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558 另類領主

第五百五十八章另類領主 “你可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嗎?若敢動龍馬,必會有殺身大禍!根本不是你一個小小的領主所能承受的。”地上的這些人外強中干,心虛的恐嚇。 “我好害怕啊。”葉凡向前走去,莊稼沒膝,還都是嫩苗,綠油油一片,還沒有長成就被糟蹋了一大片,這都是村人的心血,難怪連老人都急眼了。 “你……想做什么?” “砰” 葉凡一腳飛出,像是踢沙包一樣將一人踢起,飛出去數十米,墜落在田地外,頓時傳來一陣殺豬一樣的慘叫聲。 “啊……” “這樣對待我們,你這是在惹大難,不會有好下場!” “真是聒噪。”葉凡掃了一眼被他踢到路邊的那個人,而后繼續在田地中踱步,又來到其他幾人的近前。 “別……別過來,我們賠償損失。”這幾人全都害怕了,已然負傷,癱軟在地上,根本無法躲避。 “早先干什么去了,現在膽怯了嗎?”葉凡不為所動,走上前來,抬腳就踢,他的力道何其大,這些人都跟小雞仔一樣,橫飛出數十米墜落在莊稼地外的泥土路上。 “噗通”、“噗通”…… 一片滾地葫蘆,這些人縱然為修士,但卻因為身不能動,無法主動防御,被摔的翻白眼,慘叫連連。 其中有兩人更是昏死了過去,另外四人也是骨頭都摔斷了,慘哼連連,渾身痙攣,顫抖個不止。 村人全都目瞪口呆,這個十六七歲的娃娃領主,平日看起來很陽光燦爛,但卻一腳一個將一群惡人踢上了天,讓他們很是吃驚。 “領主哥哥好大的力氣呀。” “領主哥哥將壞人都給收拾掉了,鼻涕娃不要哭了。” 一群孩子全都叫了起來,淚水還沒有干涸,一個個跟小花貓一樣,但卻看起來很純真,喜怒哀樂都在臉上,綻放特有的質樸。 “你不要過來……”這些人是徹底怕了,見到葉凡走出田地,全都顫抖,努力挪動身體后退。 “砰”、“砰”…… 葉凡抬腳一頓狂踹,對這種人他沒有什么同情心,骨頭斷裂的聲響傳了出來,如在殺雞宰鴨子一樣,幾人慘嚎。 “我們賠償,不要踹了!” “我們賠禮道歉,饒命啊!” 一群滾地葫蘆拼命大叫,真怕葉凡活活踹死他們,幾人算是看出來了,這位爺無所顧忌,比他們的主子還橫。 不過,當中也有一兩個骨頭硬的人,到現在了還在發狠威脅:“這樣對我們,不會有好下場,慢說你一個小領主,就是一個皇子來了也要掂量一下!” “你當我嚇大的?”葉凡二話沒說,兩腳踢出,當場將這兩人的輪海廢掉,一身的神力化為烏有,道宮也被震的混亂,無法再修行。 “你……啊……”這下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了,全都趴伏在地,不斷的叩首,苦苦哀求。 “求求你放過我們吧,再也不敢了。” “這位公子您大量,不要與我們計較。” 有機靈的人開始對田地中的村人磕頭道歉,道:“對不起,我們錯了,各位鄉親原諒我們吧。” 在一個小魔王一樣的人物的威懾下,這些人再也沒有了一絲傲氣,全都服軟,苦苦的央求,生怕將命留在此地。 葉凡漫不經心的詢問,這些人有問必答,不敢隱瞞半句,果然是從仙山來的,為奇士府天才的飼馬人,負責照料異獸。 “你們可真是威風,幾個養馬的奴才,卻這樣四處作威作福,立刻給我消失!” 葉凡對他們實在沒有好感,一聲冷哼,幾人如蒙大赦,跌跌撞撞,轉身就跑。 “我都說了,那頭龍馬給我留下……”葉凡站在田地外,平靜的開口。 幾人硬著頭皮,牽走了另外幾頭異獸,將龍馬留了下來,大氣都不敢出,生怕再激怒這個煞星。 “鄉親們,今晚我請大家吃龍馬肉。”葉凡笑道。 遠處,那幾個奴仆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這是什么人啊,還真要吃龍馬啊?那可是價值數萬斤源的珍獸,真要當驢肉、馬肉給吃掉,實在讓他們受不了。 “變態啊!”幾人頭也不回的逃遁,一刻也不想停留,覺得遇上了怪物,實在惹不起。 “不能就這么算了,回去稟告郡主,一定要多剁了這個混蛋領主!” “該死的,絕對沒完,將我們打了個半死,還要將郡主的龍馬給吃掉,膽大包天,他活膩歪了!” 幾人暗自發狠,就此遠去,消失在了地平線上的古老仙脈中。 “不會有事吧?”田野中二狗子的老父親顫顫巍巍,生怕因此而惹出大禍,他的斷骨被接續上了,但身上還有血跡。 “不會有什么事,頂多會沖著我來,走吧,我請大家龍馬肉,這可是大補啊。”葉凡笑道。 傍晚時分,幾道身影破空而來,其中一道尤為美麗,在火紅的晚霞中如九天玄女降臨,長裙飄舞,青絲飛揚,整個人都染上了一層淡金色的光彩。 古村中,一群孩童仰望天空,全都叫了起來。 “快看,仙女呀,好漂亮的姐姐!” “仙女下凡了,來到我們村子里了!” 一群孩子拍手叫著,鼻涕娃更是喊葉凡,讓他過來一起看。 葉凡驚訝,沒有想到雨蝶公主來了,半個月未見,她越發的美麗空靈了,在晚霞中與仙女并無兩樣,衣裙搖曳,降落在地。 在她的旁邊還有兩男一女,男的英偉挺拔,女子美貌如花,皆有不凡的氣質。 “公主殿下怎么來了?”葉凡笑問,他并不認識另外三人。 “我來看看你是否習慣此地的生活。”雨蝶公主微笑,云鬢上插著一根玉簪,流動出一只神凰虛影,光華朦朧,將她襯托的高潔而靈動。 “我在這里一切都安好,多謝公主關心。”葉凡笑道。 “我偶聞你將齊郡主的龍馬扣下了,不知是真是假?”雨蝶為中州第三美人,眼波流動,散發著驚人的魅力。 “不錯,確實被我扣下了。”葉凡點頭。 “在哪里?”雨蝶公主問道。 “喏,不就是在那嘛,那口大鐵鍋里煮的就是它。”葉凡毫不在意的努了努嘴示意。 “什么,下鍋了?!” “你是說那口大鐵鍋里煮的就是龍馬?!” 雨蝶公主還有旁邊的三人全都暈菜,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了。尤其是雨蝶公主,張著櫻桃小口,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有一種另類的美麗。 “你怎么真的要吃龍馬?” 幾人像看怪物一樣盯著他,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還沒有見過這樣的人呢,那可是一頭神獸后裔龍馬啊,極其稀珍。 眼前這個家伙,居然像燜狗肉一樣,弄了一個大鐵鍋真給燉了,頭一次見到這么彪悍的人,讓人無語。 “這可是大補,有一絲龍血傳承,幾位既然趕上了,也有口福了。”葉凡笑道。 “這……我們可不是來吃馬肉的!”旁邊一個男子覺得眼前這個家伙太另類了。 “我們是想出面替你還回龍馬,化解一場風波,不然齊郡主出關后絕不會善罷甘休。”雨蝶公主道。 “我都已經給煮了,頂多只能給她送回去一碗馬肉了,讓她也嘗嘗鮮。”葉凡回應道。 “……”幾人真的敗給他了。 “我說兄弟,你惹大麻煩了,齊郡主最喜歡那匹龍馬,你這樣給吃了,她不找你拼命才怪!”旁邊另一個男子道。 “這也不能怪我啊,實在是他們太糟蹋人了,不吃馬肉難以平民憤。”葉凡不是多么在乎。 “公主殿下,你這位朋友可真是……另類!”那個美麗的女子也只能這樣評價了。 “幾位仙人,對不起壓,不管城主小哥的事,都怪我們不好。”二狗子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怕惹出大禍,道:“這匹馬已經被燉了,要不把我那家那頭驢賠給你們吧。” 雨蝶公主幾人啼笑皆非,早已看到了不遠處那頭瘸腿老驢,拿它去抵一頭龍馬,非把齊郡主給氣死不可。 “算了,算了,這事我不管了。”旁邊那個美麗的女子差點被氣樂了。 “幾位的好意我心領了,現在不說其他,龍馬肉已經熟透了,大家一起享用吧。”葉凡盛情相邀。 “不吃了,我們還是走吧。”其中一個男子開口。 “別啊,都已經趕上了,我給你說這龍馬可是大補,妙不可言,你要是錯過的話肯定會后悔一輩子。”葉凡將幾人都給拉了回來。 在古槐樹林畔,有一些石桌與石墩,村里的人早已收拾好,大盆小碗的端了上來,肉香撲鼻,此外還有一壇壇的老酒。 除了龍馬肉外還有十幾頭烤羊,這都是葉凡帶來的,不然村子雖然很小,但一頭龍馬也不夠全村的人吃。 “吃龍肉嘍……”一群小孩子叫了起來,很是熱鬧,其他村人也都很熱切。 “來,兄弟我敬你們一杯。” “這塊是龍肉中的精華,來,你們都嘗嘗!” “這條是龍筋,堪稱精華,都嘗嘗吧。” 葉凡又是敬酒又是布菜,很是熱情,古槐樹嘩啦啦搖曳,酒香飄漾,幾人也被吸引了,不知不覺就吃了起來。 “這龍肉大家都一起吃了,到時候幾位多多幫襯呀。”葉凡笑道。 幾人頓時覺得不對勁,其中一個男子,道:“我說葉兄弟你也忒不厚道了,請我們吃龍馬肉,想一起拖下水是吧?” “怎么可能呢,我是那么不厚道的人嗎?”葉凡義正言辭,道:“我只是想招待幾位而已。到時候要是有什么消息,你們告訴我一聲就感激不盡了。” 兩個男子都是雨蝶公主的追求者,那個女子則是雨蝶公主的好友,雖然不是蕭明遠那樣的人,但也都忍不住翻白眼。 “來,來,來,幾位別客氣,吃龍肉,喝美酒,人生之快意莫過于此。”葉凡不斷為他們斟酒。 “我說葉兄,你還是留心吧,那個齊郡主只要出關,保準會來殺你。” “沒錯,這龍馬是她親手養大的,肯定不會放過你,別人勸說都沒用。” 兩個男子實力高深,一個名為程輝,一個名為張文,那個女子名為李心月,細說了這件事的一些情況。 “你可能不知道,奇士府不少人都聽說了,我們山門外出了一個另類的領主,許多人都想圍觀你來呢。” “是啊,將齊郡主的龍馬都要吃掉,驚掉了一地下巴,一群人都想來看一看你是何方神圣。” 葉凡聽到這些消息,摸了摸下巴,道:“我最近遇到了瓶頸,需要一些戰斗,他們別全都來就行。” “我怎么覺得你還挺期待的?!”雨蝶公主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肌膚如羊脂美玉一樣,眼波醉人。 “人家可是要來殺你,當心吧。”李心月道。 “廬城領主出來受死!”就在這時,遠空傳來喝音,響徹荒廬,這片古槐樹都嘩嘩都搖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