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534 驚見太古人族圣人

葉凡他們回頭,只見古巢一片茫茫,混沌翻涌,徹底將這里淹沒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 “從此世間再無狠人……” 他們知道,古之天帝永遠的從世間消失了,驚艷萬古,崢嶸歲月逝,一生終于是落幕了。 沒有人了解他,沒有人知曉他,不明他心中的點滴。 當一切消失,只有一個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臉浮現人們的記憶中,憂傷與微笑并存,唯有這些,流露其內心點滴。 葉凡他們默默退走了,難以說清心中是什么滋味,遠離了古之天帝的安寂之地。 遠離古巢,他們才開始再次說話,太古王族少年邀請幾人去見他的父王,將他們當作了貴客。 幾人使勁搖頭,打死也不能去。除非猴子長成,葉凡修到圣體大成境界,不然絕對不夠看,恐怕太古王的一個眼神就可以滅掉他們。 大黑狗琢磨了好半天,拎著那塊古皇令,跟太古王族少年套近乎,向他借神源塊。 “太多我也不想要,借我一兩方就足夠了”, 猴子頓時斜眼看它,覺得這只狗忒不厚道了,根本不替它傳話。 “猴子你什么意思?趕緊替我問問。我知道你不缺神源。當初葉小子把你切出來時,你比誰都鬼精明,搶走了兇兵,還將能夠封人的兩大塊神源都給抱走了,連根毛都沒有給我們留下!” 大黑狗說起在神城的這件事,就氣憤不已,數落猴子。 最終,猴子幫他傳話,太古王族少年很為難,神源對于他們來說也極為珍貴,并沒有過多儲備。 大黑狗不死心,不想入寶地而空手歸,讓葉凡動用源術尋出幾塊神源來。 葉凡早已在認真的搜索,可是幾個大計源塊都封有太古的王,很難再尋到無主之物。 他們走出去很遠,在一個古洞中停了下來,葉凡心中一動,他覺得雙目刺痛,洞中一片璀璨,到處都是神光。 “死狗別忽悠人家孩子了。”葉凡將大黑狗叫了過來,向它傳音,準備開采神源。 “啵!” 他輕輕點了一指,擊破一塊巨石,石皮龜裂,光華炫目,滿洞生輝,一片神圣祥和,一顆人頭大的神源塊滾落出來。 大黑狗立刻撲了上去,死死的抱在了懷中,忙不迭的擦了一把口水,叫道:“還有沒有?” “還有,也許真的發現神藏了!”葉凡內心都有些緊張,頗為激動,他覺得這將是源術有成以來,收獲最大的一次。 因為,古洞深處更為炫目,石中封有不少的神源塊,多半能有兩三方,與封有太古王的大神源塊差不多! “讓我來……”,大黑狗親自動爪子,鑿石開洞,時間不長有虹芒流動,古洞璀璨。 又一塊人頭大的神源被采了出來,將大黑狗映照舟近乎透明,精氣如潮汐一樣在澎湃。 “大氣運,大造化呀!”黑皇咧大嘴傻笑個不停,嘴角都快抽搐了。 它彎下身子,快速掘地,時間不長,又挖出一塊臉盤大的神源,黃金色的神光如烈焰在燃燒。 “不對,別挖了!”葉凡吃了一驚,他運轉神眼,透過石壁見到了一個人。 可是,他還是喊晚了一步,大黑狗一爪子將石壁剖開了,露出一大塊神源,足有兩方多,靜靜的立在古洞深處。 “艾路納尼!”太古王族少年驚叫。 葉凡等人渾身冰寒,急忙后退,他們感覺到了一股驚悚的氣機,毛骨發究 在神源塊中,有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他盤膝而坐,沒有一點生命波動,卻讓人極其心悸。 他著上半身,瘦骨鱗絢,下半身圍了一條獸皮,看起來很原始,但是卻讓人有悚然的感覺。 這個如原始人一樣的老者,雙目緊閉,眼窩深陷,頭上的灰發亂糟糟,跟野草一樣,在其手中托著一根骨棒。 而最讓人吃驚的是,他渾身都被鐵索綁縛,幾乎勒進了血肉中,赤紅色的鐵鏈光芒閃爍,一看就不是凡品,上面銘刻有很多紋絡。 那絕對是強大的鋒文,以此將他鎮封了,不能突破而出,一動不能動。 “這是……什么人?”葉凡很心驚。 很明顯,這是一個囚徒,非常的強大與可怕,沒有生命波動,幾乎成為了一根木樁,卻懾人神魂。 “艾路納兒……”太古王族少年很慌亂,說了一大堆話語。 “他說這是一個太古兇人,殺生靈不眨眼,視生命如草芥,被囚于此。”猴子解說。 葉凡驚異,他看著圍著獸皮的枯瘦老人,覺得很怪異,無論怎么看都像是一個人族,而不像太古王。 “媽的,本皇也覺得是個人,并非太古的王族,這是怎么回事?”大黑狗也吃驚。 “這真是一個太古的兇人嗎?”葉凡讓猴子詢問。 “歐碼耶鬼……”少年很激動,不斷倒退,示意他們也趕緊遠離此地。 “他說這是太古人族的一位圣人,很恐怖,殺生靈無盡。”猴子神色怪異的說道。 “什么,太古人族的圣人?!”葉凡差點驚叫起來。 “這個身著獸皮的老家伙,是從太古活下來的人族?”大黑夠的眼睛都直了,險些瞪出來。 太古王族少年認真的點頭,表示此人極度危險,需要遠離此地,免得發生不祥的事情。 “媽的,比古之大帝都有氣運,活了這么久遠!”大黑狗驚叫,呆呆發愣。 葉凡心中也涌起滔天駭浪,這是他所見過的活的最為久遠的人族。 對于利用神源活命,他曾經向黑皇還有猴子詳細追問過,因為見到太古王族能自封,他一直有疑問,遠古人族強者為何沒有如此? 猴子給了他一個答案,時也命也! 而大黑狗的回答則更為詳盡,自封神源中成為活死人,對于古之大帝來說根本無效,因力他們太強大了,沒有什么可以封住他們的生命波動! 至于大帝以下的人族強者,則是永遠沒有那個機會了,就如同猴子所說的那樣,時也命也! 荒古年間,還有普通純凈源可以形成,而神源則于太古年間就終結了。 想要自封源中,已經形成的源塊根本不能利用,需要神源寶液,在它形成的剎那融入其中才行。 神源寶液,乃是天地的本源精華,在太古年間逐漸絕滅,形成最后一批后,就此不再成型。 太古年間,發生了一些劇變,繁盛的太古種族走向衰落,而他們也是幸運的,有最后的一批天地本源精華可以利用。 進入可形成神源寶液的絕地,進行自封,可以沉眠下來,等待重新崛起的機會。 當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神源寶液可利用,只有少數的王族還有他們最信任的手下可有這樣的機緣。 不然,浩瀚大地,無盡大荒,為何只有太初禁區、紫山、萬龍巢等少數地方才有古生物遺存呢? 弱肉強食,只有幾大王族勉強得到了計源寶液,余者皆歸于太古歲月下,成為黃土了。 太古不缺神源,但是正在形成的神源寶液卻很罕見,非最強大的王族不能奪到。 而今,天地本源精氣干涸,根本不可能再現太古年間的奇景了,神源一旦形成,永遠不能化歸為寶液了。 “昔日,太古種族何其多,繁盛到極致,可是數千萬或者上億人中,能有一人得到神源寶液就不錯了。”猴子嘆道。 “人族歷經太古大難,存活下來,后世則不需要自封了。”葉凡細想過后開口。 遠古的人族強者,早已沒有機會得到太古的神源寶液了。 至于人族的大帝縱然可以逆天而行,生生化生出神源寶液來,于他們自己也無用了,一旦證道成帝,世間再也沒有什么可以束住他們! 因為,他們實在太強大了,超出了世間的一切,除了不死神藥可延他們一世壽元外,再無任何外物可助他們。 葉凡短暫沉思,很快就回過了神來,眼前有一個太古人族圣人,實在是石破天驚的消息,若是救出來,必將震動東荒,驚憾天下。 神源塊中,這個老人真的太原始了,皮膚呈古銅色,干巴巴。腰圍下的獸皮,花紋斑駁,仔細辨認卻讓人吃驚,那絕對是大能級蠻獸的皮,而且還是很強大的那種! 他手中的白骨棒溫潤晶瑩,潔白如玉,一看就不是凡品,無法估量全力一擊會有多么恐怖的威能。 不過,葉凡細想后也釋然了,太古人族圣人的武器怎么可能是凡品?絕對是驚世的神物! 可惜,老人被赤紅色的鐵鏈綁縛,被上面的先天紋絡壓制,與死沒有什么區別了。 “此人不能哈……”猴子突然開口,皺眉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為什么?”葉凡問道。 “按照少年所說,他修行出了問題,神志不清,犯下了無邊殺劫……” 這是太古年間的人族圣人,且是實力達到絕巔的可怕人物,戰力強大的讓人驚悚! 太古年間,人族有兩大無上神訣,一旦修成,驚天動地,可以橫行天下。 這位太古圣人修有太陽真訣,達到了極盡境界,而后又修太陰真訣,想要將兩大神訣合一。 可是,卻因此出了大問題,太陰圣力與太陽圣力對沖,根本不能相容,生出了大禍。 他白天為神,夜間為魔,神志不清,血腥殺戮人族諸多強者,更是屠了不少其他種族的絕頂人物。 可以說,這位太古年間的人族圣人犯下了滔天殺劫,許多種族共伐之。 最終,少年的爺爺還有他的父王齊出,才將這位人族的圣人給鎮壓,永封在了此地。 “怎么沒有殺死他?”葉凡心中一動。 少年有些為難,神色多少有些不自然,猴子立刻了解了,道:“各族玄法可以相互借鑒”, “原來如此!”葉凡點頭,同時心中很激動。 這個太古的人族圣人,一身竟然兼有兩大無上神訣。 太古年間,人族總共就有兩部古經而已,他居然全都學到了,集于一身,卻也因此生出了大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