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467 人寵

葉凡自是暗中傳音,面對化龍第七變的強者,他深深忌憚不已,縱然有黑皇相助也不見得能夠對付,必須萬無一失才行。 “鏘” 青衣老奴大手如鬼爪,射出一道道烏光,交織成的牢籠如冥鐵鑄成,越發的堅固與凝練,如一座真實的煉獄。 “小孽畜你不過是一個廢體而已,若無風族相助,你現在什么都不是。如今敢來我族神島撒野,我打斷的你骨頭,挑斷你的筋!”這個青衣老奴森然冷笑,他揮動冥域牢籠,圍困四方,要將葉凡困封死在里面,慢慢煉化掉。 李黑水在遠處忍不住叫道:“你這個老奴才,說話也太無恥了,你風族提供三百萬斤源不假,可還不是看中葉凡將打破詛咒?且,這批源作用有多大,你們自己心里清楚,葉凡自己也拿的出這么多的源!” “小孽畜,這是我族對你們的大恩,竟不思回報,還敢嘴硬,今天將你們一并鎮丵壓!”青衣老奴面色冰冷,出手更加凌厲了。 黑色的冥域牢籠發出嗚嗚聲,越來越大,將整片天空都給遮住了,數次險些將葉凡封在里面,如果不是他的步法神妙,擁有極速,已經飲恨了。 “連小姐都沒有責罵過我,你卻敢對我無禮,今天我要扒了你的皮!”風凰的侍女在旁尖叫,道:“易叔,快點將他鎮丵壓,不能讓他逃走!” “放心我已經鎖定了他,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會被我揪出來!”青衣老奴有恃無恐,根本不怕葉凡逃走,露出貓捉老鼠一樣的冷笑,道:“他身上有圣劍與神藥種子,這種東西留在他一個將死之人手中,實在是浪費就讓他歸還我風族好了。” “咚!” 葉凡一聲冷哼,終于展開了反擊,他的眉心射出一道熾芒,化成一束金光飛了出來,打向青衣老奴。 “啵!” 青衣老奴口中吐出一朵蓮花,他化成一道青光退了出去,驚住一身冷汗這種強大的神識讓他都心悸。 “噗” 那朵蓮花龜裂,根本沒有擋住金色的神念,他生出一縷寒意,口中自語道:“傳說果然是真的,這個小孽畜的神識力驚人,幸虧早有防備。” 他張口一吐,一道神風沖出化成一朵又一朵風之花,形似蓮葩,潔白無暇,組成一套神衣,將他護的嚴嚴實實。 “易叔,你有這樣的秘寶護身,殺他易如反掌!”風凰的侍女欣喜。 風之戰衣,為風族的一種秘寶,專阻神識之力青衣老奴穿上銀白色的戰衣后,整個人都顯得年輕與英偉了很多。 “小孽畜,我看你還有什么本事來抵抗!” 他口中冷喝,法力如海,在天空中凝聚化成一片先天紋絡,重新鑄成冥域牢籠,鎮丵壓而來。 葉凡暗中催促,道:“黑皇你好了沒有?!” “他可是化龍第七變的強者,你以為是軟柿子想神不知鬼不覺的困住他,何其艱難,還要等!”大黑狗傳音。 “那個小娘皮,來來來,你我大戰三百回合!”李黑水盯住了風凰的侍女,沖了過去。 “找死!”青衣老奴一聲冷笑,大手橫空,如小山一樣拍了過來,將李黑水也拘禁在這片戰場中。 “你們不講理,這樣是不對的,不能欺負我們。”小囡囡坐在大黑狗的身上,很稚氣的開口。 “小不點長的倒是挺水靈,來,讓姐姐好好的管教你一頓。”風凰的侍女冷笑,化成一道彩光沖了過去。 大黑狗眼泛冷芒,掉頭就跑,圍繞著青衣老奴他們的戰場撒歡,。中叫道:“本皇懶得理你,不跟你一般見識。” “你這只死狗,我要將你送到廚房,做成一道大菜!”風凰的侍女尖聲道。 “本皇要收你這個丫頭當人寵,看法寶!”它馱著小囡囡飛逃,接二連三的扔出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 戰場中,葉凡與李黑水不斷的躲避,面對化龍第七變的強者,他們承受了太大的壓力,已經快支撐不住了,但見到這一幕后都無比振奮。 “老夫已經沒有耐心了,小孽畜,都給我定住吧!”青衣老奴手中出現一桿古幡,輕輕一震,虛空崩塌,冥域牢籠擴大,向兩人蔓延而去。 葉凡與李黑水如陷泥沼,頓時行動不便了,即將被束縛住。 “哧!” 七彩神光沖天,葉凡的指縫間流淌出一片星河,沉重如山,擋住了煉獄與古幡,正是從陰陽圣女那里奪來的圣賢骨粉。 “這是什么?!”青衣老奴一驚,而后冷笑道:“此寶于我相合,煉入古幡中最合適不過。 “你還想奪寶,老東西你的死期到了!”黑皇大叫,沖葉凡傳音,指點他如何逃出來,此時陣紋已經布好。 葉凡與李黑水快速沖了出來,這片戰場已經被星辰石、神血土等各種古怪的東西封住了,青衣老奴覺察時已經晚了,根本沖不出來。 “小孽畜你們敢算計我?” “老不死的,你一口一個小孽畜叫的很過癮是吧?”葉凡站在陣紋外冷笑,道:“你的死期到了!” 風凰的侍女轉身就逃,她沒有想到化龍第七變的強者竟這樣不知不覺間的被封住了,她可不想在這里等死。 “你還想走!” 葉凡一聲冷哼,金色的大手拍出,如一片璀璨的云朵一樣蓋住了天空,葉凡仿若在打蒼蠅,一下子就她拍了下來。 “你不能殺我……”她尖聲叫道,劇烈掙扎。 葉凡怎么可能放過她。金色的大手一揮,將她抓了過來,手指稍微要一用力,她身上的骨骼就斷裂多處,直接扔五了黑皇的近前,道:“給你當人寵用!” “本皇才不要這么不堪的人寵,最起碼也要是圣女才行!”大黑狗根本看不上。 “這可是風凰的侍女。給你當人寵,為你烤羊腿等,最適合不過。”李黑水笑道。 “汪!” 在黑皇的控制下,陣紋變換,所封鎖的區域不斷縮小,葉凡站在外面,輪動金色的大巴掌不斷向里打去。 “老不死的。你不是要鎮丵壓我嗎,想敲斷我的骨頭,挑斷我的筋,不若我先來削你一頓!”他肉身無雙,化龍秘境的人怎能相比,在這片狹小的空間內,老奴連法力都被禁錮了。根本不能抵抗。 “砰”、“砰……” 葉凡的金色的大巴掌不斷削落下來,控制力道,將這個青衣老奴打的連續咳血,骨頭根根斷裂,根本站不住了。 “你們不過是一對奴才而已,卻敢來截殺我,真是欺人太甚!” 葉凡也不知道削了多少下,這個青衣老奴都快成肉泥了,不斷卻沒有死亡。化龍秘境的強者生命力很強大,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能活下來。 “讓我也出口氣”李黑水接替他,連削了數十個大巴掌,將青衣老奴打的快沒有人形了,發出非人的求饒聲。 “說。是不是風凰讓你們來的?”葉凡逼問。 “我們自作主張而已,公主很生氣,我們覺得她不會反對,就來截殺你了。”風凰的侍女徹底被嚇住了,幾乎快軟倒在了地上。 “風族圣主還不錯。若是殺了他們兩個,實在有些對不住”葉凡沉吟。 “不要殺我們!”風凰的侍女真的害怕了,唉聲求饒,連那個老奴也徹底服軟了。 “這樣吧,本皇發發善心,將他們充軍發配好了”黑皇開口,將在不死山見到的那幅棋盤以及陣紋依葫蘆畫瓢復制出大半。 它很激動,這是古之大帝留下的陣紋,他想以這二人做試驗,道:“將他們傳送到西漠去吧,數十年也飛不回來,讓那幫禿頭去感化他們。” “不要啊……”青衣老奴大叫。 “轟!” 光華沖天,道紋閃爍,他一下子從原地消失了,虛空中留下一片恐怖的能量波動。 大黑狗呆呆發愣,好半天才咒罵道:“媽的,怎么回事?” 葉凡與李黑水不用想也知道,這死狗肯定又干了一次不著調的事,鐵定沒有傳送到西漠去。 “你將人送到哪去了?” “好像傳送到南嶺去了”大黑狗不確信的咕噥道。 “死狗你可真是個人才,能從西漠偏差到南嶺,一般人誰能做的出來,你還能找出一個比你更離譜的嗎?”李黑水打擊。 “汪!”大黑狗氣急敗壞。 最終,他們沒有將風凰的侍女傳送出去,大黑狗勉為其難暫時收為了人寵,隨后來到了紫天都。 紫天都,為東荒中部地域十大古城之一,自古至今,也不知道留下了多少傳說。 相傳,它是虛無飄渺的仙界中的一座紫金天都,墜落進了凡塵中,形成了這樣一個名傳天下的巨城。 葉凡他們在這里轉悠了兩天,出行于各大石坊中,要為風族圣主準備一份禮物。 最終,葉凡在紫微教的一座石坊中選定了一塊奇石,將其買走,不過并沒有在現場切開。 他已看出里面有什么,是一塊神源,當作壽禮足夠了,不想在紫天都引起轟動。 葉凡很想多選出一些奇石,徹底將風族的三百萬斤源還上,不然的話那些年輕人總是提這件事,讓他感覺很不舒服。 可惜,石坊雖然有很多,但怎么可能處處見奇珍呢,能夠尋到一塊神源已經很稀奇了,他再無其他收獲。 這兩日來,風凰的侍女跟隨在旁,負責做各種瑣碎之事,提包、喂狗、付賬、擦桌椅…… 許多人認出后,都忍不住吃驚,在背后議論紛紛。 “怎么回事,風族公主的貼身侍女怎么負責給圣體當奴婢來了9” “不對啊,風族明珠傲氣的很,怎么可能讓自己的侍女給她看著不順眼的圣體做這些瑣事呢?、, “你們有點眼光好不好,他是本皇的人寵!”大黑狗熬嘮一嗓子,驚掉一地下巴,所有人都瞠目結舌。 “看什么看,你很羨慕嗎?本皇不介意也收你為人寵,你看上去還馬馬虎虎”大黑狗大言不慚,對那些人開口。 “媽的,這死狗太可惡了!” “早晚活剝了它,走,今天我請客去吃黑狗肉!” 一群人大叫晦氣,卻也不想與它置氣,同時心中很期待,如果讓風凰知道,會是什么表情? “希望風凰早點得到這個消息,她的侍女給一只惡狗當人寵呢,一定會殺上門來。” “不錯,希望那一刻早點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