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560 一花一世界

第五百六十章一花一世界 廬城,所有人都知曉,這位城主大人不務正業,近來竟做了一張大弓,在自己的領地中開始狩獵。 “我們這里有什么獵物嗎?” “好像沒有,方圓百里內都很貧瘠,根本就沒有什么大型猛獸,最多也就有幾只兔子而已。” 城中的人都很詫異,不知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可是沒過幾日他們就瞠目結舌了。 “天啊,這是城主大人打來的獵物嗎,跟山一樣,那……似乎是一頭犼!” 所有人都暈了,在這片貧瘠的土地上獵取到傳說中的稀珍異獸,如天方夜譚一樣,讓眾人發呆。 荒廬,近來村民經常食野味,許多人都虛不受補了,因為那些異獸太珍貴了,皆為補元圣品,價值連城。 蛟皮、犼皮、鸞羽等晾曬在古槐樹端,很是醒目,鱗羽閃爍,五光十色。 葉凡已經連敗多位高手,有些人修為很不凡,奇術不盡,給予了他很大的啟發,連番大戰下來他收獲不小,破入化龍秘境也許隨時會發生。 這些天以來,他經常在古槐林外打坐,體味到了一種特別的氣機,可是卻無法把握到手中。 古之大帝晚年的結廬之地,究竟有怎樣的奧秘,自古至今沒有一個人能夠說清,坐化了許多的領主。 葉凡也曾在林中小心參悟,但卻體味到了一絲危機,沒有敢繼續下去,故此來到了林外,他可不想莫名坐化掉。 “葉——遮——天,給你我出來!” 就在這一天,荒廬外再次傳來一聲輕喝,漫天云霧洶涌,仙山方向人影綽綽,也不知道來了多少高手,全都是五大域的英杰。 這樣一大批人,全都有各自的不凡的經歷,每一個人都是一方的傳奇,能夠聚集到一起很是不易。 而此刻,足有一百五十余人來到荒廬,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壓力,仙霧陣陣,云朵翻滾,如天兵天將降臨。 “葉遮天你出來!”其中一個女子的聲音很冷,雖然嗓音很動聽,但卻帶著一絲寒意。 “城主哥哥回城了,不在此地。”鼻涕娃擦了一把鼻子,憨厚的沖天空中喊道:“你們騎了這么多靈獸來,我們都吃膩了。” “吃貨!”齊郡主身畔的一個仆人氣極,冷聲哼道。 “走!”齊郡主一甩仙衣,駕馭五彩云朵飛向廬城,后方一干人全都遠遠的跟隨,他們特意來觀戰。 因為,齊郡主一出關,肯定會有瀾,這位不僅美貌如仙,還是一個辣椒級的傾國美女,沒事還辣人呢,更不要說心愛的龍馬被人吃了。 廬城外,各色云朵飄來,壓落在城外,光霧氤氳,如天界之門打開了。 “城主,大事不好了,來了很多仙人!” 不少人驚慌失措,跑來稟報,葉凡聞言,摘下墻壁上的大弓,背好箭壺,大步向外走去。 “城主你要干嗎,還不逃呀?” “打獵,請你們吃肉!”葉凡回應道。 “葉遮天你給我出來!”齊郡主喝道,聲音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盤,但卻有一股殺氣在彌漫。 葉凡出來后也被鎮住了,來了這么多的人,奇士府不是不能隨意出入嗎? 如果這一百五十多人一起上,即便是幾位大能也得跑路,這可不是一般的強者,都是未來的各方王者,五大域的精英。 “你還我們龍馬來!”一個仆叫,底氣十足,現在主子在場,他再也無懼了。 “你們又來我的領地事嗎?”葉凡問道,他也沒有什么可懼的,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想在荒廬參悟,可以隨時回來。 前方,黑壓壓一大片人,但是大多數都是來圍觀的,此時很多人嘀咕了起來。 “這個領主年齡也不大啊,竟然連敗多名高手,還真是個怪胎,為什么沒有進奇士府呢?” “我代表東荒修士來圍觀!”后方,熬嘮一嗓子傳來,不知誰喊了一聲。 葉凡覺得耳熟,驀地想起,這是姜懷仁,想不到他們真的混進去了,按修為來說的話難度很大,可是卻成功了。 “我代表南嶺修士來圍觀!”又有人起哄。 這一次,葉凡盯的緊,看到了一個白胖子,怎么看都不認識,但是直覺告訴他這是個熟人。他悄然運轉神眼,這一看頓時一愣。 “狗日的段德!” 葉凡萬萬沒有想到,無良道士混進了奇士府,油光水胖,一副很富態的樣子,與以前大不相同。 “我代表西漠的絕色菩薩們來圍觀!”段德換了個方位,又暗中傳音,但是葉凡的神眼看的分明。 “這王八蛋,絕對是一個大齡青年了,還裝嫩跑進來,壞包一個,肯定是要坑人,沒憋好主意。” “葉遮天,郡主在與你說話呢,你聽到了沒有?!”就在這時,一個奴仆大喝,對著葉凡叫嚷。 “說吧,你們想怎么樣?”葉凡漫不經心的問道。 “還郡主龍馬,做不到的話,將你活埋!”到了此地后,齊郡主不說話了,都是她的仆人在喝喊。 “走吧,現在找個坑去。”葉凡向荒郊野外飛去。 “你倒是有先見之明,先為自己挖坑了,連郡主的龍馬也敢吃,真是厭世不想活了。”有人嘲諷道。 “你錯了,我的意思是,把你們都活埋。”葉凡笑瞇瞇的開口,頭也不回的向前沖去。 “這個牛叉的領主還真是淡定,打上門來了,他還不在乎呢。” “走吧,去看一看他的實力到底如何。” 圍觀軍團議論,充滿了好奇看,連女修士都來了不少,要看個究竟。 方圓百里很貧瘠,雖非赤地,但卻也沒有什么靈脈,到處都是荒山,連正經的果樹都沒有,大多是荊棘。 眾人駕云,停在一片荒脈上方,齊郡主走了出來,顧盼生輝,這果然是一個極美的女子,堪稱禍國殃民級。 “怪不得有很多護花使者,正主不出關,就搶先為她出頭。”葉凡總算明白了,這是一個讓人間君王可舍棄江山的禍水級佳麗。 她年約十歲,眼波流動,集蘊神秀,肌膚白嫩潤澤,唇齒晶瑩,發絲烏黑,如水傾瀉,上插金步搖,一步一顫,珠玉纏金流光,流蘇長墜蕩漾。 “就是你……吃了我的龍馬?!”齊郡主黛眉顰蹙,咬動銀牙,如靈虹一樣的眸光流動出幾許冷意。 “說吧,想怎么樣吧,你們沒事就跑到我的領地來找事,我實在受夠了。”葉凡表現的很不耐煩。 “你……”齊郡主足以禍亂天下的玉顏出現一縷怒意,但很快又化作春風笑了起來,道:“你很好,吃了我的龍馬,還這樣理直氣壯,我今天拿下你,今后專為我拉車!” “你讓我去給你當龍馬?”葉凡斜著眼睛這這個禍水。 “你還不算笨,就是這個意思。”齊郡主笑的很動人,雙眼充滿靈秀,讓萬花的顏色都要暗淡下去。 “這不怎么公平啊,要不咱們來個君子協定?”葉凡抱著雙臂開口,近乎調戲似的,上一眼下一眼的看她。 “什么協定?”齊郡主瞟了他一眼,很是警惕。 “你我公平一戰,我輸了的話給你去拉車,你輸了的話給我當靈獸。”葉凡張口就來。 “流氓!”齊郡主羊脂美玉一樣的玉顏,升起煙霞,臉色通紅,黛眉倒豎,凝蘊詩韻的大眼充滿了憤色。 “嘩!” 后方,所有人都嘩然,這個領主果然夠牛,膽大包天,言下之意是讓齊郡主給他當坐騎? “我說,這小領主是哪跑來的,吃了仙人膽了嗎?” “挨著奇士府,卻一點也不低調,敢這樣行事,肆無忌憚,他就不怕辣椒軍團將他給滅了嗎?” “我沒聽錯吧,這個小子還真是彪悍!” 后方,組團來的圍觀的人士先是瞠目結舌,而后議論紛紛,齊郡主的辣盡人皆知,沒有幾個人敢逆著她來。 “什么流氓,這不是很公平嗎,我輸了去給你當龍馬,你輸了給我當靈獸,這有什么不妥的嗎?” “去死!”齊郡主氣極,真的怒了。 “刷” 天空中花雨紛飛,絢爛晶瑩,無盡的芬芳醉到人的骨子里,讓每一個人都渾身舒泰。 可是,就在這片美麗的仙葩中,蘊含無盡殺機,所有花瓣都可殺人,一個個小世界在開啟,出現在虛無中。 “三千小世界!竟然是這種古老的秘術,不是早就失傳了嗎,怎么又現于世間了?” “這是南嶺的蓋世秘術,具有可怕絕倫的偉力。” “相傳,這是南嶺天帝開創的,此種古老秘術還有后續,再進一步將演化為三千大世界,可化諸天為己用。” …… 葉凡聽到了他們的議論,一陣頭大,按照雨蝶公主的說法,南嶺天帝就是東荒的狠人,他流傳于世間的絕學太少了。 但是,每一手都是舉世無雙的圣術,很難破解,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齊郡主掌握有一種,看樣子臻至化境了。 “你跟我開戰,輸了的話愿賭服輸嗎?”葉凡躲避,大聲叫道,擾她心神。 齊郡主長裙舞動,落花如雨,將天空都遮蔽了,她身在當中,出塵圣潔,素手劃動,每一片仙葩都在演化。 “啵”、“啵”…… 一花一世界,三千仙葩,演化三千小世界,讓這里如夢似幻,難以分辨。 葉凡輪動拳頭就砸,在這諸天小世界中穿行,想要殺過去。可是,一花破滅,一花又起,世界不斷更迭。 “南嶺天帝果然無敵古今,所開創的圣術每一樣都舉世無匹!”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這樣的手段先天立于不敗之地,將己身與敵人隔絕了,以諸天力壓敵手。 但是,眾人也很吃驚,因為葉凡戰力駭人,他竟然一拳滅一個小世界,行走在虛無中,如一尊上古的戰神一樣,一往無前,朝齊郡主逼去。 “你這樣是徒勞的!”齊郡主一笑傾國,發絲甩動,眸中流華,顛倒眾生,名副其實的一個禍水。 花開花敗,小世界破滅了又演化,更為完美與堅固,化成諸天,將葉凡要在內。 “敢賭嗎?”葉凡挑釁。 “好,你輸了的話給我當龍馬,受死吧!”齊郡主笑的醉到人的骨子里,皓腕輕揚,潔白玉臂生輝,修長的雙腿在裙衣中若隱若現,輕靈舞動。 絕代佳人舞動天穹,漫天花雨晶瑩,綻放出一個個小世界,她口中發出夢幻一樣的聲音:“一花一世界,衣草一天堂!” 葉凡一往無前,大戰齊郡主,對抗南嶺天帝流傳世間的圣術,力之極盡,破滅一切阻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