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545 圣靈殞落地

中域,火魔嶺。 相傳,此地誕生過一位火族圣靈,幾乎堪比古皇,力壓天下,震懾荒古。 可惜,據說被古之天帝鎮死了,形神俱滅,沒有留下一點生機。 無盡歲月過去了,還有關于它的一些傳說,種種跡象表明,是狠人大帝出手殺了他。 當年,吞天大帝血洗天下,后來縱有不世天于人族,也并未被傳誦,被人為的磨滅掉了績。 后來者也只能一聲嘆息,捕捉到一點株絲馬跡,天帝已逝,過往成煙。 火魔嶺,一望無垠,到處都是枯山與亂石,無盡的死火山,沒有一點生機,灰暗與單調并存,連天空都灰蒙豪。 葉凡與大黑狗來到了此地,神念如海,探索整片地域。 只是,火魔嶺地域太廣闊了,無邊無垠,枯山上寸草不生,一眼望不到盡頭,這里是一片不毛之地。 “昔年,地下蘊有無盡神火,誕生出火靈,他由道入魔,終是被斬滅了”大黑狗道。 在烏巢見過狠人沉棺混沌中,如今又來到他豐偉績一戰之地,大黑狗多少有些感懷。 九竅石人大成,才有可能成為圣靈,那是天上地下無敵的存在,而狠人竟滅過一具火族圣靈,卻未傳世間。 葉凡也是心有波瀾,站在這片古跡,默默看著無盡枯脈,驚嘆古之天帝的戰力。 地下神火似早已冷卻了下來,所有火山皆死,不再噴薄,然而卻也有少許奇異波動,不沾雪花。 “依依人在何方?”葉凡自語,掃過一座又一座火山。 雖有無盡傳說,可是他卻沒有心情去了解,眼下救人最為緊要,他怕柳依依發生意外。 也不知道深入了多少里,遠方出現巍峨的大山,白茫茫一片,大雪飛舞,嚴寒肆虐。 死火山群夾在成片的雪脈中,是中域一處很特別的地方,一般的人都不愿深入此地。 因為,圣靈寂滅之地總讓人覺得發毛,雖然并沒有發生過什么,可但凡來到此地的人都會有奇異的錯覺,仿若進入了一片古墓場。 “你終于來了……”一個如幽魂一樣的聲音在山中回蕩。 葉凡神色一凝,在不遠處的一座火山口見到一個光門,流動出奇詭的力量,不知連向哪里。 “依依在哪里?” “她還死不了”未見來人,只有聲音,冷漠無情,帶著一絲嘲弄,道:“她會親眼見到你跪在地上的景象,請入圣門吧。” “你說讓我們進去就進去?”大黑狗不忿,呲牙咧嘴,道:“鬼知道連向什么地方!” “想救人的話,你們還有選擇嗎?”暗中的人聲音帶著一絲嘲諷。 “我的人寵的獸寵你太得瑟了!”黑皇咒罵,道:“我們要是連命都沒有了,還怎么去救人,你做夢吧!” 暗中的人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此門并非通向絕地,只是為了察看你是否自己來此。” 葉凡并沒有多說什么,他已經看出,此人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并非設下殺局要除掉他的正主。 火山口上方,光門璀璨,似一個黃金屋,仿佛有無盡寶藏在它的背后。 葉凡剛一踏入,他的身體就一陣顫動,赤龍老道、孔雀王、烏鴉道人,還有瑤池的幾名太上長老都顯化了出來。 “刷” 幾人幾乎同一時間出現在虛空中,無所遁形,不能封在葉凡的身上了。 “萬羅門!”赤龍老道驚訝,這是一座生命之門,一旦進入,尼乎無所遁形,除非蓋世人物自封。 暗中的人似乎很吃驚,沒有想到葉凡請來了這樣強大的陣容,真要動手,跳出來一個活化石就是大禍。 “只有你一個人可以來,既然你不想如此,我們送那個上路!”暗中的人聲音殘忍無情。 葉凡一陣沉默,未曾想到對方有萬羅門這樣的奇物,他向前走去,道:“我自己隨你前往。” “見不得光的東西!”黑皇詛咒。 “我改變決定了,讓這只狗也去。”暗車的人發狠。 “媽的,本皇不想去!”大黑狗一跳老高。 “走吧,我們一起去闖一闖。”葉凡道。 囧,大黑狗郁悶,它是真的不想去,沒有赤龍道人的戰力,它覺得過去多半會被人屠掉。 “這樣不行,不要過去!”孔雀王阻攔,誰都能看出,這是要葉凡的命,去了只能白白送死。 瑤池的幾位太上長老也阻攔,認為這樣做等于自殺無異,反對他獨自前去。 葉凡搖頭,暗中請他們放心,并沒有多說什么,邁大步向前而去。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大黑狗慘叫,跟殺豬一樣難聽,被葉凡拽著尾巴,硬拖進了旁邊的域門中,嚎道:“我是真的不想去!” 這是一片大雪山,寒風呼嘯,鵝毛大雪紛飛,葉凡與大黑狗立身在一座山巔上,打量四方,不遠處只有一座死火山。 “嗚嗚……” 罡風如雷,松濤陣陣,白茫茫的山脈中,只有一種樹木———冰松! 每一株都需要十幾人才能合抱過來,通體雪白,如虬龍一樣蒼勁,伸展向天空中。 鉛云沉重,快壓落到了山巔,無形的殺氣在彌漫,四野皆有不世強者,將這里封住了。 “壞了!”大黑狗第一時間變了顏色。 在這一剎那,它刻下了數十種陣紋,結果全都磨滅在了虛空中,根本不能保存下來。 “完了,無始大帝的殺陣派不上用場了!” 大黑狗死死的盯住那唯一的死火山,眼神出現了懼意,顫聲道:“這是圣靈殞落之地,除韓遠古大帝復生,不然沒有人可以在此地布下陣紋。” 葉凡心中一涼,對方對他還真走了解,大黑狗道紋造詣無雙,在此卻沒有了用武之地。 “你還真敢來,不知死活的東西!”一個人長笑,在虛空中邁步,一步一步逼近,停在遠處的一座山巔上。 葉凡立身風雪中,一動不動,靜靜的看著他,運轉神眼,堪破了他的真容,竟然是大衍圣子項一飛。 “真來送死了,可惜啊,這個世上英雄不是那么好當的,許多人最后都被斬成了狗熊!”又一人大笑,帶著蔑視之色,出現在另一座山巔。 葉凡眼中寒光閃爍,這是道一圣子李東來,在源天神眼下無所遁形。 “哈哈……送圣體上路,真是人生一大快事,我很想嘗嘗圣血的味道!”第三人踏雪花而來,定在虛空中,眼眸很瘋狂,充滿了殘忍與血腥。 葉凡望穿他的本體,心中又是一冷,此人乃是北原黃金家族傳人金赤霄! 上一次的流血之夜,無始大帝殺陣絞殺諸雄,他們三個就去殺過葉凡,不過真身卻都沒有進陣,避過一劫。 另一個方向,又是一聲冷笑傳來,第四人出現,美麗的眸子如刀一樣鋒銳,幾乎要斬進人的心中。 “萬初圣女……” 葉凡看出第四人的本體,是一個女子,婀娜挺秀,長發齊腰,雖然美麗脫俗,但卻面帶怨毒,為萬初圣女趙嫣然。 他心中一沉,這些人都非同小可,竟走到了一起,可動用的力量會很恐怖,身后是四大圣地! “上趕看來送死,殺他沒有成就感,不知幾位想怎樣來虐殺他?”第五人長笑,站在遠山,并未過來。 “斃掉圣體,也算不小的戰績了,將他的頭顱掛在北域神城,去喂野鷹,想來會引起一片轟動的”第六人冷笑,也見不到真容。 葉凡神色無比凝重,今次大事不妙,這么多圣子一卒出現,擺明是不想給他一絲機會。 在這一瞬間,他感應到了第七人、第八人……第十三人! 皆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雖未露面,但卻無掩飾,這是年輕一代特有的生命波動,每一個人都強大無比。 整整十三位圣子級強看來犯,堪比十三圣主圍殺絕代神王那一夜! “你們可真看的起我……”葉凡站在雪巔上,掃視八方,黑發凌亂舞動,眼中射出兩道冷電。 “你到底還是趕來了,真是不出意外,跪下來求我們吧”大衍圣子項一飛冰寒的笑著。 “你們都是些什么么?”葉凡問道。 “你還是做個糊涂鬼吧!”道一圣子李東來無情的笑著,雪白牙齒閃爍寒光。 葉凡自不會點明他有眼神,可看透幾人的真身,此時他感受到了無盡的殺意,承受了莫大的壓力。 “有人在借力,想借你們之手除掉我,布下殺局后,他自己沒有來嗎?”葉凡掃向遠處。 “想殺你的人都來了……”遠處,一座雪峰上傳來無什怨毒的聲音。 葉凡雙目中沖出兩道神芒,射了出去,死死的盯住了那里,這個聲音與那段錄音一模一樣! “葉凡啊,我很想看到你跪在我的腳下哀聲求饒的情景!”很難想象有多么大的仇怨,這個人如厲鬼一樣,低沉的嘶吼,語氣惡毒無比。 “不就是十三位圣子級強者嗎,再來十三個,我也能斬!”葉凡昂然而立,有一種君臨天下,惟我獨尊之態。 “他在說什么,失心瘋了嗎,要殺我們十三人,哈哈哈……”金赤霄大笑,眼中有血光閃爍,充滿了殘忍之色。 “不知死活!”許多人冷哂。 無聲無息,各座雪巔上影影綽綽,又出現很多道身影,有的人氣勢如古之神岳一樣高不可攀,而有的人則如大淵一樣深不可測。 項一飛、萬初圣女、金赤霄、李東來等人身邊,都有兩三位老人,不用想也知道他們都是太上長老級人物。 “今天你要是能活下來,那絕對是發生了神跡!”那個惡毒的聲音再次響起。 “神跡嗎?今天我就斬了你們,證道成神好了!”葉凡的話語鏗鏘有力,眸光堅定無比,有氣吞山河之勢,俯視眾人道:“你們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