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505 太陽君王

“葉兄讓人敬畏,不動用道力,單憑肉身與度,就力壓幽艷第五變的強者,幾乎快無敵年輕一代了。”羽化王徐子軒笑道。 “我已經自斬修為,實在是無法動用道力,不得已而為之啊。’’葉凡搖頭’似乎很遺憾。 旁邊,王沖霄心有無盡的疑慮,他親眼目睹了方才的一戰,卻也真的沒有見到葉凡動用神力等。 徐子軒伸手一點,射出尼片神羽,當場將高林峰的傷勢治好,道:“葉兄放過他如何,他心浮氣躁,年輕氣盛,言語難免過激。” “沒問題,我不與他計較。”葉凡笑著點了點頭。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羽化王來到了北域神起……”一聲大笑傳來,大夏皇子夏一鳴大步走了進來。 “我來北域赴瑤池盛會,路徑神城,能與幾位人龍鳳相見,真是榮幸。”羽化王徐子軒開口道。 很顯然’高林峰要請的貴客是王沖霄、夏一鳴、徐子軒,此時先后都到齊了。 “葉兄你安然無恙歸來,真是太好了。”夏一鳴大笑著上前。 “僥章太過一劫’雖然性命保住,但是卻不得不半斬修為,人生無奈啊。”葉凡嘆道。 幾人都嗜些無言了,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世人皆知,他半年前就自斬了修為,結果卻殺了陰陽圣子。 此時,高林峰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無比的憤患,今日實在是太丟人了’但卻也沒有任何辦法。 尤其是此時聽到這樣一番話語,對方都說已經自斬修為了,他還不是對手,讓他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瑤池盛會,連州的王都知曉了,影響甚大啊。’,安妙依輕笑道’翩然如仙,輕靈倒茶,一名美麗的侍女送為幾人奉上。 “我等外出歷練’聽聞有這樣的盛會,自然不想錯過。”羽化王徐子軒答道’俊朗而祥和’給人以很特別的感覺。 葉凡知道,這個人一定極其強大,他想到了一些傳聞,羽化登天’脫胎換骨’一秘境一神藏,多半是州年輕一代近乎無敵的人物,他感受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 忽然,光芒如潮水一樣洶涌,宮殿無聲的多了一個人,金光熾盛’像是有一輪太陽在燃燒。 “大哥你來了?’,高林峰一掃陰霸,神色很激動,快迎了上去,同時掃了一眼葉凡,殺意無盡。 這是一個高大的男子,如一堵金色的墻壁一樣,給人以非常可怕的壓力,他一動不動,眼眸如刀鋒一樣,掃了過來。 在他的身上’璀璨金光如誨浪在澎湃’尋常人根本無法正視’光華炫目,如一尊神明一樣,讓人自慚形穢。 濃密黑被神光染上了金色的光彩’他臉如刀削,棱角分明,眼神電芒四射,看起來非常強勢。 “高兄想不到你這么快就來了。’,羽化王徐子軒笑道。 州年輕一代的太陽君王親至,此時他的神色很冷漠,在熾盛的光芒如一尊神子一樣。 他點了點頭’高大舟身軀如山似岳,一步一步向前走來,刀鋒一樣的眸子始終盯著葉凡,無形殺念透體而出。 州歷代雙子王都名動天下,是最可怕的體質,四千多年過去又出世了。 相傳,雙子王合一,天下無敵,是最可怕的組合,可以橫掃同代,根本沒有敵手,世間無雙。 因為,他們寺一個人都堪比東荒神王,擁有世間最可怕的血脈,最為重要的是天生互補,一旦聯手‘所向披靡。 自古以來’恐怕唯有絕代神王一人獨殺了雙子王,在此前還從未聞有人可以斬他們呢。 不過,神王并不是一人獨戰兩人聯手,是相隔四千多年分別擊斃的’不然雙子王合一’同代沒有人可以力敵。 “你就是太陽君王嗎,如果想動手的話過來,我還怕你不成!”葉凡平靜道來,根本無懼對方。 太陽君王沐浴金色神光,如浴火重生的不朽戰神,高大雄偉,氣勢迫人,什么也沒有說,依然是死死的盯著他。 “大哥殺了他!’,高井峰咬牙切齒,眼神怨毒,恨不得立刻報仇雪恨。 葉凡自然知道他們的殺意所謂何來,絕代神王斬了他們的兩位祖宗’將其仇都記恨在了他的身上。 因為,世人皆知絕代神王為了幫他打破詛咒,幾乎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在許多人看來他是神王以命栽培出來的。 “一場誤會而已’何必大動干戈,傷了和氣。’,大夏皇子上前,進行勸解。 “圣體成長起來堪與大帝爭鋒,雙子王合一人世間無敵,都是未來的蓋世人杰’如今何必因一些小事而沖突。”羽化王也相勸。 安妙依亦上前調解,眼波醉人’話語如春風’讓人心靈寧靜,讓很僵的氣氛有所緩和。 太陽君王身在北域,忌諱很多,也不想此時與葉凡大戰,很冷漠的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不再多說有湍6田:業酩謙日)鋒噬。賊曬 “就讓你多活幾日!”高林峰眼充滿了仇恨。 在場的幾人都蹙眉,就是太陽君王都不禁掃了他一眼,覺得這個弟弟驕側貫了,根本成不了氣候。 “很久沒有人這樣對我說話了,就是你的一對兄長是雙子王也不行,我照樣要管教你一番。”葉凡出手。 “碑, 太陽君王渾身燃燒神焰,他快做出反應,阻攔葉凡,可是卻低估了對手的度。 葉凡的右手演化為一方金色的翻天大印,當場將高林峰拍飛了出去,骨斷筋折,差點成為肉泥。 “下次管住你的嘴。” “啊!”高林峰的骨頭斷了數十根劇痛讓他忍不住叫了起來。 “你……’’,太陽君王背后浮現出一輪巨大的太陽,九只金烏飛出,盤旋在他的頭上。 恐怖氣機如滔天洪水爆,讓這片天宮顫動了起來,驚動了許多人,不少修士向這個方位望來。 太陽君王氣貫長虹,如一片璀璨星河在澎湃他抬手向葉凡打來,當著他的面教訓其弟,等于在打他。 “砰” 葉凡如行走在日月,仿佛在穿越光陰,以極限度避過,揮動金色拳頭,粉碎真空砸到近前,以無雙肉身搏殺。 眼看兩人就要大戰起來,羽化王與大夏皇子都出手了,無盡神羽橫空,九道龍氣斷天,隔在兩人的間。 “這一次的確怪林峰,兩位不要因此而生死相向。 ’’羽化王徐子軒開口。 “羽化王你不要阻攔我已經夠忍讓了,可是他卻敢動手,當誅!’,太陽君王殺氣騰騰,神色冰冷。 “我如今還有九次重返四極秘境的機會,可與圣子對決,你要是逼我殺你,盡管過來好了。”葉凡與他對峙。 “叮—……, 安妙依奏出仙曲,琴音如平和,如夜月下的清泉在松間流倘讓人心安寧。 “幾位都住手吧,還沒有人敢將我妙欲庵當成戰場呢。’,她聲音如天蓑,但卻也帶了一絲威嚴。 太陽君王很強勢,但是來到了東荒后,卻也不敢過于激昂殺機收斂,坐在了一旁。 葉凡一副無所謂的神態,現在他得到了行字訣,天下皆可去得,縱然世人皆知他傷體復原了也沒有什么了。 經此對峙后,幾人雖然在喝茶與閑談,但氣氛卻不可能放松下來了,太陽君王臉色陰沉,沒有一點笑容。 葉凡倒是很悠閑,一邊品茶一邊與羽化王還有大夏皇子閑該了起來,順便問王沖霄幾句。 安妙依彈奏仙曲,讓整座宮闊都祥和了起來,緊張氣氛有所緩解,唯一不協調的就是高林峰’一身血跡。 “不知天毅的圣人去了何方?”羽化王問道。 葉凡笑了,當世圣人果然有威懾力,讓州的年輕強者都心有忌憚,謹慎相詢。 “他在一處隱秘地點閉關。” “修為到了那等境界,還要閉關,難道嗜突破的希望不成?”王沖霄幾人心都劇跳。 太陽君王心也頗不平靜,盡管知道葉凡的話不可信,但還是忍不住關注,畢竟那是一個堪比遠古圣人的存在。 最終,夜深時幾人起身告辭,葉凡去而復返,在另一座宮闊與安妙依相見。 “你的傷勢好了嗎?”安妙依輕聲問道。 葉凡將一個玉瓶遞給她,里面盛裝嗜神泉,打開后芬芳撲鼻,但凡修士都可辨出,這是可生死人肉白骨的生命之泉。 “你太讓我吃驚了!”安妙依美眸充滿驚色,道:“你深入了荒古禁地,成功活著回來了。,’ 葉凡沒有隱瞞,平靜的看著她,道:“我想問你一些事情。,’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若是關于狠人傳承就不要深問了,你只知我不會害你就走了。’,說到這里,安妙依輕笑了起來,輕靈若仙,來到他的身畔幫他按摩穴位。 “為什么?” “不要問那么多了。”安妙依搖頭,不肯多說什么。 “華云飛來北域了嗎?、,葉凡問道。 “我不知道,這個人很危險‘你要當心。”安妙依提醒。 每一個人都自己的理由,不可能將全部秘密呈現他人眼前,就像葉凡來自星空的另一端,也從未對安妙依講起過一樣。 “你現在很危險,近來東荒出現了一個殺圣聯盟,恐怕有圣子級人物在運作。” “殺我的聯盟……兩個遠古殺手神朝還不夠嗎,居然又來了一個殺圣聯盟。’, 安妙依鄭重提醒,道:“當的員皆不知彼此的身份,但卻很獲契,他們都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要斬你。’’ 葉凡笑了,他覺得天庭的無上權杜真的有了用武之地,天庭該重現人世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