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81 姬族

第六百八十一章姬族 “你向我要理由,討一個說法?”姬家八祖陰惻惻的開口。 “少廢話,你為何突然對我出手,不分是非,動用極道帝兵來殺我?”葉凡很不客氣,心中有一股火氣在上涌。 剛才,對方擺明是要弄死他,動用一縷極道之威襲殺,這個世間有多少人可躲避?尤其讓人不齒的是對一個偷襲一個后輩。 “你膽大包天,來我姬家撒野,這個理由夠嗎?”姬家八祖目光陰鷙。 “姬那個八,這就是你的理由?”葉凡喝問。 “姬家的老八你太過分了,這是什么理由,這場戰斗是你們的家主允許的,你在關鍵時刻出手滅殺葉凡,仗勢欺人嗎?”赤龍老道沉下了臉,這一次他出關,就是為了葉凡之事而來,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他與王騰決戰不假,可卻大肆殺戮,燒死了許多不相干的人,而今又要對成坤兄等人出手,這不是撒野是什么?” “你有眼無珠,看不到真實情況嗎?那幾人先對他出手,葉凡這是在防衛!”猴子上前,說話更是不客氣,即便在姬家也不在乎。 姬家老八心頭火起,但卻也沒有發作,猴子的身份太敏感了,太古萬族將要出世,他為昔日的圣皇子,即便斗戰老圣皇已逝,但如果動了他,估計也會有天大的麻煩。 “我與王騰決戰,生死由命,他人無故干擾,對我出手。你并不制止,卻還這樣偏袒,用極道帝兵殺我,你算什么東西?!”葉凡言語相當不敬。 “小子,你這是在找死嗎,在我姬家挑釁,該死百次了。”姬家八祖冷森森。 “姬家就這樣行事嗎,在場諸位有目共睹,你無緣無故殺我,到頭來還說我在挑釁,這是什么道理?”葉凡聲音很高。 “殺你只要一個理由就夠了,在我姬家動干戈,挑是非,肆意殺戮,當誅。”姬家八祖道。 “你除了扣空洞的大帽子還有什么?自恃為荒古世家中的一員,就可以隨意欺壓同道嗎,你真當自己是姬之主嗎,還是說這個世家你說了算?”葉凡掃向很多人。 “八祖你為什么這樣做?”姬紫月飄然上前,輕啟紅唇道:“三年前,葉凡在中州仙府世界救過我和哥哥的命,你怎么能這樣?” “夠了,老八退下!”姬家圣主沉下了臉,喝斥八祖。 “家主……”姬家八祖很想說什么,他最寵溺的后人姬惠,當年被葉凡殺死在南域,他一直想找機會除掉葉凡,今日對方主動上門,對于他來說機會難得。 “退下!”姬家圣主語氣加重。 “自古至今,圣體中沒有一個證道成帝,永遠都只是一個陪襯。”這是姬家八祖對葉凡說的話,拂袖而去。 “即便是陪襯,也是最璀璨的那一顆,天下第二總會沒跑,鏟除什么大勢力不能?”龐博咕噥。 他其實很想說鏟除一個荒古世家,但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不然太明顯,恐怕讓姬家許多人不舒服。 即便如此,姬家八祖也瞪了過來,盯著他與葉凡看了好一會兒,才甩袖離去。 北帝敗了,到現在人們還有些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北原年輕一代第一人就這樣被斃掉了,過于虛幻。 要知道,葉凡的絕對戰力的確比不上北帝,且差距還不小,但卻是這樣一個結果,讓許多人都一陣發呆。 葉凡遭遇過很多大敵,經歷過不少死劫,毫無疑問,北帝是最強大的一個,但是這一戰的威脅卻并不強,與北帝稱號不符。 他倚仗黑葫蘆還有銅棺,運轉各種心法,死死的克制王騰,讓其根本沒有機會發揮出戰力,戰斗才揭開序幕就又立時結束了。 王騰得到了亂古大帝的傳承,剛展現出兩種帝術而已,沒有機會展開驚天動地的后續奇功,就這樣被劈碎了。 不僅王家人悲嘆,連其他觀戰者也很遺憾,戰力讓老輩人物都心悸的北帝,敗的太可惜了,這不是他的水準。 金色的古戰車沉浮,神輝不減,真龍、神凰、白虎、玄武繚繞在旁,不得不說此車很神秘。 而此時,王騰的血肉與碎骨都沾染在車體上,與這樣一輛神圣戰車相合在一起,反差極大,觸目驚心。 葉凡未能得到九秘之前字訣,這一秘也許永遠的從世上消失了,讓他很無奈,無比的遺憾。 而且,他想一把火燒掉金色古戰車,將這一切毀個干凈,不留一點痕跡,然而此時卻沒有機會出手了,被姬家八祖打斷了這一切。 眾人回到了精金鑄成的廣闊大廳中,所有人看向葉凡的目光都不一樣了,活活打死北帝,這樣的戰力即便是每一位圣主都悚然。 南妖盯著葉凡身畔的銅棺看了又看,但卻沒有說什么,默默思索。 齊禍水則無比的驚異,像是不認識葉凡一樣,看個不停,她實在沒有想到,葉凡將他與他哥哥齊名的北帝給殺掉了,她的櫻桃小嘴張的很大。 另一邊,瑤池圣女輕盈的走了過來,微微一笑,對葉凡點頭,他們認識已久,自是善意很多。 “小心!”瑤池的仙子聚音成線,傳到葉凡的耳中,留下淡淡馨香,走向一邊。 紫天都在另一個角落里,琢磨個不停,用太古神言自語,他對黑葫蘆的出現難以相信,無比的激動。 他的姐姐紫發如云,臉頰潔白如玉,也在打量葉凡,嘴角漾起一絲莫名的笑意,道:“這個人將來可戰我族的祖王嗎?” “未來的事,誰能說的清,王騰潛力無邊,還不是殞落了,人族讓人生畏,不過此人活不長。”紫天都冷笑道。 “你先不要出手,觀察一段時間。”紫發少女輕輕一笑,仙姿讓讓周圍的空間都明媚了起來。 “圣體不可敵,他的成長難以阻擋了。”另一個角落里,有教主級人物嘆道。 “也不見得,這個世上什么事情都可能會發生,逆天妖孽自古易夭折。”另有人開口。 “我想沒有人敢隨意出手了吧,得罪這樣一個潛力無邊的圣體,未來一萬年都將活在其陰影下。” “你們說錯了,姬家如果想殺他的話,現在易如反掌,虛空鏡下無生魂!若是鐵了心出手,圣人來了都不見得能擋住,這是一次很好的機會。” 許多人神色一動,姬家若是翻臉,而今絕對會讓圣體葬送在此,想殺他的話一個理由就足夠了。 遠處,更多的人在議論剛才的一戰,都覺得很驚艷,兩者都掌握九秘,而今不是什么秘密了。 需多人望向葉凡時,眼神都怪怪的,這是一個擁有強大潛力的年輕人,未來一旦大成,將可以活一萬年之久,他們的后世子孫都要生活在其無上圣威下。 震懾一萬載! 每當想到這種可能,他們心中就生起巨大的壓力,這真的如一座大山一樣,讓很多人喘不過氣來,為后世子孫憂慮。 大廳中,三五個人一群,七八個人一組,交情相近的人各聚在一起,說一些喜歡的話題。 但是,有很多人的目光都不時望向葉凡,這一戰其威名必定遠播,傳遍五域,影響太大了。 圣體崛起,將如日中天,恐怕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將聚焦世人目光,會舉世矚目。 “他還這么年輕,將來的成就不可預料!” “陰陽教有難了,舉教上下恐怕都睡不著覺了。” “大帝路上枯骨多,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若有帝戰,多半會有很多人是伏尸在他的腳下。” 消息在第一時間傳了出去,南域大震,所有在關注這一戰的人都驚憾。 這一戰的結果飛快傳向各地,蔓延向浩瀚的東荒大地,傳向更遠處的中州、南嶺等地,圣體二字讓人感覺無比沉重。 “圣體啊,他的崛起,無可阻擋了!”這是所有人得到消息后的第一反應,將北帝都給宰了,還有什么人可阻擋他的道路。 大廳中,姬紫月如一個精靈一樣,巧笑言兮美目盼兮,她是上天的寵兒,集納萬千神秀于一身,明眸皓齒,靈氣逼人。 葉凡與她走在一起,引起人側目,許多人觀望,圣體所為何來?為姬紫月解憂,要斬北帝,而今真的做到了,眾人生出很多念頭。 大廳另一邊,王家的人悲怒,但卻也沒有辦法出手,葉凡手中的寶貝太恐怖了,黑葫蘆一出,火燒一片,沒有辦法阻擋。 “騰兒死的太冤了,你放心我會替你報仇的!”王成坤如夜梟一樣低沉嘶吼。 金色的古戰車上,殘碎的血肉還有骨頭,閃爍不朽神性光輝,像是有靈一樣顫抖了一下。 “當” 突然,一聲鐘鳴響起,格外的刺耳,姬家上下全都聽到了,姬家圣主頓時變色,道:“諸位失陪一下。” 他匆匆離去,且幾位元老也都變色,快速走了出去,跟著一起向姬家最深處的重地飛去。 別人還沒有感覺到什么,但葉凡卻敏銳的察覺到了一絲異常,他嘆了一口氣,將銅棺立在了身前,到底還是要動用它了。 “這是姬家全族的意志,還只是一部分人要出手,今日要扼殺圣體,將其擊殺在搖籃中嗎?!”幾位活化石也感應到了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