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19 人欲

第七百一十九章人欲 厲天渾身是血,背上的傷痕露出了脊椎骨茬,胸骨更是突出來了三根,腹部幾乎被剖口,腸子差點流出來,非常嚇人。 “讓我遭創,你們也別好受,所謂的天下第一美女我不要了,冰清玉潔伊輕舞就此永墮人欲中!” 厲天發狠,此時他們已經沖進了扶桑樹上方的古殿中,在爭奪太陽古皇的道統傳承。 然而,并未發現古經,但是大戰卻越發慘烈,廣寒宮、金烏族等以圣兵攻殺,讓其負了重傷。 烏翅流金镋橫空,在陸鴉手中化成一只金烏,每一次振翅都會有成千上萬道光刃飛出。 厲天身上的大部分傷口都是這樣來的,若非神女爐化解了遠古圣兵之力,就不是這個樣子了,他多半成為了劫灰。 此時,攻伐他們的人很多,以廣寒宮為首,拼命的催動圣兵,伊輕舞被收進去,該教怎能不瘋狂。 那座冰晶一樣的宮殿,幾次鎮落下來,燕一夕大口咳血,一身白衣猩紅點點,他比厲天好不到哪里去。 不是神女爐不行,而是圍攻他們的圣兵過多,足有四件,太陰神子與三缺道人不時出手,攻殺凌厲。 這片宮殿,擁有極強盛的太陽圣力,人們相信是人族古皇的坐化地,但卻始終一無所獲。 而下方,那六丈黃金扶桑樹前立身一個青衣獨臂老人,無比的迷茫,更是讓人無法接近,一口石棺橫陳,有人以傳世圣兵轟殺,都被擋了回來。 “嗡” 神女爐輕顫,發出五色神光,環繞有五氣,蒸騰有一片氤氳靈光,燦爛而迷蒙,浮現出一尊美人頭,眼神迷離,人欲紛呈。 “厲天你在做什么,停下這一切,我讓你們離去!”廣寒宮的中年美婦大叫,神色難看到了極點。 神女爐的名氣太壞了,傳說很多,而今這種變化,毫無疑問是在復活欲念法則,足以讓當中的人永墮欲海中。 “晚了,你當厲某是貨郎可以討價還價啊,什么天下第一美女,從此之后改名為廣寒。” 厲天根本不買賬,與燕一夕催動神女爐,在古殿中沖殺,尋找人族古皇的道統傳承。 “玉簡,這里有一座書架……” 有人在古殿中打開一座密室,一群人沖了過去爭奪,呼喚自己的師門。 陸鴉、三缺道人、太陰神子等舍棄燕一夕與里厲天,也沖了過去,唯有廣寒宮的戰這師兄弟二人。 “嘩啦啦” 古殿下方,六丈黃金扶桑神樹搖動,太陽圣力沸騰,青衣老人獨立,迷茫自語:“誰能葬我于故土……” “烏巢!” 有人驚呼,在那扶桑神樹上,隨黃金葉抖動,豐茂的枝葉間顯出一個鳥巢,內有金烏神羽閃爍。 “那是……仙靈的巢穴嗎!?” 人們吃驚,紫微星上的金烏族不可能是真正的金烏,就如同蛟與真龍的區別一樣。 但是,一株不死神樹上出現烏巢,有金烏神羽閃爍就不一般了,很有可能是仙靈所留。 “不死樹屬于我金烏族!”該族有不少強者并未進古殿,聚在這里,當中包括幾位金烏太子。 “胡說,扶桑神樹伴我人族太陽古皇證道,怎么是你們金烏族的?”有人類修士冷哼。 “世人誰不知,扶桑與金烏不可分,是我族始祖的棲居之地!”金烏族一位太子冷哼。 “那我人族太陽古皇養有一株扶桑又怎么解釋?”有人喝問。 …… 六丈金色古樹的上方傳來一聲轟鳴,一座巨宮被打開了,沖出一股太古的氣息,有不少人驚呼。 “人族古皇煉丹室!” “天啊,有一瓶九轉仙丹,這種東西萬劫不朽,是以不死藥煉成的,瓶中還有嗎?” 古殿中,先是驚叫,而后是慘呼,發生了激烈的大戰,許多人陷入瘋狂,爭奪古皇遺寶。 神女爐內,葉凡受到了極大的影響,六欲神劫降臨,人欲大道鋪天蓋地,他也行動遲緩了起來。 這并非是真正的攻擊,而是在以一種異力影響人的情緒,讓人沉淪,自甘墮落,不想覺醒。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他與伊輕舞依然在大戰,并沒有收手,各展生平所學,生死搏殺。 紫微古星域,如果未來僅有兩個人能證道,那么伊輕舞就占據了一個名額,可想而知她的天賦與潛能。 “人欲法則……” 然而此時,她卻星眸迷離,有些不能自主了,元神不穩,無暇玉體輕顫。 此時,她烏發光亮,如綢緞一樣,小蠻腰盈盈一握,雙腿勻稱修長,光澤流動,瑩潤潔白的身體升起一道道紅霞。 可是,她終究是非常人,天資絕世,意志力超常,眼中亮起兩道慧光,一下子又清醒了過來。 葉凡也遭受沖擊,但同樣為非常人,心中亮起一盞神燈,并未就此墮落與沉淪。 “葉凡,你我合作如何,不然沉淪于此,日后將證道無望!”伊輕舞吐氣如蘭,與其相商道。 “有必要嗎,此爐能奈我何?”葉凡一口回絕,且肆無忌憚,打量前方那具光潔如玉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伊輕舞雖然心志遠超常人,但是這樣被一個男子盯著身體,還是生平第一遭,也有些承受不住。 “長時間下去,你我都擋不住神女爐的道痕力量,你以為只是就此沉淪一段時間嗎,它能影響人證道!” “我不怕,以此爐來煉心,再好不過,你盡管千嬌百媚,我以一顆平常道心來欣賞。”葉凡道。 “煉心之關,我也能擋住,但是圣人之力你能抗衡嗎?”伊輕舞此時不能平靜了,因為神女爐的氣息越來越讓他恐懼了,她可不想在此“墮落”一次。 “砰” 兩人依然在大戰,越發的激烈了,從廣寒中打到了爐中世界,見到了那座祭臺,如神一樣發光,懸在那里。 在上面赫然寫著伊輕舞與葉凡兩個人的名字,且以神秘的道痕勾連了起來,運轉可怕氣機。 “什么?” 伊輕舞徹底變了顏色,初時以為就她自己的名字被刻了上去,現在看到后她身體一顫,兩個人共處爐中世界,都被刻上了,她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預感。 “人欲大道!” 古老的祭臺轟鳴,發出一道道漣漪,向下壓來,在這一刻兩人都升起一種異樣的情緒。 “葉凡,我們合作吧,不然今生都將證道無望。” “轟” 上方的古祭臺震動,發出了大道天音,向下壓落而來,如黃鐘大呂在轟鳴,讓人有將悟道的錯覺。 事實上是,兩人都覺得將要沉淪,渾身滾燙,這是人欲大道,是神女爐的本源法則。 但凡為人,莫不有情有欲,此祭臺直接干擾人的元神,要讓他們墮落人欲中。 “給我斬!” 葉凡一聲冷哼,他元神如鐵,意志如鋼,眉心金色的小湖化成一把道劍斬了出去。 “轟” 然而,天空中卻浮現出一尊神女,千嬌百媚,將其道劍封了回去,飛落下來,很是輕柔,沒有出殺手,但是卻讓葉凡兩人越發異樣了。 “這是圣人的力量,是神女爐孕育出的神祇,你我怎么抗衡?!”伊輕舞驚叫,她真的害怕了,不再與葉凡對決,飛向遠處。 身為紫微古星域第一天女,自幼孤傲冰潔,怎么可能會忍受墮落欲海這種事情發生,那比殺了她都要難受。 “鏘!” 在這一刻,葉凡又出手了,他也有點擔心,怕真的影響以后證道,人欲法則加身,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不過,這一次他不是對抗神女爐,而是殺向了伊輕舞,各種秘術齊出,驚世對決。 “什么,你為何所受影響這么小!?”紫微古星域第一美人吃驚,此時她嬌弱無力,人欲大道加身,連出手都有些力不從心了。 葉凡瞬間明白了,一切都是兩塊老銅的功勞,他沒少詛咒綠銅,從來不能主動攻伐,每次都是被動防御。 而今,依然如此,但是卻讓他抵住了神女爐的人欲大道,所受影響極小。 激烈對抗! “嗡” 最終,一道炫光飛出,一道血花飛起十幾米高,伊輕舞的頭顱飛了出去,被斬在爐中世界。 天下第一美人香消玉損,不過葉凡卻也沒有多少情緒波動,這個女人美的夢幻,且無比強大,若非受神爐影響,很難斬掉。 任你豐姿絕世,顛倒眾生,到頭來也是紅粉骷髏,無論怎樣都有一死。 葉凡有綠銅護體,人欲大道壓落,雖然受一些影響,但卻也并無大礙,默默站在原地,等待厲天他們開爐。 “喀嚓” 忽然,遠處有聲音響起,八德寶輪閃爍耀眼的光華,飛出一道道生命氣機,伊輕舞在那里復生。 葉凡心頭一凜,立時明白了,此寶無比強大與神秘,傳說曾為一宗圣兵,但卻被打碎過,落入了廣寒宮的人手中。 即便破損了,但是它依然有強大的不死功能,化出的八尊教主永遠無法磨滅,沒有想到對持有者依然有效。 “噗” 葉凡飛身而上,一指點出,艷冠天下的伊輕舞眉心綻放出一朵血花,她剛剛顯化出又被斃掉了。 “喀嚓” 八德寶輪又響,沖天而起,飛向爐中世界深處,葉凡追了下來以六道輪回拳轟殺! 不過,伊輕舞躲在八德寶輪中不出來了,雖然上面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但畢竟曾為圣兵的一角,不可真正磨滅。 “轟” 人欲大道降臨! 天空中那個神女風情萬種,回眸一笑六宮粉黛無顏色,羽衣飄飄,飛落了下來。 這是一種讓人元神將要離體而去的力量,讓人向無盡深淵沉淪,想要就此墮落。 “不!” 伊輕舞驚叫,被葉凡斬掉她都沒有這么驚恐,而今卻是失聲叫了起來,充滿了恐懼,即便躲在八德寶輪中都無用,人欲大道法則可浸入。 “葉凡,我們合作如何,你若幫我抵住此劫,我愿付出一切代價。”身為一個天之驕女,傲視蕓蕓眾生上,讓她說出這樣的話來很是為難了。 “可以,我有綠銅可阻神女爐,你只要獻出一縷主元神,我便可保你永不沉淪。”葉凡道,以當初伊輕舞的條件反要求道。 “你……太過分了!”伊輕舞星眸迷離,睫毛輕顫,沒有一點瑕疵的容顏寫滿了不甘,她渾身晶瑩,肌體雪白,立身八德寶輪中,奮力抵抗人欲法則。 “那我沒什么可說的了。”葉凡走向一旁,任那人欲大道垂落,那個神女幾乎將八德寶輪抱在了懷中。 “啊……快將人欲大道逼走,我答應!”伊輕舞屈服,驚恐叫道,她怕永墮欲海中,遠古那些傳說讓天下每一個女子都害怕。 葉凡上前,以兵字訣催動兩塊綠銅,抵住了人欲大道,將八德寶輪取在手中,讓其現出一縷主元神。 “嗡” 八德寶輪中飛出一個七彩仙子,是元神所化,無比的圣潔,如九天玄女轉世,美的不真實,可讓石人心動開口說話。 “刷” 葉凡的眉心沖出一道元神,化成了他自己,飛了過去,要將那七彩仙子鎮壓,刻上自己的烙印。 突然,七彩仙子一聲輕叱,張口吐出一輪神月,斬向前來,她想藉此反控葉凡。 “啪” 葉凡的元神手持打神鞭,無比鎮定,掄動下來,啪的一聲將神月擊飛。 很顯然,神月是一宗驚世秘寶,不然其他元神武器在打神鞭下必成飛灰。 “就知道你不甘,另有手段。”葉凡的元神持打神鞭上前,沖殺了上去。 “轟” 就在這一刻,人欲大道從天而降,一下子將兩道主元神淹沒,兩者合在了一起。 “啊……”伊輕舞的元神驚呼,渾身酥軟,肌體如象牙一樣雪白,繚繞七彩霞光。 兩道元神與他們的本體一模一樣,在虛空中糾纏到了一起,因為距離兩塊老銅有一段距離,被神女爐所趁。 “啊……”伊輕舞的本體輕呼。 而葉凡的本體也差點大叫出來,元神所經歷的一切,感同身受,與真身沒有任何區別。 “怎么會這樣……”不遠處,伊輕舞的本體顫抖,這對于冰清玉潔的她來說太過古怪與可怕了,與她本人在經歷那一切沒有一點分別。 兩人的本體相對而立,一同盯著虛空,神色全都怪怪的,看著糾纏在一起的元神,自身也在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