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62 天庭傳承

第四百六十二章天庭傳承 圣賢之皮,四四方方,能有一尺多長,完好無缺,晶瑩近乎透明,光澤點點,神秘而又詭異,讓人心中不寧。 上面的小字密密麻麻,無論是正面還是背面都有,足有數萬字,一般人的視力根本看不清,字跡很小。 這些古字鐵鉤銀劃,蒼勁如龍蛇,像是千萬把刀劍被定在上面,圣賢神皮透出晶瑩的光澤,可怖殺意斬人心魂。 此時,幾人仿若站在極寒之地,冰冷刺骨,像是在面對千萬哭嚎的生靈,眼前似有尸山血海浮現。 究竟是什么人將古之圣賢的皮剝落下來、祭煉成記載文字的紙張?讓人驚懼,這種手段殘忍而又可怕。 大黑狗被古之圣賢神皮上的殺意所懾,大爪子都在顫抖,最終鋪展在了地上,連它都無法持有,可想而多么的恐怖。 “肯定不是地上這具白骨的皮!” 因為,他絕對沒有達到圣賢境界,傳說古之圣賢縱然死去,每一寸血肉與肌膚也都不會腐爛,而他只剩下了白骨。 “這是……殺人圣法!”大黑一邊讀那些古字,一邊忍不住顫抖,根本平靜不下來。 所有人都湊到了近前,逐字逐句向下研讀,他們經歷了很多事情,可是此刻卻心緒起伏,激動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古之圣賢的神皮上,記載了各種殺人之法,堪稱詭異而可怕絕倫的圣術,無所不用,專為殺人而開創! “真是太恐怖了!” 他們看了少半,渾身便都冒出了寒氣,頭皮都有些發麻,殺人秘術防不勝防,他們自問若是對上,多半會兇多吉少。 殺人之術,演化成了一種道,這是一條與眾不同的路,斬殺世間一切生靈,以手中滴血圣劍成就無上道果。 “這是一本邪書,這是一宗魔卷,真的該毀掉……”涂大嘴巴顫聲道。 “錯了,這是一種無上大道,值得借鑒的地方很多,若是掌握,不去殺人,卻也可用來保自身性命。”李黑水道。 “我知道這是什么了……”大黑狗盯著圣賢神皮還有那枚金色的令牌,心神震動,它想到了某些古老的傳承。 “你知道它什么?!”幾人都吃驚,全都盯住了他。 “它是……天庭的殺人圣術。”大黑狗輕嘆,心現無盡的回憶,波瀾起伏,難以平靜。 “天庭?!”幾人都被鎮住了,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此天庭非彼天庭,遠古年代有三大殺手神朝,為萬世不朽的傳承,甚至比東荒的古老圣地還要久遠……”大黑狗悠悠道來。 殺手組織演化為圣地,繼而成為不朽的神朝,可想而知他們的恐怖,幾乎讓天下人談“殺”字色變。 諸圣地都懼怕,卻無可奈何,深深忌憚,從來不敢去招惹,因為三大殺手神朝太恐怖了,連古之圣賢都敢刺殺。 “遠古的殺手圣地,絕非后世的刺殺組織可比擬,從不殺無名之輩,只殺半步大能以上的人物!” “這也……太嚇人了!”涂飛他們悚然。 “遠古的傳承,可怕的殺生大道,的確無以倫比的可怕。”黑皇嘆道。 天庭、人世間、地獄,三個名字重若萬鈞,代表了十幾萬年前最恐怖的三種傳承,這是遠古的三大殺手神朝。 并不是說他們的秘法超過諸圣地的古經,而是因為他們的“道”是專為殺人而開創的,防不勝防,他們要以此來證無上道果。 遠古三大殺手神朝,都斬殺過古之圣賢,這樣的恐怖勢力誰能不怕?且,它們都出過舉世無敵的殺手圣賢。 以殺生大道步入圣賢境界的人,光是想想就讓人頭皮發麻,他們的一生都是自尸山血海中爬過來的,搏殺圣術舉世無雙,若是想刺殺誰,幾乎已判定了那個人的死亡。 在荒古前,天庭、人世間、地獄三個名字,是一種無上的威懾,沒有人敢對抗。 不過,這種無形的恐怖氣氛,讓諸圣地非常的不安與不滿,最后聯手,對三大殺手神朝動手。 諸圣地選擇的時機很好,那時他們都發展到了極度鼎盛的地步,出現了幾位無上圣賢,而三大殺神朝的老圣賢卻坐化在即,沒有多少力氣出手了,未有后繼者出現呢。 那是荒古前的一場驚世大戰,諸圣地全都參與了,自古以來沒有發生過幾次,稱得上是一場人族大禍。 那一役大地流血,遠古殺手神朝無孔不入,到處刺殺,稱得上是一個極度黑暗的流血年代,也不知道有多少絕頂高手殞落。 最終,諸圣地以絕對實力占據了上風,用極道武器鎮死了三大神朝即將坐化的老圣賢,一戰功成。 第一的天庭就此分崩離析,被徹底鏟除,再也沒有傳承延續下來,諸圣地對他們重點圍攻,擊斃了這一神朝所有絕頂高手。 人世間與地獄兩大遠古殺手神朝,并沒有絕滅,但卻從那一戰之后銷聲匿跡了,再也不復昔日輝煌。 因為,他們知道,沒有古之大帝的極道圣兵在手,縱然個人殺傷力世間無敵,殺手技藝無雙,也對抗不了極道圣兵的。 相傳,這兩大殺手神朝遠走中州,離開了東荒,也有人說東荒還是他們的大本營,不過卻無比低調了。 后荒古時代,“人世間”與“地獄”也出現過,但是卻再也不像荒古前那樣君臨天下、連諸圣地都要避退了。 “天庭……你是說這是遠古第一殺手神朝的殺生大術?”幾人都呆住了。 這具雪白如玉的骸骨,竟然是十幾萬年前的人,是天庭的絕頂殺手,死在了此地。 可以想象,當年黑暗大,天下諸強共剿殺手神朝,而天庭更是被重點圍攻,這個人走投無路,逃進了不死山中。 葉凡幾人終于明白,為何古之圣賢的神皮與那枚金色的令牌為何殺意刺骨,讓他們難以承受了,遠古第一殺手神朝的信物與心法自然會如此。 “需要仔細研讀,這是一宗可怕而古老的傳承,即便不去暗殺別人,也足可以用來保命!”葉凡仔細觀看。 他現在的處境,嚴重缺少各種圣術,金翅小鵬王以及諸圣子等虎視眈眈,且狠人傳承撲朔迷離,不知究竟有幾人,皆有蓋世圣術,他需要抗衡之法。 幾人都蹲來細讀,天庭的傳承可謂價值連城,若是流傳出去,必然是一場軒然,甚至會引起無邊的血雨腥風。 他們讀完正面,又看背面,越讀越心驚肉跳,殺人果然是無所不用,卑劣的、光明正大的……防不勝防。 最終,圣賢人皮古卷終結,指出還有天庭傳承下卷,也是核心所在,竟然是————九秘中的一種! “怪不得在遠古年代可以呼風喚雨,竟然掌握有九秘之一!” “該不會就是圣崖的那一秘吧?!” “呵呵……”小女孩的笑聲傳來。 幾人光顧著看圣賢人皮傳承了,未曾注意小囡囡,此時驚愕的的發現她正在與幾個小生靈嬉戲,發出歡快的笑聲。 這座石崖下有幾個古洞,斧鑿痕跡明顯,小囡囡跑到了一座古洞前,黃金小馬、金色的小燕子都圍在她的身邊,無比的乖順,任她撫摸。 “那是什么?”幾人吃驚。 金色的小馬不過一尺多高,身后還拉著一輛黃金小馬車,金色小燕子能有半個巴掌大,翩然飛舞,有還一尺長的金色小牛在小囡囡身畔拱來拱去。 此外,還有一些奇異的小生靈,叫不上名字來。它們有一個共同之處,不是血肉之軀,都是黃金之身,但卻都能夠行動,活靈活現。 “這幾個古洞是神礦,里面有圣物,已經通靈,是煉器的瑰寶!”大黑狗激動的叫了起來。 幾人都倏地站了起來,對于修士來說,秘笈與兵器永遠是珍貴的東西,誰都會動心。 “天啊,太神秘了,金色的小馬車中有小人!” 黃金小人從馬車上跳了下來,扯著小囡囡的袖子蹦跳不已,栩栩如生,無比神秘。 “它們都來自古洞中,我們進去看看!”幾人就要向前走去,忽然一座古洞中傳出一陣可怕的威壓。 隨后,更是亮起一對碧綠的眸子,有淚光流動,如神燈一樣璀璨奪目,照的人無法睜眼與之對視。 在這一剎那,幾人都被定住了,一動不能動,如墜冰窖中,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古洞有未知的生靈! “大哥哥你們怎么了?”小囡囡發現了異常,跑了過來,用小手推他們。 至此,幾人才恢復行動,可是那種無形的威懾還在,徹底鎖定了他們。 “趕緊走,古洞有神金通靈了,將來多半會成為圣靈!”大黑狗小聲道。 葉凡忍受無邊殺意,將金色的令牌還有古之圣賢的神皮封印,收了起來,幾人快速倒退,遠離幾座古洞。 小囡囡依依不舍,向后揮動小手,對那些黃金人馬等小生靈告別。 直到走出去很遠,那種恐怖的威懾才消失,至此他們才長出一口氣,絕對有非同尋常的存在,若是沒有小囡囡的話,他們都會死在那里,那具白骨架就是前車之鑒。 “囡囡,那些小生物怎么跑到你身邊了?”葉凡詳細問道。 “囡囡也不知道,它們很可愛,是主動來到我身邊的。”小囡囡嬌憨的說道。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里面可能有大帝專屬圣物————仙淚綠金!”大黑狗沉聲道。 “什么?!”所有人都驚叫了起來。 “那顯然是一座神金礦,你們注意到沒有,那雙眸子是綠色的,有玄妙的淚水流動,肯定是仙淚綠金!”大黑狗越發的確定。 凰血赤金、龍紋黑金、仙淚綠金,都是無上圣物,可遇不可求,古之大帝都不一定能夠收集到,就更不要說常人了。 “那塊仙淚綠金已經通靈了,將來可能會成為圣靈,縱然是絕頂高手來了也無法對付它,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幾人又是吃驚又是遺憾,竟然有無上圣物在此,讓他們心中震動,可惜卻不能取到手中。 “知足吧,我們得到了天庭的殺道圣術,重新組建這一遠古殺手神朝都可以了。” 前行了十幾里,黑色大山越發氣勢磅礴了,仿佛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太古歲月前,古老的氣息在流動,讓人心悸。 又前行了十幾里,黑色的大岳,像是上抵天庭,下壓九幽,巍峨而懾人,古木狼林,繚繞著帶狀黑霧。 “刷!” 一道青光自前方的黑色大山中沖起,劃破長空,飛向不死山脈深處,自天空中流動下沁人心脾的芬芳。 “那是……你們見到了嗎,是一直青色的烏龜,它怎么能在不死山中飛行?我們都不行!” “不對,它生有根莖,隔著這么遠,還有這樣醉人的芬芳,那是一株不死神藥!” 幾人都站在了原地,非常吃驚,不死山中果然有驚世仙珍,可飛天遁地,自行選擇棲居之地,他們竟親眼見到了一株。 “那是傳說中的不死神藥————萬歲,想不到它竟然在不死山中!”大黑狗饞的差點將自己的舌頭咬掉。 天地間,每一株不死神藥都是唯一的,只要死去,就會徹底從世間絕種,再不可能出現。 縱然是太古前,神藥也不過那么幾株而已,每一株是什么樣子,都有詳細的記載。 這種名為“萬歲”的不死神藥,成熟的藥株形似一只青色的小玄武,擁有無盡藥力。相傳,吃下成熟的小玄武,可以延長壽元一萬年! 各種不死神藥,藥效皆不相同,有的可助人悟大道,有的可賦予人無上神能,這株萬歲神藥則側重延續生命。 “不愧是千年王八萬年龜,吃下它,可以延長壽元一萬年,這也太逆天了,比得上大成圣體的壽命了!”涂飛嘩嘩的流口水。 “一萬年啊……古之大帝每人都養一株不死神藥,他們活的絕對比我們想象的還要久遠!”龐博也心動了。 “我們要是能抓住它就好了!”李黑水雙眼放光。 “很難抓住,肯定是那株老茶樹撒丫子逃跑時,驚動了萬歲神藥,它現在飛天而去,遁向不死山深處,是在防我們呢。”大黑狗懊惱,責怪幾人嚇壞了悟道古樹。 “這不死山中還真是神秘莫測,什么東西都有,九竅石人、悟道古樹、幽冥草、仙淚綠金,現在連萬歲藥都現蹤了。”葉凡輕嘆。 “那里有房子……”又前行數里后,小囡囡忽然伸出小手,指向前方。 前方,有很多黑色的大山,其中幾座氣勢沉渾,雖然并不是多么高大,甚至比周圍的大岳矮了一截,但卻有山中之尊的氣象。 “怎么會有古建筑物?!” 在那幾座山上,有些古老的殿宇,似是古神廟,又像是破道觀,非常的陳舊。 “這是什么人建的?敢在不死山中筑出這些東西來,真是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