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510 風暴來了

第五百一十章風暴來了 恒宇大帝的一角陣紋密布虛空中,斷去前路,棋盤紋絡擾,短時間內難以橫渡。 “壞了!”大黑狗第一次冒出冷哼,它沒有想到對方這么迅速,早先沒有露面,顯然是在暗中布置。 “留下萬物母氣鼎,我也不為難你,畢竟你是神王老祖救下的。”姜川很平淡,但卻有著不可抗拒的氣勢。 他一身紫衣獵獵,站在虛空中,俯視葉凡,不再多說一句話,如深淵中的龍,隨時會逆天出擊。 “姜川你可真是長出息了,如今一副唯你獨尊的樣子,什么都不在乎了。”姜義上前,步步裂高空,像是在登天一樣。 “該屬于我姜族的,自然要爭,它將是我姜族第二件圣兵,不容它落于外人之手。”姜川淡然道來。 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強勢,他看起來很年輕,但輩分卻極高,與姜義針鋒相對,根本不相讓。 “它真的是你的嗎?”葉凡站在虛空中,冷漠相對。 此時,萬物母氣鼎縮小,化成了拳頭大,被他托在掌心中,萬道絲縷垂落,天生與道相合,自然而大氣。 “我說是姜族的,自然就是。”姜川答道,向下望來。 “你說是就是?大不了我震散此鼎,讓萬物母氣就此散在天地間,你去搶劫整片天地吧。”葉凡的手指間明滅不定。 此鼎是他在輪海中鑄成的,在沒有真正交織出大道紋理前,自然有秘法可以瓦解,他準備打散在天地間。 “你敢……”遠處,姜逸晨與一些人喝道,卻真的有些擔心。 “你如果震散此鼎,我就讓你形神俱滅。”姜川的神色冷漠了下來,俯視葉凡,無形殺念在涌動。 “那就玉石俱焚吧!”葉凡冷笑道。 其實,他心中卻在尋找退路,掌握有行字訣,自然可以避過當下的險局,唯一讓他忌憚的是,這是姜族內,想闖出去有很大麻煩。 “敢爾!”姜川大喝,真怕葉凡碎鼎,散盡萬物母氣,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斬來。 “老十三你可真是越來越能耐了,跟小輩威風算什么,讓我來掂量一下你的斤兩。”姜義大聲道。 “砰” 他的右小臂發光,青氣彌漫,掌指齊震,印向空中,與姜川的大手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悶響。 “我們先撤,繞過恒宇大帝的一角陣紋,去別的地方橫渡虛空。”李黑水道。 萬物母氣鼎已經到手,已經沒有必要繼續停留下去,不然會越來越危險,突圍要趁早。 “婷婷跟我們走。”葉凡開口,不想讓她繼續留下來。 “爺爺還在這里呢。”婷婷心有顧慮。 “小姐姐跟我們一起走吧。”小囡囡仰著頭,搖動婷婷的手臂。 “他們不敢拿姜老伯怎樣,其實婷婷留下來也無妨,沒人敢欺負她了。”姜懷仁道。 葉凡想帶她離去,自不是擔心她的處境,而是想以不死神藥徹底治療她的太陰之體。 可是,一位絕頂大能早已鎖定了他們,姜逸晨的爺爺姜銳雙眼射出兩道金線,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六哥你真要如此嗎?”姜家九爺祖上前,擋住了他的眸光。 “老九你這樣做是沒用的,祖先的帝紋已經布下,他們走不了,換任何一個人也可以封住此地。”姜銳搖頭。 “你們誰也走不了!”姜逸晨叫囂。 “媽的,剛才沒將你的嘴抽爛,你還不長記性是吧?”姜懷仁道。 “你……”姜逸晨神色變了又變,但卻不敢說出一句難聽的,他真被那位大寇爺給嚇住了,抽耳光將他抽到懵,他爺爺都沒阻攔。 雖然姜族十三爺同樣很強勢,但是縱然真的能夠拿下這位大寇祖宗,也不敢將他怎樣,還是要放掉的。 “你什么你,叫一聲小叔,別跟我沒大沒小的。”姜懷仁斥道。 姜逸晨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覺憋屈,挨了祖孫一通大耳光,還不能還口,氣的他恨不得一頭撞地。 姜逸晨的大伯,那個灰發中年人,請來幾位老者,繼續主持恒宇大帝的陣紋,阻止葉凡他們離去。 大黑狗發狠,道:“媽的,本皇昔年縱橫天下時,誰敢堵我,今天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手段。” 黑皇人立而起,一雙大爪子比人手還靈活,在虛空中亂刻,額頭上的汗水跟泉一樣在涌,似乎很吃力。 它的道紋造詣極其高妙,少有人可以匹敵,卻還這樣一副吃力的樣子,可以想見所刻神紋多么的可怕。 “轟!” 不過片刻間,殺伐之氣騰空,如一條又一條大蛟,粉碎了蒼穹,兇煞氣息,刺入人的心魄中,殺意彌漫天地間,十方皆動。 所有人都被驚動了,這是一座殺陣,雖然只是一角,但卻像是可以毀滅世界一樣,殺伐入骨,刮人神魂。 “這是遠古大帝的一角殺陣!” 遠處,姜銳雙眼射出的兩道金線,更為刺目了,渾身精氣如絲如縷,自體表射出,他的精氣神都實質化了。 不少人都驚呼出聲,深感意外,這只大狗什么來頭,竟然掌握有兩種不同的大帝陣紋,這很嚇人。 無始殺陣! 大黑狗匆忙間,只布出了一小角,完全是依葫蘆畫瓢,將自己珍而又重的殘圖排列了一小部分。 即便如此,也是雷霆滾滾,殺伐之氣沖霄,仿佛蓋世殺主臨世了! 大黑狗快虛脫了,有氣無力的爬在棋盤陣紋上,叫囂道:“媽的,有本事你們再阻攔試試看!” “幾位祖爺,你們要想辦法,不能放他們離去。”灰發中年人皺眉。 “跟我玩陣紋,你們還嫩呢,有本事就想出辦法來,破解這天下第一殺陣!”大黑狗灌了一大口神泉終于是復蘇了。 “真能橫渡虛空了?”李黑水問道。 “隨時可以,兩位大帝的陣紋齊出,誰能阻攔?”大黑狗相當的傲然。 “該死的,你們走不了,請出祖先的殺陣來,力壓他們。”姜逸晨出主意,但卻被一個老人狠狠的瞪了一眼。 “神王對我有大恩,我不會忘記,日后必會報答。”葉凡傳音,而后掃向其中一些人,道:“不過,若是想謀害我,也不能不還手。” “你少要得意,你不見得能夠離開!”姜逸晨恨恨的盯著他。 “姜逸晨你最好老實的呆在姜族,不然的話,只要出去,被我抓到,必然會找個茅坑你一千年!”葉凡喝道。 “媽的,這個主意我喜歡!”大黑狗嗷嗷大叫。 李黑水等人也大笑了起來,全都嘲諷,言稱姜逸晨只要露面,必拿住他。 “你等著!”姜逸晨發狠,死死的盯著他們。 葉凡很認真,道:“我所說并非虛言,你好自為之吧!” “你……好,好,好!”姜逸晨與灰發中年人等皆神色陰冷。。 此時,姜義與姜川的大戰到了白熱化,即將分出輸贏,遠空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道:“本是同根生,何必如此?” 許多人都變了顏色,姜家的老祖宗來了,是一位快要坐化的活化石,輩分高的嚇人! “你們還不停手。”蒼老的聲音再次喝道。 姜義與姜川全都停了下來,對這個老人似乎很尊敬,不想讓他生怒。 “將萬物母氣鼎還給人家,送他們離去,婷婷乖女,以后跟在我身旁。”姜家的活化石發布出如此命令。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比圣主的話都頂用,沒有人敢不遵從。 “老祖宗,我先將婷婷帶走幾天,然后送到你的身邊來。”姜義突然開口,因為他聽到了自己孫子的傳音,離開這里,要以神藥治療太陰之體。 “好。”那個活化石沒有出現,只有聲音傳來。 “走!” 大黑狗發怵,不想在此久留,姜家出現過大帝,肯定還有其他不世陣紋,他怕這個活化石擺弄出來。 “刷” 殘損的大帝陣紋磨滅,光芒一閃,他們自原地消失了,在離去前,傳出一個稚嫩的聲音,充滿憂慮。 “狗狗哦,你不會把我們弄丟吧。” “放心……”當大黑狗的話語傳出時,也不知道在多少萬里以外了。 光華一閃,他們出現在一片無垠的大草原上,夕陽染血,野狼長嚎,一片荒涼與孤遠。 “我們不會是到北原了吧?”幾人心中打鼓,對這只不靠譜的狗早已是有所領教過了。 大黑狗心虛,道:“沒那么巧吧。” 最終,他們確定了位置,來到了北域邊界處,只差一點就進入了北原。 “死狗,你不許再擺弄棋盤陣紋了,刻另一幅陣圖回去,不然打死我也不跟你走。” 當他們回到北域的一片綠洲中,這才長出一口氣。 葉凡將幾種圣果取出,交給婷婷,又給了她一瓶神泉,最后更是將龍紋黑金圣靈劍放在她手中當作禮物。 “哥哥……” “去吧,太陰之體今后將是你突飛猛進的源力,而不再是桎梏。”葉凡微笑。 最終,姜義帶走了婷婷,小家伙一步三回頭,依依不舍,灑淚離去。 “小姐姐,保重哦。”小囡囡站在一塊大青石上,揮動小手。 瑤池盛會要開始了,北域風云再動,也不知道來了多少人。 幾大源術古世家,包括隱世多年的源王一脈都被請了出來,被瑤池的人迎入凈土中,很顯然幾塊古石王關系重大! 葉凡遠上數百萬里外,都被瑤池的人尋到了,邀請他一定要走上一趟,進入瑤池內。 數日后,另一則消息傳出,萬物母氣鼎重歸葉凡手中,傳了出來,引發一場轟動,許多人眼睛都紅了。 “小子你的機會到了。”大黑狗嘿嘿的笑道。 “什么機會?”葉凡問道。 “自然是舉世皆敵,殺遍諸王。” “一定是蔣逸晨他們傳出來的,我們去逮住他,永鎮茅坑一千年!”李黑水道。 “要逮住他!”柳寇點頭。 同一時間,殺圣聯盟浮出水面,諸圣子隱現當中,一場巨大的風暴來臨! “舉世皆敵的時代真要來臨了嗎?”葉凡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壓力,不過他的眸光很快又平靜了下來,心有沖霄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