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514 再斬圣子

第五百一十四章再斬圣子 葉凡輪動陰陽圣劍,將紫府圣子斬死,頭顱與神識成為灰燼,只剩下一具無頭的尸體在噴涌鮮血。 一代圣子性命終結,原本很有可能會成為無上圣主,但卻在今日走到了人生的盡頭,成為歷史的塵埃。 可以預料,不久后必會有一場大亂,這是近年來東荒第一位陣亡的圣子,肯定會引發一場瀾! 爛木錘沒有一點出奇之處,上面有被蟲咬過的痕跡,都快爛掉了,沒有一絲武器的樣子,丟在地上根本沒人會撿。 可正是這樣一個不起眼的破木錘,卻可發出混沌光,將陰陽圣劍都打出了裂紋,威力奇大,多次化解紫府圣子的厄難。 葉凡持在手中,覺得輕飄飄,像是拎著一根木柴一樣,沒有多少重量,似乎稍微一用力就會折斷。 “咚” 他用力震指,爛木錘發出空洞的聲響,像是腐木中空,可是任他如何加力都不能擊碎,質地很堅硬。 “砰” 他手持破木錘,揮動而出,“嗡”的一聲輕顫,虛空被鑿出一個黑色的大洞,一道混沌光芒射了進去。 “這是什么寶物,比陰陽劍威力大多了!”葉凡驚異。 “這肯定是一宗神物……”大黑狗湊了過來,眼珠子瞪的很圓,大爪子神速探出,貪婪的毛病又犯了。 葉凡知道它的習性,一直在防范呢,抬手擋住了它,道:“別亂搶,快主持殺陣,不要放走一個人。” 此時,這片地域到處都是血泥,腥味撲鼻,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景象嚇人,像是來到了屠宰場一樣。 姜懷仁、吳中天他們也走了過來,看著爛木錘嘖嘖稱奇,居然可發出混沌光,無堅不摧,堪稱神物。 “紫府圣子死了……” 柳寇幾人都感覺事情鬧大了,這是一個圣地未來的主人,讓葉凡給活劈了,傳揚出去,整片北域都要大地震。 “啊……” 慘叫聲繼續傳來,遠古大帝的殺陣舉世無雙,化成有一個有形有質的大磨盤,碾壓天地,將一條條生命不斷化成肉醬。 “啊……” 沒有一個人可以逃走,殺伐古陣像是秋風掃落葉一樣,每一次都斬死一大片人,這是名副其實的絞肉機。 諸多強者,縱然你是化龍第八變、甚至巔峰的超級高手,也難以逃脫古之大帝陣紋的滅殺,血泥中夾雜著骨頭渣子。 地上的鮮紅中,夾雜著一塊塊慘白的碎骨,讓人覺得頭皮發麻,慘不忍睹,皆不敢正視。 殘酷的修者世界,一旦開戰,就沒有什么仁慈可言,孰是孰非難以說清,談不上對與錯,有的只是生死與叢林法則。 葉凡向前走去,來到紫府圣子的無頭尸體前,將那個黑色的大葫蘆從其背后摘了下來,這也是一宗秘寶。 不說葫蘆本身,單是它里面裝的天陰絕水就價值連城,這是死亡之水,連圣主的肉身都可以化掉,沒有人敢沾惹。 “咦,這爛木錘……很像是這個大葫蘆的塞子!”姜懷仁眼尖,一眼看出了異常。 葉凡將爛木錘的柄塞了進去,嚴絲合縫,正好堵住葫蘆口,錘頭與葫蘆嘴成為一體。 “造化啊,這絕對是一宗神物,連塞子都能發出混沌光,這么恐怖,這個葫蘆可想而知!”大黑狗人立而起,眼泛兇光,又準備搶了。 “死狗你就不能本分一點嗎?”葉凡斜了它一眼。 幾人都心中震動,這個黑葫蘆絕對有莫大的來歷,塞子都如此可怕,真正的葫蘆本體可想而知。 “紫府的小子也許剛得到這個葫蘆沒多久,實在是暴殄天物,拿葫蘆塞子對敵,根本不明白它真正的價值!”大黑狗道。 他們幾人鼓搗了一會兒,卻沒有發現黑葫蘆的用途,它比神鐵還堅固,連葉凡的金色手指都無法洞穿。 “天陰絕水雖然價值連城,但是跟黑葫蘆比起來它連一根毛都算不上,用來裝它,實在是浪費。”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到了現在沒有幾個人活著了,都被斬成了肉泥,猩紅一片,凄艷而血腥,僅剩下了十幾個人。 葉凡很平淡,眼眸中沒有什么波瀾,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他不出手則已,一旦決斷,就是這樣的堅決。 “可惜,只進來兩位圣子……”他在尋找萬初圣子的下落。 活下來的人并不一定是最強大的人,無始殺陣是殘缺的,僅為一角,有的地方殺傷力恐怖到極致,而有的區域則相對薄弱一些。 “在那里!” 葉凡眸中光華一閃,快速沖了過去,出現在一堆尸骸前,那里有一個血人,渾身都被血水淹沒了,一動不動,冰冷無比,沒有一點生機。 他與血泥混在一起,被埋在了下方,若是其他人根本感知不到,一定認為那是一個早已死透的人。 可是,葉凡修成了神眼,一眼就望穿他還活著,生命本源很旺盛,在散發熾盛光芒,并未熄滅。 萬初圣子竟然在詐死,想要逃過這一劫,他卻也是迫不得已,被逼到了這番境地。 葉凡跟幽靈一樣沖來,無聲無息,輪動陰陽圣劍,化成一條蠻龍,立劈而下,粗大的劍芒與天上的烏云連到了一起! “刷!” 萬初圣子化成一道青芒,如光一樣沖起,躲避了出去,大地被斬裂,黑洞洞,深不見底! “葉兄,我們有些誤會了。”萬初圣子開口,想要說什么,可是葉凡卻催動了皆字秘,輪動圣劍向前斬去,根本不給他機會。 “錚!” 這一劍將高天都剖開了,漫天烏云散盡,無窮星輝如瀑布一樣聚來,成千上萬道,白茫茫一片,垂落而下。 萬初圣子變了顏色,他感受了利刃臨頸的驚世鋒芒,死亡的氣息在彌漫,不可力敵! 可在無始殺陣中,他沒有辦法逃避,走錯一步,就會形神俱滅,他只能面對那粗大如山岳一樣的劍芒。 皆字秘一觸發,十倍戰力提升,這是一種毀滅性的氣機,摧枯拉朽,陰陽圣劍如一輪太陽一樣璀璨。 “啵!” 萬初圣子掌心晶瑩,血芒迸射,打開一個凄艷的血盒,鮮血染紅了夜空,如一個太古的兇靈復蘇了,要毀滅萬物。 天妖血盒! 昔年,一位天妖以自身的妖神血為后人祭煉成的武器,殺傷力無以倫比,天妖之血可化盡一切對手。 “砰!” 葉凡這一劍力道極大,與血光撞在一起,將萬初圣子當場劈飛了出去,大口咳血。 十倍戰力一出,世間同階誰與爭鋒? 這相當于十位圣子級人物合力出手,攻殺萬初圣子一人,在無始殺陣中他沒有辦法躲避,縱然手段逆天,也招架不住,立時遭受了重創。 可是,葉凡也是心中凜然,大步后退,他手中的陰陽圣劍沾染魔血,上面的裂紋快速擴大。 “喀嚓!” 陰陽圣劍斷裂,被天妖血盒徹底毀掉了。 葉凡通體綻放熾盛金光,阻擋妖神血沾身,取出爛木錘,猛力擊砸,震散了無盡血光。 “傳說中的絕代天妖煉成的寶盒,一定要奪來!”后方,大黑狗大聲叫道。 葉凡揮動爛木錘,一道可怖的混沌光射出,打向萬初圣子,在虛空中鑿出一個黑洞來。 “轟” 天妖血盒不足三寸長,但是卻納有無盡血海,在這一刻沖出無邊浪濤,幾乎將這片天地淹沒了。 “哧” 葉凡以爛木錘劈出一個黑洞,將無盡血海引導了進去,射出混沌神光斬向萬初圣子。 兩人快速大戰了起來,無始殺陣在運轉,萬初圣子一步一驚心,無法集中精神。 “轟!” 葉凡又一次成功觸發皆字秘,手中的爛木錘光華大盛,像是有了生命一樣,射出一大片混沌光。 這是一種嚇人的可怕場景,黑色的夜空不斷崩塌,一片黑洞出現,萬初圣子大叫,以天妖血盒阻擋。 可是,十倍戰力提升起來,太過恐怖,摧毀一切,整片血海都被蒸干了,一切都被破滅! 萬初圣子在無始殺陣中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硬接,“砰”的一聲,被混沌光掃飛了出去,形體龜裂。 “嗡!” 葉凡施展行字訣,如一道光一樣沖了過去,在十倍戰力運轉的短暫時間內連續出擊,凌厲無匹。 “噗” 萬初圣子大口噴血,被混沌光又一次掃中,渾身的骨頭斷裂了大半,他大叫道:“你不能……” “轟!” 葉凡不給他說下去的機會,十倍戰力狂飆,爛木錘震碎虛空,將其打飛,差點化成肉泥。 “你……”萬初圣子咳血。 “咚!” 葉凡以爛木錘抵住天妖血盒,混沌光禁錮了無盡血海,兩件武器粘在了一起。 此時,皆字秘所觸發的戰力消失了,可是萬初圣子也是強弩之末了,奮力抗衡。 “砰!” 葉凡探出金色的大手,向前打去,毀滅性氣機震動。 “啪嚓” 萬初圣子手臂折斷,接著胸膛塌陷,肉身被金色的大手印了一記! “噗!” 圣體的肉殼何其強大,如金色大磨盤一樣的手掌,結結實實拍在萬初圣子的軀體上,讓他當場四分五裂。 萬初圣子的元神沖出,想要遁走,葉凡眉心那汪金色的小湖化形出一個金色的小鼎,一沖而過,將其震碎。 又一位東荒圣子殞落,未來的萬初之主就被這樣抹殺了,從此成為歷史云煙,不復存在了。 葉凡一日內連誅兩位圣子,這足以震動天下,同時滅掉這么多強者,斬盡殺絕,滿地肉醬,將會引發滔天的波瀾。 “姚曦在哪里,大衍圣子項一飛在何處,他們也來了……”他輕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