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539 活化石

第五百三十九章活化石 演武場,以大塊的崖石砌成,刻滿了歲月的痕跡,古老而斑駁,殞落過許多圣主級人物。 絕代強者的鮮血早已干涸,尸骨無存,但卻透有濃烈的殺機,是一片名副其實的遠古戰場。 這個老人如如幽魂一樣,無聲無息,一巴掌向前按來,如鬼主臨世,陰風陣陣,死氣沉沉。 孔雀王渾身發寒,感受到了兇險,橫行出去上千丈遠,間不容發間避過這一擊。 “啪” 老人輕描淡寫,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掌,在虛空中烙印出一個黑洞,無法消失,定在那里,吞噬一切。 “砰” 他再次發難,如一道鬼影一樣,陰柔無比,在虛無間穿行,陰風怒號,鬼氣森森,可殺傷力卻極大。 孔雀王大吼,渾身精氣澎湃,他如一尊神爐,光芒萬丈,血氣洶涌,似汪洋一樣浩蕩。 “轟!” 他用力揮動拳臂,打出九道蠻龍,至剛至陽,各銜著一個金色的太陽,噴薄而出,與那陰柔之氣碰撞。 “咝啦” 至陽與至陰相遇,兩者間無聲的成為一片光暗之地,開始了可怕的大崩潰,無形間造就出了太陽圣力與太陰圣力。 “咚!” 演武場中發生一聲巨響,那里一片可怖的光華爆發,將兩者全部淹沒了,形成了一片大破滅的恐怖景象。 太陰圣力與太陽圣力,雖然僅出現了短暫的一瞬間,但是卻可怕到了極致,兩者相遇,毀滅萬物。 “噗” 搖光的這位老人,如幽靈一樣沖了出來,嘴角溢出一縷黑色的鮮血,快速倒退而去。 與此同時,孔雀王也咳出一口鮮血,發絲亂舞,如一尊魔神一樣突破太陰與太陽的桎梏,沖出大破滅之地。 僅是第一擊,兩人就都受傷了,很顯然他們想快速結束戰斗,都動用了凌厲的殺招。 上來就分生死,根本沒有一點回旋的余地,不死不休,只有一個人可以活著離去。 “刷” 搖光的活化石再次殺來,掌指呈土黃色,如黃泥一樣落下,沒有動用驚世圣術,平淡的向前按來。 可是孔雀王卻心生寒意,這個老人在當下這個境界早已是返璞歸真,平凡的一掌,內蘊搖光絕殺圣術。 那是可怕的黃泥手,任你是絕頂大能被打中的話也將如爛泥一樣毀掉,可以說是一只死亡之手。 “啪” 果然,黃泥手按在虛空中后,那虛無之地都爛掉了,成為了一片吞噬之地,破敗不堪。 孔雀王眼中精光懾人,演化的九頭蠻龍沖出,口中各銜著一顆金色太陽,垂落下萬丈金芒,如神簾一樣封擋。 “噗” 第一頭蠻龍被黃泥手拍爛,口中的金色太陽炸碎,讓那里成為了一片可怕的能量風暴。 “啪” 黃泥手連續拍落,蠻龍被化成黃泥,熾盛的金色太陽皆被黃泥吞沒,無盡精氣能量都被消融。 孔雀王一聲長嘯,血氣沖天,將鉛云都沖散了,旺盛的的生命精氣淹沒了整片天地。 這是一幅奇景,他的天靈蓋射出大岳一樣的血氣,渾身更是精氣澎湃,如汪洋一樣洶涌,仿若盤古臨世! “轟!” 孔雀王氣吞山河,大手連續向前拍來,硬撼黃泥掌,讓天穹都快湮滅了!一頭巨大的孔雀在其身后浮現,像是在開辟天地,有混沌在澎湃。 搖光的老人變色,對方這是在以旺盛的氣血逼他動用生命力,跟他進行消耗大戰。 孔雀王似一尊圣靈一樣,氣血越來越旺盛了,他每一次揮掌,都如百萬火山在噴發,氣勢駭人,具有無以倫比的壓迫感。 “轟!” 突然,搖光的這位老人一掃死氣沉沉,他通體發出萬丈光華,照破山河萬朵,如拈花神祗一般懾人。 他終于展出了圣地的無上絕學————混元圣光術! 在這一刻,這個老人變得可怕無比,仿佛比孔雀王的氣血還要旺盛,神焰如海洋一樣噴薄,將浩瀚的遠古戰場徹底淹沒了。 他現在仿佛如神一樣,混元圣光術一出,萬法皆破,他舉手抬足間壓塌蒼穹。 “轟!” 圣光鋪天蓋地,每一寸空間都是可怕的神輝,讓人靈魂悸動! 孔雀王都被他一巴掌拍飛了出去,渾身都有血痕出現,連咳幾大口鮮血,形勢危急。 “想我王錚縱橫天下時,誰與攖鋒,你這只小孔雀太囂張了,今日永鎮你!” 搖光的這位老人,像是恢復了活力,擁有了巔峰戰力,不可阻擋,神光如海,破滅一切。 “轟!” 他再次揮動一掌,如天外伸手壓落了下來,圣光如云似海,淹沒無垠的遠古戰場,根本沒有辦法抗衡。 “砰!” 孔雀王再次被扇飛了出去,渾身都是鮮血,形體都快爛掉了,黑發都被血水染紅,粘成一綹又一綹。 眾人莫不驚駭,孔雀王乃是當今天下的絕頂人物,諸圣主都深深忌憚,是難逢敵手的絕代妖王。 可是,此刻卻被打成了這個樣子,這是他最近八百年來第一次身負重傷! 活了三千年的活化石果然恐怖,讓每一個人都驚悚,一旦全面爆發,誰人能擋? 這樣的人,可以橫行東荒,沒有人可與之爭雄,同代的人幾乎都死絕了,未剩下幾個了。 “不愧是活化石級高手啊!” “這樣的可怕戰力,當真是嚇人,睥睨東荒,可惜壽元干涸,將要離世了。” 沒有幾人可以活過三千歲,到了這個年齡段,就是妖孽一樣的存在了,自然無敵恐怖。 可惜,壽元是他們最大的桎梏,雖然修為達到了個人的巔峰,但是卻不能長久了。 “負隅頑抗!”搖光的老人向前邁步,無處不在的混元圣光噴薄而出,到處都是。 他隨便一個動作都會壓塌虛空,無物不破,要將遠古戰場熔化了。 孔雀王長嘯,口中噴出五色神光,向前掃來,終于是暫時擋住了混元圣光術。 “有意思,竟修出了先天五行,可惜未臻至大成,你難逃一死!”搖光的老人如一尊神明一樣,大手向下拍落。 圣光如海,又一次將演武場淹沒,每一縷光都可殺死一位強者,這么多的混元圣光,駭人之極。 孔雀王的先天五行神光差點破滅,身體上血痕更多了,可是圣光卻也無法再逼近了。 他張口吐出的五色神光中,有一個黑漆漆的石臺,鎮壓住了這一切。 “轟!” 一道波動震出,黑色的石臺變大,被五行神光包裹著,化成一方大印,向前壓去,將混元圣光震散。 “混沌寶印!” 場外,搖光圣主變色,大聲提醒自己的師兄,上次他在這枚大印下吃了大虧,差點被砸斷身子。 當初,在麗州古墓爭奪九秘時,孔雀王收走了那枚混沌石,祭煉成了非常可怕的秘寶。 “這塊石頭是無始大帝留下的,雖然只是用來當作床榻用,但對于其他修士來說卻也是至寶了!”大黑狗沉聲道。 “砰!” 混沌石鑄成的寶印與圣光大碰撞,演武場幾乎快成為了混元混沌之地,一片可怕的景象。 孔雀王以混沌寶印抵住了王錚的混元圣光術,兩者間僵持不下。 “這枚黑色的寶印果然可怕,連活化石都被阻住了,不能前行半步!” 人們吃驚,兩人間激烈碰撞,五色神光中的混沌石印巍峨如古之神岳,堅固不朽。 可是,混沌圣光號稱萬法皆滅,也是恐怖絕倫,尤其是在一個活了三千歲的活化石手中施出,堪稱逆天! “咚!” 孔雀王再次咳血,不過卻并沒有后退半步,搖光的老人王錚則也是面色潮紅,軀體有些顫抖。 兩者間,黑洞成片,像是來到了大破滅時代,萬物俱滅,什么都不復存在了。 此時,唯有混元圣光與五色神光中的混沌石印大碰撞! “這混沌寶印太可怕了!”所有人都驚悚,皆生出寒氣。 尤其是圣主級人物,更是無比忌憚,孔雀王若持這枚石印與他們對決,怎么對抗? 這樣的神物,若是日日祭煉,將來不知道要化成怎樣的神器呢! 不過,人們對搖光圣主的大師兄也是很懼怕,活化石級人物名不虛傳,絕對可以橫行無忌殺圣主! “轟!” 混沌石印對決混元圣光術,孔雀王再次大口咳血,不過依然沒有退縮。 人們知道這樣僵持下去,誰生誰死很難說。 孔雀王雖然在咳血,但血氣旺盛如海,可以長久消耗下去。而搖光的活化石,雖然絕世恐怖,但是壽元無多,他耗不起。 “住手!” “停下!” 搖光圣主與赤龍道人同時大喝,不想讓他們繼續戰斗下去了,都怕己方的人戰死,那是難以估量的損失。 赤龍、搖光圣主、南宮正等許多大能出手,強行兩人分開,終結了這場戰斗。 葉凡迅速上前,取出一個玉瓶,將神泉遞給了孔雀王,打開瓶塞,芬芳飄出,現場幾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尤其是赤龍老道與烏鴉道人,眼神火熱,如見到了一部大帝古經一樣,熾烈無比。 孔雀王連飲了數口,立時盤坐在地,渾身精氣澎湃,很重的傷勢在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飛快復原。 他血氣沖霄,渾身光芒熾盛,先天五行神光繚繞,混沌寶印在頭上沉浮。 葉凡沒有將玉瓶接過來,而是遞給了赤龍與烏鴉道人他們,兩人全都有些激動,對于壽元無多的他肯來說,這是珍貴的禮物。 “赤龍,其實我最想與你一戰!”不遠處,搖光圣主的大師兄王錚開口,此時他已經服下一枚圣藥,轉瞬復原了。 “好,我就與你一戰!”赤龍老道,橫行東荒,怕過誰呢,當下就應戰了。 “不要去,這個老東西活不過半年了,他是想臨死前把你給拼掉!”烏鴉道人阻攔。 “他真當我被困圣崖這一千五百年是白過來的,我提前送他上路!”赤龍老道開口。 眾人皆驚,大戰又起,兩個活化石要動手了,這絕對是當下最巔峰之戰! 能夠活到三千歲的恐怖人物,東荒能有幾人?他們如日中天、震懾天下時,連諸圣主都要仰望呢。 而今,他們達到了個人的巔峰,但卻生命無多,即將坐化了,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古往今來,許多蓋代人雄都是敗在了歲月下,縱然功參造化也無用了,不得不黯然走向生命的終點。 “刷” 兩個活化石幾乎是同一時間進入遠古戰場,全都如鬼魅一樣飄忽不定。 “師兄小心!”搖光圣主傳音,他了解這個比他大了一千歲的師兄的心思,自知將要坐化,想要除掉赤龍這個不世大敵。 “啪” 兩個活了三千歲的老古董,出手沒有一點激情,如凡人一樣,對了一掌,看不出什么。 年輕一代許多人感覺索然無味,沒有一點不世高手的風范,看不出奧妙。 可是,但凡圣主級人物莫不悚然,一次對掌間,虛無間有無數道痕一閃而沒,這是一次大破滅一樣的對抗。 不過,卻都被兩人于電光石火間化去了,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可怕啊……”葉凡心悸,他修成了神眼,自可見到這一切。 “啪”、“砰”…… 兩個活化石,動作不是很快,不時攻上一招,沒有絕世圣術,而是在進行著一種返璞歸真的生死對決! “你我都壽元無多,消耗不起,不如一擊決生死吧!” 兩人同時說道,動了一樣的念頭,想瞬間分輸贏。 “轟!” 搖光的活化石王錚,干枯的肉身發出萬丈光華,席卷了整片演武場,如一尊金色的圣靈。 在這一刻,他是強大絕倫的,肌體生機無盡,血氣如海,混元圣光鋪天蓋地,無以倫比的恐怖! “轟!” 無盡圣光在虛無間,化形成一尊金色的古鼎,上面龍紋密布,鎮壓大世界! “這……他竟以混元圣光術演化出了搖光的龍紋黑金圣鼎之形與部分法則!” 眾人莫不驚呼,全都變色,有一種錯覺,感受到了一絲極道圣威。 赤龍老道一聲長嘯,滿頭發絲亂舞,眼神凌厲如刀,他像是生有八臂一樣,一剎那間打出八種法印。 “什么,這是天妖八式,妖族最古老與可怕的無上傳承,他竟然合一打出了!” 人們愕然,心中震撼,渾身冰寒,竟要窒息。 天妖八式合一,赤龍老道在虛無中演化出一條赤龍,真實無比,荒古氣息彌漫,龍之威壓浩蕩。 這片遠古戰場都快崩潰了! 若非有瑤池的仙淚塔守護,流動有一縷真正的極道神威,演武場早已不復存在了。 “轟!” 兩個活化石大碰撞,打出了各自的最強一擊,一決生死! 黑洞成片的出現,像是在衍生宇宙,內蘊星光,仿佛在開天辟地,毀滅與再生的氣機如潮汐一樣澎湃。 剎那永恒! 像是經歷了漫長的一百世,又像是僅僅過了一瞬間,時光永恒,難以辨清。 “噗” 赤龍老道大口噴血,自虛無的黑洞中倒飛了出來,渾身龜裂,近乎殞落。 “噗” 另一邊,搖光的活化石眸子暗淡了下去,頭骨裂開,腦漿迸流,軀干分離,破爛不堪。 鮮血染紅了長空,他的成為了血泥,骨頭碎成了雪白的渣子,被赤龍老道活活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