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481 遭遇

第四百八十一章遭遇 葉凡他們走出大山,來到了外界,第一時間就引起了轟動,因為十四日已經過去了,他居然還活著。 “那不是圣體嗎,神醫說他不足半個月的壽元了,他居然又出現了!” “難道他真的自斬了修為,成為了一個普通的凡人?這下有意思了,也不知道那些人會不會來殺他?” 東荒廣袤無邊,原始地域上百萬里都不見人煙,人族聚集地都比較集中,一般的城鎮都相連,成為一塊繁盛之地。 中部地域,十大古城為十個不同的中心,周圍的地帶聚集了大量的人族與妖族,無比的密集。 葉凡他們出來后,還沒有進入重城,在一座普通的古城就引起了人們的熱論。 “不用猜了,絕對自斬修為了,他現在成為一個廢人了,有誰上去試試他如今境界如何?” 葉凡他們這一組合太奇怪了,大黑狗與小囡囡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縱然以前沒見他們也能猜出。 “那個披頭散發的中年男人是誰,亂發都將臉擋住了,也太不講究了。”有人盯著老瘋子,根本沒有將他當成一個高手。 每一個人都在關注,全都在議論,圣體還活著,可能自斬了修為,這則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樣傳了出去。 不久后,葉凡他們來到了幽月古城,它為東荒中部地域十大名城之一,距離天璇遺址最近。 在這片地域的中心,無上大教、妖族的古老世家都有不少,散布在周圍的名山大川間。 終于,有人按捺不住了,想試探葉凡的身體到底如何了,對面走來幾名年輕的男子,全都帶著笑意。 “這不是圣體葉兄嗎,聽說你身體有恙,不知如今可好?”其中一人很隨意的拍了拍葉凡的肩頭。 “你們是誰,我們認識嗎?”葉凡問道。 “我們都是一些散修,葉兄哪里識得。”那個人哈哈大笑。 “你們是紫府的弟子吧。”葉凡眉頭一挑,連紫府圣子都不敢這樣隨意拍他肩頭,這幾名弟子還真是將他當成了自斬修為的廢人。 “你怎么知道?”這幾人都心頭一跳,他們多少有些不安。 “看你們眼中內蘊紫華,一定是修煉‘紫氣東來’的圣地門徒。”葉凡笑道。 幾人放下心來,繼續問道:“葉兄大難不死,不知如今可否復原了?” “修為半廢,勉強能活下去吧。”葉凡道。 “是嗎,這可不是好消息啊……”其中一個人露出笑意,稍微加力,向葉凡的肩頭拍去。 “你活膩歪了嗎?”李黑水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臂,砰的一聲將他扔了出去。 “你……什么意思?!”紫府的那個弟子當場翻臉,怒聲斥道。 “我還想問你什么意思呢!你們是欺葉凡如今修為半廢,才敢如此無禮嗎?”李黑水冷聲道。 “紫府圣子為我等師兄,我等為圣地門徒,難道還不配與葉兄論交嗎?”其中一個人冷笑。 “葉兄也不過與我等同輩而已,難道還需要我等仰視不成?”另一個人亦譏諷,在得知葉凡自斬修為后,他們根本不在乎了。 “半個月前,縱然是你們的圣子都不敢如此無禮。若是葉凡鼎盛時,你們敢這樣大模大樣的來試探嗎?”李黑水斥道。 “圣體還真被神化了不成……”有人冷笑,面帶輕蔑之色。 更有人以微不可聞的聲音道:“鳳凰落毛不如雞,都成這副樣子了,還以為有什么威勢不成?” “你們廢話真多,不就是覺得葉凡半廢了嗎,我奉陪你們好了!”黑皇叫囂,道:“紫府圣子的師弟了不起啊?你們一起上吧!” 紫府圣女曾被葉凡鎮壓,傳出先天圣體道胎可能會出世,這讓紫府圣子惱怒無比,因為若無意外,圣女是要嫁給圣子的,他的師弟此時自是想為其出氣。 所以,這些人都很不善,幽月古城距離紫府圣地很近,他們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好狂的狗,剝了它的皮,昔日它不是整天叫囂嗎,今天圣體都廢了,看它還有什么倚仗!” 紫府的幾名弟子修為都不弱,冷笑連連,一起向前逼去,準備當著葉凡的面拿大黑狗開刀。 大黑沒有多說什么,直接祭出一片亂七八糟的東西,當場將他們圍了起來,星辰石、神血土等閃耀光芒,封住了天空。 “無知的小輩,以為是紫府圣子的師弟,就可以橫行無忌了嗎?本皇敲打敲打你們!” “你這死狗,能奈何我們嗎?”他們斥道。 可是,幾人緊接著就變了顏色,周圍景物大變樣,一切都迷蒙了起來,所有人都被封困了。 “啊……”不久后,陣紋中傳來慘叫聲,紫府的幾名弟子都被放倒了。 李黑水二話沒說,沖進去都給拎了出來,抬起大腳丫子一頓狂踹。 “啊……”紫府的幾名弟子被封住了身體,眼睜睜看著那兩只大腳在他們身上狂踩,慘叫不停。 “你敢這樣對我們,可知道……” “知道你個頭,你們這樣的人,本皇都不屑收做人寵,教訓你們一頓是看的起你們。”大黑狗叫囂,親自沖了過去,大爪子來回的扒拉,每次都會按斷幾根骨頭。 幽月古城內,所有人都發呆,這可是紫府的弟子,竟然被這樣暴打,幾人還真是生猛。 圣體不是廢了嗎,他身邊的人還這么生猛,還真是讓人無言了,許多人都直犯嘀咕。 “啊……”紫府圣地的幾名弟子慘叫,平日哪里吃過這樣的大虧。 “本皇送你們去西漠出家,磨磨性子!”將幾人痛揍一頓后,大黑狗開口,開啟棋盤陣紋,光芒一閃,將幾人送走了。 所有人都心頭劇跳,這狗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傳送西漠去?也太夸張了吧! “媽的,陣紋太古怪了,全都跑到北原去了。”大黑狗無比懊惱,很顯然又做了一件不靠譜的事。 周圍諸多修士都不相信,覺得它在吹牛皮,唯有老瘋子空洞的眸子中閃爍出一道光彩,盯著看了幾眼。 “你們太過分了!” 就在這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不遠處的一個茶館中一個紫衣男子站起,大步走來。 “紫府圣子!”有人驚呼。 此外,還有一個面色白皙的男子走來,正是紫微教的趙發,長相相當的斯文,笑的意味深長。 “葉兄有大半個月未見了,我得知此地離王神醫的隱居地最近,特意在此等你,只為你出現,想買下那口圣劍。” 趙發從容而鎮定,與紫府圣子一同走了過來,臉上堆滿了笑意,似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葉凡也笑了,此人絕不是善類,在風族的宴會上,小囡囡曾聽到他與人對話,想謀奪圣劍而準備對其下狠手。 “我還不想賣掉,要以它換圣藥呢。”葉凡直接開口拒絕。 趙發頓時露出不愉之色,道:“葉兄你如今還需要圣劍嗎,既然自斬了修為,還是出售吧。” “你什么意思?”李黑水質問。 紫府圣子沒有多說什么,眸光很冰冷,站在一旁,掃視幾人。 趙發“啪”的一聲展開了折扇,從容自若,冷哂道:“我想買圣劍,也是為葉兄好,不然的話多半會招去災難的。” “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葉凡問道,不帶任何煙火怒氣。 “哪里,我趙發是那樣的人嗎,我只是在提醒葉兄,其他人說不定會搶哦,還是早些賣給我算了。”趙發笑的很是深沉。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雙目神光燦燦,道:“你的麒麟神藥種子應該還在吧,不如也一起賣給我們吧,我與紫府的圣子兄準備合力買下。” “麒麟神藥種子被我吃了,圣劍不賣,如果你沒有別的事,就走開吧。”葉凡不咸不淡的說道,對此人實在反感到了極點。 對方還真是欺他“廢了”,竟開始語帶威脅了,想要謀奪他身上的寶貝,實在是可恨。 趙發神色頓時一冷,啪的一聲合上了折扇,嘴角露出一縷冷笑。 “你們未免太過強勢了,將我的幾位師弟傳送到了哪里?”紫府圣子突然開口,神色冷淡,盯著大黑狗。 “送北原去了,你想和他們去團圓嗎,其實去西漠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可以出家做和尚。”大黑狗調侃道,斜著眼睛看他,根本無懼意。 “葉兄你們大禍臨頭了,還不知吧?”趙發臉上帶著陰冷的笑容。 “你想對我出手嗎?”葉凡笑了笑,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 趙發以折扇敲打手心,道:“我趙發豈是那種人,我想告訴你的是,中州陰陽教的人來了,你可知道意味著什么?” 葉凡神色一動,他斬殺了陰陽圣女,這絕對是一段難以緩解的仇怨,對方不可能就此揭過。 陰陽教為中州的無上大派,沒有立刻報復,主要是迫于諸圣地的壓力而退走了。因為,他們在東荒劫掠各派天才幼童,引起了很大的憤怒,無法繼續呆下去了。 如今,他們又來了嗎? “據說,十天前他們就已經來到了東荒中部地域,陰陽圣子背負陰陽劍而來,要以此恐怖秘寶來斬你的頭顱。”趙發嘿嘿的笑著,道:“那時,他還不知道你要自斬修為呢,如今看來都無需用陰陽劍了。” 隨后,他又繼續道:“他們是中州的無上大教,對于東荒的絕代神王并不是多么忌憚,況且神王生死不知。此外,我還聽說,為了萬無一失的殺你,樹立陰陽教的威名,他們出動了幾位壽元無多的太上長老,下定決心要摘掉你的頭顱,當中有半步大能,甚至還有雄視天下的真正大能。” “陰陽教出動大能級人物來殺我?”葉凡心頭一跳,不過很快又平靜了下來,摸著下巴笑了起來。 如今,老瘋子相隨在身畔,他無所懼怕,就是中州的無上教主親自來斬他,也定是有來無回! “葉兄若是將圣劍與神藥種子售出,我愿為你提供一跳生路。”趙發好整以暇,不緊不慢的道:“最起碼,可以讓你活上很長一段時間。” “我說了,圣劍不賣,神藥種子被我吃了。”葉凡冷聲道。 “葉兄,你可真有點敬酒不吃吃罰酒,我趙某人一片赤誠之心,你卻根本不領情!”趙發陰著臉。 “我不想賣,你難道還想強買不成?”葉凡盯著他。 “葉兄你可要考慮清楚啊!”趙發嘿嘿冷笑,而后拍了拍他的肩頭,竟有一絲暗勁吐了出來。 這是一種巧妙的暗力,當時不會發作,事后卻可讓人吐血負重傷,他顯然準備讓葉凡吃個大虧。 “把你的手拿開!”葉凡沉下了臉。 旁邊,紫府圣子很冷淡的盯著這一切,沒有任何表示,既不插手,也沒有相助。 趙發神色一僵,道:“葉兄你說話未免太過分了!” 說到這里,他又輕輕吐了一絲暗勁,透過手掌向葉凡體內傳去。 “給我滾!”葉凡神色冰冷了下來,雙眸死死的盯著他。 “你說讓我滾?”趙發神色冰森,手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其他人也都吃驚,神醫都已經說了,圣體唯有自斬修為才能活下去,方才他自己也承認了,沒有想到還敢如此強勢。 許多人都不知道趙發吐出暗勁,自然都很震動,以為葉凡只是很強勢的反感這個人。 “你可真是不識好人心,葉兄你可不要后悔!”趙發冷笑,再次輕怕了一下。 “強買我身上的寶物,也算是好心?向我體內吐暗勁,讓我傷體更重,也是好意?!”葉凡神色冰冷,金色的大手突然揮動了出去。 “啪!” 清脆的大巴掌聲無比的響亮,趙發口吐鮮血,牙齒飛落出去六七顆,整個身子都橫飛了起來,撞在不遠處的墻角上。 “嘩” 眾人嘩然,全都露出了驚色,圣體不是自斬修為了嗎,怎么一巴掌將趙發抽飛了出去? “你……”趙發氣的渾身都在哆嗦,一下子跳了起來。 可是,這時葉凡化成一道金光,腳踩天璇的步法剎那就沖到了,金色的大巴掌又輪動了過來。 “啪” 趙發口中噴血,又有三顆牙齒飛落,身子再一次橫飛了出去,撞在墻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