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77 戰王騰

第六百七十七章戰王騰 天闕前,云霞升騰,瑞氣燦爛,五色云氣彌漫。葉凡的話語鏗鏘有力,直指人心,震耳欲聾。 “我斬了他!” 這四個字,如四把天劍抵在人的心間,讓每一個人都一個激靈,渾身一顫。 自信的力量,一往無前的氣勢,讓人體會到一種堅定,無物不摧,這是一種奇異的偉力。 “大言不慚!” 王成坤思慮很多,他覺得有點異常,葉凡太過強勢與自信了,他先于王騰一步開口,且逼壓了過來。 他是一位絕頂人物,修為驚世,在教主級人物中也是響當當的角色,少有人可與匹敵,經歷過的大戰也不知有多少。 “父親,讓我來,今日圣血將淌盡,伏尸在我的腳下,在諸王并起的大世,他將第一個除名在大帝路上!”王騰神色冷漠,駕馭金色古戰車而來。 “早就等多時了!”葉凡開口。 “小葉子……”姬紫月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靈動的大眼中充滿了憂色。葉凡能夠來此,讓她很開心,但是她知道,光有勇氣是不行的,北帝真的太強大了,年輕一代難逢敵手。 金色的古戰車,上刻日月星辰與花鳥魚蟲,包括萬靈,如可鎮壓諸界,馳騁而來,光華淹沒天地,北帝居于中央,真龍與神凰在上盤舞,交相輝映。 所有人都驚異,此時的王騰真的有一種帝姿,那種舍我其誰,唯我獨尊的氣態很懾人,連許多老輩人物都無法與之正視。 “牛什么牛,有什么可神氣的?!”就在這時,一個不和諧的聲音響起,龐博開口,道:“不就是有一輛破車嗎,當年哥也有一輛,雖然只有兩個輪子,但卻是飛鴿名牌的!” 在場的人自然不知他在說一輛除了鈴鐺不響,上下哪都響的破爛自行車,但卻明白他這不是什么好話。 龐博在一旁解釋飛鴿名牌,李黑水等一群人全都哄笑,王家的人頓時大怒,王成坤露出蔑視之色,道:“我兒天縱之姿,你們這幾個井底之蛙,亂吹什么大氣。” “別惹我,誰不知道,我兒是王騰!” “敢與我做對,我兒來出場,姓王,名叫八羔子騰,有大帝之姿!” 龐博、李黑水、姜懷仁一起諷刺道,無論其他,自今日后,“我兒是王騰”卻是因此而名揚天下。 北帝駕馭戰車,來到了近前,金光蔽日,九條真龍、九只神凰、九頭白虎、九只玄武分守四方,到處都是云霞,他如中央大帝一樣。 此刻,王騰目光冷冽,濃密的黑發披散在胸前背后,雄偉的身材充滿了一股壓迫感,懾人心魄,掃視所有人。 “圣體,你憑什么與我戰!”他話語并不高,但是卻傳遍每一個角落,方圓數百里所有人都能聽到。 “你算什么,我要斬你還需要羅列憑什么嗎!”葉凡大聲道,針鋒相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如亙古長存的戰神,渾身流光溢彩,明凈無瑕,四方天地隨他的腳步而顫抖。 有很多人不能進入姬家,因為沒有那種資格,但卻在山門外聽到了,頓時一片喧嘩,人們知道北帝與圣體一戰,已經不可避免。 消息第一時間傳向南域各地,一場天大的波瀾在上演,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關注與期待這一戰。 “斬掉王騰,斬了這個偽帝,真將自己當成古帝轉世了嗎,不過是一個狂徒而已!”龐博大叫,無所畏懼,大造聲勢。 “斬了偽帝,斬了北原的王八羔子騰!”李黑水、柳寇等人附和,聲音響徹云霄,讓這里躁動了起來。 “諸位,要冷靜與克制。”姬家一位元老站了起來,不想讓人在姬家戰斗,畢竟都在此做客。 “姬兄,這并非我們惹事,而是圣體欺到頭上來了,不得不出手殺他。”王騰的父親王成坤開口。 “狗屁不通,你們挑釁在前,怎么又賴在別人的身上了,這就是王家的行事風格嗎?”龐博粗言揭短。 王家怒,身為荒古世家,還沒有一個人敢這樣不敬呢,屢屢針對他們,縱是妖帝傳人也不行。 “怎么還想出手殺我不成?”龐博冷笑。 “我就先殺了你!”王家一位高手沖出,向姬家元老請求,請給予一塊解決紛爭的場地。 “事已至此,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不然也要離開此地去廝殺。”姬家八祖出言,他是巴不得王家斃掉葉凡。 許多貴客亦開口,要求允許一戰,他們本就是為了一睹圣體對決北帝而來,此時自然不希望偃旗息鼓,都想看到龍爭虎斗。 姬家圣主先后望向赤龍道人、王家的選擇等,見他們都沒有反對,點頭答應,提供一塊爭斗的場地。 此地立時一片嘈雜,而后人聲鼎沸,霧氣洶涌的天闕前,頓時空出一塊場地,一座隱形演武場出現。 “我先殺了他!”王家的一名強者走來,沖向龐博,就要對其動手。 “你想殺誰?!”葉凡一步邁出,持銅棺而立,一下子就攔住了他的去路。 “自然是要殺他!”這是一位大能,雖然剛晉升入仙臺二層天沒多久,但境界擺在那里,如入無人之境一樣,想要先斃掉龐博。 “嗡” 葉凡什么話也沒有說,對其出手,阻擋去路,運轉全身力量,手持銅棺,腳踩行字訣打了下去。 王騰的父親等人并沒有阻攔,有意如此,讓此人試探一下葉凡的虛實,因為他們也有些摸不著底。 “伏魔陣!”此人一聲大喝,口中吐出三十六盞銅燈,一個個如鬼火一樣,閃爍綠油油的光華,將葉凡籠罩在里面。 每一盞銅燈,都是一道圣劍,射出的火焰是劍氣,帶著一縷混沌霧絲,極其駭人,攻擊力超級恐怖。 眾人心頭一跳,這是一宗秘寶,絕對超級強大,比一般的圣主兵器厲害很多,因為一旦有混沌氣,必是瑰寶。 然而,可怕的攻擊力打在銅棺上,卻叮當作響,根本沒有起到一絲作用,銅棺上花紋烙印,閃動清輝,將所有攻擊全部磨滅。 “轟!” 同一時間,葉凡如一尊天神一樣,一步邁出,天搖地動,銅棺太沉重了,但是運轉渾身金色血氣后,依然輪動了起來,重重的砸了下來。 壓塌諸天! 這種驚人的奇氣勢,給人剎那的錯覺,仿佛一尊永恒的神明降世,在力斃妖邪,渾身金光萬丈,吞沒世間。 銅棺破萬法,摧萬靈,一動之下,什么也擋不住,它上面充滿銹跡的紋絡,流動神秘清輝,破除一切。 前方,所有銅燈都崩碎,在這一擊之下成為了青銅碎渣,道紋磨滅,燈火熄滅,不復存在。 王家的高手,張口吐出一道本源精氣,以力運轉十幾種秘術,如一片磅礴青天一樣壓落,對抗古棺。 然而,讓人驚悚的是,無論是法寶,還是本源精氣化成的秘術等,全都如紙糊的一樣,被一破再破! “噗” 一道血光沖起,葉凡手持青銅輪動下來,將一位大能活活拍成了肉泥! 初時,現場鴉雀無聲,而后一片沸騰,王家一位大能被打死了,這么的徹底與干脆,讓他們顏面何存? 且,人們發現,圣體可與北帝一戰,必將是一場驚世對決,不會一面倒,將有驚艷的大場面。 王成坤神色陰沉,傳音道:“你們剛才可曾注意,那口銅棺的道紋有古怪,禁錮了虛空,被鎖定后想躲避都不行!” 他們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這樣的兵器最保守估計也是一個王者神兵,初步誕生了神祇法則的力量。 “王騰你要躲到何時?”葉凡喝問,拄棺而立,場面怪異而又懾人,到了現在沒有一個人不心驚,各方教主都很忌憚,圣體成長太快了,已經無法阻擋。 姬紫月秘明眸皓齒,露出動人的笑顏,一掃憂慮,很是開心,如一個活潑的紫衣精靈一樣。 南妖神色鄭重,雙眸有妖異光輝射出,盯著青銅小棺,他認出了這與荒古禁地的巨棺同出一源。 他的妹妹,齊禍水艷冠天下,顛倒眾生,窈窕美麗,眼眸閃動異彩,也在盯著前方,很是驚奇。 另一邊,神靈谷少主紫天都皺起了眉頭,凝視銅棺,像是陷入了久遠的回憶中。他的姐姐,絕艷明麗,紫發披肩,身段修長,一雙紫眸充滿了神霞,也有異色。 遠處,猴子持大棍而立,火眼金睛,坐在了一張椅子上,放下心來。 此外,瑤池圣女竟也在場,明眸閃動,五色光彩紛呈,關注戰場中。 …… 年輕一代來了很多人,老輩人物亦很重視,赤龍、蝠王、仙鶴王、大寇等,更有不少教主,全都震動。 金色戰車雷鳴,北帝殺機畢露,黑發倒舞,他來到了場中央,與葉凡對面而立,至此這一戰無可避免。 “我必斃你于車下,祭奠我王族英靈,讓你從世間除名!”北帝怒了,葉凡連創傷王家,讓他殺意如寒冬。 葉凡沒有說什么,回頭對姬紫月,道:“我現在幫你斬了他。” “囂張,這是在將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淵,他活不過今日了。” 王家的人紛紛出言,喝斥葉凡,為北帝助威。 “圣體你的生命到盡頭了,憑什么與我族帝子并論,充其量不過是一塊踏腳石而已!” “所謂圣體一旦大成將無敵,那是有前提的,在沒有大帝出的年代尚可,與我族有古帝轉世之姿的人同生一個時代,將是他的悲哀!” 葉凡與北帝動手了,兩者在電火石花間動了一招,所有人都沒有看清,竟有一聲上古祭祀音響起,響徹萬界。 “轟” 無盡虛空塌陷,全面崩潰,出現也不知道有多少黑色的深淵,連向永恒未知處,有山崩海嘯一樣的聲音發出,有星辰閃爍,那是無垠的宇宙! 這是王騰發出的一擊,他如一尊古帝一樣,眸子中無盡幻滅,背靠永恒星空,一片璀璨。 真龍、神凰、白虎、玄武皆出現,一個個占據滿了星空,真實再現,恐怖絕倫,無盡神光將那里淹沒。 諸多教主皆驚駭,這樣的恐怕一擊連他們都難以承受,北帝強大到了讓所有人都悚然的地步。 葉凡腳踩行字訣,穿越過永恒的虛空,出現在另一片天地中,并未傷到,手持銅棺而立。 王成坤很自負,道:“一切掙扎都是徒勞的,在我兒的驚世戰力下,圣體根本算不了什么,將血染神土,伏尸騰兒腳下,就此除名,成為我兒帝路上的一堆枯骨。” 他的話語還未說完,更加驚人的大戰開始了,王騰手持天帝劍,驅動金色戰車,以兩件古兵鎮壓葉凡。 與此同時,他的雙眸綻放出兩道神芒,武道天眼睜開,無堅不摧,開始抹殺葉凡的有形之體。 這一擊,驚天動地,兩者間幾乎被神力的海洋淹沒了,場中近乎沸騰! “當!” 葉凡輪動銅棺,與金色的古戰車還有天帝劍撞在了一起,發出一聲響徹四海的聲音,許多叫,雙耳流血,倒退而去。 懸空的這片神島,一下子被擊穿了,王騰與金色古戰車被砸的墜落了下去,煙塵沖天。 且,武道天眼也未能奏功,葉凡的眉心內,一個金色的小人頭頂萬物母氣鼎,懷抱一個黑色的小葫蘆,用力向外吹動。 黑色的小葫蘆深處一道刺目的神光,飛了出去,似開天的第一縷神光,斬破天地萬物! 在外人看來,葉凡的眉心睜開了一條豎眼,神芒將武道天眼的光華打碎,射向前去。 “哧” 這縷開天神光一下子擊穿了王騰的小臂,熊熊大說燃燒,恐怖溫度嚇人。 “噗” 王騰非常的果斷,手舉天帝劍揮動而下,血光閃爍,斬掉了自己的左小臂,血花噴涌出去很遠。 “騰兒!”王成坤大叫,剛才他還在說,自己的兒子一出,圣體連踏腳石都算不上,必被斬掉,不曾想他的北帝先失去了一條小臂。 另一邊,葉凡憑空而立,銅棺沉浮,虛空都明滅不定,整個人看起來如站在上古的宇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