭臺,可以不斷橫渡。 半個月后,葉凡依然出沒在黑色大洋中,幾次以古島上遺留的陣紋橫渡錯方位,但終于還是向陸地而來了。 期間,他不斷打探,得到不確切的消息,太陽古教唯一幸免于難的血脈被一位老仆人護衛著逃進了海域。 北海,這些日子以來很不平靜,很多高手出沒,趕往海眼,想了解真相。 “金烏族!”在黑色的大洋中,葉凡眼中神光一閃而沒,他見到了十幾只金烏,在海面上飛過。 他踏波而行,黑色的海面很平靜,空曠無垠,一片墨色,他仰望天空,道:“金烏族的人你們在尋找什么?” 此時風平浪靜,他的聲音如驚雷一樣,在浩瀚的黑色海洋中傳出去很遠,令驚濤拍云。 “這個人怎么有些眼熟,在哪里見到過。” “他是……四年前的那個人!這怎么可能?他從北海之眼中逃出來了!” “沒錯,就是他,當年斬了九太子。” …… 天空中,成千上萬道金色的神羽射了下來,這些人皆眼露寒光,更有幾只金烏飛遁,想逃走去報信。 葉凡背負雙手,獨立海上,一聲大吼發出,頓時如天雷滅世,滾滾音波浩蕩,劃破長空千余里,這片汪洋都要倒翻過來了。 “噗”、“噗”…… 天空中,金烏族十幾名高手,先后崩碎,在葉凡的一吼之下,形神俱滅,連一塊碎骨都未能剩下。 他只留下了一人,探其識海,得悉太陽古教的那個孩童真的出海了,被一位老仆人帶著逃了出來。 金烏族出動了大批高手,九位太子來了六七位,更有一些元老親自出關,追殺了過來。 葉凡心中一震,覺察出了異常,一個沒落古教的少年孩童而已,怎么引動了金烏族這么多人,一定有古怪。 他承青衣老人之情,得太陽古皇九字神言,又煉化其扶桑枝干,得悉這一切怎么可能會不管? 就是拋開這些,人族圣皇最后的一點血脈,也不該就此絕滅,因為他無惡,而他的祖先曾于人族有無量功德。 葉凡按照所得到信息,朝一個方向追了下去,速度極快,他生怕去晚了,而空留遺憾。 兩日后,葉凡又遇到了九幾名金烏族強者,當中一名老金烏竟然是一位很可怕的大能,是元老級人物。 “是他,是四年前那個叫葉凡的人!”有人叫道。 那名老金烏得悉,張口吐出一面金色的古鏡,翻轉過來,就朝著葉凡照耀了過來。 “轟” 這是一道太陽精火,引動十方精氣,勾動天空中的那輪烈日,全部聚焦古鏡上,化成神光,照射向葉凡。 “你們對我真是念念不忘啊!”葉凡一步登天而上,面對這道神光無所畏懼,一拳就轟了出去。 “喀嚓” 金色的古鏡碎成十幾片,墜落下高空。金烏族的元老相當的狠戾,身體一震,化成了一輪金色的太陽,飛了過來,撞向前來。 葉凡巋然不動,無懼太陽圣力,迎著火精于關鍵時刻出手了,“噗”的一聲,徒手撕開了那輪金色的太陽。 “啊……”一聲慘叫發出,這只強大的金烏被扯裂,一位元老就這樣被葉凡斬掉了。 不久后,葉凡離開了這片海域,這一次他洞悉太陽圣皇唯一的一點血脈逃向何方了,快速趕了下去。 “幸虧一位忠心的老仆人保護,不然人族圣皇最后的血脈已經消失了。” 四天后,葉凡終于在一片黑色海域見到了那個孩童,以及那名渾身是血,眼看就要活不下去的老仆人。 此外,還有金烏族的上百位高手,當中包括了幾位太子與元老! 這是一個很憔悴與衰弱的孩子,曾經被金烏族一位高手幾乎拍碎幼小的身子,這兩年來差點因此病死。 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小臉臟兮兮,但是一雙眼睛卻很清澈,此外他體內像是有一輪太陽,讓他那枯瘦衰弱的身體在發光。 葉凡終于知道,金烏一族為何非要追殺這個孩子了,受過那樣的重創,就是大能也得死了,而這個孩子卻活了下來。 這個孩子體質特別,像是一輪金色的太陽轉世,每一寸血肉都散發神光,與太古年間的太陽圣皇的各種傳聞很接近! 金烏族害怕了,這個孩子如果調理好身體,且身上真有太陽古經的話,將來即便不是圣皇第二,也會成就無量道果! 且,金烏族相信,太陽古經出世了,與這個孩子大有關系,這是他們迫切想得到的,斬草除根得古經,他們不惜出動大量高手。 旁邊,那個老仆人已經奄奄一息了,他渾身的骨頭都被打斷了,有氣無力的靠在一塊礁石上,口中向外涌血沫,一雙老眼越來越渾濁了。 這個孩童傷心大哭,用力抱住老仆人,以稚嫩的聲音哭喊著:“姜伯,不要離開我,曈曈沒有親人了,只有你。” “咳……”老仆人咳血,溺愛的摸了摸這個瘦弱的孩童的頭,老眼越來越暗淡,也越來越渾濁,道:“你是圣皇的后人,是最后的血脈了,我真的不甘啊,不能保住你……” 他一邊說話,一邊向外口吐血沫,幾乎不能出言了,話語不清。 “姜伯,你不要死啊,我們相依為命……”孩子傷心的哭著,死死的抱住老仆人的一條斷了幾截的手臂。 “我太沒用了,連圣皇最后的一點血脈都保不住……”老仆人以殘軀抱住幼童,仰天悲嘆,眸子失去了光彩,他的生命走到了終點,渾濁的老淚沿著褶皺的臉膛滾落。 “將太陽古經交出來。”金烏族的八太子站出,身材雄偉,如一尊金色的魔神一樣。 “交你妹!”葉凡怒發沖冠,從天而降,一拳轟了下來。 “啊……”金烏族八太子一聲慘叫,身體四分五裂,碎塊飛向其他族人。 周一,求,求推薦票支持,兄弟姐妹們,有票的不要保留了,請投出來吧,多謝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