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448 狠人風波

第四百四十八章狠人風波 華云飛的頭顱被打了出來,灑出一串血花,驚住了所有人,這絕對是一位天驕,可是眼下卻…… 自大戰至今,他的表現讓人驚嘆,諸圣子都早已忌憚,這樣的人物可以睥睨年輕一代。 眾人原以為他與葉凡的大戰會持續下去,孰弱孰強,誰生誰死,短時間難以分清,可是此刻卻發生了驚人的變故。 “這可是一代人杰啊,就這么死去了嗎?” “強大的實力,仙靈一樣的氣韻,年輕一代能有幾人與他媲美,可惜可嘆。” …… 許多修士都感覺惋惜。 還有不少修士并未出言,覺得不會這么簡單,華云飛應該不會這么容易死去,因為他擁有一種無上圣術。 虛空大崩潰,能量風暴肆虐,那片天穹一片混亂,虛無間有一個黑洞,險些將葉凡吞沒進去,恐怖無比。 黑霧被吹散,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都倒吸冷氣,蒼穹上似有一片深淵,黑洞洞,吞噬一切光線。 葉凡艱難的沖了出來,只差一點就被吞沒了進去,可謂險而又險! 他沖出的剎那,直接追向天空中的頭顱,不想給對手復蘇的機會,因為對手掌握有凰劫再生術。 且,古之第一狠人是何許人也?開創有不滅天功,最難消亡。 在葉凡沖出來的剎那,黑洞中很多血肉碎塊一起浮現,流動奇異光輝,遠處華云天的頭顱亦綻放瑞彩。 “轟” 葉凡金色血氣沸騰,整個人如沐浴在黃金神火中,如七大生命禁區走出的一尊圣靈一樣! “啪!” 他揮動金色的大手向前拍去,虛空崩裂,一道道黑色的大裂縫沖向四面八方。 華云飛的頭顱突然一片漆黑,那里出現一個黑色的小漩渦,刷的一下子消失了,不見了蹤影。 “想逃沒那么容易!”葉凡掌握有大虛空術,對這樣橫渡虛空的秘法最是敏感,一下子尋到了他的軌跡。 剎那追了過去,那顆頭顱竟沒入方才險些將他吞沒的那片黑色的深淵中,與那些碎體合在一起,流動光華。 “看你現在還如何逃?!”葉凡的金色大手,鋪天蓋地,壓塌虛空,向那里覆蓋而去。 “可惜,我未能展出全功,不然會是另一種結果!”這是華云飛傳出的一道神念,充滿了遺憾。 突然,葉凡心中悚然,遍體生寒,他果斷倒退,就在原地虛空裂開,出現一只黑色的大手,拍在了他剛才的立身之所。 半步大能! 此人被霧氣籠罩,強大的氣息如汪洋在涌動,比圣主級人物弱不了多少,再能邁進半步,就是一位以可雄視天下的大能! 華云飛的護道之人出現了,葉凡早有防備,因為他與華云飛大戰的時間太長了,他已想到可能驚動了此人。 “轟” 黑霧中的人再次出手,想無情的抹殺掉葉凡,恐怖波動讓觀戰者莫不生寒,除卻圣主外,誰可抗衡這樣的人? 可是,葉凡卻笑了,他以絕世步法倒退,如一道光在移動,而后大喝道:“諸位,古往今來第一狠人的傳承出現了!” 這一聲大吼,震動燕都,像是驚雷乍現,崩裂諸天,驚動了所有人。 許多道身影沖上了高天,皆不在觀戰的人群中,來自四面八方,都是須發皆白的老人。 葉凡這樣一嗓子,實在太有威力了,幾個圣地還有中州的無上大教皆有不世人物在此,為的是要進荒古禁地采摘神藥,全都被驚動了。 這是葉凡早有的預謀,他打定主意要轉移世人的目光,太多的人盯著他,該有個人出頭來替下他背負那種敵意了。 “是誰?”遠空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自然是太玄華云飛,方才他已經展現了那種傳承,那口險些將我吞掉的黑洞還未消失呢,難道你們覺得不像嗎?”葉凡大聲回應。 “你休要血口噴人!”半步大能卻步,退到天空中那片深淵前。 “刷” 光芒一閃,無損的華云飛沖出,凰劫再生術讓他復生,不過一日連續施展兩次,卻讓他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傷了本源。 “說我血口噴人,你們可以站在那里不動,等諸多前輩齊來辨析,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葉凡漫不經心的道來。 “下一次,我如你所愿盡展無上天功,一定會殺掉你的。”華云飛以神念傳音,并無沮喪,有的只是平和與自信。 “你若是真的還敢來送死,我就替老天收了你。”葉凡回應道。 “我未曾想到,你得到了拙峰皆字秘,我之傳承不弱古今任何一法,自有抗皆字秘之術。”華云飛話語以一轉,忽然說了另外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道:“你以為洞悉了一切,其實只猜對了一半,另一半連我都不知。” 他以神念傳音,其他人自然聽不到,事實上華云飛離去前,依然想證明狠人傳承與己無關。 遠空,幾位老人出現,來自東荒的圣地與中州的大教,都是圣主級人物,快速逼來。 “我會證明我是清白的,現在若是留下,我怕暗中有人不給我機會來滅口。”華云飛出言。 而后,他祭出一塊玄玉臺,虛空因此而裂開,他與半步大能橫渡而去。 滿城嘩然,一片沸騰,這是怎么回事,一代天驕人物華云飛難道真的是狠人的傳承者嗎? 不久前,北域狠人的道場發生大劫,死傷了很多人,震動了東荒,他與此有關嗎? 可是,他遠在南域,如何做得了這些事,真的有這么大的能量嗎? 這一夜,注定讓人無眠,風波實在太大了,狠人的傳承牽動了太多人的心,他若是出現,是一場天大的災難。 許多老輩人物都追了下去,直接前往太玄門,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有疑點,一定探查個清楚,不然將來也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劫。 “那個女人哪里去了?”終于有人反映過來,想尋李小曼的行蹤。 可是,此時她卻不見了蹤影,早已不在城內。葉凡也是一怔,他都沒有發覺李小曼是如何離去的,未曾注意過。 這個夜晚,燕都一片大亂,消息滿天飛,橫渡向天下各地,在第一時間內傳了出去。 “咳……”葉凡降落在地,咳出淡金色的血跡。 許多人都充滿了敬畏,不自禁為他閃開一條道路,圣體雖然被大道所傷,即將離世,但卻還有這樣的威勢,讓人生寒。 更有不少人詛咒,都快死的人了怎么還這么猛,讓許多人很無言。 人們相信,葉凡若是拼命的話,臨死前干掉幾個圣子一塊去下地獄,想來不成問題。 姬家神王體平靜的看著葉凡,沒有任何波瀾,他牢牢的抓住姬家小月亮的手臂,不讓她過去,姬紫月很擔心,眼中有水霧浮現。 遠處,搖光圣子的眸子很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體表有神光流動,神圣無比。 此時,葉凡只有一個念頭,趕緊尋到小囡囡,而后離開南域,此地不宜久留。 “嗷嗚……”次日,一聲長嚎震動燕都,讓人以為千年惡狼闖了進來。 大黑狗來了,此外還有龐博、李黑水、涂飛,不過三人都改變了容貌,才進入這座古城。 “你們怎么來了?”葉凡見到他們后很驚訝,原本約定好在東荒中部地域相見的。 “自然是幫你干架來了,我們聽到消息后第一時間趕了過來。”龐博道。 “其實,我們早該到了,都怪這只死狗,橫渡虛空時,它說誤差不會超過三千里,結果足足差了三百萬里!”涂飛詛咒。 “是三百三十萬里!”李黑水補充。 “只是偶爾失誤而已。”大黑狗呲牙。 葉凡總算明白了,上次他偏差了一百五十萬里,已經算了幸運了! 黑皇一出現在燕都,不少人見到他后臉立刻就黑了,它在北域時鬧的很兇,雞飛狗跳,四處叫囂收人寵,很多人都想剝了它的皮。 可是,老輩人物不屑與一只狗一般見識,年輕一代怕末日圣體站出來拼命,那樣被殺的話太不值了。 大黑狗沒有一點覺悟,見誰都打招呼,跟人自來熟,好像它多受人歡迎一樣。 “好久不見,咱們又重逢了。” 別人不理它,它毫不自覺,依然很熱情。 “我說那個小妞,本皇在跟你說話呢,你怎么不理我,難道你不覺得這是一次美麗的邂逅嗎?” “我殺了你……” “汪,本皇不愿與女斗!” …… 他們來到葉凡的居所,詳細了解他的經歷,頓時都驚嘆了起來。 “好啊,大道之傷終于化解了!”龐博分外激動。 “自從以后,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涂飛大笑。 “對,現在一定要不能泄露出去,就讓世人都誤以為你生命無多吧。”李黑水道。 “圣果……”大黑狗口水嘩嘩的流,舌頭都快掉下來了。 “少不了你的好處,現在趕緊給我細說狠人的問題。”葉凡給了它一下子,將它打醒。 狠帝傲視古今,他與天爭、與地爭、與己爭,并非天賦異稟,但卻靠一己之力,斬滅諸王,以凡體最終走到絕巔。 他所創神術舉世無雙,先以吞天魔功逆天改命,成就不朽大帝之位,君臨天下,俯視眾生。 而后,他窮畢生精力,創出不滅天功,突破魔體,抹去有干天和的一切后患,蘊生出神胎,戰勝自己。 有傳說,他可能是大帝中活的最久遠的人,關于他的一切充滿了迷,世間沒有幾人能說清。 “一念花開,君臨天下,可謂蓋世圣術,如果再加上舉世無雙的萬化圣訣,簡直無解,小子你是怎么破解的?!”大黑狗得悉,葉凡力壓這樣的圣術后,眼睛都快突出來了,道:“縱然是斗戰圣法,獨對這樣合一的圣術,也不見得能行啊。” 葉凡詳細述說了這一戰的經過,大黑狗咬牙,道:“這個小子得到了狠人的傳承,上古吞天魔罐的蓋子在他手中?” “不好說!”葉凡搖頭,因為他想到了很多,而后繼續相問。 黑皇道:“那個狠人震古爍今,開創的蓋世圣術不只那兩種,還有‘惟我獨尊圣術’等,按照你所說,他確實未來得及施展。且,這只是吞天魔功所對應的圣術……” 葉凡心中一驚,道:“你的意思是?” “還有不滅天功,那是狠人晚年另創的奇功,究竟對應有什么樣的圣術,沒有人知曉。”黑皇如此說道。 “狠人這么厲害?”龐博也很吃驚。 “自然厲害,不然本皇為何想刨他的墳……”大黑狗咕噥。 “你說懷疑搖光圣子也牽涉當中,前天夜里他來試探過你,現在我們都來了,不若今晚我們去干掉他!”李黑水道。 “沒錯,我們主動出擊!”涂飛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