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451 戰陰陽

“好大的膽子,我看是誰敢輕視我陰陽教!”數名化友秘竟的老者橫空而來,話語森寒,殺氣騰騰。就到 葉凡手圣劍向天,黑如瀑,眼神深邃,如一尊魔神一樣騰上了天空,充滿了殺意。 八卝九名今年輕人追隨在幾名化龍秘境的老者身旁,有男有女,見到葉凡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皆輕視了起來。 其一個男子手持兇兵,上前遙指葉凡,血光隱現,寒聲道:“此地也是你能亂闖的嗎?不知死活!” “你是在說你自己不知死活嗎?!”葉凡直接揮動龍紋黑金圣卝靈劍,斬向天空,粗卝大的黑色劍芒長達上百米,如一道黑色的閃電竄起。 “噗” 這名年輕男子當場就被斬成了血霧,被粗卝大的劍氣絞的粉碎,什么都沒有留下,連兇兵都成為了粉末。 “啊……” 后方,其他年輕修士都驚呼,徹底變了顏色,幾名化龍秘境的老者臉色更是陰沉到了極點。 而在這個過程,葉凡小心的抱著小囡囡,同時捂上了她的大眼,沒有讓他見到這一幕。 小囡囡在這里整天被人兇,連飯都吃不上,他不想此時又被驚嚇到,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實在讓人心酸。 “你到底是誰,為何要闖我陰陽教重地,冒犯我們?”一個老人聲音冷漠,在遠處冷冷的望來。 “我冒犯你們?真是笑話!你們抓我東荒子弟,禁我親人,還敢質問我?”葉凡殺氣凌云,卝絲舞動,眼神凌厲,如一尊魔神一樣。 龐博、李黑水、涂飛也到了近前,分別守在一方,唯有大黑狗不見蹤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你真的聽說過陰陽教嗎?”其一今年輕人似是有點不相信,陰陽教為州無上大教,沒有幾人敢招惹,他以為葉凡并不知曉。 “不論是非,先說傳承,陰陽教好大的脾氣!”葉凡的殺意越來越濃了,道:“不就是州的一個教卝派嗎,有什么了不起!” “好,好,好,果然是一個不知死活的狂人,這個世間還沒有一個人敢將我陰陽教不放在眼里呢!” 葉凡冷笑,提劍向前逼去,道:“我今天輕視了又怎樣,你們的圣女在哪里?!” “年輕人你太不識抬舉了,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一個老者面沉如水,轟的一聲,頭上懸浮起一口大鐘,紫氣迷蒙,殺意無盡。 其一人喝道:“得悉是我陰陽教重地還敢闖,你憑什么要見我們的圣女!幾位長老在此,你還想翻出天嗎?必被鎮殺!” “聒噪!”葉凡根本未將這些年輕人看在眼,他所在意的只是幾位化龍秘境的強者而已,手龍紋黑金圣卝靈劍向前斬去,粗卝大的劍芒一下子切裂了虛空。 “噗” 幾名化龍秘境的長老想要阻止都不能,眼睜睜看著葉凡在他們眼肅殺人,那道黑色的劍芒太快與犀利了。 烏芒斷天地,一閃而過,血光就綻開了,那名弟卝子死卝于卝非卝命。 “轟!” 那口大鐘云霧翻涌,出一聲巨大的轟鳴,如獅子吼一樣響徹天地,震出無盡恐怖音波,化成萬重駭浪! “當!” 葉凡直接揮劍,龍紋黑金圣卝靈劍迎風一展,化成百余米長,被他持在手,立劈下萬重驚濤,割裂死亡音波。 “哼!” 這個老人一聲冷哼,再震大鐘,向肅殺來,鐘聲一響,沖出一頭兇獸,雄獅的頭顱,真龍的身卝子。 “吼……” 鐘聲如獅吼,它與鐘波合……在汪卝洋一樣的黑色聲波興風作浪,有吞吐日月之勢。 “當……” 大鐘悠悠,震裂長空,龍獅兇獸撲殺而至,帶動滴天的的黑色鐘波駭浪,幾乎快將也葉凡淹沒了。 “嗡!” 虛空光芒大盛,葉凡通體金黃,手大劍橫空,立劈而下……“噗”的一聲將龍獅一劍斬斷。 浩大的鐘波一下子被打滅了,像是怒吼的大吼被人掐住了脖子,聲音突兀的消失,漫天鐘波不見,沒有了一點氣機。 “當!” 那名化龍秘境的強者頭頂大鐘親自沖了過來,“哐當”一聲大響,紫色的巨鐘如山一樣烏出,面葉凡鎮卝壓而下。 “轟!” 大鐘如岳,高卝聳如空,鋪天蓋地,一下子將葉凡罩在了下面,出巨響,跟海嘯一樣,潔大無比! 宏偉的巨鐘落下,這是要將葉凡活活震成友粉,煉化成飛灰,鐘動天地。就到 “咔嚓” 突然間,大鐘崩碎了,葉凡手的龍紋黑金圣卝靈,如一條黑色的真龍一樣,劈碎巨鐘,他一沖而出。 這名化龍秘境的長老,一聲冷哼,并沒有躲避,他竟修成了異象,向葉凡罩落而來。 這是一片灰暗的霧霄,自成一方小天地,方圓百丈內,他獨卝立卝央。可以腐蝕一切生靈,無往不利,所向披靡,他自以為可以將葉凡化成胳血。 可是,葉凡連勝似閑庭信步,直接走了進來,揮劍就斬,烏芒裂天,噗的一聲將他的頭顱斬飛了。 “怎么回事,生了什么,李長老為何反被自己的異象定住了,一動不能動?!” 所有人都驚呼,瞪目結舌,露卝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葉凡斬化龍如切園菜,讓他們震撼。 “他是……圣體葉凡,不要在他面前施展異象!”遠空飛來幾道身影,傳來這樣的聲音。 “什么,他就是那個圣體,怎么到了我們陰陽教的重地?!”許多人驚呼,感覺大事不妙 他們許多人都來自州,雖然聽說過圣體,但不可能都親眼見到過,當下一陣大亂。 現在誰都知道圣體將離世,已經沒有多長時間可活了,縱然是他的宿敵都不愿招惹,不想他卻來到了此地。 “葉凡你雖然有一定的名氣,但是卻也不該來招惹我陰陽教!”幾名化龍秘境的長老都臉色陰沉。 “不是我來惹你們,而是你們來惹我,將小囡囡擄到此地,且還虐卝待,你們當殺!”他的聲音冰寒,殺意更盛了。 龐博、涂飛、李黑水冷笑連連,也都亮出了兵器,準備出手對敵。 “汪……”一直不見蹤影的大黑狗也沖了出來,滿嘴藥香,很顯然剛才去人家的藥庫禍卝害去了。 葉慧靈站在暗影,并沒有露卝出真容,她畢竟是州的修士,陰陽教太過龐大,若是知曉,將來她在州會有大卝麻煩。 下方,那些孩童早已嚇的哇哇大哭,縱然是小囡囡也很不安,雖然被葉凡蒙住了雙眼,依然小聲道:“囡囡害怕……” “囡囡不要怕。”葉凡以神光將她覆蓋,神圣氣息彌漫,讓感覺無比暖洋洋。 “刷!” 陰陽教三名化龍秘境的長老一起向前,將葉凡圍在了當,要合力出手將他斃掉。 “你是圣體又如何,縱然有神王相護,可是這次是你主動殺上門來的,我們殺了你也是白殺!” “轟!” 三人殺機畢露,同時出手,各祭兵器,赤色的血光,黑色的死亡之光,如海一樣洶涌,將天空都打爆了! “咚” 葉凡巍然不動,錦繡河山異象浮現,一片壯麗的小世界,大岳成片,聳入蒼穹,古木參天,銀瀑垂落。 他獨卝立絕巔,所有攻擊卝打進來術法都化為無形,他一揮黑色圣劍,整片異象如一個世界一樣,隨他而動。 壯麗的河山,弗遠不至,像是沒有盡頭,一下子覆蓋了整片天空! 這三人震卝驚,飛快倒退,卻快不過錦繡河山的度,當場被籠罩了進來。他們驚懼,被圣體異象鎮卝壓,九死一生!這是共識。 “轟!” 他們雖然在沖擊,但是壯麗山河間三座大岳飛起,一下子將他們壓在了下方。 “化龍又如何,也敢在我面前逞威?!” 葉凡揮動黑色圣劍,直接將鎮卝壓在大岳下的三人的頭顱斬掉,鮮血徊油而用,所有人都被驚住了。 “小輩敢爾!”又有數道身影飛來,對葉凡出手。 “當我們是空氣嗎?”龐博冷笑,雙眸如銀月,如射卝出兩道龍形白芒,恐怖無比。 他上來就是妖帝九斬之滅形! 這種圣術威力絕倫,當初葉凡與大黑狗都吃盡了苦頭,非九秘不可敵! “小輩你又是何人?”一名化龍秘境的長老似乎沒有預感到危險臨近,以一面古盾阻擋。 “砰!” 古盾崩碎,龍形銀芒無卝堅卝不卝摧,瞬息將他洞穿,崩碎當場,連血霧都沒有剩下。 “啊……”所有人都驚叫。 “他是什么人,這么恐怖,連化龍一重天的長老都滅掉了,一擊成灰!” 這是龐博的最強圣術,妖帝九斬他只掌握了前三斬,但是卻威力絕倫,如今他四極大圓卝滿,殺高他一個小境界的修士自然不會吃力。 “殺” 葉凡再次出手,異象一展,所向披靡,這些人不是人杰華云飛,雖然同是化龍一重天的強者,但戰力卻不如。 異象弗遠不至,禁卝錮了天地,將敵人鎮封。 “噗”、“噗”、“噗” 他第六劍斬飛一顆頭顱,血花四濺;第二劍將另一人剖成兩半,鮮血噴卝涌;第三劍又一名化龍長老斜肩斬斷,血染長空。 葉凡黑飛舞,眼眸冷冽,如入無人之境,連殺三人,鎮住了陰陽教所有強者,手的龍紋黑金圣卝靈劍在不弊淌血,絕如一尊神魔一樣。 所有人都驚退到了遠空,不敢臨近。 “刷” 葉凡探出一只金色的大手,將地上那個被卝封住的年美卝婦抓了上來,道:“你們的圣女在哪里?” “咳……”蒼老的咳嗽聲傳來,一個老姐拉著拐杖,老態龍鐘,在虛空一步一步走來。 幾名化龍秘境的長老跟隨在后,將她擁簇在卝央,另有不少道宮秘境的修士出現。 “化龍第四變!”龐博一驚,這可絕對是大敵,比那些化龍第一變的長老高出一大截。 “年輕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跑到陰陽教重地撒野來了。”老摳雖然身卝體衰敗,但是眼睛卻像毒蛇一樣森冷。 “你們將小囡囡擄到這里,卻來反怪我撒野,如此盛氣凌人,真不愧是無上大教!”葉凡冷笑。 “不就是一個沒有記性的小丫頭嗎,這算的了什么。”老摳漫不經心,根本沒有當一回事,輕蔑的掃了一眼小囡囡,又盯住了葉凡,道:“你不過是一個末日圣體,都快死的人了,還鬧出這么大的風浪,老身提前送你!” “老東西還是我送你,然后再去殺你們的圣女!”葉凡冷斥。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愿參加高考的小兄弟姐妹們取得好成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