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509 奪鼎

失誤,更正一下,姜懷仁應是姜逸晨的叔叔,順帶原婆德緩的爺爺,還有那位九爺等,都為祖爺爺級,前文已修正。 所有人都張口結舌,全都無言了,傳說中的大寇太牛叉了,這樣的直接與干脆! “兔崽子,讓你不長記性!” “啪”、“啪……” 大耳光異常響亮,姜義掄動大巴掌,抽姜逸晨大嘴巴,下手極重,根本不留情。 眾人面面相覷,沒有一人上前,這主太生猛了,人家的祖爺爺在此呢,卻當著面抽打,沒見過這樣的強人。 且,他一邊掄動大巴掌,一邊一口一個兔崽子的數落,這可真是讓人目瞪口呆,讓姜逸晨的祖爺爺情何以堪? “還有你……”姜義一把將灰中年人的衣領子揪住,像拎雞仔一樣扯到眼前,二話沒說,先打了三十六個大耳光,才道:“百八十歲的人了,卻不學好,抽不死你!” 所有人都暈菜,您也知道這是百十歲的人了?這樣修理,讓他還怎么立足,讓他顏面何在? “夠了!”姜逸晨的祖爺爺輕喝,大步走上前來,道:“你打夠了沒有?” “沒呢!”姜義很干脆的回應。 “啪”、“啪……” 他一邊說一邊繼續出手,正反十八個大耳光抽了出去,把姜逸晨還有灰中年人早打懵了,都快癱在了地上。 旁邊,眾人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姜銳這位絕頂大能都如此開。了,他卻用這樣的行動回答,強勢的一塌糊涂。 “你……”姜銳面色冷了下來。 “怎么你還想對我動手不成?”姜義掃了他一眼,而后繼續掄巴掌。 “免崽子我叫你不學好,王八羔子我讓你冒壞來……” 姜義一口一個兔崽子,一個一個王八羔子,讓姜銳的臉都快綠了,打他的后人還這樣教訓,讓他額頭青筋亂跳。 周圍,姜家老輩還有中青代來了不少人,全都呆,這位大寇爺真是什么都不忌憚,敢做、敢說。 不過,細想想也釋然了,這未祖宗,昔日都敢大逆不道的反出家族,相比較起來,這根本算了什么。 “子你再敢欺負婷婷,為非作歹,我將你填海眼去!” 姜義終于停了下來,不是想饒過兩人,而是他自己打膩了,向姜懷仁還有婷婷開口,道:“他怎么起伏你們的,過來自己抽回去。” 媽的,有這么護按子的嗎?還能這樣的……所有人都傻愣愣的看著。 “你爺爺太牛了……”李黑水等人咕噥,他們都跟著暈了。 姜懷仁躍躍欲試,真想過去拍兩巴掌。 婷婷很難為情,覺得自己的叔祖爺,強勢的一塌糊涂,她都覺得不好意思了,拉了拉姜懷仁的衣角,道:“叔叔別打了”, “你呀,對付這種惡人,應該將他朵十段”,姜懷仁摸了摸她的頭。 所有人都鄙視他,有這樣教孩子的嗎?忒不是東西了。 “你們受傷沒有?”姜義問道。 “沒有。”婷婷急忙搖頭。 親近姜逸晨一系的人,都有吐血的沖動,是你們一直在削人好不好,還問受沒受傷,除非是掄巴掌時,手指頭傷了。 姜義扔下姜逸晨還有灰中年人,沉聲道:“我不想多說什么廢話,將萬物母氣鼎拿來!” 許多人都難以安寧了,皆露出異樣舟神色,這種圣物誰不動心? 不要說如今落入姜家,就是昔日為有主之物時,諸圣地還放下顏面搶奪呢,如今想要送出去,幾乎很難。 一部無主的古經出世,會讓天下大亂,眾人瘋狂搶奪。 一件無主的極道圣兵出世,那會更甚,因為唯有古之大帝才能煉制,比古經還要稀珍,掌握了它的圣地等于擁有大帝的一部分戰力。 甚至,若出現古之圣賢級的人,掌握圣兵可揮出大帝神威來,昔日姜家一位無敵神王,就憑借恒宇圣爐掃平了冰原上的一個圣地。 萬物母氣源根,都已經成型為鼎,簡直就是一個極道脛子,是古之大帝夢寐以求的瑰珍,誰能平靜相對。 “萬物母氣鼎在老十三那里”,絕頂大能姜銳開口。 姜義神色一沉,道:“那就請六哥將老十三叫過來吧。” “真是巧啊!”姜義臉色很難看。 “他前日離開家族,出去游歷了。”姜銳答道。 不遠處,葉凡心中一沉,并非姜逸晨這么簡單,到了現在已經很明顯了,他身后有人撐腰,要留下圣物。 這也難怪,像這樣的驚世仙珍,進入諸圣地后,是很難再吐出來的,因為它的價值太大了,足以讓圣地翻臉。 管你什么神人、圣人,唯有如極道武器才是真,若是能夠奪到,姜族可未來一定會更加鼎盛,無圣地可以比擬! 因為,搖光圣地到了龍續鼎,就是歷代圣賢共同努力的結果,并非大帝鍛造而出。 姜族誕生過恒宇大帝,有古之大帝的煉兵圣法,未來也許真的可以演化出第二件大帝圣兵來。 一個圣地若是擁有兩間極道圣兵,那真的堪稱天下第一神上了,無人可與抗衡! 在這種巨大的利益前,姜族許多很淡泊的人都生出了心思,更何況是一些不擇手段的人呢。 在這一剎那,葉凡想到了很多,遠古殺手神朝刺殺他,自是有古老的傳承雇傭,恐怕也有姜族一分。 他若是死了物母氣鼎必然歸他們所有,名正言順。 “我想知道,老十三什么時候出現,歸來后是否會將萬物母氣還回來?”姜義沉聲問道。 “他什么時候回來,實在很難說,至于萬物母氣鼎,我想他會妥善處理的。”姜銳答道。 “你這是什么意思?”姜義盯著他。 “媽的,這擺明要賴下了,不想還了。”后方,大黑狗磨牙,惡狠狠的盯著姜族的一些人。 葉凡也很憤懣,絕代神王對他有大恩,他對姜家心存感激,可是一些人的做法卻讓他很難接受。 這是挾恩索果嗎? 他這次是為送不死神藥而來,可是眼下卻不能平靜了,如果見不到神王,他絕不會留下一枚圣果。 “疼死我了……”,被打懵的姜逸晨蘇醒,不斷慘哼。 葉凡靜下心來,盤坐在虛空中,運轉道經心法,仔細感應,同時雙手結印,在虛空中刻下九個古字。 這就個宇那是古之大帝的先天神文,亦是道經輪海篇的記載一圃璀匪巳身,實現剎那永恒。 在這一刻,他心神一動,感應到了萬物母氣鼎的一縷氣機,就在這姜族內不遠處的一座島嶼上。 此鼎,是他按照道經記載錘煉出來的,走的是一器破萬法的無上古路,與他有著難以割斷的神秘聯系。 葉凡刷的睜開了眼睛,將自己所感應到的一切告訴了姜懷仁與黑皇他們。 當下,姜壞人就來到了自己爺爺的近前,傳音告之。 姜義盯住了遠處的一座島嶼,大步向前走去,道:“那是什么人的島嶼?” 他在姜族身份很持殊,家族中的老祖宗級人物垂青他,且身后有十二個更狠的人支持,沒有人愿與他翻臉。 “那是老十三的修行之地”,旁邊的九爺祖答道。 “我甚是想念老十三,既然他不在,我就去他的島上轉一轉吧,睹物思人”,姜義笑道。 “剩, 他剎那就沖進了島內,葉凡他們站在棋盤陣紋上,橫行移動,跟隨進入。 姜銳神色一沉,跟了下去,其他人也都追隨在后,足有數百人。 姜逸晨還有灰中年人,眸子中充滿了怨毒的光芒,盯著葉凡與姜懷仁,牙齒都快咬碎了,但卻也不敢妄動了,心有懼意,怕被那位大寇爺活活打死。 葉凡站在虛空中,進一步感應到了萬物母氣鼎的氣機,幾乎已經確定了位置。 就在前方,那片絕崖上,垂落下一條千丈大瀑布,他的兵器藏于那里。 “老十三真的不在島內嗎,如果被我現避而不見我,別怪我翻臉!”姜義冷冰冰的傳音,震動了整座島嶼。 所有人都一怔,這位大寇祖宗身為兇名昭著的大寇,向來說到做到,雷厲風行,他絕對不是在放空言。 葉凡傳音,告知自己的現,追隨姜義來到懸崖前。 千丈銀瀑,白茫茫一片,聲音震耳欲聾,垂落而下,長達數千丈,非常的壯麗。 “這是十三爺祖平日最喜歡的靜修之地”,有人開口。 十三爺爺祖姜川,每天在此聽瀑,看斗轉星移,日升日落,體悟萬物演化的生機,有時一坐就是幾個月,一動不動。 “老十三的修為達到了這個層次,難怪心這么大,連萬物母氣鼎都想據為己有”,姜義冷笑。 “轟!” 他一拳轟塌了山崖,千丈大瀑布都被斬斷了,白色浪濤席卷高天,似海嘯一樣駭人。 “姜義你在做什么?”姜銳大喝,向前逼了幾大步,道:“為何毀老十三的修行之地?” “我在教他破而后立的道理。”姜義冷漠以對,又是一拳轟落,將半截山崖打成了齏粉,道:“不破不立,唯有脫,才可然!” “轟” 就在這時,一座古塔沖天而起,懸在半空中,流動出威壓天地的氣息,很明顯是一宗大器,為一瑰寶。 “這是十三爺祖的兵器,難怪他常年旁坐在此,原來是在蘊化自己的證道之器。”有人驚呼。 別人感應不到,但是葉凡卻可清晰體悟到物母氣的氣機,那是在他輪海中孕生出的圣物,與他的聯系斬不斷。 “咚” 姜義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姜銳變色,出手阻擋,喝道:“姜義要做什么,難道想要強搶老十三的神物不成?” “我只是好奇,想看一看。” “鏘!” 那座古塔在兩人的強大壓力下,迸射出萬道神芒,震動出滔天光焰,如一片汪洋在洶涌。 葉凡在虛空中刻字,寶相莊嚴,古之大帝的九個神秘文字浮現,頓時有自己鼎產生了更密切的聯系。 他眉心那汪金色的湖化形成一尊神靈,飛了出來,如黃金鑄成,璀璨奪目,仔細看與他一模一樣。 葉凡竭盡所能,暗自運展皆字秘,一下子讓這尊如神一樣金色神祗強盛了十倍! 金色的神靈絢爛奪目,那是他自己,不斷的演化,盤坐眉心前,勾動大道,與自己的鼎相連。 “轟!” 突然物母氣洶涌,從古塔中垂落而下,一尊古樸的鼎不可阻擋,飛了出來。 “萬物母氣鼎!”許多人大叫,同時伸手向前抓去。 葉凡眉心那個金色的神靈,仰天長嘯,強大的精神威壓,席卷八方,古樸的鼎如受招引,剎那飛回,懸在他的頭頂上方才,垂落下萬道母氣,絲絲縷縷,沉重如山,將他護在了里面。 “這個鼎不讓他帶走!”姜逸晨在遠處大叫。 現在,不用他說,不少人封住了十方,準備出手搶奪。 “六哥你什么意思?”姜義冷聲問道,與姜銳對峙。 九爺祖亦上前,道:“六哥,你真的要縱容他們嗎,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姜銳神色冷漠,掃視他們兩人,而后又盯住了不遠處的葉凡,看著他頭上的鼎。 萬物母氣垂落,每一道都可壓塌一座山嶺,沉重如山,為世間最稀珍仙物,沒有人可以平靜相對。 葉凡重獲自己的鼎,心中激動,這是他今后的證道之物,若是丟失,將會阻他前行。 “姜義哥,你何必如此?” 就在這時,一個晴朗的聲音傳來,不遠處的一座山巔上,一個紫衣男子,一步一步走來。 他看起來不過三十歲左右,黑如瀑,眼神如星空一樣深邃,有與生俱來一股皇者威嚴,舉手抬足都仿佛與天地合一。 “老十三……”姜義凝視他。 “姜義哥,看來今天你要阻我,難道免不了一戰了嗎?”紫衣男子眸光如電。 “真當此鼎是你的了嗎,你難道還想留下我們不成?”大黑狗叫囂道:“有本事你截斷這角大帝陣紋試試看!” 棋盤陣紋閃爍,明滅不定,隨時可橫渡而去。 “此鼎與我姜家有緣,當是我族的第二件圣兵,當留于此。”紫衣男子姜川望向葉凡,似不容置疑。 說話間,遠處神秘陣紋浮現,將天宇橫斷,氣勢磅礴,懾人心魄。 黑皇變了顏色,道:“恒宇大帝的一角陣紋!” “不錯,你還能橫渡嗎?”姜川掃了它一眼。 葉凡心中一沉,這是將姜族一部分人的意志,姜銳與姜川是代表,他們想留下此鼎,不想歸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