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687 進星空古路

第六百八十七章進星空古路 我在星空的這一段,你在星空的那一端,相隔很遠很遠,燦爛的永恒,無盡的遙遠,再也無法相見。 深夜,我獨自仰望星空,默默為你祝福。 這些話語,伴隨著燦爛的笑容與晶瑩的淚水,綻放在姬紫月的臉上,微笑著流淚,讓人感覺心酸。 葉凡內心深處狠狠的動了一下,然而他沒有別的選擇,他想回去,錯過這一次,也許再也沒有機會了。 不錯過這一次,那么就會錯過一些人,這是一種無奈,這個世界是如此的平衡,當你得到一些時,也將失去所能擁有的一些東西。 葉凡轉身,不回頭,一步一步向前走,他聽到了身后淚水滑落的聲音,但終是未止步。 “ǎ葉子你這是要去哪里?”李黑水、吳中天他們問道。 “黑哥你們保重,我要遠行,我的故鄉在星空的另一邊,今生能夠與你們相遇,是我最大的收獲。” 葉凡上前,看著李黑水、吳中天、柳寇、姜懷仁,用力揮了揮手。 “這是為何?”猴子不解。 “猴哥,你身為斗戰老圣皇唯一的子嗣,有無上地位。未來太古生靈必將出世,禍à天下,希望你能照顧一下我這些朋友。愿你未來證道成皇!”葉凡認真開口。 “你放心,有我在一日,沒有人敢對他們不利!”猴子非常的干脆與霸氣。 黑皇道:“ǎ子你瘋了,真的要走,坐那個九龍拉的破棺材,開什么玩笑,連遠古圣人都不敢這樣隨意而行!” “死狗,以后好好的活著,做人要踏實一些,別讓我在未知的星域驗證你這次有多么的蛋與不靠譜。” “媽的,ǎ子你怎么說話呢,對別人又是祝福,又是勵,又是緬懷,怎么到了我這里就數落了?!”大黑狗呲牙,一百二十個不樂意。 “因為你是如此的與眾不同,我也只能這么說你了。”葉凡輕嘆。 “我辦事,你放心。”大黑狗大言不慚,而后又道:“對了,你真的來自星空另一端?橫渡星域極度危險,還是不要以拿自己命玩為好。” “好好的活著,將囡囡養大,照顧好她。”葉凡叮囑,而后孩的頭。 “大哥哥我不讓你走!”ǎ囡囡早已大眼通紅,抓住葉凡的腳,仰著ǎ臉,淚眼汪汪,可憐巴巴的望著。 “乖,以后大哥哥會來看你的。”葉凡想讓她松開手。 “以后是多久?”ǎ不點預感到這一次可能是永別,大哭了起來,淚水成雙成對的往下滾落,抱住葉凡的ǎ不撒開。 “黑皇,以后多勞一些心,別讓她受什么委屈。”葉凡用手一點,一道清光飛出,ǎ囡囡落在了黑皇的背上。 而后,他大步遠去,不再回頭,沖進荒古禁地深處。 ǎ囡囡傷心絕,哇哇大哭,在后面無力的揮動ǎ手。 “葉子……”龐博大叫。 “你們保重!”葉凡大聲道。 “葉凡……”李黑水、吳中天、猴子他們心驚憾,身邊的一個朋友來自星空的另一端,而今要遠去了。 “ǎ葉子!”姬紫月輕喚,臉上掛著兩行淚水,送出一個微笑,輕輕揮動手臂。 葉凡倏地站住,來到這個世界十年,一朝朝一幕幕,前塵往事,快速在眼前浮現,他真的不忍心,很不舍,就這樣離開。 “轟” 遠處,荒古禁地最深處傳來一聲巨響,五è祭壇光華萬丈,ā織出的符文越發的璀璨,構建的八卦逐漸清晰。 九條龍尸還有青銅古棺都在顫抖,隨時會穿虛空而去,葉凡已經沒有時間了。 他深深看了一眼眾人,用力吐出兩個字:“再見!”而后,沖向禁地深處,不再回首。 “瘋了,他怎么沖進了禁地中?” “圣體這是怎么了,為何獨自沖向了生命禁區內?!” “他這是要做什么,敢冒死前行,難道是想將ǎ銅棺奪回來嗎?” 生命禁地邊緣,許多人心驚,非常的不解,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就是送死的行為。 葉凡的速度很快,向口中灌生命神泉,如一道光一樣消失在前方,后面傳來一些故人不舍的喊聲,但是他卻沒有時間回應了。 “當” 九龍拉棺顫動,金屬鳴音響徹云霄,如千軍萬馬,金戈鐵劍相ā,劃破長空三萬里。 一陣大風吹過,千萬落葉飛舞,整片荒古禁地都有一種肅殺的氣機,葉凡一沖而過,快速來到了九座圣山前。 此地,被氤氳光華淹沒了,縱然是荒的力量都減弱了,并未能大量剝奪葉凡的生命之元,他極速而來。 就在那口大淵上,五è祭壇橫陳,承載龍尸與古棺,在其上方有符文匯成八卦,連向未知的宇宙深處。 “不對!” 葉凡覺察到了異常,那些符文并不完全,鑄成的八卦不是無缺的,有一些缺憾,故此始終不能真正打開星空古路。 “是了,五è祭壇是殘缺的,他所形成的八卦也有缺失。” 難道要功敗垂成嗎?即將要啟航,卻因為這樣的問題擱淺,這未免讓人失望。 “轟” 突然,如地獄一樣黑暗的大淵下,又有一種氣息浩à上來,五è神光沖起,一些石快、石板等飛出。 “這是碎掉的那部分祭壇的石塊!” 葉凡驚訝,沒有想到損壞的五è祭壇竟可以重組,構成一個幾乎完好的古臺,坐落在天空中。 生命禁區外,人們驚異,許多活化石眸光死死的盯著,當年是誰轟破了祭壇,讓它沉墜大淵下? 各種石飛起,沖向古臺,將其復原,成為一個整體,這是非常快的過程,它仿佛有生命一樣在復活。 一塊又一塊的古老石浮起,如一片又一片晶瑩的ā瓣一樣,漫空皆是。 葉凡死死的盯著祭壇,他發現古臺最中央缺少了關鍵的一塊,致使古臺上前通透,有光線穿過。 “怎么會這樣,當年這里發生過怎樣的戰斗,摧毀了這樣一宗神物,難道有大帝來過?” “咚!” 最后一聲巨響,祭壇組合完畢,只缺少了一塊磨盤粗的中心石柱,但是卻不影響它開啟虛空了。 空中,巨大的八卦如神金鑄成,閃爍金屬光澤,與此同時空間扭曲,光線,與乾、坤、巽、兌、艮、震、離、坎對應的八卦符號發出奇異的動,如一組古老的密碼在閃耀。 葉凡知道,這是在定位空間坐標,是將要啟航的前兆,他必須要沖上去了。 可是,五è祭壇離地面很高,地處深淵上方,根本無法觸及,在這片生命禁區無法動用法力,任你天大的英雄,也飛不起來。 他看了一眼,而后不斷的倒退,遠離圣山,準備動用極速奔行起來,沖上山巔,借助慣躍空而起。 然而,就在這時,他心頭一凝,在山峰上幾個古老的身影出現,身穿無盡歲月前的服飾,像是從上古走來。 “天璇圣,那個美麗無瑕,風華絕代的子是六千年前的東荒第一美人!”禁區邊緣有人驚呼。 “他與老瘋子同出一é,想不到成為了荒奴!” “其他人的服飾更古老,最起碼都是幾萬年前的人了,都是蓋代高手!” “什么,那是……我姬家的一位蓋代神王!”姬家一位活化石失聲,他見到了一個白發老人,與家族中的失蹤的那名老王的畫像一樣。 大淵上,八卦內的兩條陽魚如é戶一樣,已經開,通向古老的宇宙,里面有星光在閃爍。 這是一種很奇異與震撼的畫面,這是抵達星空另一端的古路,已經見到了那里的星空,浩瀚無垠! “沒有時間了,我必須要闖!” 葉凡開始加速,而后將萬物母氣鼎抓在手中,若有危險,他不惜祭出那尊太古圣人來,決定要登上銅棺,不想錯過。 “啊……” 他一聲大叫,吼動河山,萬木搖顫,無窮à葉飄零,如一道天劫一樣席卷禁區外。 “圣體他瘋了!”這是許多人的心聲。 葉凡雖然不能動用法力,但是身世上無上,速度越來越后體魄如燃燒起來了一般。 他如一道光一樣沖上了山巔,上方有幾位身穿上古年間的人,正在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起!” 葉凡避過他們,在懸崖峭壁上蹬了一腳,躍入虛空中! 這是一次無比冒險的嘗試,如果不能沖上五è祭壇,必將墜入無盡深淵下。 要知道,自古至今還沒有聽說過有人成功進入荒古深淵內而活著出來呢,登上圣山都要成為劫灰,就更不要說那里了。 可喜的是,幾位古人并未出手,他躍空而上,并未遭阻擊。 但是,正在這時九龍拉棺動了,緩緩地沒入太極八卦圖所構建出的黑暗而又神秘的通道內,與無盡星光并存。 葉凡只差了一丈距離,就是無法觸及到祭壇,登臨不上去,向著荒古深淵墜去。 “天啊,那還是一個人類嗎,不能動用法力,單憑速度,躍空而上,那樣的高度……嚇死人!” 遠處,人們吃驚,葉凡騰躍的太高了,超出身的極限,跟一頭天鵬一樣。 “他墜落下去了,要掉進深淵了……”所有人都吃驚的望著。 姬紫月、龐博、李黑水等人心神裂,這如果墜落下去,必死無疑,連老瘋子當年都瘋癲了啊! “ǎ葉子!” “叮” 葉凡抖手扔出一道鐵鏈,投上五è祭壇,而后他用力一à,再一次躍起,如鯤鵬展翅,沖上古臺。 九條龐大的龍尸都沒入了星空古路中,連青銅棺槨也都進去了大半,只剩下了尾端。 葉凡騰躍,一下子跨了上去,當的一聲墜落在棺槨上,用力扒住了那銹跡斑駁的古老紋絡。 他回頭看了最后一眼,望向昔日的故人,昔日情景浮現。 一根烏金棍橫掃諸敵、叱咤風云的猴子,一張黑臉的李黑水,稚嫩乖巧可愛的ǎ囡囡,做事不靠譜、有點蛋的黑皇,一身紫衣、仰望星空的姬紫月…… 別了,再難見到了! “轟” 九龍拉棺,沒入星空古路內,葉凡也跟隨不見,自這個世界消失! 好吧,離開了,后面會怎樣呢。求下月票,雙倍起價大家都在要,太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