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79 千年期

天璇遺址一片荒涼,草木瘋長,淹沒了山門,枯死的老樹十幾人都合抱不過來,干硬的老樹枚伸展向天。 坍塌的山門中,一道身影一動不動,如一截木樁一樣,沒有一點波瀾,如石化了一樣。 行走在遠處時,根本沒有感應到他的存在,直到走至近前,才突然驚覺,原來有一個人站在此地多時了。 他背對山門,黑發如瀑,身材高大,一眼望不穿,像是萬丈深淵,又如無垠星空,深不可測。 大黑狗曾經是一位大能,雖然如今修為掉了下來,但是眼光依然獨到,它陣陣發毛,看不出對方的深淺。 “難以揣度,恐怖之極!”這是黑皇暗中傳音做出的評價,它發覺腿肚子都在轉筋,馱著小囡囡轉身就跑。 大黑狗非常的沒有義氣,跟誰都沒有打一聲招呼,轉眼間就撒丫子沒影了。 葉凡心中也是劇跳,他原先以為是老瘋子回來了,可是眼下卻犯嘀咕了,這個人的背影很雄偉,黑發密集,與那個瘋癲枯瘦的老人大不相同。 “咱們也退吧!”李黑水招呼,一步一步倒退,那個人擋在山門中,實在不好招惹。 可是他也知道,憑借對方的修為肯定早已發現了他們,沒有慌不擇路,而是慢慢后退。 葉凡也驚疑不定,沒有多說什么,沿原路撤退,未知的可怕存在,不能估量出戰力的神秘強者,敬而遠之是最好的選擇。 那個人依然一動不動,像是一尊不朽的雕像一樣,凝立在倒塌的山門內,沒有一點生命氣機。 “沒了,不見了!” 葉凡與李黑水又退出去一段距離,他們眼睛都沒有眨動一下。可是卻發現高大的身影已經蹤跡渺然。 “這是什么身法,太快了,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李黑心驚肉跳。 “好塊,絕代神王有敵啊,這個世間果然不乏奇人!”葉凡也一陣吃驚。 當回到王神醫的茅廬時,大黑狗正在嘀咕:“媽的,這是什么人,本皇居然看不透,太可怖了!” “你這死狗沒有義氣,居然扔下我們,掉頭就跑!”李黑水鄙視道。 “那種人物,我們逃與不逃都一樣,不過是做個樣子而已,讓他知道我們心存敬畏。他若是想出手,我就是布下陣紋橫渡而去,他都能一巴掌拍塌空間,將我們從虛空中拘禁出來。”大黑狗反駁。 唯有小囡囡還算安靜,小女孩雖然好奇,但是很乖巧,并沒有多問什么,只是在傾聽。 王神醫從茅屋中走了出來,詳細了解經過后,輕嘆道:“天璇果然不簡單,覆滅六千年了,還有這樣的恐怖人物存在,實在讓人驚悚。” “這是一片通天之地,每一條山脈都是一條騰空的大龍,這樣的神土沒有被后人占據,自然是有問題。”大黑狐疑。 “不是后人不想搶占,而是此地古怪啊……”,王神醫道,他雖然眥鄰而居,但是并沒有去探訪過幾次。 昔年,天虛極度鼎盛。覆滅后所留下的神藏眾多,皆被其他圣地瓜分,但卻終未敢徹底強占這片神土。 六千年前,攻打荒古禁地失敗后,鼎盛到無以復加地步的天璇圣地,一夜間灰飛煙滅,只逃回來的三、四人,可是沒過多久就壽元干枯,形神俱滅了。 對于諸圣地來說,這是一場天大的盛宴,幾乎將天璇徹底搬空了,幾個無上大教更是要駐扎進來。 可是未過多久,每到月圓之夜天璇圣地都會傳來大哭聲,幾位圣主深夜去探,都發現不了什么,持續了很多年。 接下來的年月里,每隔一千年,悲傷的大哭聲就會在深夜出現一次,著實鎮住了所有圣地。 從此再也沒有人敢打此地的注意,盡管知道這里是騰龍之地,可以通天,但是卻不敢染指。 “細想來,又是一個千年期到了,月圓之夜馬上就要來臨了,難道說那個人又回來了不成?”王神醫蹙起了眉頭。 “真是變態,每隔一千年就出現一次,歲月都磨滅不了他嗎?太恐怖了!”大黑狗咕噥,心有懼意。 葉凡想起一件事來,向王神醫請教,道:“前輩您可知道天璇修有什么古經嗎,他們掌握的神奇步法有什么來歷?” 大黑狗曾說過,老瘋子的步法有九秘之“行”字訣的影子,他想弄個明白。 “天璇的古經很強大與深奧,可惜已經灰飛煙滅了,未曾傳承下來,他們的步法舉世無雙,超越天鵬極速一線。” 王神醫說到這里,略微沉吟,道:“世間少有人知,天璇的步法是從九秘演化而來的。” “什么?”葉凡一驚,覺得大黑狗果然猜對了。 “遠古年間,我們這一脈出過一位圣人,自然對那些古老的秘辛知曉一些。”王神醫慢慢道來。 十幾萬年前,諸圣地圍剿天庭,令這一遠古神朝覆滅,各大教派或多或少都有收獲。 而天璇所得最珍貴,天庭核心圣術“行”字訣古卷,被他們斬下一角,成為最高機密,傳承了下來。 老瘋子的步法源自天庭之“行”字訣,不過卻是殘缺的,最終天璇不斷演化,才有了后世的無雙神速。 月圓之夜很快就到了,葉凡他們站在遠處的高峰上,向天璇圣地眺望。 如水月華灑落而下,一聲大哭如天雷震動,響徹云霄,驚的萬獸奔騰,群山搖動。 “是他……,那個高大的背影!”大黑狗悚然。 葉凡他們又見到了那個人,如幽靈一樣在天璇圣地內出沒,忽東忽西,太快了,眼睛都跟不上他的速度。 “嗚……” 大哭就雷鳴,如江海大嘯,震耳欲聾,在這深夜傳的格外遠。整片天地都在抖動。 “果然,諸圣地小說就]來ωwW。o都有人來!”王神醫道,雙眸望向遠空。 千年期,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諸圣地都想來看看那個人是否還回來,到底死沒死。 可以想象,他們心中的震撼。大哭又起,這個千年期依然未中斷。 “太變態了,以千年為一期,數代老圣主都死去了,他還能來此大哭!”大黑狗嘀咕。 “死狗,你小聲點,別亂說話!”李黑水告誡。 遠處。諸圣地的人無聲的退走了,不敢在此久留,只是來此確定一下而已。畢竟,昔日他們搬走了天璇圣地的神藏,很心虛。 如今,這個蓋世人物依然活著,沒有一個人可以心中平靜,眨眼間遠空一片空寂。 “到底是不是老瘋子?”葉凡犯嘀咕,天璇圣地除了瘋老人外。難道還有一個不可思議的存在活了下來,這怎么可能! 大哭聲持續了半個時辰,到了午夜時才安靜下來,萬岳停止抖動,通天之地一片安寧。 “這次。他應該走了,傳說每次哭畢,他都會消失千年。”王神醫嘆道。 “我們去看看!”李黑水道。 在這夜深人靜之際,天璇遺址中一片寂靜,斷壁殘垣。到處可見,無比的凄涼。 曾經輝煌一時,超級強盛的不朽圣地,到頭來卻是這番光景,讓人感慨,世間真的難以有什么永恒。 青石臺階,長滿了綠苔蘚,野草淹沒地面,一片荒蕪,一些巨大的石塊上刻有不少古字。 六千年過去了,珍貴之物早已被搬空,什么也沒留下,藥田都只刺下了野草。 “你們隨便轉轉吧,我再仔細研究一下這些藥田的布局。”王神醫道,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觀察了,但每次都能找到一些殘缺的道紋,可加速靈藥生長。 葉凡他們在偌大的廢墟中行走,瓦礫、斷墻等到處可見,還有一些半倒塌的古殿,壓滿了厚厚的塵埃。 “地宮……”他們發現了一片巨大的地宮,里面的建筑物還很完好。 可是,當深入進去他們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無盡的墳冢連成片,這是一片地下陵園。 火光閃耀,每一座墳頭前都有紙錢,還有一些貢品,顯然方才有人掃墓。 “王神醫說,天璇圣地的唯一神土沒有被人找到,他們的古經可能葬于那里,會不會在這片墳冢間?”李黑水狐疑。 可惜,以黑皇的道紋造詣也沒有尋出什么來,在此一番憑吊,全都退出。 當來到天璇遺址最深處,所見更加荒涼了,傾塌的古殿,殘破的青石階,巨大的演武場…… 一切都記述著昔年的輝煌,以及如今的凄涼,曾經的無上圣地徹底成為了過去。 “天璇最神秘的神土到底還是尋不到,他們的古經真的成為了歷史的飛灰……”幾人都很遺憾。 天上明月閃爍,大片月輝如潔白的羽毛灑落在荒木林地中,小囡囡身上發出七彩光芒,她的那塊小石頭慢慢沒入了身體中。 “囡囡又要忘記過去了……”小女孩情緒低落,聲音很小。 月圓之夜,她會徑歷一次新生,忘記以往的所有,不過葉凡早有準備,將亮燦燦的美玉取出。 “囡囡不用擔心,所經歷的一切都記在這里面,一會兒全都能明曉。” “嗯!”,小家伙認真的點了點頭。 如水月華灑落,如薄煙一樣,小囡囡的眉心射出七彩光芒,一塊新的小石頭浮現而出。 她無比的迷茫,誰都不認識了,有些膽怯,怕怕的打量周圍的一切。 葉凡將承載有她記憶的玉石,印入了她的腦海中,時間不長,小女孩重新安靜了下來,很高興與開心,道:“囡囡沒有遺忘過去。” 她眉心的七彩小石頭越發晶瑩璀璨了,即將脫落而下,就在這時小家伙突然驚叫了起來,道:“那里有一個世界!” 她伸出粉嫩的小手,指著虛空,小嘴長成了“。”形,非常的吃驚與好奇。 “囡囡你在說什么?”葉凡與李黑水還有大黑狗都露出驚異之色。 “囡囡見到一片凈土,里面有好多的晶瑩花瓣在飛舞,可是……,地上到處都是棺木,還有一個人!”小女孩驚叫了起來。 她怯怯的退后了幾步,依然盯著力空。 “難道是天璇的神土?!”幾人都驚住了。 小囡囡所指的虛空,位于天璇遺址最深處的高天上,葉凡運轉神眼都見不到什么,可是她卻一眼望穿了。 “那個人從唯一沒有封蓋的棺槨中坐起來了,他要出來了,就是我們幾天前見到了那個人,他……發現了我們。”小女孩更害怕了,說不出話來了。 “刷” 無聲無息,廢墟最深處的地面上出一個高大的身影,那個人從神土中走了出來。 他一身古老的青衣,黑發濃密,眸子空洞,一步就邁到了葉凡他們的近前,盯住小囡囡,而后大手向前探來。 第一章到,晚間還有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