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34 采盡神果

第四百三十四章采盡神果 青銅巨棺內充滿了神秘的氣息,各種銅刻都在閃爍,流轉出并不算多么絢爛的光華,忽明忽暗。 銅銹很厚,但依然無法掩蓋那一幅幅模糊的青銅刻圖。有上古的先民仰望星空,有遠古的神祗帶著淚痕…… 此時,他們像是擁有了生命一樣,要透過銅綠,穿過厚厚的銹跡沖出來,給人以無比真實的感覺。 葉凡心中很震撼,他松開小銅棺仔細捕捉這一切,認真觀察,想要悟透其中的玄機。 更多的模糊的銅刻在閃爍,兇殘的九頭神鳥展翅高飛,橫斷青冥,似是斗戰圣猿的逆天生物屹立云端,棍裂長空。 有《山海經》中記載的荒古兇獸,諸如饕餮、窮奇、梼杌等,更有很多不認識的生物,體型龐大,面目猙獰,栩栩如生,讓人望而生畏。 葉凡最關注的自是那片星空圖,它是如此的真實與深邃,變化莫測,讓人感覺到了蒼茫與浩瀚,冰冷與黑暗的氣息迎面撲來。 他想捕捉那條星空古路,可是那條細絲延展的太快了,明滅不定,他根本不知道穿行過了怎樣的星域。 因為,星域無限,沒有參照坐標,他根本無從辨識,在星空的另一端與在這里仰望星域完全不一樣,不知道是以哪里為視角。 “泰山、熒惑古星、荒古禁地……接下來指向紫薇古地星嗎?”葉凡自語,心中驚異莫名。 “刷” 光芒一閃,棺壁上的各種刻圖都失去了光彩,快速暗淡了下來,似都與小銅棺有關,不再動它,一切都平靜了下來。 巨槨中的青銅小棺長能有四米,寬不足兩米,古樸而又暗淡,刻印有古圖,覆蓋著銅綠,鐫刻滿了歲月的風霜。 “鏘!” 葉凡用力掀動,想要將棺蓋打開,他心中有無盡的疑問,到底是何等的人物葬在九龍拉的棺槨中? “嗡!” 果然,當他再次動小棺時,各種刻圖又閃爍了起來,充滿了神秘感。 “鏘!” 葉凡覺得像是在拔山,銅棺沉如大岳,他用盡力氣,通體如黃金澆鑄,金色氣血沸騰,不滅圣體骨骼嘎吱作響,快要折斷了。 “轟” 終于,他將古老的棺蓋開啟了一絲,露出一道極小的縫隙,溢出一縷混沌氣,一下子將他崩飛了出去。 強大如金身圣體也被打出一個前后透亮的血洞,若不是苦海中的綠銅塊輕輕一震,將那縷迷蒙的混沌氣吸收,他剛才必成齏粉。 葉凡駭然,這太可怕了,一絲氣機現混沌!圣體小成,都如紙糊的一樣,根本擋不住,這個結果讓他心中震動。 他急忙飲神泉,療治傷體,他可不想大道裂痕將要好轉之際被這口古棺滅殺了形體,他渾身精氣如潮,快速流轉。 葉凡心中震撼莫名,小銅棺中到底有什么?能夠誦出大道天音,是一部古經也說不定,溢出一縷混沌氣機,是至寶也很有可能,若是尸體則更為恐怖。 經過很長時間,葉凡的傷口才愈合,他自然不敢再掀棺蓋,因為有絕世殺機! 他在巨棺中踱步,仔細觀察每一幅刻圖,認真思量,越想越是心驚,他心中生出無數驚人的念頭。 茫茫星域,有著太多的秘密,星空古路,沒有盡頭,不知道終點,這片古老而神秘的星地,也許只是一段路途。 九龍拉棺,也許早在上古就啟航了,究竟將駛向何方?或許……無始無終,沒有答案,不知歸宿。 葉凡琢磨良久,而后持麒麟神藥種子與七彩小石頭走出古棺,來到九條龐大的龍尸前,打起了它們的主意。 不管是不是真龍,但形體如此相似,肯定不一般。退一步來說,縱為蛟龍,多半也進化到了莫測的境界。 憑它們拉著銅棺在無垠的星域中航行,至今未腐,就足以說明一切,渾身都是瑰寶。 葉凡的大道傷痕未好,但是肉身卻恢復的差不多了,神力無雙,他又想放龍血,可是努力了半天,也沒有拔下一枚龍鱗來。 “當!” 他用力掰龍角,震的自己虎口迸裂,卻根本拔不下來,他扯住一條龍須,差點將自己的手掌勒斷,也斬不下來。 “這是絕世神藏,我守著它們,卻根本取不出一點。” 葉凡真是沒轍,他想嘗試扛走一條龍龍,發現比山岳還要沉重,且有鐵索與銅棺連在一起,斬不斷,推不動。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他一邊修養傷體一琢磨銅棺與九條龍,可惜明明知道它們是瑰寶,但卻無可奈何。 斬不斷、搬不動,空守寶山,卻無法得道一枚銅子,這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情。 一晃眼,葉凡進入荒古禁地已經二十幾天了,在這片太古的天地中,大道傷痕果然在一點一點的好轉。 數年前他采摘走了兩種神果,而今又采摘了三種,九座圣山還剩下四種神根,他決定再次冒險。 這一次他很順利,采摘到了第六種圣果,形似小太陽,一個個都金燦燦,渾圓天成,每一顆都有嬰兒拳頭那么大。 這第六種神根,共生有九株小樹,結出的果實也自然達到了九枚之多,捧在手心將他的身體都映襯的一片璀璨。 銅棺中一片燦爛,溢滿馨香,光華爍爍,光聞氣息就讓人有將要舉霞飛升的錯覺,他渾身毛孔舒張,不斷被神力洗禮。 真的像是一顆顆太陽之精,藥力神秘而強大,美麗而晶瑩,光看就讓人沉醉。 葉凡再次開始閉關,第六天他煉化兩枚金色的太陽果后,一幅幅殘缺的道圖繚繞他身畔,烙印他的體內,沒入大道傷痕中。 可以清晰的見到,傷口在緩緩愈合,傷勢在向好的方面發展。與此同時,他的肉身也開始發生了變化,骨骼與血肉像是要再生了一樣。 此前,他進入圣地時被荒的力量傷的太嚴重了,共服食了七枚圣果,也不過是恢復到了強盛狀態,如今又煉化兩枚金色的太陽神果,他的五臟六腑齊震,有脫胎的換骨的跡象。 三日后,當他將第三枚太陽神果煉化后,他的骨頭噼啪作響,肌體裂開,蛻下一層老皮,新生出一副軀體。 他的肉身極度強橫,擺脫了老邁之身,再次充滿了活力與朝氣,肉殼比以前還要強大! 他將其余六枚金色的果實封印了起來,因為里面的天地法則碎片是一樣的,對大道傷痕并不能再起到作用了。 “鏘!” 葉凡用力,竟然將小銅棺背負了起來,可想而知此時他的神力何等強大,超越了過去。 盡管很吃力,但是他真的撼動了,像是背負著一座山在動,渾身精氣澎湃,汗水長流,金色血氣如火焰一樣繞在身體上。 “當!” 當他小銅棺放下,傳出震天的響聲,此棺與大槨有一種吸力,重新相合在一起。 “還有三種果實,我要全部采摘下來,撫平大道裂痕!” 可是接下來的幾天里,葉凡幾次見到荒奴,他不敢登山,怕惹出殺身之禍,如此等了半個月,其間又見到了兩次。 “看來,只能背負小銅棺上山了。” 葉凡做出決定后,當天背負小棺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壓的渾身骨頭都在響動,每一步落下,堅硬如鐵的圣山都崩出大裂縫。 登臨圣山后,他果然又見到了荒奴,有白發男子,也有天璇圣女,還有一個有鶴發童顏的老人。 葉凡一步一步前進,三名荒奴盯著銅棺怔怔出神,并沒有任何行動,且在避退,似不想靠的太近。 “刷!” 最終,他們都躍下深淵,不再出現了,似是對銅棺無比忌憚。 葉凡背負棺材采藥,這還真是頭一遭,不過為了活命也沒有其他辦法。這一天,他連采三種圣果,皆奇異非凡,有一種果實形似小鼎,道韻流轉,霧氣朦朧,共有六枚。 另有一種宛如飛鳥,形似朱雀,赤紅如血,栩栩如生,像是要展翅凌空而去,共有五枚。 最后一種果實,樣子也很特別,形似小圓盤,藍光閃閃,在上面有八個傷疤,成淡金色,像極了八卦,共有五枚。 “這……” 葉凡嘖嘖稱奇,這些圣果真的太特別了,沒有一種重樣的,一個個全都神妙無比,璀璨奪目,光華閃爍。 他成功采盡圣果,背負銅棺艱難而回,在下山的路上,他幾乎是滾下來的,小銅棺太沉重了,壓的他渾身的骨頭都快折了。 在接下來的大半個月里,青銅古棺中道之氣息彌漫,馥郁芬芳,各種奇異的果實綻放出無比絢爛的光芒。 煉化赤鳥果時,他的身畔像是有朱雀飛舞,有鳳凰輕鳴,殘缺的道圖流轉,每一寸血肉都在抖動,不斷的換血重生。 煉化小鼎神果時,他的骨頭寸寸斷裂,而后重組,不斷的新生,殘缺的道圖先是繞體,最后沒入大道傷痕中。 煉化有八卦疤痕的圣果時,八種先天紋絡化成八卦排列在八方,將他包圍,一幅又一幅神秘的道圖浮現,將他淹沒。 在這近二十天里,葉凡的血肉與骨骼不斷重生,脫胎換骨,他盡管將九個古字刻在了身上,還是差點變的更小。 脫胎換骨的變化,讓的肉身極度強橫,舉手抬足,似乎可以將天地捅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