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533 仙珍

第五百三十三章仙珍 龍木烏黑,粗大無比,筑成古巢,無盡歲月過去,幾乎沒有什么光澤了,這是一座山岳一樣大的烏巢。 混沌在底部洶涌,如開天辟地一樣壯闊,古棺沉浮,棺蓋緩緩移動,在原始之氣的繚繞下慢慢打開了。 “哐當!” 棺蓋偏向一旁,發出的聲音讓幾人的靈魂都為之一顫,像是天地開辟后的第一縷初音。 葉凡頭上的萬物母氣鼎劇烈抖動,將飛離出去,要沖進巨大的混沌烏巢中,有些不受控制。 “別放跑了,這是吞天大帝的尸體在想你索因果,不能放棄!”大黑狗一邊打冷顫一邊咕噥道。 葉凡心神寧靜,他不想與古之大帝有什么糾纏,如果萬物母氣鼎飛走,他也不會多么失落。 他靜靜站在山崖上,并未刻意做些什么,若真有什么所謂的因果,一位遠古大帝的手段肯定無法抗衡,徒勞而已。 “一具尸體……”猴子無比的緊張,抓緊了手中幾乎快要爛掉的兇兵,死死的盯著古棺。 太古王族少年則是無比惶恐,大眼中充滿了驚懼,躲在幾人的身后,身體微微顫抖著。 “自古以來最逆天的大帝,活的無比久遠……”大黑狗毛發倒豎,向后退了幾步。 古棺中,混沌霧氣朦朧,一具尸體并不是很完整,鮮血淋淋,靜靜的躺在那里,看不真切。 這是狠人的第四世身! “連混沌都無法奈何他尸身一絲一毫,很難想象他的堅固到了何種程度……” “一縷發絲都可破混沌,他的肉身早已成為世間最稀珍的圣物,可煉極道圣兵!” 幾人無比的震撼,這位遠古大帝的境界早已無法揣度,堪比神明,可以說是世間的神。 四世而終! 現在可以清晰的確認,棺槨中是狠人最后一具肉身,如此殘損,說明他并未能再生下去。 縱然開創出了不滅天功,但卻也只能續一世命,不能重走一條路,狠帝終是走向了終點。 “噗通” 太古王族少年跪拜了下去,戰戰兢兢,那古棺中透出的一縷威壓讓他猶如面對神靈,無比敬畏。 葉凡頭上的萬物母氣鼎,雖然在顫抖,但卻并沒有真的飛出去,垂落下萬道絲絳,最終平靜了下來。 可是,一種玄而又玄的聯系并沒有被斬斷。 在這一刻,幾人都有一種幻覺,感受到了一種情緒波動,像是有一個人在輕語。 狠人逆天而行,站在了人族所能走到的最絕巔上,傲視古皇,睥睨后帝,驚艷萬古。 不能永生,非他不夠絕艷,而是這天地不能飛仙,無法舉霞而去,他已經走到極盡,卻沒有了前路。 縱是如此,他亦逆行而上,有如神明,創萬古未有之道,逆活四世,古今莫有并論者。 所有這一切,如此真實,像是有一個人在自語,傳到幾人的心中,讓他們驚異莫名,似真似幻。 “你驚艷萬古,無人能比,縱死也是無上人杰,睥睨古今,人中之帝。” “死了,到底還是死了,絕艷一生,四世而終,難有并論者,一生無敵寂寞。” “驚才絕艷,古之天帝,卻不能長存,錯在天地不容,非你不行。” 幾人皆感嘆,這樣偉大的強者,到底還是磨滅在了歲月中,擊碎了他們最后的一絲幻想。 但狠人一生絕對是冠古絕今的,他以凡體逆行而上,成為古今最為強大的人物之一,讓人震撼。 “那是遠古大帝的情緒嗎,被我們感受到了,他死前似乎很平和,好像生死不過如此罷了。” 這是幾人的感覺,那種情緒雖有嘆息,但更多的卻是平淡,看透了悲歡離合與對生死的淡漠。 或許,狠帝活的太久,實在是疲倦了。 萬龍齊躍,古棺被成千上萬條龍氣化成的大龍環繞與膜拜,當罡風涌動時才能見到一個輪廓。 又一次匆匆一瞥,古棺中的混沌霧氣下,這位大帝的頭部顯現,發絲烏黑,可惜臉上卻帶有一張面具。 一張鬼臉,似哭非哭,似笑非笑,面有憂傷,也有歡笑,也許這就是他或她的一生。 在歡笑中落淚,在憂傷中微笑,狠帝,沒有人了解,最是神秘,世人皆不知其心。 或許,唯有這一張面具,流露了他或她內心的點滴,其他人不能了解。 短時時間內,幾人都很沉默,感受到了一種孤單,與高處不勝寒的落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們才漸漸回過神來。 “死了,死了,全都死了……”大黑狗長嘆,而后竟然悲鳴了起來,道:“無始大帝也死了,全都死了,到底是沒有一個活下來,修煉到盡頭還有什么意義?!” 黑皇難得的一次性情流露,無比傷感,喃喃悲語,遙望紫山方位,道:“大帝啊,你一路走好!” 最后的一絲希冀也破滅了,葉凡一陣呆呆發愣,竟然真的沒有一個大帝活下來,他對無始大帝期盼也因黑皇而煙消云散了。 “嘩啦!” 古棺中發出一聲輕響,有一道朦朧的光輝飛出,如一條龍在混沌中騰躍,非常的神秘與玄異。 “那是什么?” 幾人都全都驚醒了過來,凝望混沌迷霧,心中驚憾不已,古棺中有什么活物不成? “哎虛類瓊……”太古王族少年驚呼,臉上非常激動。 猴子驚異的解說,這就是古巢中的仙珍,一般人根本見不到,數萬年飛出來一次就不錯了。 沉眠在此的太古王也不過有幸感知到過一兩次而已,卻根本不敢來奪取,只能遠觀。 “抓住,抓住!”大黑狗一抹臉,傷感之色盡退,又恢復了貪婪的本性,不斷叫囂。 “虛瓊古納里呀……”太古王族少年大叫與告誡。 猴子露出凝重之色,道:“他說千萬不能去抓,不然連太古王出手,都保不住性命。” 大黑狗抓耳撓腮,根本坐不住了,但卻干著急也沒有辦法,叫道:“進入烏巢,不能得一件仙珍,真是對不起八輩祖宗!” “當!” 它將古皇令持在手中,敲打個不停,沖著混沌龍巢晃動,道:“太古圣皇神令在此,聽我召喚……” 那道光并是很很絢爛,像是星輝凝聚而成,柔和而皎潔,非常吸引人的心神。 它繞著古棺飛行,九次沖出又九次沒入里面,最后一沖而起,飛出了古老的烏巢。 “當……” 大黑狗更加賣力了,以大爪子用力敲那枚古皇令,道:“真被本皇給召喚過來了!” 那道光果真飛來,如一道月光垂落而下,大黑狗嗷嗷的叫著,伸開大爪子就去接。 可是,光華一閃,它避過了大黑狗,刷的一聲沒入了葉凡頭頂的萬物母氣鼎內,收斂了神輝。 “小子這你是搶劫,你在犯罪!”大黑狗氣憤不過,撲了過去,張開大嘴就咬,想將鼎一塊搶過來。 “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是它自己飛進去的。”葉凡按住它碩大的頭顱,防止被咬。 “胡說,本皇千辛萬苦召喚而來,你卻半路截去了!”大黑狗氣憤。 當一切平靜下來,大黑狗也沒轍了,因為這道光取出來后,若是不動它,還會自動飛入鼎中。 幾人全都圍了上來,仔細觀察這件仙珍,莫不驚異,尤其是太古王族少年,充滿震驚之色。 葉凡將其托在手中,這是一幅古卷,晶瑩閃爍,像是以日月精華鑄煉而成,但卻非常柔軟。 它呈四方形,能有一米五左右,鋪展開來,上面偶爾有星辰一閃而沒,輕靈而祥和,看不出到底是什么。 “這是什么神物?”幾人皆不解,研究了半天都不能看出個究竟。 “難道是一部古經不成?”大黑驚疑不定。 幾人以神念探索,卻依然不能有所獲,這塊如日菁月輝煉成的古卷內部無垠,探索不到盡頭。 猴子仔細回憶,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露出震驚之色,道:“我父親似乎也有這樣一幅古卷,我有些模糊的印象,他常在深夜觀看。” 他的父親是太古的皇,為一代斗戰圣者,天下無敵,竟常常深夜觀摩這樣一幅古卷,實在讓人吃驚。 “該不會就是太古年間的斗戰圣皇所持有的仙珍吧?”葉凡驚疑不定。 “像,非常像,我覺得就是那張古卷!”猴子越看越覺得熟悉,鄭重點頭。 “媽的,絕對是仙珍,斗戰圣皇都經常靜心觀看,后又落入吞天大帝手中,價值不可估量!”黑皇都快趴在上面了,使勁的盯著看。 “哐當!” 如山岳一樣的烏巢中,古棺之蓋閉合了,而后緩緩地向下沉去,沒入了無盡混沌中。 “沉墜了下去,不留世間,歸于混沌中了。”葉凡一怔,也許這才是古之大帝最好的歸宿,他長嘆了一聲,道:“走吧,此地不能久留。” 古巢中肯定還有神物,但是他們卻無法接近,再呆下去也沒有什么用了。 幾人對著烏巢拜了一拜,表達對狠帝的尊敬,而后快速向遠處行去。 “虛瓊達哩納?”太古王族少年叫道,覺得帶走仙珍很不妥。 猴子反復解說,他才不再多說什么。 “轟!” 當他們走到遠處時,后方劇震,整座古巢都一片迷蒙,完全被混沌淹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