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495 封神榜

第四百九十五章封神榜 大黑狗銅鈴大眼瞪的很圓,走來走去,喃喃個不停,顯然驚到了極點。 “這怎么可能,為何封在了這里,當年……他媽的,這不合常理!” 它眼神深邃,死死的盯著封神榜,眼睛都不會轉動了,也不知道都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而后,大黑狗趴在地上,一言不發,沉思了起來,像是陷入了久遠的回憶中。 “封神榜……”遠,先秦煉氣士神秘莫測,可無始大帝是十幾萬年前的人,他當年既然動用封神榜了此地,不可能在星空另一端的后世出現。 “封神榜是什么?”李黑水不解,懷疑的問道。 “這是一宗秘寶,乃是無始大帝親手煉制而成,威力大的無法想象!”大黑狗呲牙道。 “不太對勁……”葉凡覺得,這條古榜與星空另一端的神榜不太一樣。 “死狗你就吹吧。”李黑水不相信,黑色山體上的古卷,金光燦爛,怎么看都不像是存在十幾萬年了。 葉凡心中一動,問道:“此榜到底有什么作用?” “作用太大了,為封印之圣物,將它壓上后,等于無始大帝的一只手按在了黑色的大岳上,縱然神明來了都沒轍!”大黑狗很激動。 “什么,有這么大的威力,死狗你該不會是在亂說吧?”李黑水心頭劇烈跳動。 葉凡也一陣發暈,金色的古榜封在此地,等若無始大帝的一只手掌按在這里,太駭人聽聞了。 “事實就是如此!”大黑狗瞪眼。 “它是怎么煉制出來的,有什么講究嗎?”葉凡耐心詢問。 “無始大帝功參造化,他想煉一宗圣物,用來封印仙人,起初想叫做封仙榜。可是世間不見仙,倒是有疑似神明的古生物,他因此就改稱為封神榜。” “這都行……”葉凡瞠目結舌,無始大帝也太強悍了,連仙都要封印。 “你們不生活在那樣的時代,根本不能了解‘無始’二字有多么的重,可壓塌萬古!”大黑狗嘆道。 “這可是寶貝啊,如果真等同于無始大帝的一只手按在此地,比極道武器差不了多少,為無上圣物!”李黑水跟以往的黑皇一樣,雙眼冒綠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這個名字還真是……跟先秦煉氣士想到一起去了,作用完全不一樣啊。”葉凡自語。 “什么?!”大黑狗嚇了一跳,驚道:“小子,你也聽說過另外一個封神榜?” “你……什么意思?”葉凡也被它驚了一跳,霍的望向它。 “相傳,無始大帝在煉制封神榜時……”黑皇終于沒有說“按照古籍記載”這幾個字,此次用“相傳”來說明。 無始大帝曾說過,見到過一種古卷,也名為封神榜,但是太過雞肋,他要煉制一宗真正的圣物。 葉凡聽到這些秘辛后,眼睛當時就直了,古之大帝到底都什么來頭啊,連星空另一端傳說中的神物都知道? “等一等……”葉凡一下子呆住了。 無始大帝難道去過古中國不成,亦或是說去過其他星域,見到過真正的封神榜,故此才想煉制一個封仙榜? “這也太嚇人了,星空古路難道就是這樣的存在開辟出來的?” 葉凡越琢磨,越發覺得古之大帝深不可測,他們是異數,根本猜不透,怪不得經常遭雷劈。 他想到了很多,上古年間有圣皇在泰山祭天,那里建有五色祭壇,難道都來到星域中了嗎? 先秦煉氣士有名有姓的很多,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那些人去了哪里,在這個世界只有一點影子。 “好高呀……”小囡囡仰著頭,觀看這座聳入云霧中的黑色大山。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來到了近前,繞著巨大的山體走動,感受到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機。 “這山中有東西!”李黑水道。 “這還用你說,無始大帝連封神榜都動用了,肯定封印有無上生物。”大黑狗呲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黑色的山體有很多暗紅的血跡,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到現在還沒有磨滅,血塊斑斑。 葉凡頓時有些發暈,這可是一座聳入云霧中的大山啊,大成的圣體到底流了多少血,將整座大岳都給浸染了。 “小葉子的血液不是鮮紅中帶著金光嗎,大成圣體當是金色的血液才對啊。”李黑水狐疑。 “你懂什么,大成圣體已經返璞歸真了,金色的血液化成了最為本源的鮮紅色,飲下一口就能多活上百年。”大黑狗流口水。 “小葉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到時候你養一株不死神藥自度,而后以圣血來度我們。”李黑水道。 “沒錯!”大黑狗晃著大腦袋稱是。 葉凡將在北域麗州得到的古卷取了出來,認真查看,道:“九秘在山巔上,名副其實的圣崖絕壁上。” 他們開始登山,到了此地陣紋更加恐怖了,幾人跟在老瘋子的身后,不敢邁錯一步。 方才,李黑水以一件兵器試探,結果無聲無息,灰飛煙滅,恐怖的景象讓他發毛,生怕自己腳步偏差。 “錯一步,就會形神俱滅,一定要小心,無始大帝的殺陣除了他留下的一角道圖外,根本無解!”大黑狗鄭重的提醒,表情極其嚴肅,因為這真的關乎到每一個人的生死。 不要說是他們,縱然是諸圣主來了,只要是走錯一步,也會萬劫不復,從此自世間永遠的除名。 縱然有堪比遠古圣人的存在領路,也走的很慢,因為老瘋子也在思量,每一步都要精準到一絲都不能差。 “要是不小心走錯了怎么辦?”小囡囡天真的問道。 “小祖宗你可千萬不要這么說了。”大黑狗一陣緊張,還真怕出現問題,道:“在這座山上如果走錯一步,所遭受的殺伐之力,相當于被古之大帝打了一掌!” 李黑水更發毛了,腿肚子都有點轉筋了,自語道:“我們走在地獄與天堂間的鋼絲線上,誰都不要亂說話了。” “轟!” 不遠處,出現一口恐怖的黑洞,吞噬之力讓人毛骨悚然。 “難道走錯了?” “沒有,一片樹葉被吹上了這座圣山,觸動了一絲陣紋之力。” “這……也太恐怖了,一片落葉都引動了這樣的黑洞,要是我們有誤,還真是要當場成灰!” 足足過去兩個時辰,他們才來到半山腰,此時竟起霧了,帶狀黑霧繚繞,讓一切看起來都無比暗淡,山巔上霧更濃,根本望不穿。 “千萬別出事啊!”幾人心中都涌起不祥的感覺。 “囡囡看到了好幾個人,有男有女……”小囡囡突然開口,以小手指著前方。 而老瘋子早已停了下來,與濃霧中的幾個人對峙,并沒有動手,他一動不動,神色肅穆。 葉凡睜開神眼,可是卻也只能隱約見到,那是幾人都穿著古老的服飾,像是從遠古走來的。 他們的年歲都很大,肌體沒有任何活力,死氣沉沉,但站在那里卻很有壓迫感,讓人窒息。 老瘋子與他們這樣對峙,絕對是大事不妙,難道是幾位圣人不成?不祥的預感加重了,幾人心中打鼓,無比的緊張! 山風吹來,那幾個古人在濃霧中如化石一樣,紋絲不動,唯有古老的衣衫獵獵作響。 “媽的,世上不可能出現圣人了,這幾尊神是怎么冒出來的!?”大黑狗被嚇住了,說話都快結巴了。 老瘋子思慮良久,再次開始邁步,繞過幾人,向山上進發,同時傳音道:“不要回頭看他們,不要感應他們的氣機,只隨我前進!” 幾氣都不敢出,踩著老瘋子的腳步,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不敢回頭看一眼。 可是,他們卻脊背生寒,明顯感覺到那幾人在濃霧中以冰冷的眸子望了過來,古老的服飾讓幾尊身影顯得神秘莫測。 走出很遠,緊張的氣氛才有所緩解,李黑水小聲道:“前輩,他們是什么人?” “古老的死人。”老瘋子只有這樣五個字。 “死去多年的無上強者?可是,明明感覺到了冰冷的眸光。”幾人都感覺很詭異與不解。 “囡囡怎么覺得他們是活的,冰冷的眸光都落在了我們身上。”小女孩有些膽怯,小聲說道。 “對啊,我也有這種感覺。”李黑水亦不解,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剎那間,他如墜冰窖,肌體幾乎不能動彈了,臉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說不出一句話來,像是被巨龍俯視的螻蟻一樣。 “不要回頭,不要觀看,他們是死去很久的人了!”老瘋子一聲輕喝,大袖一展,將他的身軀調轉了過來。 “天啊,太恐怖了,小葉子、囡囡你們都不要回頭觀看,我剛才只回頭看了一眼,什么也沒有看清,但是那種眸光卻讓我的心神都要崩裂了!”李黑水近乎崩潰的自語。 他們都不太相信那是死人,可是老瘋子卻這樣說了,幾人全都不敢回頭,無論身后發生了什么,他們都選擇繼續前進。 霧氣越來越濃了,山巔的那口巨大的石棺連一絲輪廓都見不到了,靈覺都無法穿透詭異的大霧。 “媽的,上面還有一個人,這個可能是活的!”大黑狗渾身的黑毛都立了起來。 在很遠的上方,有一個身影,如一尊雕像一樣巍然不動,高大無比,可是他的眸子卻很懾人,可穿透濃霧。 那是一雙青色的眸子,沒有眼白與瞳孔,宛如兩盞青色的鬼燈在濃霧中亮著,俯視下方一行人。 “不要看他,視他如死人!”老瘋子再次鄭重告誡。 同時,他改變路線,向上攀登,旁邊忽然金光閃耀,透過濃霧傳了過來。 由于是在繞行,他們來到了山體的另一側,見到很多暗紅色的血跡,更是近距離見到了封神榜。 “干脆我們離上面那個人遠一些吧,即便是古老的尸體,也看起來很不一般,鬧不好就會大動干戈一場。”葉凡道。 老瘋子沒有多說什么,不過卻在認真的思索,一步一步改變路線,向著封神榜那一側走去,繞山而上。 金光盛烈,濃霧也無法淹沒,那面石壁上充滿了歲月的痕跡,古老的封神榜粘在上面,非常的牢固。 即便過去十幾萬年了,都沒有一絲松動的跡象,且歲月并未能在它上面留下一點印記。 “血坑……”李黑水吃驚,在這片地域,竟有未干涸的血坑。 “這是大成圣體的鮮血,是無價圣物!”大黑狗驚叫了起來,差點撲上去,可是顧忌到不能亂走,強忍住了。 “可惜,精華早已散盡了。”葉凡搖頭,但還是忍不住震驚,都過去十幾萬年了,大成圣體的血液還沒有干涸,到底有多么逆天的偉力? “有殘缺的靈藥根。”李黑水驚訝。 在血坑中,曾經生長出過靈藥,可惜被人采摘走了,不用想也知道以圣血孕育出的靈藥肯定藥力驚世。 “有字跡,赤龍被困于此……”大黑狗念道,而后詛咒了起來,道“原來是那個妖道,他以此藥救了己身一命。” 葉凡心中一驚,赤龍道人被困圣崖,原來就是此地,竟來到了半山腰以上,難怪被封了一千五百年,從方才所見種種來看,能活著出去已經算是一個奇跡了。 此時,他們離封神榜越來越近,已經清晰可見,它像是黃金鑄成的,透發出奇異的波動。 “大帝親手煉制的無上圣物,我又親眼見到了。”大黑狗竟有一絲傷感,嘆道:“可惜了,萬古人杰,也終是擋不住歲月!” “在古榜的邊上有石刻……”小囡囡伸出小手,向前指點。 “媽的,誰這么缺德,怎么在封神榜旁邊刻了一個禿子!?”大黑狗氣極。 “釋迦牟尼!”葉凡心中一驚,石刻與廟宇中所見的佛陀幾乎一模一樣。 “這是此人留下的印記。”老瘋子突然開口。 “這死胖子沒事在封神榜前留什么印記,不過這老光頭很強大啊,能出入這里!”大黑狗憤憤不已的同時,很是心驚。 “還有一幅石刻。”小囡囡指向封神榜另一側。 那是一個騎著青牛的老者,似乎還有紫氣在向西飄,惟妙惟肖,很是傳神。 “這騎牛的老頭是誰,怎么也在此地亂刻?!”大黑狗憤憤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