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629 蔡家祖上

第六百二十九章蔡家祖上 一個騎青牛的域外老者,還有釋迦牟尼曾經去過化仙池,這則消息讓葉凡心神一震,想到了很多。 來自域外,來自星空的另一端,這些對他觸動很大,葉凡一直想回到地球,回到家鄉,而這兩人可橫渡星空,讓他一直向往。 “老哥你知道很多啊,能否詳細說下。”他虛心求教,真的很難想象病老人是如何知道的,難道他見過那兩人。 葉凡不禁細細打量,這個老人頭發稀疏,不過五十多歲,看起來病病懨懨,但真正是什么時期的人就很難說了。 “我是在前人的一本手札中見到的,所知有限啊。”病老人道,不過他還是細說了一些,讓葉凡有了近一步的了解。 從青帝到蔡族開始說起,讓人心中很難平靜下來,因為當中涉及到了一些秘辛。 化仙池來歷神異,誰也說不清,從過去到現在也不知道都發生過什么,有仙珍沉入當中,讓人驚憾,卻不可得。 太古前,也許發生過不世大戰,還有可能誕生過神靈,無上帝兵都被打裂,落在化仙池中。 無始大帝在池中尋到混沌石,煉化內蘊的仙物,成就了無始帝鐘,鐘聲一響,萬古皆動,威力絕倫! 青帝,本為一株青蓮,誕生于此,扎根綠銅塊上,讓其得到了很大的好處。不過,在其化形前,綠銅塊丟失,離他而去。 妖帝,驚才絕艷,最終并未憑借外物,而是靠自己在后荒古時代證道成帝,成為古今未來最強大的人之一。 蔡族,亦有大機緣者進入過化仙池,三萬年前有人以兵字秘取出一塊綠銅,因修兵字秘而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當聽到這里,葉凡心中一動,這難道就是青帝滅掉蔡族的根本原因嗎?一段歷史疑案就此浮出水面。 可是,病老人卻搖了搖頭,道:“古之大帝,皆有大氣魄,不會因此而滅掉一族,另有原因。” 葉凡不解,道:“還能有什么原因?” “一切都因蔡族的祖先而起……” 蔡族,掌有兵字秘,這是道教的最高秘術,源自東荒。而事實上,有人做過調查,他們的祖上是從東荒橫渡而來。 “這個家族不祥,每過一兩萬年都會發生一些詭異之事,危害世人,故此青帝出手了。” “蔡族不祥?”葉凡聽到這樣的話語,越發的驚異,覺得當中一定有很多隱秘。 “七萬年前,他們的祖上晚年時,自東荒來到中州,直奔秦嶺而來,要將自己埋在這片特殊的地方。”病老人慢慢道來。 秦嶺,方圓百萬里,廣袤無邊,但是相對于浩瀚的中州來說,這僅是它西部地域的一隅之地。 自古以來,秦嶺就有無盡傳說,地下多古陵,夜間常有老尸爬出古墳,吞吐月光,這是流傳最廣的。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自古至今,也不知道有多少皇主、神僧等葬在了此地,人們都早已習慣。 相傳,葬身于此,日后可能會修成尸解仙,也不知道是哪種古籍所記,被一些無上人物認同,才有了后世的舉動。 蔡族的祖上,晚年從東荒而來直奔秦嶺,原本也沒有什么,但是當其點龍穴后,為自己安排后事時驚動了很多人。 在那些日子里,整片秦嶺都日夜有仙哭,有龍氣升天,景象駭人之極。 不過,卻也沒有維持多久就消失了,又恢復了正常,人們知道蔡族的祖上必為一個奇人,可尋龍脈,可定仙葬穴。 “這個族真的不祥啊……”病老人繼續道。 不久后,東荒蔡族的人舉族搬遷了過來,他們的祖上還差最后一口氣未咽,但卻沒有人敢靠近了。 他明明沒有了命元,但卻很難死,時常出沒秦嶺,半夜而歸,在那個時候該族見到了許多詭異的事物。 而在那個時期,中州的一個大成王者來訪,發生了一件讓人驚悚的事情,他竟被蔡族的祖上活活的掐死了。 “一個大成的王者,活了快四千歲了,世間無敵,卻被一個生命干枯,修為不是很強大,只懂尋龍穴的人掐死,這簡直如天方夜譚一樣。”病老人搖頭。 葉凡也呆住了,他毛骨發涼,因為覺得似曾相識,這像極了一種傳說啊!與他大有關聯。 “在其晚年,最后的時光里,所居之地整日昏天暗地,刮紅色的旋風,詭異而可怕,有莫名的嘶吼聲。” 蔡族的祖上,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氣,但卻足足支撐了多半年,發生了各種滲人的怪事,連他們家族的弟子都被嚇死了幾個。 最后,他所居之地,無人敢靠近,他終于在一個夜晚消失了,留下一封信,只寫了幾句話,他若不能尸解,子孫都有大禍。 蔡族的人進入秦嶺,尋了數十年,都沒有發現他的葬穴,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他們只知老祖晚年太詭異了。 “八千年后,在一個電閃雷鳴的雨夜,蔡族的老祖回來了……”病老人道。 “什么,他怎么可以活那么久!?”葉凡很吃驚。 “他早已死去了,黑色的暴雨中,人們驚鴻一瞥,見到了他,與家中的畫像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有紅毛……” 葉凡頭皮有些發涼,越發覺得與他有關了,這就是那種傳說啊。 “他早已不是人,驚鴻一現,又消失在了秦嶺深處,可是蔡族卻一夜間死了半數人,幸存者也常發生詭異之事,經常失去神智,為禍秦嶺一帶。” 此后,又過去一萬年,再次發生類似的事,且更為可怖了,因為那時蔡族很強大了,禍亂自然會變大。 平靜下來后,他們請中州、西漠、南嶺、東荒各地奇人來此,想弄明真相。 當時,西漠的一位的金身羅漢親來,曾斷言,蔡族的祖上尋到了秦嶺最大的龍穴,為仙葬地,除非其尸解,不然難以磨滅。 中州的一位尋龍天師,當時悚然,言稱蔡族祖上晚年發生了不祥,不得不如此做,想以秦嶺仙穴對抗某種存在。 “源天師晚年的不祥啊,竟這么可怕,逃到中州都不能幸免,連子孫都搭了進來。”葉凡脊背生寒。 他也學了源天書,也曾感受到過那種詭異,將來多半也會有那樣一天,到時候不知道如何化解呢。 “沒錯,蔡族的祖上,就是東荒第三代源天師。他遠離后,將源天書葬于東荒,兩萬年后被人所得,源天師親來中州,在秦嶺只嘆息了一聲就離去了。” 葉凡心中大動,這是一種宿命嗎,源天師晚年為何會如此,那到底是什么存在找上了門來,遠逃到中州都不行。 東荒,共有五位源天師,晚年無一例外,全都發生了可怕的事情,第三代源天師逃到了中州,就是蔡族的祖上。 源天師費盡心力,算計數十年,逃進太初禁區,藏身物極必反之地,那里的地形與一條龍相連,為真龍拉棺穴,但最終還是沒有逃過厄難。 第五位源天師,張家的初祖,晚年在一夜鬼哭神嚎聲中消失了,將一個幼童嚇傻,疑似進入無始大帝葬身之所————紫山。 “不成尸解仙,難以磨滅。每隔一兩萬年,蔡族都會發生不祥,無論逃到哪里都不行……” 此中情況復雜,一萬年前,有人又見到了一個紅毛人形生物走出秦嶺,當時百萬里秦嶺也不知道死了多少生靈。 “蔡族祖上,死去六萬年,尸體還沒有毀掉,再一次出現了?!”葉凡驚訝。 “是啊,而且在一個深夜,在自己家族中驚鴻一現,這個古世家比以前也不知強大了多少倍,但依然無法抵御不祥……” “一萬年蔡族被滅,原因復雜……” 青帝,曾進入秦嶺,尋找那個人形紅毛生物,但卻未能發現蹤跡,不然會一并抹除去。 “這樣說來,他還在世上……”葉凡悚然。 “一日不尸解,一日不解脫,秦嶺多古陵,古人的話不無道理,這片地域很神異。” 葉凡動容,源天師死后都不得安生,那到底是什么存在,連大帝都要出手來除掉。 病老人道:“世上無仙,想成為尸解仙幾乎不可能,不過他也不見得能長存下去,想來萬年前被斬的差不多了。” “怎么回事?” 一萬年前,青帝臨死前做了很多震動古今的大事,深入神墟奪荒塔,遠走中州尋綠銅。 最終,他坐化前更是一個指頭抹殺了蔡族,更以妖帝無量神通,發出一斬,打向秦嶺。 青帝不知人形紅毛生物在何方,只是催動出一道妖帝殺念而去,即便他坐化了,此念若不斬中敵人也不會磨滅。 “他在哪里發出的殺念?”葉凡驚問。 “坐于東荒,一念間天下動!”病老人道。 “什么?!”葉凡驚到發怔,這未免不可思議,青帝到底強大到了何等程度! “青帝,深不可測,能在后荒古時代,唯一證道成帝,自然驚艷萬古,他的強大不可度量。”病老人道。 古之大帝與道相合,與世界脈動一致,實在太強大了,常人無法理解,縱然死去,也需要上萬載才能道消而盡。 同時,他很驚異,病老人到底什么來歷,為何知道這么多秘辛,連幾大神朝都不見得明曉這些。 “死胖子段德!”突然,葉凡驚訝,他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前方的山脈中出沒。 “不久后恐怕會來更多的人,化仙池、秦嶺龍穴,這兩個地方都有不可想象的天緣。”病老人道。 葉凡沒有想到,龍穴中的人形紅毛生物亦有無量價值,很有可能蘊有一枚不死神丹! “奇士府的人也來了……” 不久后,一些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包括搖光圣子、瑤池圣女等,兩年多未見,這些人都有了長足的進步。 “王騰都來了!”他眸光閃動。 一輛金色的古戰車,光華沖霄,王騰立于上方,如天帝一樣橫空而過,龍鳳和鳴,白虎躍天,玄龜拓海,極其絢爛。 病老人道:“不久前,有人見到秦嶺中的一些老尸發生了異動,推測龍穴中的存在該出現了,每當龍穴異動,化仙池必然會一現。” 這是一次天緣,引動中州風云,可以料想,近期秦嶺必會出現各路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