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613 六字真言VS九秘

葉凡下重手連斃圣子級人物,更是箭殺陰陽圣女,領其穿透額骨而亡,其他人皆心中生懼,沒有人不怕死亡,口中服軟。 什么面子、尊嚴也比不上大好的生命,只要能活下去放低姿態懺悔又何妨,他們還想見日出日落,不想從世間除名。 “你們都閃到一邊去!”葉凡掃了他們一眼,盯住了燕云亂還有那名頭陀。 “姓葉的,別以為你天下無敵了,佛爺我一直想超度你呢!”苦頭陀向前逼來,臉上的刀疤跳動,看起來很猙獰。 “超度我,還是裁讓你四大皆空吧!”葉凡一躍而起,如一條龍一樣沖了過去,手捏真龍印,打了下來。 頭陀大喝,口中念出一段古經,身體放出無量光,如一尊金剛一樣,丈六金身,手持缽盂向前打來。 “當” 紫金缽盂劇震,如黃鐘天呂在轟鳴,萬道聲波洶涌,大地如汪洋一樣,土石起伏,形如海嘯,卷上高天。 “這個頭陀什么來頭,擋住了圣體一擊?!”遠空有人吃驚。 “裁乃金剛不壞之身,看你如何傷淺。”苦頭陀大喝,手中的缽盂綻放紫芒,氣息更盛了,向前打來。 “別說你一個長毛的和尚,就是來一尊羅漢,裁也能打碎。”葉凡天靈蓋中沖出一道粗壯的血氣,穿透云層。 他渾身發光,如九轉金身一樣,神芒熾盛,每一寸血肉都蘊有毀滅性的力量,伸臂,展腿,要將虛空壓塌。 “當” 葉凡大開大合,舉手抬足,力可拔山,打的紫金缽盂哀鳴,佛教法寶有此承受不住了。 “阿彌陀佛……”頭陀大吼,丈六金身搖動,他狀若一頭獅子,發出山崩海嘯一樣的聲音。 無畏獅子印! 他化成了一頭神獅,一聲大吼,地平線上的山巒都在抖動,深奧法印拍出,與葉凡的龍印劇撞不已。 “噗” 頭陀大口咳血,身子例飛了出去,佛教金剛不壞之身也擋不住葉凡的肉身攻殺,根本不夠看。 可是,遠處的眾人卻很吃驚,當世還有幾人敢與葉凡肉身爭鋒,這個頭陀勇氣可嘉,金剛身讓人生懼。 “這個頭陀恐怕大有來頭,多半是從一座神廟中走出來的,不然難以修成這種肉身。” “西漠,古廟林立,佛教有很多支脈,當中有些古廟深不可測,他多半是這樣的古老廟宇的傳人。” 到了現在,人們已經不在談論圣體肉身多么強大了,而是比較誰能在他其肉身下支撐更久。 “葉凡,第一次你以萬殤弓傷我,第二次我敗在你的天劫下,今天讓我看一看你的真本領。”燕云亂大喝。 他張口吐出一道虹,在他的手心化成一把五色羽扇,上面有鵬羽鳳翎,閃動五種光彩。 “轟!” 燕云亂用力一扇,五色羽扇中沖出一片紅光,當場將方圓數里都淹沒了,直接出現一片深淵,無盡的大火燃燒。 遠處,眾人驚悚,這是什么寶扇?一扇之下,將大地燒出一片大裂谷來,巖漿涌動,景象駭人。 強天如葉凡也感覺一陣熾熱,方圓一里的大地沉陷,被燒塌,一片焦灼,換作其他化龍秘境的修士,肯定成為飛灰了。 “轟” 燕云亂又一次扇來,五色羽扇中沖出一道青光,瞬息間山崩海嘯,方圓數里內飛沙走石,大地被削下去上百丈。 且,虛空被撕開一道又一道的大口子,黑洞洞,到處都是風暴,狂風如海。 葉凡例飛出去十幾里遠,渾身衣衫破爛,身上挨了很多風刀,與他的肉身相觸,鏗鏘聲不絕于耳。 這把扇子是一宗秘寶,所有人都這樣想到,如果不是圣體的話,其他化龍四變的人早已被切碎了。 “妖孽級人物的法寶,果然都是奇珍,圣主級人物都要動心!” “轟!” 燕云亂第三次揮動寶扇,一條漆黑如墨的河流沖出,奔涌向葉凡,陰氣懾人,溶化萬物。 “太陰真水!” 眾人吃驚,燕云亂第三扇掃出太陰真力,大河滔滔,黑水漫天,腐蝕天地萬靈。 “你還沒完了!”葉凡一聲大喝,腳下金色神海浩瀚,身畔一株青蓮相伴,與其他一起向前沖去。 “圣體異象!” 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圣體異象最為神秘,可克其他人的奇異天象,古來莫測,沒有人不想看個究竟。 太陰真水被金色的神海阻擋,葉凡如一尊戰神一樣一沖十幾里,回到了戰場中,輪動拳頭就砸。 “轟!” 燕云亂第四次揮動寶扇,虛空中生機勃勃,無盡古木浮現,還有各種藤蔓,化成一條條大龍纏繞而來。 四面八方,所有精氣一下子都被抽干了,天地間一陣暗淡,草木之氣濃郁,形成一幅幅道圖,煉化葉凡。 “嘩啦” 葉凡身畔,那株青蓮輕輕一搖,所有草木全枯萎,無窮精氣皆被抽來,融入蓮中。他的異象一出,諸法不沾身,將各種攻擊都給化解了,葉凡以金色拳頭打穿天地,轟殺燕云亂。 “啪嚓!” 一面古盾破裂,十幾口飛劍寸寸折斷,一片法寶在他的金色拳頭前都成為了齏粉。 “噗” 燕云亂張嘴吐出一口鮮血,橫飛出去數里才穩定住身形,若不是以五色寶扇擋了一下,剛才多半被打裂了。 “這就是你想要的光明正大的一戰嗎,不過如此。”葉凡大聲道。 燕云亂臉上發燒,近來一敗再敗,這讓一個自小籠罩光環長大的天才無法接受,對于他來說是一種恥辱。 “鏗” 清輝閃動,他的身前出現一件青銅戰衣,鏘鏘而作,自動著在了他的身上,另一把青銅戰戈持在手中。 “哧” 五色寶扇化成一團光,烙印在了戈刃上,青銅戈越發的可怖,如一把地獄流傳出來的魔兵。 “絕頂圣主才祭煉出來的兵器!”很多人驚呼。 “你的兵器不錯,我承你的情接下了。”葉凡道。 “殺!” 燕云亂大喝,如一尊青銅圣靈一樣,揮動天戈,向肅殺來,銅戈粉碎大帝,割裂天穹,沖出成百上千丈長的青芒。 “鏘”、“鏘”…“… 葉凡以金色的掌指對碰戰戈,兩者間火花四濺,這杷青銅戰兵極為可怕。擁有不朽的鋒銳,很難打碎。 且,在其揮動間,嗚嗚聲不絕于耳,化出一道又一道的法則之力,要煉化葉凡,讓其感受到了一種壓力。 不過,他的肉身當世罕見,并不能被鋒刃所傷,且每次震指,都會傳透出去一股巨力,打的燕云亂虎口崩裂。 慢慢的,葉凡力壓青銅戈,盡管上面的法陣神秘莫測,但卻難以傷他,被其金色肉身快徹底封住了。 法則之力被阻,鋒銳亦難傷圣體,燕云亂處在了危局中,即將有性命之憂,青銅天戈幾次差點被奪走。 “阿彌陀佛!”頭陀也再次殺了上來。 紫金缽盂沉落,如一座紫金大山,砸向葉凡的頭顱,涌動著無盡佛光,此外還有一只大鵬飛出,抓向葉凡。 “給我開!”葉凡一聲輕喝。 翻天印打出,將那只鵬王擊碎,司時打的紫金缽盂飛向天際,差點消失在云朵間。 燕云亂這個妖孽,還有苦頭陀這樣的神秘強者聯手都不敵圣體,人們無奈的發出一聲嘆息,葉凡的崛起已勢不可擋。 妖孽人物,可跨數個境界大戰,燕云亂新進突破,已可戰圣地太上長老級人物,但是此時卻被壓制了。 而頭陀似更勝一籌,但依然無用,無法壓制葉凡,反被他逼入死局。 “啪” 一百二十招后,葉凡施出虛空大手印,隔著青銅戰衣震了燕云亂一掌,讓其連咳鮮血。 “當” 第一百四十招時,葉凡一記翻天印,打在紫金缽盂上,把苦頭陀震飛出去數百丈遠,一條臂骨都折斷了。 “這就是東荒的妖孽啊!”人們只能這樣驚嘆了。 三人大戰,越發激烈,旁邊那幾個懾于葉凡威勢,一直未出手的人相互看了一眼,沖向四方,要趁亂遁去。 “裁看你們誰敢走!”葉凡一聲大喝,這幾人身休一顫,但卻毫不停留,沖向遠方。 “砰” “砰” 葉凡打出人王印、翻天印,天穹抖動,燕云亂與俺頭陀一齊被震飛,嘴角出現一縷縷血跡,全都咬牙。 他又一次將萬殤弓取了出來,神色冷漠,連續開弓,戰力提升到八禁領域,整個人如一尊永恒的神明一樣,照耀天宇。 弓弦連動,幾支箭羽先后飛出,女破長空十幾里,全都射中目標,不司方位皆有血花綻放。 幾位圣子級人物皆被射殺,軀休裂成幾塊,墜落向大地上。 “佛爺我親手捏斷了那個黑小子的四肢,踩碎了他的胸骨,你能奈我何,有本事將裁也斃掉。”頭陀寒聲道。 葉凡神色一冷,道:‘現在就讓你四大皆空!” 他一步一幻滅,如一條云中的龍一樣,逼到了頭陀與燕云亂的近前,結印向前打去。 “雌!” 突然,苦頭陀一聲大吼,在他背后浮現出一尊佛來,口中亦在發出相同的本源佛音。 這一切太突兀了,這片天地似被毀滅了,有一種開天辟地的氣息迸發,貫沖入葉凡的天靈蓋內。 萬物生滅,一方小世界在演化,什么都不復存在了,只有一尊古佛,發出“峪”字音。 旁邊,燕云亂大口咳血,眉心裂出一道血痕,身休劇震,若無青銅戰衣,多半會碎裂開來。 不遠處,唯一沒有逃走的那個人,在這一神秘古音下,瞬息成為塵埃,不復存在。 “哐當 葉凡短暫失神,紫金缽盂光芒大盛,吞吐天地,將其收了進去,封在里面。 遠空,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心中震動,這是何種古天音?讓一個化龍第三變的人剎那成為齏粉,讓燕云亂這樣的妖孽身休龜裂”… “阿彌陀佛,我說超度你就超度你!”苦頭陀冷笑道。 燕云亂額骨裂紋復原,心中難以平靜,問道:“大師,這是什么古天音?”若是沒有青銅戰衣守護,他方才也危險了,行體多半會被磨滅一部分。 “這是我佛教至高無上的六字真言,只要法力足夠強,可伏世間一切強者。”頭陀道。 遠處,眾人驚呼,佛教六字真言,臃、嘛、呢、叭、咪、毗,為至高無上的圣術,可降服諸天神概。 西漠,廟宇很多,但唯有幾個最古老的圣廟,才各掌有一字真言,難以齊聚,且有的已經永久失傳了。 “這個頭陀絕對有大來歷,唯有那幾座本源古廟,才各掌握有一種真言。” 遠空,眾人莫不變色。 傳說中的六字古音,有開天辟地之偉力,奧妙無窮,至高無上,蘊藏了宇宙中的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 “瞪…” 頭陀口誦天音,不斷加持紫金缽盂,要以此種真言化掉葉凡,讓其形神俱滅。 佛光萬重,將這片虛空淹埋,他盤坐在此,以佛教至高圣術化葉凡之形,熔煉其魂。 “當”、“當。”“…” 突然,紫金缽盂劇震,聲震長空,出現一道道裂痕,即將瓦解。 這是絕頂圣主級神僧祭煉的佛寶,卻承受不住可怕的力道,要被生生打碎了。 “砰!” 最后一聲劇震,缽盂四分五裂,葉凡渾身綻放金光,生生打了出來,他在演化斗戰圣訣。 “雌!”頭陀吼出,以此本源真言鎮丵壓葉凡。 “你有佛家六字真言,我有道教至高九秘,看一看孰弱孰強!”葉凡大喝。 人們都呆住了,雖然很多人都早已猜測出葉凡掌握有九秘中的一兩種,但還是第一次聽他自己承認。 他演化斗字秘,雙手戈動,與宇宙齊鳴,身體化成一條龍形,將佛音絞碎,一沖而過。 “噗” 頭陀被截為兩段,鮮血噴出,極度不甘,道:“可惜,斗戰勝佛閉關消失,瞪字真言失傳,我僅得到了一半而已。” 遠空,一片嘈雜,眾人皆驚,西漠還有一尊佛,一位圣人存于世間! “噗” 葉凡演化斗字訣,身體彎如一條真龍,化成太極圖的陰陽分割線,一沖而過,右手揮動,將燕云亂的頭顱割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