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67 萬殤弓射妖孽

人王印,始一使出,沒有一點懸念,將古塔、大鐘、寶鼎等多種法寶震碎,那些人飛出去很遠,依然難逃形體崩碎之厄。 這種古老的傳承,威力超乎想象的強大,讓葉凡自己都吃驚不已,他心中震動,同時無比喜悅。 抱山印、人王印、翻天印,這才出了一印而已,可以預想三印互動、結合施展會有怎樣的威力! “刷”、“刷”…… 終于還是有人沖出大陣逃了出去,葉凡并沒有運轉行字訣追擊,而是將萬殤弓攝到手中。 此弓,通體碧綠,刻有很多符文,樣式古舊,一看便知存在歲月久遠,可殺傷圣主,其價值不可估量。 他手持萬殤弓拉動弓弦,終于知道那些人為何要合力催動了,需要巨力方可撼動,不過這并難不倒咋凡,沒有幾人可與他比拼圣力。 “嗡” 一聲輕顫,弓弦被拉開,天地間飛沙走石,風雷陣陣,還有各種光華繚繞,無盡的精氣瘋狂聚集而來。 他將萬殤弓拉成滿月狀,一道光箭在弓弦上形成,當他放手后,一道神光射出,瞬息沒入了云端中。 “啊……” 一人慘叫傳出,那個人連司那片云朵一起崩散了,消失在了天地中,連血霧都沒有留下。 葉凡第二次拉弓,光箭飛出,沒入遠方,一座山巔“砰”的一聲炸碎,又一人大叫,形神俱滅,只留下漫天的煙塵。 此弓的威力極度可怖與強大,連葉凡都心中吃驚,方才若是有一個高明的人物持在手中射他,多半危矣。 他連續開動五箭,五道神光戈破長空,五大高手相繼殞落,沒有一個人可以逃走,全部血染長空,命喪于此。 葉凡撫摸萬殤弓,這是一宗強大的瑰寶,他愛不釋手,近攻他肉身無雙,遠攻有這樣一宗兵器,堪稱他與相合。 “多謝兄臺救命之恩。”姬皓月渾身都是血跡,連發絲都血水浸成一綹一綹的,如一尊重傷神虎,余威猶在。 葉凡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并沒有多說什么,過去他與姬家不睦時,還曾想過與神王休有一場生死大戰呢。 他掃過山地,化龍第八變的強者尸休不止一兩具,這讓他心中很是震動! 姬皓月披頭散發,狼狽如此,但卻也是大發神威,斬殺了這么多的大敵,傳揚出去,必會震動五域。 “古之大帝留下的傳承果然可怕……”葉凡心中感嘆,姬皓月一定有不為人知的蓋世圣術,傳說大帝古經另有秘篇,縱為直系子弟也只有少數幾人可修。 虛空經,秘篇圣術無人知曉,為遠古大帝以神念烙印而下,見識過的人都死去了,至今除卻極個別人外,幾乎沒有人知道有多么恐怖。 “敢問兄臺尊姓大名?”姬皓月開口問道,臉色平靜,眸光如止水。 葉凡掃了他一眼,覺得對方可能猜測出了一些,他手指頭有些癢癢,很想裝作不知削神王休一頓。 “別急著問我姓名道謝,其實我現在很想削你幾巴掌。” “喂喂喂,干嗎要削我哥哥?”姬紫月不滿,以月牙大眼瞟他,皺了皺嬌秀的瓊鼻,咕噥道:“我肯定認識你。” 緊接著她淺笑了起來,白玉一樣的臉頰上漾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道:“謝謝你救了我們。” 她的擦凈臉上的淚水,盯著葉凡看個不停,大眼中蘊有神秀,黑白分明,如同寶石一樣,充滿慧黠之色。 “我臉上有花嗎?”葉凡問道。 “我在想怎么感謝你呢。”姬紫月甜甜的笑著,小虎牙閃動閃動晶瑩光澤,皺著鼻子道:“你很像我一位故人。” 葉凡知道,她多半是真的看出了什么,眼中的那縷狡黠是掩飾不住的,但他卻不想點破。 “你不想知道他是什么樣子嗎?”姬紫月笑道。 “哦,什么樣子?” “那個家伙,坑蒙拐騙,無惡不作,拐賣兒童,縱狗行兇,可能殺能……壞到不能再壞,經常遭天打雷劈。”姬紫月眨動大眼,掰著纖纖玉指,認真的數落道。 葉凡滿腦門子黑線,敲了她一個爆栗,轉身就走,道:“你們早點出去把。” “喂喂喂,你站住!”姬紫月疼的輕叫了一聲,不斷揉自己光潔如玉的額頭,磨動小虎牙,跑了上來,攔住他的去路。 “你真想讓我削你哥哥一頓力”葉凡笑道。 “你敢。”姬紫月秀發飄舞,肌膚如雪,眼眸,皺著瓊鼻,想了想才咕噥道:‘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怎么能這樣走掉呢。” “哦,想報答我嗎,隨便我一本古經就好了。 “葉凡微笑,而后又向前走去。 “你干嗎總是想走呢,要不這樣吧,你拜入我們姬家當弟子,我傳你虛空經好了。” 另一邊,姬皓月腦門子開始冒黑線了,大步走了過來,瞟了一樣自己的妹妹。 “喂喂喂,我是真的想送你一部古經呢,別不相信呀。”姬紫月又追了上來,大眼漾滿笑意,很認真的說道。 “你傳我古經,你哥哥肯定第一個出手,跟我生死決戰。”咋凡看了一眼姬皓月。 “你不許這樣奚落我哥哥。”姬紫月不滿,一雙靈動的大眼看向仙府世界深處,而后壓低聲音道:“我實話告訴你吧,這片世界中,真的可能存在有遠古大帝留下的古經。” 葉凡心中一動,姬家雖然遠在東荒,但曾出過一位大帝,自古至今共有幾個?他們一定知曉一些秘辛。 此地,為一個仙府世界,有數萬人馬在遠古戰場廝殺,有不死天皇四字迷音,早已預示極度不凡。 或許,他們真的知曉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說不定虛空大帝當年都曾經進來過,畢竟有謠言稱此地與仙域有關。 “怎么樣,動心了吧?”姬紫月笑起來很動人,明眸善睞,顧盼生輝。 葉凡不自禁的摸了摸下巴,認真琢磨了一下,驀地他想到這個習慣實在不宜出現,急忙放下了手,發現姬紫月正在眨動長長的睫毛對他笑呢。 “恩公,敢問尊姓大名?”姬家小月亮調皮的問道。 旁邊,姬皓月一臉平靜,守護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妹妹有些溺愛,看向葉凡時不自禁蹙了一下劍眉。 “葉遮天!”咋凡道出這樣三個字。 “啊,你可是吃了人家好多的靈獸哦。”姬紫月小嘴張成了“。”型,似乎根本沒有想到,但緊接著又輕笑了起來。 姬皓月也是一怔,神色怪怪的,仙山外出了個極品領主,膽大包天,連敗奇士府多名弟子不說,還吃了他們的靈獸,惡名早已傳開,想不知道都不行。 姬紫月笑個不停,而后問道:‘齊辣椒被你抓去了,現在在哪里,她現在怎樣了?” “還沒有殺,留著端茶倒水呢。”葉凡答道。 姬皓月忽然開口,道:“還是盡快放了她吧,上次南嶺的妖孽閉關未出,不然的話你的麻煩大了。” “對呀,南嶺的那批人真的非常強大,尤其是其中幾人,連我哥哥都忌憚。”姬紫月關切的的說出了這樣一則消息。 葉凡心中一驚,今日他才真正了解姬家神王休的實力,撕了數位化龍第八變的強者,盡展東荒神王之姿態。 南嶺的人也這樣可怕嗎刁他不得不認真重視起來,天下五大域人英云集,肯定有不可想象的人物。 “你呀,就知道惹禍……”姬紫月咕噥,趁她哥哥不注意時,白了咋凡一眼,而后小聲道:“我傳你一種保命秘術。” “紫月我們該出去了,今日之事非同小可,需要讓家主知曉。”這時姬皓月開口,而后他轉身對葉凡,道:“救命之恩,日后必有厚報!” “先跟我們一起出去吧,這里太危險了,你一個人很容易陷入危局中,等我們請來高手再一起進來。”姬紫月眨動大眼,看向葉凡。 “無妨,我會注意的。”葉凡不想離去,只是認真詢問了此地到底可能會出現哪一部古經。 “很有可能是太皇經,也有可能是虛空經,還有可能是妖帝經……無法確定。”姬皓月沉聲道。 “為什么?”葉凡驚訝。 “傳說此地與仙域有關,有些大帝進來過,或許留下了什么。”姬紫月答道。 據他們說,出過大帝的幾個古老傳承,必然都會有人來此尋覓,來確定一些事情,具休是什么他們沒有說。 按照某種線索來看,仙古世界深處肯定有古經,且還有不為人知的重大秘辛,不然古之大帝不會出現于此。 “早在太古前,不死天皇都可能來過這里了……”葉凡心中琢磨個不停。 姬家兄妹離去了,姬紫月言明,不久后肯定還要進來,囑咐葉凡自己小心。 這片蠻荒世界內,危險與機遇并存,許多人來撞仙緣,每天都有靈珍出世,也有強者殞落,氣氛很緊張。 葉凡進來多日了,并未前往最深處,因為就在這片地域都已經有大能殞落了。 兩日后,他終于又有了發現,在一座山巔上有一塊古碑,上面刻有一些法訣,雖然還算神妙,但卻不是葉凡最想要的。 此時,他最希望得到一位絕頂強者的悟道痕跡,尋契機來破大關。 葉凡參悟了大半日,心有所獲,便要轉身離去。就在這時,一位男子降落在山巔,談不上英偉,但卻相當的不凡,有一種強大的自信。 此人,巾等身材,二十三四歲的樣子,黑發散亂,皮膚黝黑,眼神犀利如電,背負雙手來到古碑前,非常的自負與強勢。 “趕緊離開,我要在此閉關。” 他平淡的說道,雖然沒有什么殺氣,但卻讓人不容置疑,仿若生殺予奪皆由他,一切掌握中。 葉凡皺眉,掃了這個人一眼,沒有多說什么,但卻止住了腳步,沒有就此離去。 這個男子負手來到古碑前,認真的研讀,也沒有再繼續開口,兩人倒也相安無事。 過了片刻,葉凡看了他一眼,沒有再計較什么,他本來就要離去的,沒有必要因此而大戰一場。 他降落在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繼續尋找古跡,不久后又有一些人進入這片山脈中,多是一些年輕人。 “燕云亂在此,請各位繞行。”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正是葉凡方才見到的那個男子發出的,背負雙手,站在山巔,掃視八方。 “什么,燕云亂在這里,趕緊離開吧。” “他怎么在此,難道又要坐關了不成?他經常頓悟。” ‘惹不起啊,這是一個妖孽!” 這些年輕人大多都是奇士府的弟子,皆心有忌憚,退離了這片山脈,雖然同代人,但卻不敢去接鋒。 葉凡驚異,此人還真是強勢,連五大域的其他圣子級人物都如此忌憚,肯定極度危險。 不久后,那座山巔瑞氣繚繞,燕云亂盤坐青石上,果然入定了,一片朦朧的仙霧籠罩了那里。 葉凡掃了一眼,沒有多看,默默休悟自己的道,而后轉身離去了。 兩日后,他來到一片氣象不凡之地,山崖升紫煙,鳥雀遇人不驚,且競發現了幾株萬載以上的靈藥,沒有被走獸吃掉。 司一時間,另有十幾人飛來,也發現了此地,全都降落下來,想要尋找前人遺跡,覺得此地可能會有一處洞府。 “燕云亂在此,請你們離開!”這時,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又是那個妖孽,他也尋到了此地。 “你說讓我們離開就離開?”有人不忿,此處多半是一處寶地,不想放棄。 “別多說了,趕緊走吧,此人當初一邊渡劫一邊進入了奇士府,實力恐怖的嚇人,不要與他沖突。”旁邊,有人勸道。 不多時,有數人飛走了,還有幾人沒有立刻離開。 “我說的話你們沒有聽到嗎門”燕云亂向這邊看來,聲音冷漠,語氣不容置疑。 另外幾人也猶豫了,葉凡則是平淡一笑,上一次也就罷了,這一次又巧遇,還是這樣相逼。 他什么也沒有說,手持萬殤弓,直接拉開了弓弦,狀若滿月,發出萬丈光芒,瞬息間,天地失色,風雷陣陣,群山抖動。 ‘咻!” 葉凡張開寶弓,箭射妖孽,根本沒有一點忌憚,讓周周的人都很吃驚。 “轟!” 燕云亂沖起,躲向一旁,眼眸中射出兩道冷光。那支箭羽如一道雷電一樣,當場將前方的一座山巔射碎! 葉凡帶著笑意,不慌不忙,拉動萬殤弓弦,一道更加凌厲的光箭射了出去! “這是誰,竟然敢射奇士府的逆天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