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44 兩帝相遇

第六百四十四章兩帝相遇? 湖水作響,一個男子身穿青衣,一步一步走上岸來,非常的英偉,眼底深處盡是開天辟地、宇宙初生的景象,深邃無比。 一塊綠銅銹跡斑駁,懸在他的頭頂上方,隨他一起上岸,來到了眾人的近前。 他的一舉一動,都是如此的自然,沒有迫人的威壓,也沒有讓人顫栗的氣息,如一具永恒的仙體。 但是,每一個人都想叩拜下去,如對神明,想向他頂禮膜拜! 終于,一個又一個的人跪了下去,這并非強迫,不是威壓所致,皆發自內心,虔誠無比。 這根本說不清是怎樣一種氣氛,神圣而寧靜,莊嚴而怪異,連各方教主都心中空靈,如朝拜神靈一樣,不斷的叩首膜拜。 “你……”古戰車上,那個身體斷成三截的小人無法重組,被一百零八道神環罩身,顫聲道:“你是誰?” 來人太可怕了,讓他發自內心的恐懼,僅僅瞥了他一眼,就讓其形體碎裂,這種威勢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要知道,他連斬教主,法力無邊,可是在這名英偉的男子面前,卻連螻蟻都不如,沒有一絲抵抗之力。 “聒噪!”龐博開口,幫青帝訓斥這個生靈,在面對妖帝時,他倍感親切,體內妖帝九斬運轉如意。 “你敢對我……”那個一尺高的生靈眼眉立了起來,眼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在青帝面前,也敢放肆?!”龐博大聲斥道。 “找死!”這個一尺高的生靈面對青衣大帝不敢有絲毫反抗,但是對龐博這樣的修士卻高高在上,就要出手。 他實力可怕無匹,殺一方教主都如撕畫一樣,人們根本無法衡量他到底有多么強橫。 “砰” 妖帝僅向前邁了一步,沒有任何攻擊動作,那個一尺多高的生靈就慘叫了一聲,一百零八道神環潰滅,接著身體化成光,蒸發了個干凈。 這是何等的威勢?各方教主都不禁倒吸冷氣,有人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舉手抬足,跺下腳的余波就滅掉了一個蓋世高手。 “青帝復活了!” “驚艷萬古的妖帝再生了!” 人們驚呼,全都忍不住顫抖,這個消息太具有沖擊性了,萬年彈指一瞬間,一位原以為死去的大帝,居然再現世間了。 且,就是在他當初的誕生地出世,依然是相伴一塊綠銅而生,這是震動天上地下的第一大事,沒有人可以平靜相對。 “為什么會這樣,青帝壽元干涸,早已坐化,到底發生了什么?” “古之大帝沒有死透,難道可以重臨人世間嗎?” “不可思議之偉力,在這人世間沒有辦法抗衡,這超出了極道神威的范疇!” 眾人議論紛紛,靈魂都有窒息的感覺,一位活生生的大帝再現,顛覆了人們很多認知,竟可以這樣。 “一位活著的……大帝啊!” 一尺多長的小青龍,多半尺長的赤血神凰,還有那只拉車的小麒麟,以及那八名在前開路的小人,全都沖了過來。 即便是妖主、神僧、圣主、皇主在前,也將要會被碾壓成飛灰,它們擁有一種一往無前、強大至極的力量。 然而,面對青帝他們卻顯得如塵埃一樣微渺,在距離青衣英偉男子還有十幾丈時,就一個接一個的蒸發,化了個干凈。 這樣一隊強大的生靈,本來可以殺死在場所有人,但是面對沒有還手的青帝卻全都灰飛煙滅了,如同天方夜譚。 “古之大帝太可怕了,根本沒有辦法揣度修為啊!”人們也只能如是驚嘆了。 不遠處,一片赤霞閃爍,第三代源天師還有十幾名紅毛怪物顫栗,想要逃走,妖帝神威讓他們膽寒。 可是,剛剛跑出去幾步,一個又一個紅毛生物便倒了下去,被一股神圣的力場所阻。 青帝一步一步走來,眼神無波,溢出一縷青光,所過之處,發出一陣陣響聲,祥和無比,十幾名紅毛生物被凈化,身體冒青煙,血色毛發全都被焚燒掉了。 “啊……” 痛苦的大叫傳來,十幾具肉身成灰,一道又一道道血光從那些人體內沖起,要飛天遁走。 “哧” 青帝漾出的神圣氣機如萬鈞神刃斬過,所有血光都被截斷,化成了灰燼,徹底消失不見。 “青帝……”第三代源天師第一次開口,話語并是很清晰,如一個野獸在低吼,眼中血光閃爍,格外的兇檸。 青帝沒有說一句話,只是緩緩抬手,點出了一指,一道永恒之光射出,印向那個人形的紅毛生物。 “妖帝你會付出代價的……”一道人形的紅光從源天師的天靈蓋沖起。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的,青帝一指代表了永恒,無所不能,無敵不克,一道青色指印落下,那道人形的血光瞬息成灰。 又一個恐怖的生靈被毀滅了,殺各方教主如切菜,但是在青帝一指下連塵埃都算不上,無一絲力氣力反抗。 “啵” 第三代源天師尸身上的紅毛盡去,露出一個蒼老而又干枯的肉身,早已沒有了一絲生命波動,早在七萬年前,他的生命就終結了。 葉凡心中一顫,源天師的晚年太過可怕,而今見到了這一幕,也不能說清到底發生過什么。 他走上前去,想要將這位祖師的軀體埋葬,但是卻有不少人發出了冷哼聲,有陣陣殺意彌漫而來。 “不死仙丹為我等共有!”一個老人低聲喝道。 “砰” 突然,第三代源天師的尸體四分五裂,一枚拳頭大的神丹沖天而起,比太陽還要璀璨,熾盛而絢麗,陽氣格外的重。 這就是不死仙丹,為一具源天師體內孕育而生,以秦嶺萬古大龍來滋養,于太陰中成就一點真陽,化成寶丹。 孔雀王與赤龍道人共掌混沌青蓮,大夏皇主頭懸太皇劍,他們全都心有忌憚,妖帝再生,皆未大肆敢動用極道帝兵,怕惹出怒怨。 他們僅是輕震了一下,不死仙丹頓時裂開,化成數十塊,飛向四面八方,如幾十條流霞在飛射。 妖帝沒有向這邊望一眼,向前踱步而去,面向萬古龍穴那里,眸子中星辰億萬,不斷流轉。 諸多強者紛紛出手,祭出自己性命交修的法寶,搶奪傳說中的不死仙丹,沒有一個強者可以鎮靜面對。 天空中流光溢彩,沁人心脾的芬芳飄下,讓整片化仙池都如夢似幻,光雨如煙,許多人直接醉倒在了地上。 越是如此,人們越發感覺到了第三代源天師的強大,這交修了七萬年的至陽神丹,奪取天地造化,以萬古龍穴為爐,熔煉而成。 然而,這樣強大的存在卻經受不住青帝一指之力,神魂成灰,空留肉身與寶丹。 葉凡離的最近,祭出萬物母氣鼎,如吞天寶瓶一樣,將三粒指甲蓋大的晶瑩如瑪瑙一樣的仙丹碎塊收了進去。 其他教主級人物亦紛紛出手,以本命法寶爭奪,各有所獲,最多者收到了四枚神丹碎片,一個個都激動無比。 對于活化石級人物來說,這是延續壽元的無上神藥,億萬金難求,可以說這是他們的命。 “鏘” 有人攻擊向葉凡,一面八卦鏡照耀來一抹炫目的光華,想定住萬物母氣鼎,將其奪走。 “錚”、“錚”…… 如萬劍齊鳴,葉凡引動仙池之力,在虛空中烙印下八十一道源天符紋,真龍飛出,將八卦鏡撞飛。 “哧” 一陣更為讓人驚悚的神光射來,陰陽教的人出手,一枚古經流動生與死的氣息,射出一道死亡之光,斬向葉凡。 這些人不僅想搶奪不死神丹碎片,更想奪走萬物母氣鼎,故而下了重手,非常的果決。 葉凡一聲冷哼,源術盡展,化仙池云蒸霞蔚,一道道仙光并起,化成滔天法力為他所用,攻向敵手。 這是一場殘酷的爭奪戰,葉凡成功將萬物母氣鼎與仙丹收回,并未被人奪走,同時他一片仙光打入了一位大能的眉心,令其一聲大叫,仰天栽倒了下去。 “噗” 遠處,也很激烈,兩位教主死于非命,數位大能形神俱滅,為了爭奪仙丹碎塊,人們舍生忘死。 “轟” 突然,一股滔天神光從萬古龍穴中沖了出來,所有打斗的人都停了下來,很多人軟倒在了地上。 一輛古老的龍車,從龍穴中隆隆飛出,在上面有一個渾身都在散發神光的存在,與常人一般高矮,但是卻讓人顫栗。 若無青帝站在化仙池前,人們相信大多數人都已經癱軟在了地上,是他抵住了那種天上地下唯有獨尊的力量。 龍車古舊,那個人頭戴大帝冠,身穿古皇圣衣,如一尊神靈一樣自太古大地上走來。 那隊人形的神玉精靈口中的“大帝”出現了! “又一位活著的……大帝?!” 許多人覺得快瘋了,古之大帝如神祇一樣,只在傳說中,后世根本不可見,此時怎么有出現了一人? 人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古至今,一個時代從來沒有出現過兩位大帝,為什么發生了這種事情,根本不符合常理。 “神祇幻滅,恒河沙數,我為中州不朽之皇。”古老的龍車上,充滿了刀痕劍孔,鐫刻上了太古大戰時留下的印記。 “萬古青天一株蓮。”青帝平淡開口,綠銅塊靜靜的懸在其頭頂上方。 不可能!化仙池一定有可怕的魔力,讓人們發生了幻覺,天上地下不可能并存兩帝,這是所有教主心中的念頭。 然而,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實,以各種手段試探,都可感應到兩尊無敵存在的氣機! “古之大帝,為何出現了兩尊?”連那些活化石充滿了疑惑。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病老人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