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672 訂婚逼戰

第六百七十二章訂婚逼戰 桂花飄香,月圓之夜,紫山之巔決一死戰! 東荒,所有人都在等待,圣體對決北帝,這必然是捅破天的一戰,等若大成圣體與古之大帝爭雄的預演。 這一則消息影響極大,很快傳到了中州、南嶺,所有人都期待見到這一戰,因為這關乎未來誰能證道! 距離月圓之夜還有十幾天,并不是多么久遠,可以說很快就會到來。 這一戰就在眼前,將是一場龍爭虎斗、引動全天下關注的焦點之戰,可以料想,必將會舉世矚目! 王騰沒有道理不應戰,不可能退卻,而今強大如他,可以睥睨年輕一代所有人,可與一方圣主并論。 果然,葉凡喊出震動世間的戰音后,王騰立刻做出了回應,在姬家表態,月圓之夜必在古皇山斬掉圣體。 北域的秋季很冷,黃葉飄零,充滿了一種肅殺的氣氛,一陣風吹過,落葉飄舞,一個蕭瑟的季節到來。 驚世大戰將起,葉凡平靜度過,沒有一絲波瀾,人們看不出什么。 期間,他曾去妙欲庵,不過卻未曾見到安妙依,得悉這個顛倒眾生的女子早已只身前往西漠,尋求一門玄法,要佛道共修。 北域赤地無疆,綠洲少見,更沒有桂花,但是卻要在那一日迎月而戰。 還有多半個月的時間,紫山前竟長出了桂花樹,清香撲鼻,隔著很遠就可聞到,在風中簌簌墜落花瓣。 夜色如水,葉凡獨自漫步血色大地上,穿越過桂樹林,繞紫山而行,并沒有特別做什么,不久后他飄然離去。 “圣體剛進仙臺秘境不久,他能戰勝北帝嗎,他倚仗什么來對決?” “這一戰,葉凡莽撞了,多半兇多吉少啊。” 在此期間,不少修士都在議論,認為葉凡多半要輸掉這至關重要的一戰,過于沖動。 在這段時間里,葉凡出沒于北域大地上,幾乎走遍了所有古脈,許多山川大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跡。 數日后,一則消息自南域傳出,北帝將與姬紫月訂婚,就在近日。 “嘩” 整片東荒嘩然,這太突然了,為什么在決戰前有這樣的安排,讓人驚異。 “圣體小兒,你以為約戰我家騰兒,就可以改變這一切嗎?”南域,王騰的父親冷笑,道:“早已聽說,你與姬家的明珠走的很近,想憑一戰來改變這一切嗎?做夢!” “大兄,無需這樣圣體也必死無疑,他這樣做無非是想化解姬家小月亮的所謂‘困境’,趕鴨子上架與騰兒一戰,怎么可能會是對手,這是在送死!”王家一位大能道。 王騰的父親王成坤站在窗前,冷笑連連,道:“我提出盡快訂婚的建議,就是讓他一切成空,擾他心緒,死的更快。” “可是,姬家在這種關頭不一定會答應啊。” “姬有幾位元老與我們交情莫逆,忌恨圣體當年的所為,你可去找他們通融,即便不答應,我們放出了風聲,他們也不會多說什么。”王成坤道。 王騰將與北帝定親的消息引發一場軒然,但卻并未聽到姬家多說什么,讓世人驚疑不定。 “太快了!” “怎么這么快?” 人們都不解,大戰來臨前,怎么選擇先訂婚,這有些說不過去。 王騰的父親王成坤冷笑,道:“你以為選擇古皇山,占盡地利,就可以斬我家騰兒嗎,我讓你先來南域受死。” 兩日后,王家自北原送來彩禮,一枚鳳凰石,可避萬邪,能提升修行速度,足可加快兩成,堪稱一件至寶! 不得不說,這宗禮物太貴重,避萬邪是小,能夠提高修行速度兩成,堪稱逆天的寶貝了,可是王家卻舍得出手。 “王家的底蘊太強大了,這種東西在圣人眼中都是無價的,他們卻這樣大方的送出,族中肯定還有更珍貴的東西。” 這件禮物惹的不少人眼紅,但卻也沒有辦法,誰敢去搶? 三日后,姬家一位元老對外放話,不久兩家將聯姻,近日先行訂婚,證實了此前風聲。 “八祖,你這是何意?”姬紫月的父親臉色很不好看,他想遵從自己女兒的意愿,不想讓孩子受委屈,但卻頂不住家族的壓力。 “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不過這是早晚的事情。”姬家的八祖道。 “你這樣說,不是等于證實了王家放出的風聲嗎,要知道我們并未同意訂婚呢,怎么能這樣草率?!”姬家兄妹的父親也是一個強勢的人物。 “姬言志,你還沒有成為家主呢。”八祖并不在意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么。 外界,波瀾起伏,所與人都在議論,東荒一顆璀璨的明珠要訂婚了,選在這個敏感的時期,多了不少話題。 “姬紫月與葉凡走的很近,許多人都知曉,王家這是在設局,逼葉凡而來,要提前扼殺他,可真是夠狠啊!” “葉凡身在北域,動用源術可與絕頂圣主一戰,但是王家卻要在決戰前逼他來南域,讓其失去最大的優勢!” 有些人快速做出了推斷,心中凜然,這是要絕殺圣體,不給他機會。 如果葉凡不來,未能帶走姬紫月,那么在他今后的歲月中,定會留下遺憾,大道有瑕,影響心境。 甚至,在不久的決戰中,都會受到莫大的影響,心有破綻,即便選在紫山之巔對決,多半也要飲恨。 “王家真會在此期間訂婚嗎,這是一個局,逼圣體橫渡虛空而來,破盡其優勢。” “不一定真的訂婚,放出風聲來就足夠了,效果達到了,逼葉凡不得不來,不然萬一有變,誰也承受不起。” “北帝都那么強大了,他的父親王成坤還這樣謀劃,可真是夠狠辣啊,不想出一點意外,無論圣體怎么選擇都危矣。” “葉凡來南域的話優勢喪盡,等于送死,不來的話心靈有瑕,不能寧靜,月圓之夜多半無法發揮出全部戰力。” 北域,葉凡得到消息,站在一座古脈上,眺望天際,沉默了很久,一動不動,如石化了一樣,他陷入了兩難之境。 與此同時,中州奇士府,龐博、東方野、李黑水等人也得到了消息,全都吃了一驚。 “小葉子將在月圓之夜與王八羔子騰決戰,這一戰來的太早了,他的積累還不夠啊!” “該死的,王家太無恥了,北帝占盡優勢,卻還這樣謀劃,逼小葉子去南域提前一戰,可恨!” “不行,一定要攔住小葉子,不能有意外發生!” “東荒的大戰本就要開啟了,無始鐘會將太古生靈都惹出來,我提前過去參戰,歷練一番。”東方野道。 當日,姬皓月什么也沒有說,橫渡虛空,從中州趕向家族,第一時間出現在府中。 “王騰你給我滾出來!” 圣體還未發威,還沒有與北帝一戰,東荒神王先怒了,回到家族見到自己病懨懨的妹妹,很是心疼,喊出這樣的話語。 姬皓月披頭散發,海上升明月異象展出,如一尊神靈一樣,連闖家族九重殿宇,一拳轟碎一處古殿,進入王騰的閉關之地。 “皓月你這是做什么?”姬族一位元老沖了過來。 “我妹妹的婚姻誰也不能做主,只能由她自己決定!”姬皓月大喝,根本未曾上前見禮,黑發如瀑,狂亂舞動,道:“王騰出來與我一戰!” 這一聲大吼,震動數百里,第一時間傳到了外界,引發南域一場大地震,東荒神體沉靜這么多年,沒有人知道他有多強,竟在今日爆發了,要與北帝一戰。 煙塵沖天,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廢墟現,光華萬丈,淹沒天地,在其頭頂上方龍鳳和鳴,立身于一輛金色古戰車上。 “王騰,別人懼你,我不在乎,今日決一死戰!”姬皓月烏發亂舞,眼眸如電,如一尊神靈一樣逼來。 “騰兒不得無禮。”王成坤出現,在北帝表態前,先行開口,阻攔住了他。 “皓月,你這是為哪般?!”姬族的元老也上前,擋住了姬皓月。 “八祖你閃開!”姬皓月大喝,渾身綻放神王寶輝,一片碧海出現身后,一輪明月緩緩升起。 “砰” 八祖被撞了一下,一個趔趄,立時變了顏色,道:“放肆!” 人影閃動,姬家元老出現,擋住了雙方,沒有讓兩個年輕人一戰。就在當日傳出消息,姬皓月被囚,幾位元老親自出手,讓其“冷靜”。 “家主這是為什么?”一座古洞中,姬皓月盤膝而坐,眼眸如電,沉聲問道。 “我并未同意此時訂婚,那不過是老八亂說了一句,你無需擔憂。”姬家圣主說完這句轉身離去。 “可是,這件事如此之大,怎能亂說,事關生死大事!”姬皓月喊道,可是古洞寂靜了下來,沒有人再回應他。 “死也不訂婚,放我哥哥出來!”一片宮闕中,姬紫月慪氣,幾次逃跑,都被捉了回來。 此時,她終于害怕,擔心有人作梗,真的會安排訂婚,氣道:“有人會來救我的,將北帝踩癟!” “丫頭,別說氣話,當今天下,還有誰敢來我姬家撒野嗎?!”八祖笑道,而后勸解,道:“王騰哪一點不好,前途不可限量,縱有意外發生,最差也是一個圣人。” “我不是你們的籌碼,我是姬家的紫月,我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你們交易的物品,我討厭北帝。”姬紫月忍不住落淚。 “傻丫頭,等你想明白就好了。”八祖繼續勸道。 “我不是籌碼,我是你們的紫月啊,不能這樣決定我的未來。”姬紫月央求,而后氣道:“一定會有人打上門來,將我救走的!” “當世,誰敢來犯我姬家,沒有一個人敢撒野!”而后,他又安慰道:“紫月,以后你會明白的,我們是為你好。” 北域,龐博、東方野、李黑水等人出現,進入神城,尋找葉凡,但卻不見其蹤跡,打探不到。 “小葉子去了哪里,該不會真去了姬家了吧?” “王者去了都要死,南邊是龍潭虎穴啊!” 南域,一座虛空之門打開,一道身影邁步而出。在南部地域,四季如春,這是一片花香鳥語的世界,草木豐盛,靈泉叮咚,鳥兒遇人不驚,非常祥和。 葉凡抬頭望天,神色堅毅無比,自語道:“南域,我又回歸了,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