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478 神嬰

第四百七十八章神嬰 第二聲大哭傳來,萬山都在搖動,所有草木都簌簌落葉,非常的恐怖,像是可怖的山洪在擊天。 哭聲短暫,很快就止住了,可是萬獸卻依然在顫抖。 時間不長,第三聲大哭傳來,無盡山脈,所有大岳都搖動了起來,這片騰龍之地,仿佛有成千上萬條大龍躍起。 “所有山脈都要翻轉過來了!一個人的哭聲怎么能這樣的恐怖?” “轟隆隆” 萬岳搖動,亂石崩云,像是在開天辟地一樣! 在這一剎那,無盡山脈中發生了很奇異的經常,草木枯萎了又繁盛,像是經歷了幾載春秋。 通天之地,無盡大地龍氣貫通天上地下,接連蒼穹與大地,景象駭人之極。 “這是什么人在哭,這也太嚇人了!”大黑狗都一哆嗦。 片刻后,萬籟俱寂,天璇遺址恢復了安寧,再無聲息了,萬物復蘇,沒有凋零與瘋長。 前方,蠻荒古地,萬岳如龍,古木聳入蒼穹,老藤壓蓋大山,蒼茫、古老、神秘、原始……有一股莫名的氣韻。 大岳巍峨,每一座都雄偉壯闊,不少大瀑布從山上垂落,長達數千丈,如白茫茫一片,無比的壯麗。 大哭聲過去很久后,終于有靈獸出沒了,壽猿攀爬圣山,仙鶴翔舞白云間,七彩神鹿銜靈芝而躍,更有許多叫不上名字來的珍禽異獸。 “要不要過去看看?”李黑水道。 “不要過去,大哭之人的修為無法揣測,若是觸怒了他,可能會是彌天大禍。”王神醫章阻止。 “難道是老瘋子?”葉凡心中驚疑不定,可是哭聲有些不太像,不似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發出的。 他們心中頗不平靜,沒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已經覆滅了六千年的圣地居然有人在大哭。 “那個人情緒很不穩定,我們還是不要招惹為好,過兩天再去看看怎么回事。”連大黑狗都心驚肉跳,難得的一次退縮了。 王神醫的隱居之地,簡單而而樸素,臨崖而立,茅屋幾間,竹林一小片,飛瀑流泉。 在附近這片地域,王神醫開墾出了幾塊藥田,栽種了滿了靈藥,相隔很遠,就能聞到藥香。 幾塊藥田,蜂飛蝶舞,生機勃勃,葉片與花朵流光溢彩,一看就都是罕見的珍藥。 大黑狗當時哈喇子就流了出來,王神醫嚴厲告誡它,不要亂采食,因為一些奇藥有劇毒。 黑皇滿口答應,可是就在當日就溜進了藥田中,被毒的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渾身都在抽搐。 如果不是小囡囡玩耍時,路過藥田,見到它這副凄慘的樣子,及時呼救,這死狗非去掉大半條命不可。 “狗狗,不要亂吃東西哦。”小囡囡眨動大眼,認真的叮囑。 “活該!”李黑水沒有一點同情心,吐出這樣兩個字。 “汪!”大黑狗一邊口吐白沫一邊呲牙,氣急敗壞。 葉凡也覺得這死狗不像話,剛來王神醫這里就偷靈藥吃,結果卻竟自己毒的死去活來。 王神醫對葉凡的傷勢沒有什么好思慮的,因為其大道之傷徹底痊愈了,他一直在思索小囡囡的事情。 他將自己關在了草堂中,翻閱各種古籍,尋找線索,眉頭緊縮不已,因為著實難住了他。 直到兩日后,他才推開草堂之門,走了出來,手中持著一卷發黃的古扎,面帶驚容,尋到了葉凡。 “那個小女孩呢?”他似乎有些緊張,話語都有一些不自然。 王神醫不僅醫道通神,而且還是一位大能,為世間的絕頂高手,諸圣主都要禮敬,此時卻是這個樣子,讓人驚異。 “前輩怎么了?”葉凡問道。 “說不好,這個小女孩很不簡單,讓人琢磨不透,我要再仔細看看。”王神醫道。 “她在嬉耍呢。”葉凡指向遠處的靈泉畔的花圃中。 小囡囡很開心,跑來跑去,追逐彩蝶,粉雕玉琢,小臉上掛滿了純真的笑顏,大眼睛清澈透亮。 大黑狗懶洋洋的趴在一邊,小囡囡偶爾跑過去,它會托著小女孩跑上兩遭,脾氣好的讓人瞠目結舌。 “媽的,這死狗從見到它到現在,都是一副兇殘與貪婪的惡相,被它也不知道咬了多少次了。”李黑水憤憤不已。 兇惡的大黑狗對小囡囡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讓葉凡與李黑水都很生出很多念頭,直覺告訴他們大黑狗了解一些“真相”。 “囡囡乖,來,給你個靈果吃。”王神醫遞個小女孩一枚色澤金黃透亮的靈果,芬芳撲鼻。 “謝謝老爺爺。”小囡囡乖巧的道謝。 王神醫認真為她把脈,仔細檢查她四肢百骸,而后又摸了摸她的頭,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別檢查了,她比誰都健康,根本不用治療!”大黑狗在旁呲牙,似乎很不愿意王神醫查出什么來。 “老爺爺,囡囡真的有病嗎?”小囡囡小聲問道,而后低著頭看自己的小鞋子,道:“囡囡總是忘記過去,為什么會這樣……” 小女孩很失落,有些傷心與委屈,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小孩子沒有長大,當然容易忘記過去,當你長大了就不會這樣了。”大黑狗在旁道。 “狗狗你說的是真的嗎?”小囡囡大眼純凈,天真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本皇從來不說假話。” “放心好了,囡囡沒有病,非常健康,一切都很正常,等你長大自然就會好了。”王神醫手捻雪白的胡須,也這樣說道。 “哦,那樣囡囡就放心了。”小女孩又開心了起來,非常的單純,追著大黑狗跑向遠處。 “您看出了什么?”葉凡問道。 王神醫露出凝重之色,打開那本發黃的手札,翻到其中一頁,指著上面的一副古圖,道:“你們看,是不是有點像?” 葉凡神色一滯,在這本古扎上,有一個小女孩,眼神清澈純凈,不沾染塵世一點氣息,非常的空靈。 “太像了,與小囡囡幾乎一樣!” 他不得不吃驚,這本古扎看上去有些年代了,在那遙遠的過去,怎么有一個與小囡囡一樣的小女孩呢?都不足三歲,看起來很稚嫩,那無暇的眼神沒有一點區別。 “還真是神似,不過東荒太大了,碰上一樣的人也倒是情有可原。”李黑水驚異的點頭。 王神醫搖頭,道:“你們錯了,仔細看看上面的記載吧。” “一月一失憶,活力永駐……” 葉凡與李黑水向下研讀,全都變了顏色,這本泛黃的手札上,這幾頁記載有限,但卻匪夷所思。 一對沒有子女的老夫婦,晚年撿到一個可憐兮兮的小女孩,欣喜若狂,收養了下來,視若己出。 可是,奇異的發生了,數年如一日,小女孩始終長不大,且沒到月圓之夜就會失憶,忘記曾經的一切。 最終,老夫婦相繼過世,小女孩依然如此,被當地人視為妖孽,差點被浸在水中溺死。 最終,一位好心的老嫗將她放走了,可憐的小女孩流落他鄉,成為了一個乞討的小棄兒,從此消失在了人海中。 一月一失憶,她的癥狀與小囡囡太像了,且永春永駐,從不改變,小囡囡在三年前就是這個樣子,也一直未曾發生過變化。 “這……到底怎么回事?!”葉凡心中劇跳,這太不可思議了,難道兩個小棄兒是一個人不成? “這讓人難以置信,是同一癥狀,還是同一個人,這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李黑水也驚疑不定。 “這本手札最起碼存在兩千五百年了,是我祖上一位先人留下的,后面還有些補充記載。” 存世兩千五百年……葉凡震驚,用星空另一端的歷史來對比的話,那是先秦時期。 說起來不覺得什么,但細想起來卻相當的久遠,秦皇漢武還未生呢! “你確信這是真的……”李黑水都快結巴了,若是無誤,小囡囡的來歷太神秘了。 王神醫的那位先人,曾經路過那對老夫婦所在的小鎮,幫助小女孩診斷過,卻沒有任何辦法治療。 后來,這位神醫又去過一次,老夫婦離世了,可憐的小女孩重新成為小乞兒,消失了茫茫人海中。 事情并未就此結束,數百年過去后,王神醫的那位先人晚年時,一次路過紫天都古城時,又見到了那個可憐女孩,雖是匆匆一瞥,但印象極為深刻。 然而,他當時正在被仇家追殺,無法停留下來,最終錯過,當事后再去尋找時并未找到。 這是一位老神醫的一大憾事,耿耿于懷,未過半年他就坐化了,只留下一本發黃的手札。 “這怎么可能,讓人無法相信啊!”李黑水一陣頭大,用力自己的太陽穴,始終想不透。 可憐的小乞兒,葉凡想到了過去的小囡囡,渾身破爛的小衣服,連小鞋子都有趾洞,讓人心酸。 她難道一直是這樣生活下來的,嘗盡人世酸甜苦辣,飽受世態炎涼,若是真的這樣,她到底經歷了多少苦難? 一個在茫茫人海中獨自艱難掙扎生存的小棄兒,不足三歲,時時忘記過去,她歷經這么久的歲月,恐怕什么人世苦痛都嘗遍了。 “這真是無從猜測啊!”葉凡略有酸澀的感嘆。 “圣主都活不過兩千五百歲,小囡囡她卻始終未曾發生過變化……”李黑水百思不得其解。 “王神醫您就沒有發現一點端倪嗎?”葉凡問道。 “我的那位祖上,在臨終前又重點到了這個小女孩,在手札最后一頁上寫了一個推斷。” “什么推斷?”葉凡與李黑水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他只寫了兩個字————神嬰!”王神醫說道。 “這是什么意思?”李黑水不解。 “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我們這一脈失傳的東西太多了,傳到我這一代,所掌握的醫術已不足原來的一成,甚至連半成都不到了。” “失傳了這么多……”葉凡吃驚,要知道這個老人可是被稱作神醫啊。 “遠祖在上古年間,連大道傷痕都可以治療,本身亦是一位圣人,后世子孫無法相比。”王神醫搖頭。 “這神嬰二字,到底作何解呢,兩千五百年前的那位前輩,雖然沒有您的遠祖那樣的圣術,但是恐怕也猜測出了一二。” “我也不知,神嬰恐怕有些典故,可惜許多我王家的醫書丟失了九成多,不知有什么講究。” “在人世長存的神嬰……”葉凡思索。 兩千五百年前,小囡囡還在東荒中部地域呢,結果最終到了南域,她幾乎走遍了大半個東荒。 “抓住那只狗逼問,它肯定知道一些情況!”李黑水道。 葉凡點頭,柔聲呼喚小囡囡,小女孩快快樂樂,高高興興的跑了回來,大眼睛撲閃著,仰著頭,聲音很柔嫩,道:“大哥哥,什么事呀?” “一會兒給囡囡做黑狗肉吃。”葉凡笑著摸了摸她的頭,而后與李黑水一起上前,突然襲擊,按住了大黑狗。 “汪……你們兩個活膩歪了,敢挑釁本皇?”大黑狗大言不慚。 “說,神嬰是什么?”葉凡抓住它的方頭大耳,避免被咬。 “你知道神嬰?!”大黑狗相當的吃驚,很顯然這樣突問出乎它的預料。 “快說,不然今天將你燜成黑狗鍋肉!”葉凡追問。 “大哥哥,不要吃狗狗,它雖然很調皮,但是并不壞。”小囡囡當真了,在旁怯怯的勸解道。 “汪……今天我要吃圣體!”大黑狗一點也不服氣,大聲叫囂。 “狗狗要乖哦,不要亂說話。”小囡囡勸解,有些怕怕的,但還是伸出了小手,想要拉開他們。 “神嬰能吃嗎?本皇什么也不知道,別問我!”大黑狗呲牙,惡狠狠的叫道。 “媽的,這狗就是欠揍!”李黑水忍不住掄起了大巴掌,對著它屁股就拍了幾下子。 “汪汪汪……”大黑狗狂吠,大嘴一下子伸的很長,狂咬李黑水,差點沒將他吞進去。 “媽的,這樣還是被狗咬了……”李黑水大怒。 兩人逼問,可是大黑狗非常嘴硬,死活不可說神嬰是什么,反倒叫囂不停。 他們沒有辦法,不能真個將大黑狗給煮了,被它倒是咬了很多口。 “都過去四天了,我們是不是去天璇遺址看看?”第四日李黑水建議道。 “可以去看看。”葉凡點頭,他早想去查看一番了。 大黑狗更是早已忍不住了,載著小囡囡走在最前面。 前方,崇山峻嶺,是一片騰龍之地,氣象萬千,山脈磅礴雄偉,幾乎要連到了高天上。 剛走到這片地域,他們就發現了蛟龍、麒麟獸、九尾狐這樣的罕見獸類,全都小心戒備了起來。 前行百余里,來到天璇遺址山門前,斷壁殘垣,一片蕭索,充滿了蒼涼的氣息,一個無上圣地,只因一場變故,就徹底成為了歷史云煙。 “媽的,那里有個人!”大黑狗叫了起來,盯著山門內的一道如木樁一樣的身影,它渾身如綢緞一樣光亮的黑毛都立了起來,它低吼道:“強大的變態與離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