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82 銅棺對決虛空鏡

第六百八十二章銅棺對決虛空鏡 “難道老祖宗不行了?”姬紫月咕噥,神色也變了,還沒有感應到那種殺機。 姬家有一位老祖宗,還只剩下最后一口氣,即將離世,除非有大事或者是他召見,不然絕不會鳴這口鐘。 姬家重要元老人物走了個干凈,只剩下一些修為不是很強大的老修士作陪,招呼眾人。 當一切平靜下來時,大廳外一陣顫動,走來一個中年人,手持白骨幡,身穿麻衣,頭束白帶,一身孝服,來到廳門口。 “圣體出來,呈獻上你的人頭!”殺意如刀,冰寒入骨。在其身后,還有一大群人,男女老少皆有,黑壓壓一大片,一個個殺氣騰騰。 從服飾來看,都是姬家人,且還都是直系人馬,身份非同一般。 姬紫月神色一變,她一下子明白了,道:“小葉子趕緊走。” 而后,她婀娜前行,神色圣潔,如月之女神一樣,流動朦朧光輝,擋在大廳門口,道:“你們這是在做什么?” “紫月讓開,我要誅此惡,為你的祖姑姑報仇!”中年人面目陰森。 為首的人是姬惠的長子,其他的人也都是其血親之人,這顯然是有預謀的,姬家圣主等人剛離開,便有人要來殺葉凡。 越強大與古老的世家,權利斗爭越激烈,姬家也不例外,也分為幾派,盤根錯節,很復雜。當年,連姬紫月自己都被差點被家族某些人殺死,且主謀就是其堂姐姬碧月。 “這并非家主的決斷,你們這樣做觸犯了家規。”姬紫月阻攔。 “紫月你錯了,這是全家族的意志,速速退開,今日圣體必須要死!”中年人神色可怖。 “刷” 天空中浮現一縷圣光,那是虛空古鏡在沉浮,有人在催動一縷極道帝威,這是下了狠心要除掉葉凡。 大廳中,鴉雀無聲,這一切太突然了,真的是舉族的決定嗎? 一個強大的荒古世家,若是拿出極道帝兵,舉族上下都想殺一個人,除非這個人超脫世間,成為圣人,不然連逃都不能! “這……姬家竟選擇扼殺圣體!” “真的太突然了!” 人們嘩然,這樣的故發生了,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我不相信,這是你們自作主張,就不怕家主會降罪嗎!”姬紫月脆聲道,如大珠小珠落玉盤。 “這是家族的意志,紫月你閃開,莫要自誤!”中年人神色幽冷。 大廳中一片大亂,人們都在后退,極道帝威落下的話,誰也擋不住。 至此,人們已經知曉,姬家絕對有一個強大的派系要除葉凡,連圣主等都可調走,可見他們的實力! “所謂圣體,在沒有大成前什么都不是,殺了的話也就殺了!”姬家一位強大的元老開口,聲音冷森森,從高空傳來。 而后,姬家八祖第一個走了下來,帶著無盡冷冽的笑意,背負雙手,站在高臺上俯視葉凡,道:“殺我后人,在我姬族撒野,你將這里當成了什么地方,慢說你還沒有大成,就是真的是大成了,進了姬家也難走出去,虛空古鏡下無生魂!” 葉凡嘆了一口氣,將銅棺橫在身前,如今說什么都無用,唯有擋住帝兵之威。 “我不允許你們這樣做!”姬紫月后退,擋在了葉凡的身前,伸開雙臂,仰望虛空中的圣光,一枚古鏡隱現。 “姬家的老八,你這樣做未免太不地道了!”赤龍老道開口,臉色沉重。 “咚” 猴子手中的烏金大棍戳在了地上,讓整片古殿都一陣抖動,道:“你們姬家真以為天下第一了嗎?” 第五大寇吳道嘆了一口氣,道:“需知,這天下不光你們姬家有極道帝兵,今日種因,他日會有果。” “我姬家殺圣體與各位無關吧。”姬家八祖冷笑道。 “你們就這么想殺我嗎?”葉凡很鎮定,即便面對名動萬古的虛空鏡也不懼怕,淡然相對。 “是,我就是很想殺你,斃掉你一了百了,將來不會有什么懸念,不會有任何忌憚,而我姬族也不需要出現一個強大的圣體。”姬家八祖聚音徹成線,不想過多的人聽到。 “你們確定能殺的了我嗎?”葉凡平靜的開口。 “笑話,不要說是你,就是遠古圣人來了也無用,殺你跟踩死一只蟻蟲沒有什么區別!”姬家八祖自信滿滿。 “八祖,你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了,不要說家主,就是其他元老事后也會鎮壓你的。”姬紫月道。 “丫頭,你還小,我們家族的強大,不是靠外人,圣體真正大成又如何?我們是大帝的后人,難道還要他庇護不成?誅殺掉最為省事。”姬家八祖道,這一次也是隱蔽傳音。 “八祖你是出于私心,要為姬惠祖姑姑復仇,這樣做犯了大忌,其他元老都不會答應。”姬紫月想拖延時間。 “紫月你錯了。”就在這時,兩道人影浮現,姬家兩個元老走了出來,站在姬家八祖的后方。 “你們……”姬紫月變色,而后擋在葉凡身前,話語無比堅決,道:“你們想殺他,將我也毀在虛空古鏡下吧。” 赤龍道人快速刻陣紋,光華一閃,想將葉凡傳送走,然而這片古殿非常奇特,禁錮一切道紋。 “轟” 猴子大怒,火眼金睛,雙眼射出兩道金光,打穿虛空,與此同時大棍橫掃,想以斗戰圣猿一族的手段開啟一條空間通道。 然而,精金鑄成的古殿一陣搖動,根本無法打通道路。 龐博大喝道:“你們是想與我妖族為敵嗎?” “嗡” 古殿抖動,一片圣光灑落了下來,強大如赤龍道人還有猴子等也動彈不得,全都被掃飛,送出了戰場。 與此同時,姬紫月也憑空消失,被那枚古鏡發出的光也不知道卷到了哪里去。 場中央,只剩下了一個葉凡,所有人都無法靠近,古殿隆隆作響,很快變成了一個演武場,處在一片奇異的空間內。 其他人都能望見,卻不能接近,都遠遠的觀看,驚嘆姬家對空間之術的理解,獨步天下,無人可出其右。 “葉姓小子,你說我是以一段一段的將你照毀在古鏡下,還是讓你千瘡百孔,慢慢而亡呢?”姬家八祖站在高空俯視,帶著一種從容。 “我說你殺不了我,會走向自毀!”葉凡的聲音鏗鏘有力。 “是嗎?”姬家八祖冷喝,虛空中一枚古鏡沉浮,一縷極道帝威灑落,朦朧的一片光,圣潔而貴氣,但卻也壓力如宇宙沉落。 “轟” 所有人都驚懼,即便置身事外,沒有在那片特殊的空間,也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帝兵無敵,無可抗衡。 一片朦朧的光壓落下來,相隔還有無盡遠,葉凡也快窒息了,渾身欲裂,他快速將古棺擋在了頭頂上方。 “嗡” 虛空抖動,圣潔光輝壓落,青銅棺浮現一片漣漪,上面的花紋不斷波動,蕩漾而上,對抗滔天威勢。 讓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一縷帝威如水波一樣流淌進了銅棺中,并沒有將其擊穿。 “天啊,發生了什么,它……擋住了帝兵!” “逆天了,太不可思議了,雖然僅是一縷極道帝威,但是也絕非人力可抗衡,怎么抵住了?!” “帝兵啊,虛空大帝的武器,竟被那口銅棺擋住了!” 外面沸騰,所有人幾乎都不敢相信這一切,一口銹跡斑駁的銅棺吸納了一道帝威,自身無損。 “這是什么?”姬家八祖難以置信,他覺得在此地殺葉凡,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利用虛空古鏡,反手間就能拍死。 “這口銅棺太古怪了!”另一位元老沉聲道。 “我不信它真能擋虛空鏡。”姬家八祖大喝,而后用力催動,這一次不止一縷帝威,而是一束垂落而下,遠古圣人若被打中,都會被立刻洞穿。 這是一股磅礴的威壓,如宇宙中的億萬恒星匯聚在一起,化成了一道毀滅光束,無堅不摧,直接貫穿天上地下。 這種波動,讓十方云朵全都剎那潰散,讓虛空全面扭曲,也不知道洞穿了多少次元空間,貫透諸多小世界。 葉凡躲在銅棺下,以它抗天,光束壓落,打在銅棺上,依然沒有擊穿,小棺如鯨吸牛飲一樣,快速吸收。 在這一刻,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直至天空中難道神光消失,全部沒入銅棺內,人們才沸騰。 “極道!” “這是極道兵器!” “天啊,太不可思議了,世上多了一件帝兵,聞所未聞,抵住了虛空鏡之光!” …… 這一切太瘋狂了,讓人要窒息,被葉凡背負而來的銅棺竟是如此嚇人,不久前還有人不以為然,姬家八祖更是諷刺過,卻沒有想到它可擋帝威。 “哥,你知道那是什么?”齊禍水問道,她聽聞過,南妖曾在妖皇殿觀到九龍拉棺的畫面。 南妖神色凝重,道:“域外之物,厲害的不是銅棺,而是當中葬著的東西!” “是一具尸體,還是其他東西?” “不知。”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全都震驚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這一切太意外了,沖擊人的想象。 許多人幾疑在夢中,一口銅棺可抗帝兵,跟天方夜譚一樣,要知道這是被葉凡像背麻袋一樣背負進來的,剛才沒有一個人在意與重視。 “小孽障,我不管你帶來了什么,死是必然的,這個世上沒有高于帝兵的武器。”姬家八祖冷森森,道:“復活帝兵,讓他萬劫不復,死不得超生,將此銅棺煉進我姬家古鏡中!” 方才都是虛空鏡自然透發出的氣機,而現在他們想喚醒古鏡中的神祇,發揮出古之大帝的所具有的威力。 “轟” 那枚古鏡自虛空中出現,真實了一些,開始了復蘇的過程,發出一股開天辟地的氣息,如一片古老的宇宙在演化。 不能讓虛空鏡復活過來!葉凡暗自道,不然的話,相當于古之大帝的一擊,那是無法想象的。 “當” 他竭盡所能,運轉兵字訣,且以無上蠻力推動,要強行開啟古棺。 “嘩啦啦” 他將自萬龍巢得到那卷仙珍圖裹在了身上,而后將萬物母氣鼎祭出,將自己收了進去。 無比的艱難,葉凡滿頭大汗,渾身都要裂開了,將銅棺之蓋打開了一角,發出一段大道神音! 銅棺中有什么?這是所有人都先知道的,真能對抗在復蘇的帝兵嗎?人們幾乎要窒息,恨不得立刻洞悉棺內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