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701 毀滅者

第七百零一章毀滅者 少年老瘋子每前進一步,紫銅戰船的波動就強烈一分,像是一個太古裂天兇獸在復蘇,喲啊世界崩壞了。 一千五百里外,眾多觀戰者心中驚駭,老瘋子已經布下無上神陣,了里面的氣機,還有如此威勢! 此時,他們元神欲裂,如刀刮骨,每一寸肌血都要剝落了一樣,這是一種將毀真身之痛。 可以想象,如果沒有那種古老的神陣隔絕會成什么樣子,恐怕方圓也不知道有多少往里都沉毀了,而他們定成為劫灰。 而這一切,都僅僅是一種波動,并非雙方出手,這就是遠古圣人,無上強者,如神靈一樣。 一聲沉悶的聲響發出,比一片山脈還要龐大的紫銅戰船震落下一地銅銹,船艙大開,一股狂風吹出。 每一道風都是黑色的,切裂了虛空,刮出了混沌,在這一刻,天上地下都有一種肅殺! 像是一個來自地獄的神祇沖破了牢籠,來到了這個世上,要進行滅世行動,滾滾殺氣如颶風充斥。 弗遠不至,死神氣機繚繞,古往今來,乾坤上下,皆因這股死亡之風而起。 “砰” 一只腳邁了出來,黑色的鐵衣閃爍,將腳掌包裹,繚繞烏光,滲人的神能更重了。 “咚” 紫銅戰船一顫,這名強大的存在終于走了出來,身穿一身冥鐵戰衣,烏光閃爍,身姿偉岸。 這真的如一尊神祇一樣,渾身都繚繞光華,黑色的圣衣森寒,將他全身覆蓋,看起來很神武。 他的臉色雪白,如同成千上萬年沒有見過陽光,很是俊美,但是卻有了一絲絲的皺紋,留下了歲月的痕跡。 一頭發絲也已花白,失去了一些光澤,唯有一雙眸子漆黑,跟兩顆黑色的寶石一樣,很是有神。 可以想象,這尊太古祖年輕時有多么的英武,而今歲月在其身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 這是一尊實力強大到讓人無法揣度的王,昔年需要眾生頂禮膜拜,而今卻真實的出現在了現實中! “人類,你一個人敢來殺我等數十尊古王,真的是很有勇氣,但卻是在找死!”這個男子沉聲道。 對此,少年老瘋子只有一個動作,那就是出手,非常干脆的出擊,以實際行動回應了他。 “吼……” 此時的少年瘋子,真的跟入魔了一樣,眼中殺意無盡,滿頭黑發根根如龍,殺氣沸騰。 一千五百里外,人們心驚,面對這樣的古王,人族自古以來都是避退,甚至屈辱的頂禮叩拜,心中恐懼,何曾敢這樣主動攻伐過! 雖然他們沒有親身面對,此時也沒有出手,但還是感覺熱血沸騰,修者當如此,即便面對一個傳說中的祖王,也要敢于殺伐。 “鏘” 身穿黑色烏金神衣的祖王,手現一桿黑晶鑄成的長矛,向前刺來,動作不是很快,但是卻有天道圣音發出。 “這是……大道共鳴,法力貫乾坤的和鳴之音!” 每一個人都是渾身寒毛倒數,這是斬蒼生的道則,是禁忌存在才能展現的,歷來只在傳說現,而今真的見到了。 大道和鳴,垂落下千絲萬縷,有龍騰躍,有凰飛舞,神音如刀,要斬盡眾生! 然而,這一切都是伴生的天道圣音而已,真正的殺招還是那桿黑晶神矛,一下子洞穿了天穹,眨眼間刺到了少年老瘋子的眉心前。 太可怕了! 這是所有人悸動的心靈神念,這一矛伴生數不盡的黑線,每一道都是法則,每一縷就足以斬掉一位教祖! 千絲萬縷,凝聚黑色的矛鋒上,集中向老瘋子的額骨,可想而知這一攻擊有多么的可怕,無堅不摧。 “鏘!” 少年老瘋子的手如一段晶玉一樣,燦燦生霞,眸子中冷冽無盡,他以兩根手指頭架住了魔鋒! 這樣一擊,足以將一個大教所有人毀掉,將大地沉陷,擊落下隕星,可是而今卻被兩根手指頭夾住了。 驚世一擊,黑晶矛被阻,這駭人聽聞,所有人都石化,目中充滿了震撼之色,不能動彈一下。 這位太古祖王也是吃驚,全力一擊,卻被對手如此化解,兩根手指頭讓其神兵難以寸進! 距離那額頭不過一指遠了,天道法則吞吐,無盡絲縷纏繞,只要打進去,任你天大的英雄也要化成灰。 然而,所有法則之力全都被壓制了,難有寸進,且一股洪水猛獸一樣的氣息撲來,讓他要窒息! 太古王黑色的眸子中,殺氣如龍沖了出來,他猛力一震,抽矛向下劃去,如刀一樣劈了下來。 “當” 老瘋子用手一擋,震出一串火花,破滅一大片空間,出現一道道虛空大裂谷! “咔嚓” 隨之,他用力一扭,黑色神晶鑄成的矛鋒折斷,在其手中被碾成了黑色的碎屑,晶瑩閃爍。 這一切都發生在點火石化間,超出人們的反應速度,太古王的兵器就這么毀掉了! 老瘋子太快了,掌握行字訣,一步千丈遠,如同一道光在幻滅。太古祖王雖快,如閃電一樣移動,但卻無法躲開。 “噗” 老瘋子一只手,直接就切進了祖王的胸口中,將其剖開,鮮血狂涌,各種臟官等流了出來。 太古的王大吼,各種圣道法則齊出,但是卻根本不能阻擋傷勢,太古血依然在噴涌,停止不下來。 “啊……” 他劇烈掙扎,法力滔天,盡是古王秩序,如一條條神鏈一樣交織出,然而卻傷不到敵手。 在這一刻,他果斷舍棄肉身,天靈蓋中神光沖霄,元神要逃離出來。 然而,少年老瘋子卻更快與更果斷,將其斷矛奪來,“噗”的一聲倒其天靈蓋中,直接貫體而入。 這等場面,千百世難以見到,有誰可以這樣殺一位太古王,如此的干脆與凌厲! 鮮血沖起,還有白色的腦漿濺出,黑色神晶鑄成的矛徹底插到了底,將其元神都給釘碎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人們才驚醒過來,這一切很血腥,讓人極度震撼,這可是一位太古的王啊,就這樣被斃了。 老瘋子手持斷矛,將這具可震懾萬古的尸體挑了起來,而后抖手扔在了地上,他徒步向前走去。 沒有一個人說話,人族多少年未曾出過這樣的人了,敢這樣殺太古王,古今能有幾例?! 這是可以證道的人嗎?這是所有人的心聲,想到這個問題,人們忍不住顫抖。 葉凡自然也很震撼,這就是圣人之威嗎?竟然可以如此可怕,他所要走的道路還很長! 金色大沙漠中,唯有一個少年黑發飛揚,眼神殺意如狂,步履堅定,一步一步向紫銅古船走去。 這是一幅震撼性畫面,一個人真的敢獨對這么多古王,少年老瘋子沒有一絲猶豫,堅定不移。 “是他們……竟是他們回來了!”一千五百里外,一個不朽傳承的掌教失聲道,盯著古船終于想起了什么。 “難道是無盡歲月那批毀滅者?!”另一位教祖開口,驚疑不定。 “沒錯,是他們,永恒的放逐都不能磨滅他們,到頭來還是回來了!”一位活化石顫聲道。 葉凡心驚,他仔細聆聽,了解到了一個可怕的真相。 在那遙遠的蠻荒年間,有一群域外圣人駕馭古船而來,提前被紫微古星域的人感應到了,仔細感知,發現難以抗衡,因為那批人太強大了。 相傳,這些古生靈是三大古地的王聚在一起所形成的無上戰力! 紫微古星域,正處在大帝寂滅的時代,最終那個時代的蠻荒圣人們耗盡神元,聯手施展出驚天動地的禁忌秘術,將域外的紫銅戰船放逐到了枯寂宇宙深處的未知道古域。 “活活耗死了蠻荒時代的圣人,將古船移到了未知時空,這么久遠的歲月過去后,他們竟又回來了!” 當昔年秘辛揭開后,所有人都從頭涼到腳,這還怎么對抗?對于人族來說這是一場彌天大禍! 所有人都在祈禱,希望殺意沸騰的少年老瘋子斬了所有古王,不然大地上必然會血流成河,尸骨過億。 “即便是遠古圣人,有證道的希望,也沒有辦法獨抗這么多人啊!”人們無比憂慮。 “這些太古祖王的神通超出了想象,一位圣人能獨戰一兩人就很難了,我族的圣人面對的是必死之局。” “沒有一人可以獨戰這么多古王,除非是古之大帝復生。” 當明白一切后,人們心中充滿了悲觀的情緒,即便少年老瘋子斬了兩尊太古王,眾人還是難以有一絲放松。 毫無疑問,剛才的兩尊古王都處在極度疲弱狀態,若是全盛時,天下無敵! 正常來說,一位遠古圣人能對抗幾位同階人就很強大了,想獨殺幾十人那真的逆天了! “他們耗盡了方圓數十萬里的精氣,草木與生物都死絕了,恐怕有的祖王已經徹底恢復了。” “他們沒有齊出,此時一定是在將精氣度給其中幾人,讓他們以巔峰狀態走出,這……即便有證道之姿也不可敵啊!” “砰” 少年老瘋子極度強勢,一巴掌拍出,將堪比一片山脈一樣巨大的紫銅戰船拍的塌陷下去了一大塊,出現一個大洞。 他眼中是瘋狂的殺意,無比的冷酷,面對這樣的死局也無所無懼。 “轟” 突然,一股可怕的氣息沖出,像是可以貫穿古今未來,浩蕩諸天萬界一樣,一個無上的存在準備充足,終于出來了! 他通體烏黑,每一寸肌膚閃爍烏光,如黑色的晶石鑄成,生有上千條手臂,如一尊千手佛陀! 這是一個至尊人物,他走的很慢,每一步落下,諸天萬界都像是在隨他而脈動,他如烏金鑄成一樣,像是一尊不朽的神明! “人類你雖然很強大,但敢來此地,這是在自尋死路,沒有了一絲生的希望,我連斗戰老圣皇的手段都見過。”紫銅古戰船中,共有三位大圣,而今千手神魔終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