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442 撲朔迷離

第四百四十二章撲朔迷離 燕都,歷史久遠,這塊土地上朝代興衰往復,大多都選擇在此建都,自古以來就是這片地域的中心。 一個王朝的更迭在凡人眼中是了不得的大事,可是并不放在修士的心上,有的強者一生也許可以見到九朝輪回。 古老的城墻,刻下了是歲月的滄桑,刀痕劍孔見證了歷朝興衰的更迭。 葉凡放出種種煙霧,咳血入燕都,自然是在遭假象,他要引出一個心機深沉的敵手,等其來到燕都后殺之。 對方讓絕頂強者來襲殺他,足以說明可怕,有半步大能為其護道! 也許死去的枯瘦老人并非真身,而只是一個人形兵器,這是李若愚的一種推測,因為那具尸體太陳舊了。 有如此強大的人物為其護道,葉凡不想冒險去搏殺,唯有設局,將對方引出來,在外擊殺最合適。 他料定對方得到了北域狠人的傳承,對圣體本源志在必得,得悉他將要入荒古禁地,一定會趕來,不然可能永遠沒有機會了。 雖然有絕頂高手為其護道,但是半步大能所修魔功見不得光,這樣的人若是出現在燕都,必會引起幾大圣地與中州無上大教的剿殺。 葉凡在借勢,幾大無上教派要采摘不死神藥,齊聚燕都,足以震懾半步大能,令其不敢現身。 若是狠人傳承驚現,必然是天大的波瀾,可吞噬其他體質的本源,天下人共誅。昔年的狠人舉世皆敵,比無始大帝的道路還要艱難,一個人獨抗整個天下。 無論是中州,還是東荒,只要是修士莫不對其討伐,此傳承大傷天和,要斬滅其他修士來壯大己身,難容世間諸教中。 “我將消失人世間,看你如何沉得住氣,若是欺我將死之身,我殺到你血流盡!” 葉凡對這種傳承也很忌憚,實在太逆天了,可以不斷的壯大己身,若是將天下諸王本源集于一身,那會有多么強大? 每當想到這個問題,他都會冒出陣陣寒氣,也不知道昔年那個狠人成為大帝后到底有多么強。 狠帝的傳承與兵器,讓黑皇這個不死的老妖精都整天流口水,惦記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不知道無始大帝與狠人要是同生在一個時代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兩人都是經常遭雷劈的逆天妖孽……” 葉凡自語,他很向往那樣的大世,若能親眼見到這兩位古之大帝,絕對算是一種榮幸。 可惜,自古以來,中州、南嶺、北原、西漠、東荒從來沒未在一個時代誕生過兩位大帝。 也許是想成為大帝太艱難了,畢竟自古就那么幾個人而已,但葉凡還是心有疑問,總覺得不這么簡單。 自古至今,無盡歲月以來,誕生了億萬萬生靈,難道就沒有在同一個時代出現過兩位擁有大帝之姿的人? “難道是與這片天地有關嗎?”葉凡自語,他想到了很多,卻不能真正明了。 葉凡布置好一切后,他沿著大街向前走去,來到了一家客棧,挨著張文昌的小酒館。 “小囡囡……” 葉凡很想見到小女孩,若不是她的七彩小石頭,這一次他多半就死在荒古禁地中了,不可能活下來。 可是,他知道近期肯定見不到了,他已經聽張文昌說起,小囡囡被一個女子帶走了。 張文昌沒有見到那個女子,葉凡猜測是葉慧靈,他來此只是為了求證,進入客棧找到老板,立刻探索其識海。 葉凡一陣揪心,在此前期間小囡囡竟然總是生病,不斷念叨什么小石頭,將客棧的人都嚇壞了,生怕她死在這里,幾次都想將她趕走。 “這是……”葉凡通過探索客棧老板的記憶,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小囡囡每次大病的時間,都與他動用七彩小石頭的時刻相同。 尤其是他第一次握著小石頭上圣山,其暗淡無光時,小囡囡大病,險些死去,這讓他無比的自責。 “這塊小石頭不能有失,小囡囡離不開啊!”葉凡心驚,盡管此時七彩小石頭很亮麗,但他還將之放入了裝有神泉的玉瓶中來滋潤。 葉凡直到離去都心有疑惑,到底是不是葉慧靈帶走了小囡囡?他遍搜客棧中所有人的記憶,都沒有發現線索,那只是一團霧氣,有人故意斬滅了印記。 “從時間來說應該是葉慧靈,可是很快她與王沖霄被人襲殺,消失后至今未現,到底去了哪里?” 燕都風起云涌,老輩強者出沒,年輕一代天驕現蹤,引來諸多話題,每日都有不少消息。 這一日,搖光圣子來了,分外引人注意,他是年輕一代幾近無敵的人物,被所有人看好,許多人認為他堪與大帝年少時并論。 姚曦仙子也出現了,兩人宛若一對璧人,風采無雙,惹人側目。 “搖光圣子胸襟開闊,果然有大氣魄,不記前仇,專為看望將死的圣體而來。” “他或許心有遺憾吧,想要走古之大帝的道路,圣體是最好的磨刀石,是必須要打敗的大敵,可惜如今這個對手將要離世了。” 人們對搖光圣子的評價極高,很多老輩人物都認為,他將來必然會登臨絕巔,俯視東荒。 同一日,神王體姬皓月到來,神體號稱東荒之王,根本無需去懷疑,自然是人們眼中的焦點人物。 絕代神王姜太虛,被困紫山中四千年,幾乎已油盡燈枯,可是一出來卻橫掃天下,無人可與之攖鋒,足可以看出神體的恐怖。 姬皓月若是成長起來,不遭遇姜神王那樣的大劫,他的前途毫無疑問會無比的光輝燦爛 在他的身邊,姬家的小月亮相隨,明眸皓齒,臉上有小酒窩呈現,給人以很活潑與慧黠的感覺,她亦引人議論。 “我曾聽說,姬紫月也是特殊體質,昔年大能南宮正都想收她為弟子。” “南宮正壽元將盡,有人說他追隨東荒數十位活化石進入了青銅仙殿,不知是真是假。” 神王體姬皓月,只是遠遠的看葉凡,并沒有這正接近,他神色平靜,沒有任何表示。 姬紫月眼中噙著淚水,想要過來,但是卻被姬皓月牢牢的抓住了手臂,不能前進一步。 “我只是去看看,什么也不說,他都要死去了……”姬家小月亮見葉凡咳血,忍不住落淚。 “只能看,不能過去,他畢竟殺了我們的族人,盡管我不喜歡那位祖姑姑。”姬皓月不肯放手,面無表情,告誡道:“太善良容易受傷!” 葉凡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走,自然感應到了后方的兄妹,他神色平靜,沒有回頭,沒有觀看,只是嘆了一口氣。 姬皓月雖然沒有上前,但是搖光圣子卻來了,他面色平和,牙齒很白,給人很燦爛的感覺,整個人都流動著淡淡的金色光彩。 “葉兄,可否坐下來敘敘舊。”搖光圣子連發絲都有金光流動,如太陽神子一樣。 葉凡一怔,沒有想到是他第一個找上來,他不自禁的摸了摸下巴,琢磨了一下,而后做出請的動作。 姚曦在一旁,裊裊娜娜,亭亭玉立,蓮步款款,姿容動人,讓許多人忍不住關注。 “搖光圣子與末日圣體相聚,我想這個畫面很多年以后會被人提起的,不知究竟是他們誰的遺憾。”大街上,行人往來,川流不息,有修士見到這一幕后如此說道。 在一個很安靜的茶樓上,葉凡與搖光圣子還要姚曦相對,本是大敵,卻這樣坐在了一起,雙方都有很怪異的感覺。 “葉兄也不要悲觀,也許你可以度過這一劫,從此以后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搖光圣子開口。 葉凡道:“在北域時,那位神醫曾經說過,我若是斬去自身修為,應該能活下來,最后我也許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吧。” 搖光圣子頓時笑了,道:“依照我對葉兄的了解,你縱死也不會這樣選擇的。” 此話一出,頓時讓葉凡心中一個激靈,直到搖光圣子與姚曦離去,他在自語道:“怎么是他第一個找上我?” 葉凡在燕都一家客棧靜坐了三日,在這個深夜,突然有驚天殺氣沖霄,三道身影出現,如三尊永恒不滅的神爐一樣,生命氣機強大無匹,殺入了他的房間。 這片客棧當時就成為了齏粉,在這種恐怖的波動下,所有建筑物都不復存在。 為首之人,高足有一丈,虎背熊腰,身材魁偉健碩,力大無窮,黑發亂舞,手持一桿方天畫戟,幾乎要撕裂這片天地。 他有擁有無以倫比的旺盛血氣,化成真龍沖上夜空,血光蔽體,他如一尊魔神降世,揮動大戟就劈來來。 這片天地一下子就被割裂了,如太古兇獸出淵,似蓋世圣靈走出七大生命禁區,無比的恐怖。 “當!” 葉凡揮動金色的拳頭迎了上去,與方天畫戟撞在一起,發出震天大響,在整片燕都上空回蕩。 葉凡心中一凜,此人手持的兵器交織出了天地規則,自身也強大無比,這是一個大敵。 “轟!” 旁邊,又一人出手了,威勢同樣可怕,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一個近乎妖神一樣的男子,一頭紫發亂舞,如神靈下界。 他祭出一尊古塔,而下,深邃的眸子閃爍著的妖異的紫芒,聲勢駭人。 古塔共有幾層,上面大道紋絡閃現,絕對是交織出道與理并的兵器,還未落下,就讓大地崩崩開了! “當!” 葉凡徒手對抗這宗重器,金色的大手化成一面金色的天碑,道紋流轉,打在古塔上,響徹燕都。 “難道我猜錯了……”葉凡心中升起疑云。 “轟!” 第三股恐怖的氣息襲來,如銀河墜落九天,這是一個女子,花容月貌,纖纖玉手拂出,絢爛光芒沖來。 葉凡冷笑,這是要與近身搏殺嗎?他的右手化成金色的道碑,符文閃爍,像是代表了天地的意志,打了下來。 “嗡!” 突然,在那璀璨光芒背后,這個女子手持一個黑色的罐子,化成了一個黑洞,想要將他吞噬進去。 葉凡心頭一跳,又是一個強者,堪稱大敵,絕不弱于前兩人,這個罐子看著無比熟悉。 “上古吞天魔罐仿品,交織出了道與理……”葉凡心中一驚,比涂飛那個罐子還要強盛一些。 “難道我真的猜錯了嗎?!”他心有疑惑,整個人金色血氣沖天,徒手大戰三位強者。 這一戰,驚動了燕都很多高手,諸多修士向這里沖來,人們很吃驚,何時出現了這樣三位絕頂年輕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