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70 太初古礦的眸光

第六百七十章太初古礦的眸光 石坊,成為了一片火海,并非凡火,而是源氣在沸騰,煉化虛空,一片炫目。 遠處,很多修士就地打坐,開始修行,引導沖出來的精氣入體,洗禮身體,淬煉肉殼。 更有許多人悚然,盯著石園深處,眼眸一瞬不瞬,那里有仙光四射,神圣氣息動十方,那種波動讓人顫抖。 石中飛仙異象一出,注定有驚世的神物出現,絕對是無價的寶貝,而今這種波動極其詭異,近乎恐怖。 “什么東西,一定是某塊天價奇石裂開了,有神物墜出!” 許多人心動,但是卻沒有辦法接近,遠,且有各種神霞飛出,非常的絢麗。 “兵器,竟是一把兵器!” 眾人心驚,被封于奇石中,歷經這么久的歲月而不滅,不用想也知道絕對是驚天的珍兵! “若是從石中墜出的兵器,絕對來頭嚇人,恐怕會讓諸圣地都要打破頭顱!” 就在這一瞬間,許多人心思電轉,想到了多種可能。 石中蘊兵器,若是天生的,多半如當年葉凡切出來九竅石人一樣,持掌有一把圣劍等,為將來證道之物。 而若非如此,那就更加嚇人了,很有可能是太古年前的祖王或者人族最強大的圣人留下的兵器,因為時間太漫長了,保留到現在,必是這個等階的。 “太古年間的兵器,到現在早該灰飛煙滅了,難道說真有一把太古圣兵出世了?!” 這片地域一片騷亂,很多人都不安分了起來,若是這樣的一把兵器,價值連城,圣地都要為它打破頭顱。 “甚至,很有可能是古皇兵器的碎塊!”有人這樣突兀的說道。 一言出,滿場寂靜,不少人體內血液流動加速,這不是沒有可能,讓人想叩首的可怕波動,足以說明一切。 無論是哪種情況,被毀掉的石坊都肯定有絕世珍料,讓人血脈噴張,不能自已。 突然,一聲嘶吼過后,騰騰烈焰中出現一個神魔一樣的影子,仰天咆哮,不斷走來走去,煙霞沖天。 “什么,有一個生靈?!”眾人呆住了,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難道有一只太古生物出世了。 “錚” 兵器鳴音更大了,那個人形的生靈走動,不是腳步聲,而是兵器顫音,讓人發怔。 葉凡也在關注這一切,他可以闖進去,但是卻沒有妄動,石園中有一種強大的氣機,讓他都深感不安。 突然,葉凡一怔,感受到了一絲特別的波動,有點熟悉,出現在云層中。他快速抬頭,向上望去,驀地見到了一個熟悉的小家伙。 一只金色的小生靈有點膽怯,一雙明亮的大眼如黑寶石一樣,瞟啊瞟,渾身密布金色鱗片,最終一頭沒入漫天的源氣中。 “神蠶!” 葉凡驚訝,沒有想到事隔幾年在北域神城又見到了這只小東西,更加的靈秀了。 它不過巴掌長,胖嘟嘟,形似一頭金色的小麒麟,流光溢彩,怯怯的在云霞中吸納源氣。 下方,源氣沸騰而燃燒,整片石坊都被化掉了,內蘊的所有天價奇石都包含在內,精氣磅礴的嚇人。 神蠶九變,每一變都需要海量的源,此地異動將它吸引了過來,它想藉此蛻變。 葉凡神色平和,露出一縷笑意,這只金色的小生靈很有意思,對他很親近,當年他被大道傷了本源時,曾經半夜跑來看望,裝死逗他笑。 想到過去的一些事情,葉凡在虛空中刻神紋,改變源天神陣,引導出最精純的源氣沖向高空。 高空中的神蠶美滋滋,陶醉無比,張口猛力一吸,開始鯨吸牛飲,吞納無窮的源氣,渾身金霞閃爍。 “神蠶,是昔日葉凡切出來的那只神蠶!”有人驚呼,也終于發現了高空上的金色小生靈,全都意動。 而今,這個小生靈比以前的價值強太多了,已經進行過三變,現在若是將一個荒古世家的整片石坊儲備都給吸收了,多半會完成第四變。 盡管有人想出手去抓神蠶,但是卻都沒有敢妄動,葉凡就在此地,剛才的手段有目共睹,就是圣主來了也沒轍。 場面一時靜了下來,人們一邊窺視石園深處的兵器,一邊凝望高空中的金色小生靈,全都在做打算。 足足三個時辰,王家的這片石坊還在熊熊燃燒,可想而知那些天價奇石蘊含了多么可觀的神物,這是他們多年來的收藏。 第四個時辰,神蠶滿足的拍了拍小肚皮,一雙大眼嘰里咕嚕的轉動個不停,看起來賊兮兮,準備跑路。 “轟!” 突然,天劫從天而降,來的非常迅疾,金色的小生靈被劈的直翻白眼,渾身冒煙,差點跌落下來。 “吃干抹凈,就想跑,嘿嘿,報應來了吧?”葉凡笑了起來。 天劫劇烈,非常的可怕,比的上葉凡渡劫,各種雷電,五行閃電,太陰真劫,混沌雷光等全都劈了下來。 神蠶如受驚的小兔子,活蹦亂跳,在天劫中沖擊,而后開始對抗。 “用你的天賦神術抵擋!”葉凡傳音,如上一次那般指點。 周圍,眾人狂奔,沒有一個人敢停留,萬一惹上劫罰,必死無疑,他們可不想被一只賊頭賊腦的神蠶給害死。 不得不說,這只神藏古靈精怪,先是裝死,口吐白沫,翻白眼,而后氣憤,詛咒老天,一雙小爪子比比劃劃,而后大招一個接一個的向外放,全都是奇異的神術。 不過,到了最后這只金色的小生靈皮開肉綻,流淌金色血液,飄出肉香,可憐巴巴的向下方求助。 “這只能靠你自己!”葉凡打出一道神念,是他過去渡劫的種種情形,映照在神蠶眼前。 最終,神蠶差點被劈碎,成為一團黑焦炭,墜落下高天,天劫消失。 “不會死了吧?”眾人驚異。 “啵” 一聲輕響,黑焦炭碎開,一道璀璨的光華沖起,一聲鳳鳴動四方,一只神凰沖了出來。 它不過半尺長,加上尾羽也不過一尺多長,羽翼鮮艷漂亮,主色彩為金色,神采奕奕,眼蘊神秀,但卻也有一些迷茫,似不知身在何方。 神蠶九變,每一變都會忘記過去,這是最大的弊端,金色的小生靈等若斬斷了過去,開始了新生。 不過,它適應性很強,剎那間變得賊頭賊腦,轉身就想逃,金色羽翼一展,劃破云霄,如一道金色的河流逆空而去。 不過,葉凡早有防范,行字訣展開,第一時間跟進,提前擋在前方,一只大手探出,向前抓去。 與此同時,一道神念祭出,將其以往的種種全都映現了出來,讓神蠶明了過去那一世。 金色的小凰鳥一陣失神,而后徹底清醒,依然選擇遠遁,沒有停留,非常警覺。 葉凡驚訝,他的大手都未能阻住,神蠶一族的天賦神術很驚人,突破禁錮,洞穿了虛空,留下一個七彩小洞,消失在此地。 “神蠶九變,天上地下無敵,不愧是最強太古王族之一!”他自語。 與此同時,無盡遠處,七大生命禁區之一,名動萬古的太初古礦,一道人形生靈仿佛可以穿透數以百萬里,望向神城。 在這一刻,整片北域都有一種神秘氣機呈現,但又快速消失了。 王家石坊早已不見,源氣不再沸騰,剛才電閃雷鳴,將這片浩大的區域夷為了平地,只有石園還有些樣子。 “那是……” 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一個如神魔一樣的影子虛淡了下去,而后沒入一塊紫銅中。 一枚兵器碎塊! “真是兵器,一個孕育出了兵魂的武器,這當為太古祖王的兵器!” “也有可能是帝兵碎塊!” “剛才有一種強大的氣機自遠方穿透而來,難道是為這件兵器碎塊,它的主人還活著不成?!” 所有人都沖了過去,但是葉凡卻更迅疾,運轉兵字訣,一下子將這塊紫銅召喚到了手中,牢牢的握住。 “啵” 可是紫銅一下子碎掉了,成為紫銅粉末,簌簌墜落而下,當中有一團光源飛了出來,生具人形,不過拳頭那么大。 “這是……神祇!”許多人驚呼,全都目光熾熱,充滿震撼之色,忍不住咽口水,莫不想得到。 “一個孕育出神祇的兵器,最起碼是一件圣兵啊,也有可能是帝兵碎塊!” “我知道了,這是專為修復圣兵而培養出的神祇!” 一些老古董通曉秘辛,猜出了究竟。 荒古前,蓋世人物的大戰無比可怕,需要到域外去戰,連遠古圣人的兵器都可能會損毀。 為此,有無敵人物在祭煉兵器時,有時會培養出兩個神祇來,一旦遠古圣兵被毀,可犧牲掉一個神祇來修復。 然而,遠古圣兵中的神祇極難誕生,一般都是渡劫時在雷電中產生,神秘無比,最為珍貴。 “想來這是太古祖王培育出兵中神祇,足可以用來修復一件遠古圣人的兵器!”許多人眼睛都綠了,很想撲上去。 “也有可能是太古的皇培養出來的無上兵魂!” “方才你們有感應嗎,我怎么覺得有一雙眼睛,從那無盡遠處望來,似乎是源自太初古礦方向!” “卻有剎那的恍惚,不過很快消失了。” …… 用來修復兵器的神祇,沒有自己的主意志,誰得到都可以用,價抵一座源山,無法衡量其到底多么珍貴。 葉凡心中一動,他身上有一件古物正好可以用此神祇來修復,雖然不一定能復原,但是一定會有無窮妙用! 這一役,王家在神城的根基不復存在,所有人都全滅,沒有一個人逃出來,死的憋屈。 消息第一時間傳遍東荒,浩瀚大地震動,所有人都心驚,圣體剛一出來就惹出這樣的滔天波瀾。 而今,他還在仙臺一層天,就已經敢拔不朽圣地級別的大勢力的基業了,將來還有什么不敢做的? “王騰得悉這一切,肯定會殺來,與圣體決一死戰!”人們相信,古皇山大戰開啟前,北帝與圣體多半會先戰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