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93 虛空證太陰

第六百九十三章虛空證太陰 北斗星域,東荒。 萬龍巢內,九條龍洞間,一些強大的太古王族出入,來自幾個起源地,遠觀內部沉浮的一口朱紅色的古棺。 “當年的弱小人族強大到了這等境地嗎,昔年的圣皇也不過如此吧。” 朱紅色的大棺,橫陳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被許多神源碎塊淹沒,但卻沒有一個太古生靈敢將其抬走。 “這是你們萬龍巢的寶地,就任一個人族陳尸而不管嗎?”一個紫發中年人道。 “怎么你們神靈谷看不過去嗎?”萬龍巢一個金發男子回眸看了一眼。 誰敢動?沒有一人愿搬朱紅古棺,強大如他們這些主事者也不敢靠近,即便是他們的王來了也都要忌憚。 “太古年間,人族其實也不弱,太陰與太陽兩部真經,絕對是皇級人物開創的,盡管可能不屬于這個世界。”另一族的人物說道。 “是啊,還記得當初那個同修太陰與太陽的人魔嗎,一個人殺了幾位祖王啊,橫行天下。” “而今的人族,真的很弱,其實我們可以請各自的王出手,一舉將他們抹除,永久的從這個世界消失。” “不要亂來,小心引出大禍,我們各族的太古王自有決斷。”另有一個如神凰一樣的古生靈沉聲道。 這是一群主事者,代表各族聚首商談數日了,最終進入了萬龍巢深處,望向烏巢。 太古年間,一位古皇所遺的一座神臺共分成了九塊,其中一塊就在烏光閃爍、混沌沉浮的古巢內。 “這位人族大帝太強勢了,占據了這等重地……”有一位古生靈很不滿,但卻也無可奈何。 “我們各自去取圣物,組成神臺,向星空中的紫微古星域召喚,也許真的會成功。” “所耗甚巨,要做好準備!” 浩瀚的星空中,葉凡又上路了,他不知起點,不知終點,究竟會到達哪里,難以確定。 “希望能進入紫微古星域。” 他心中自語,但是卻知道,在幽冷的宇宙中穿行,充滿了變數,根本不能有任何保證,尤其是那座祭壇太小了。 此時,青衣老人又迷失了,抱著石棺沒有了自我意識,茫然的跟著,與葉凡并行。 這讓葉凡長出了一口氣,不然與一個神靈的惡念同行,站在一起,壓力實在太大了。 “一名神祇的尸體,亦或者是一位古皇的形骸!” 葉凡盯著那具石棺,眼中一片熾熱,這是無價的神品材料,尋遍諸天世界都難以見到。 真的有神靈嗎,他其實很想一觀,但是卻沒有去搶奪,天知道近乎化道的青衣老人會不會突然覺醒。 石棺密封很嚴實,沒有一絲氣機發出,葉凡曾小心嘗試祭出一縷神念,根本無法進去。不過,他也沒有勉強,他還清晰的記得狠人與不死天皇的古棺,一旦臨近,會讓人形神皆碎! 這是一段奇異的旅程,橫渡星域后,可以清晰的見到無盡星光閃爍,他們在一條永恒的通道中極速穿行。 一息百年! 萬載一瞬! 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一會兒感覺時間很慢,一會兒又極速而進,讓人有一種時光更迭,空間錯亂之感。 這就是在橫渡宇宙,無法言喻,讓人沉淪,讓人茫然,不知今夕是何年,不知前路在何方。 也不知過了多久,葉凡身體劇震,前方一片幽暗的星輝,這條通道消失,他們出現在了死寂的宇宙中。 “我怎么總是遇上這種事,不靠譜的黑皇陣紋,殘缺的荒古禁地祭壇,一個迷失的神祇念鑄成的祭臺……” 葉凡欲哭無淚,又來到了冰寒的宇宙中,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離其他古星也不知道有多少億里。 而今,離北斗星域更遠了,離紫微星也一片飄渺,來到了一個毫無生命的安息之地,太過死寂了。 指望他飛行回去,十輩子也別想離開,只能在宇宙中漫無目的的漂浮,直至元氣耗盡,生命力透支,死在途中。 “不對,這片地域太陰冷黑暗了,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吞噬一切!” 葉凡突然一驚,感受到了一種死亡的威脅,像是在面對吞天魔功一樣,將要被化成劫灰,被煉化掉。 “那是什么?”他的身子不由自主,被拉扯向一個方位,青衣老人與石棺也如此。 就在前方,沒有一點星光,沒有一絲光亮,什么也見不到,漆黑如墨,伸手不見五指。 無聲無息,吞吐天地,像是有一個與冥古長存至今的兇獸,張嘴噬掉了一片星域,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力量越來越大,逐漸有加速的趨勢,葉凡肌體欲裂,圣血沸騰,渾身燃燒了起來,卻有一種冰寒刺入骨頭中。 “發生了什么,為何不受控制,如萬川如海,飛蛾撲火一樣?!” 葉凡雖然為圣體,但是卻也承受不住了,即將要被吞毀,他來到了一片感受不到時間流速的地域。 永恒的黑暗,無垠的死地! 最終,連他所發出的神力波動都被吞噬了,甚至他的自語也消失了,但凡一動,就會有精氣被化掉。 “這是……” 葉凡心中悸動,這是一片可怕的死亡宇宙空間,任何生靈進來都要被吞噬與化掉,仿佛在面對驚艷萬古的狠帝一樣。 他在加速前行,即將歸于永寂中,肉身似要分解了一樣,一種可怕的力量撲面而來,拉扯著他極速墜落。 青衣老人失去主神念,一片茫然,形體都近乎消失了,根本沒有任何表示,只是呆呆的抱著石棺。 “宇宙太浩瀚了,到處都是死地,永恒無盡,但卻難以見到一個有生命的源地……” 葉凡輕嘆,他自北斗星域脫離出來,孤獨的前行數年了,所見都是幽暗與森寒,無一點聲音,萬古如一的孤寂。 到了現在,他已經知曉進入了絕地,如果沒有意外,就是遠古圣人來了都不見得能夠救他。 這是一個宇宙黑洞,可破滅永恒,將一切進入它周圍的物體都分解吞納進去,除非圣人來了,不然根本無法逃脫。 葉凡非常懷疑,狠帝開創的第一部古經————吞天魔功,就是受此啟發。 而今,他幾乎是面對一記大招,一個圣人級人物在出手,他怎能逃過?如果真的墜落近黑洞中心,那么就等若大帝出手了,必死無疑,神來了都沒有辦法解救! “怎么辦?” 葉凡真是沒有辦法了,細數自己強大的手段,肉身無雙,但如今畢竟沒有大成,進去肯定成劫灰。 打神鞭雖強,但不可能將黑洞給抽崩塌了,無神識可打。萬物母氣鼎雖異,卻也絕不能將黑洞黑收了。 最強力的手段,無疑是那個黑葫蘆,除卻火焰外,還可以發出驚世一擊,但是葫蘆中放出的仙劍,再犀利能將黑洞給斬斬了嗎? “要是九龍拉棺在就好了,也許小銅棺能發出極道之威,能夠定住黑洞。”葉凡自語。 他將目光停在了神祇念抱著的石棺上,也許唯有仰仗它了,里面不是一尊神靈,就是一具帝尸,雖然死去了,但也許可抗黑洞。 速度越來越快了,他們正在加速沖向黑洞,葉凡已經無法忍受,用鼎護住了自己,更是抱住了黑葫蘆。 終于,他們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中,連源天神眼都無效,睜開時神芒被吸收,連眼珠子都差點飛出去。 “咚” 神祇念似覺醒,將要化于虛無的剎那,猛力一震,他手中的石棺裂開了一道縫隙。 “轟” 突然之間,一股洪水滔天的氣機從石棺中爆發而出,黑洞已經夠恐怖了,但是棺內的氣息更嚇人。 像是要破滅宇宙一樣,直接崩塌黑洞外的所有地域,將什么都要摧毀! 這絕對是一個無法想象的至尊,一縷氣息射出,崩毀宇宙,破滅萬物,什么都擋不住,連黑洞都無法吞噬。 葉凡心中劇震,果然啊,不是一尊神祇,就是一具帝尸,決不可能是其他,實在太可怕了。 他裹住了混沌萬龍巢的仙珍,又以萬物母氣鼎將自己收了進去,同時用黑葫蘆護體,勉強沒有碎體。 “咚” 石棺極其懾人,打穿黑洞邊緣,就此破開,沖了出去,根本不能阻攔。 這僅是一具尸體而已,若是生前會有多么強大?葉凡不知,無法想象的出來,他已算是一個強者了,但卻無法揣度。 背離黑洞,進入一片森寒刺骨、幾乎要將人靈魂凍裂的枯寂之地。 “太陰圣力!” 葉凡一驚,一下子感受到了這種恐怖的力量,離開黑洞不久,在宇宙中遇到了這種最本源的東西。 “嗡” 他身上一個彎月形吊墜顫抖了起來,也發出一股封印諸天的太陰真力,差點將葉凡磨滅。 他在第一時間打開黑葫蘆,祭出九色霧絲,將自己包圍,以圣焰對抗。 “這是……太陰古經!” 突然,葉凡心中一動,借助宇宙中的本源太陰圣力他窺到了吊墜上閃爍出兩個神文古字————太陰! 他盤膝坐在了至陰至暗的宇宙中,就此一動不動,仿佛置身于開天辟地的太初年代。 “太陰太陽,孰弱孰強,陰陽共濟……”一段古老的天音如魔咒一樣在其耳畔回響,在漆黑的宇宙中鳴奏。 北斗星域,東荒太古族一處起源地,一群強大的生靈環繞一座神臺,虔誠無比。 “感應到了一縷氣機,在無垠宇宙中,還有生命波動。不對,是強大的太陰圣力!” “將其召喚回來嗎?” “那樣的存在,我們若是觸怒,恐怕會是一場浩劫。” “無妨,各族都有太古王坐鎮!” 中州,龐博渾身是傷,從一處戰場歸來,連走路都很艱難,吐了一口血沫,長嘆道:“快四年了,葉子你可回到了故鄉,你能否知曉我現在的敵人是誰?什么時候能與你再聚首……” “龐兄,你的傷不要緊吧?”野蠻人也遍體鱗傷,背負著重傷垂死的李黑水走來,嘆道:“吞天魔功太可怕了,那個女人當誅啊!” “還有一群更可怕的人,這個世道亂了,若非那只狗,我們全死了。”吳中天斷了一臂,鮮血淌了一路。 “那只狗還能活下來嗎?”龐博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