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449 拜訪故人

“先不要輕舉妄動,如今燕都形勢復雜,我的一舉一動恐怕都會有人關注,風尖浪口上先不要出手。”葉凡道。 他最為關心的還是狠人的問題,那種傳承太強大與可怕,若是讓這樣的傳人成長起來,日后肯定是不世大敵。 一念花開,君臨天下,代表了狠人昔年的無上豐姿,此術加上舉世無雙的萬化圣訣,不說斬盡天下英杰也差不多了。 相傳,狠人還開創有專斬諸王的無上秘術,世間絕倫,光是種種傳說就足以讓人顫栗。 “他以老體蘊生出神胎,晚年再生,這樣也太可怕了,豈不是等于經歷了兩世大帝!”李黑水咋舌。 “都說他活的最久遠,該不會現在還在人卝世卝間吧?”涂飛也心有疑問,他爺爺掌握有上古吞天魔罐,隨著對狠人的深入了解,他有陣陣心驚肉跳的感覺,覺得那是個燙手的山芋。 “不可能,昔年他若還在世上,無始大帝肯定會與他有震動萬卝古的一戰。”黑皇嘀咕了一句。 “古之大帝難道沒有一個人活下來嗎,他們驚才絕艷,傲視古今,我真不相信一個個都離世了。”龐博這樣說道。 “要是沒死,我挖了他的道場,刨了他的墳,以他的性卝情早跳出來將我活錄了。……大黑狗咕噥道。 幾人一陣無言,細想也確是如此,若是他還活著,怎么會任吞天魔罐分開散落天下間,而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呢。 葉凡感受到了壓力,吞天魔功對應的各種秘法皆是蓋世圣術,而不滅天功更是神秘,連黑皇都不知對應有怎樣的驚世奇術。 “需要去圣崖,尋到九秘的第三扒……葉凡有了這樣念頭。 他雖然學有《道經》與《西皇經》但都是某一秘境的心法,并非全經,未記載有無上圣術。 此時,他嚴重感覺,缺少秘術,光有強大的心法遠不夠。 還好斗戰圣法舉世無雙攻伐圣力第一,可以千變萬化,演化出無盡殺生大術不然的話他對上死敵時必會捉襟見肘。 “你們打探到神王的下落了嗎?”葉凡問道。 當初,他從北域橫渡而來時,曾與幾人有約定,他若治療好大道傷痕,肯定會做出一番動靜,讓他們尋出絕代神王。 “沒有,石沉大海,根本沒有一絲消息我托姜壞人打聽了,他爺爺姜義親入姜家,也沒有得到線索。” 涂飛道。 李黑水也嘆道:“東荒太大了,想要尋出絕代神王來談何容易。” 葉凡蹙眉,九死一生,終手拼出無缺的不死神藥了,卻沒有辦法尋到神王,這讓他很頭疼。 “放心好了姜家若是有消息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得悉的。”李黑水道。 絕代神王對葉凡有大恩,他不想見到神王黯然隕落,想為其尋到復生的道路如今見到了曙光,卻沒有辦法實施。 “我想神王應該還沒有離世畢竟小婷婷與他在一起,在他預感時日無多時,我想他會將那個小女孩送回姜家的。”龐博這樣判斷。 葉凡搖頭,嘆道:“這正是我最心憂的問題。…… 他很擔心,怕神王以最后的余力逆天幫小婷婷改命,而耗盡最后一絲復活的希望。 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自從神王帶著婷婷消失離去,葉凡就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神王悲涼一生,若是再傳出這樣讓人神傷的消息,實在令人心酸,清然淚下。 此時此時,外界震動,諸多大人物齊赴太玄,前住星峰。 狠人卝大帝的傳承出世,沒有人不在乎,若是真的,那將是一場浩卝劫,是無法承受的人卝禍。 天下人的目光都望了過來,與圣體打破詛咒時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無上大教都有人到來。 葉凡成功了,將世人的目光轉移。一個將死的圣體并不需要忌憚了,可古今第一狠人的傳承那就不同了。 他終于笑了,斗轉星移,禍水東引,所有人盯住了另外一個人,世人開始尋覓狠人的繼承者。 華云飛消失了,所有人都在尋找,都在追查他的下落,雖然還沒有明確證卝據,但他幾乎已經是舉世皆敵。 “這招太妙了,華云飛活著比死了作用要大的多,代替葉凡去背負這種重壓!”涂飛笑道。 “不錯,將他推出去,小葉子可以安心修行,慢慢積蓄力量了,等到那些人回過味來,一切都晚了。”李黑水也大笑。 “你們別盲目樂觀,我怎么越聽越感覺這個華云飛很不好對付,心機深沉,手段狠辣,這樣的人不可能輕易死掉,千萬不要被卝逼成狠人第二。”黑皇警告。 龐博笑道:,以后我們可以從容布置,這次推出一個狠人來,下次推出去一個亢始。” 外界沸騰,紛紛揚揚,各種議論鋪天蓋地,葉凡終于可以暫時放松一段時間了。 接下來他幾日里,他不斷尋找小囡囡,這個小女孩一定要找到,不然他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可是,卻是大海撈針,一點線索都尋覓不到。 “葉慧靈該出來了吧,她聽到我無恙,會來取圣果才對。” 葉凡將圣果取出,為幾人分發,黑皇讒的口水嘩嘩的,貪婪的老卝毛病又犯了,又開始下黑口搶自己人。 幸虧李黑水與涂飛了解它,反應足夠快,盡管被咬了幾口,但果子保住了。 “媽卝的,這死狗太可恨了,其他什么都好,就是見寶就搶這個毛病沒治了!”兩人不斷詛咒。 “本皇是那樣的人嗎,只是想試試你們的反應能力。”大黑狗臉皮厚的讓人沒話說。 起初,幾人都堅持不要,因為他們了解到,需要各種圣果合在一起才能拼出無缺的不死神藥,要以此來救神王和小婷婷。 葉凡還是堅持每人送了一枚,但他自己卻沒有再服用,因為真的堪堪夠用而已,已經需要神根來補齊了。 數日下來,都尋不到小囡囡,葉凡心中不安,唯恐有什么意外發生。 最終,他與龐博前離開蔗都,一起去看一些故人,昔日同來這個世界的同學,若沒有意外還應在燕地。 第一站,他們自然是來到靈墟洞天,兩人在這里生活了將近一年,往昔發生的一切還歷歷在目。 可是,當他們來到這里時,卻聽到一個噩耗,那個叫張卝寧飛的同學死去了。 當年,葉凡他們共十三人被薇薇從八百里原始老林帶出,六個洞天福地各收兩人為徒。 靈虛洞天收龐博與張卝寧飛為弟卝子,而葉凡不過是跟隨龐博而來而已,并非真正門卝徒,因為那時他被查出為荒古廢體。 來到這里后,張卝寧飛被他的師傅帶去閉關了,葉凡與龐博都沒有見到過幾次,不曾想再回歸時,這位同學已經埋骨一年有余了。 “我們為他的墳頭填些土吧。”兩人都有些黯然,同來這個世界,不曾想已有人離世了,再也不可能見到了。 張卝寧飛并非修士所千,一年前去采摘一種靈藥,被一頭兇獸撕碎了,死的很慘。 “還記得畢業時,你喝醉后,哭著,笑著,說自己的理想與遺憾……” “來到這個世界,我們未能長時間相聚,最終都未能見上你最后一面。” 兩人將酒水倒在他的墳上,沉默了很長時間,這就是修士的世界,一切都無比的殘酷,充滿了艱險。 當兩人回到靈墟洞天后,許多人都大氣都不敢出,兩靈墟掌教都很緊張,連他都不過道宮一重天而已,生怕兩人因此而生怒降罪。 “無需如此,靈墟對我們有恩,他出意外與靈墟洞天無關。” 將近六年過去了,他們已經是四極秘境的修士,足以俯視整異燕地。 東荒實在太大了,靈墟洞天是最底層的門派,道宮一重天的人物就已是燕國的最頂級的高手了,若是四極秘境的修士足以在十幾國內稱雄。 數十國也許能出一個中型門派,數百國之地也不見得能出一個大派,浩瀚無垠的東荒,國度數之不盡。 吳清風老人被請出來了,靈墟洞天的掌教還是有些不放心,他知道這位長老對兩人有恩。 其實,葉凡與龐博除卻看同學外,最主要的就是想看望這位老人,是他將兩人引上了修行的道路。 數年過去后,吳清風老人衰老了一些,不過精神還好,見到他們非常高興。 “孩子,我聽說了你的事情,你的大道傷勢……”老人嘆息。 “沒事,他的命很硬,會闖過這一關的,您放心好了。”龐博笑道,沒有辦法據實相告,因為關系太大了。 “想不到你們有了這樣的成就,可與那些圣子爭鋒了。……吳清風老人很激動,其中一人是他的徒卝弟。 兩人陪吳清風長老相聚了很長時間,而后葉凡留下數斤神泉,里面泡著一條神根,這才離去,今日一別,也許就很難再相見了…… 他們走出很遠,發現老人還站在山門處,白花花的頭顱,不再挺卝直的腰,枯瘦的身影,老人像是石化在了那里,目送他們遠行。 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見了,葉凡與龐博也很傷感,轉身遙遙行了一個大禮,而后沖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