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432 又見五色祭壇

第四百三十二章又見五色祭壇 七彩小石頭晶瑩剔透,美麗的近乎夢幻,流轉出醉人的光彩,仿佛是一枚絕世珍寶,將葉凡的掌心都映襯的透明了。 他汲取到了旺盛的生命精氣,渾身毛孔舒張,精氣復蘇,他已經能夠站起,不再像剛才那樣難以動彈一下。 這是最本源的生命精氣,純凈無暇,沒有一絲雜質,沒入葉凡身體的瞬間就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對于油盡燈枯的他來說具有非凡奇效。 小囡囡到底有怎樣的來歷?這枚小石頭讓他生出無窮遐想,惹人憐愛的小女孩一定有著驚人的秘密。 原本,葉凡的生命之火就像是那風中的蠟光,隨時會熄滅,如今得到滋養,暫時擺脫了死亡的威脅。 他站起身來向圣山上望去,沒有時間可以耽擱,大道傷痕在惡化,剔透的小石頭雖然讓他暫時復蘇,但肯定不能長久。 小石頭內的精氣每消耗一點,他登上圣山的希望就少一點! 巍峨的圣山,不見荒奴的蹤影,他們全都消失了,似乎回到了荒古深淵下,冷清而孤寂。 沒有一點的聲響,天地間唯有他自己,感覺不到生命的波動,像是來到世界的盡頭。 葉凡咬了咬牙,持七彩小石頭向山上沖去,在這里雖然能夠得到片刻的安寧,但長時間下去無異于慢性自殺。 “刷” 剛剛離開青銅棺槨不遠,荒的力量就沖了過來,如刮骨、似剜肉,劇痛讓他險些大叫出來。 他身上的覆天寶衣以及石衣早已碎裂,此刻更是化成了粉末,簌簌墜落在地,這是絕世殺機,是歲月的無情碾壓,像是一把可斬滅世間一切的天刀。 小石頭在他手中閃爍,七種顏色的光華溢出,將他籠罩,讓他看起朦朦朧朧,流光溢彩。 葉凡吃驚的發現,小石頭擋住了歲月,抵住了荒的氣息,他的生命雖然在流逝,但比剛才慢了很多。 “是了……”葉凡瞬間明了,怪不現在的小囡囡與三年前一樣,沒有任何變化,這塊小石頭可擋住時間的侵蝕。 不過人生在世,都免不了一死,不可能有永恒的存在,小石頭也在暗淡,它只是暫時的擋住了荒的力量。 葉凡心中驚懼,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如果沖不上圣山,他就真的要塵歸塵土歸土了。 他將干癟的麒麟種子也握在了手中,七彩小石頭與不死神藥的種子一起為他提供生命精氣。 圣山上草木繁盛,巖石奇異,稱得上秀麗,但是葉凡沒有多看一樣,生死關頭,只有登上圣山才是唯一的生路。 越接近山頂,荒的氣息越濃烈,穿透進人的骨子中,縱然是七彩光華也快擋不住了,小石頭暗淡的很快。 而麒麟神藥種子也在萎縮,即將枯干,他們的生機都被葉凡剝奪了,延續著那即將干涸的命元。 終于,葉凡登上了山頂! 這是生命禁區的最中心,九座圣山連在一起,環繞成一個巨大的深淵,黑洞洞,難以望到盡頭。 望之,讓人毛骨悚然,像是可以將人的靈魂吞噬進去! 他所登上的這座圣山,氣勢雄偉,巍峨沉渾,可卻一片靜悄悄。 無盡深淵,似是連接著九幽地獄,讓人悚然的氣機彌漫而出,小石頭徹底暗淡了下來,沒有光彩流出了。 麒麟種子在哀鳴,不堪葉凡不斷汲取,它的生命將要走到終點,幾乎要干枯了。 “咔嚓” 葉凡仿佛聽到自己體內傳出一聲裂響,他的生命本源只連著那么一點,幾乎被剖開了,他渾身無力,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大道之傷惡化到了極致,死亡就在眼前,再也沒有任何辦法。 此時,吸收不到生命精氣,強大如圣體也即將化成飛灰,永遠從這個世間消失。 “噗” 葉凡咬牙,噴出一縷金色的精血,燃燒成金光,隔絕在體表外,阻擋荒的力量。他跌跌撞撞,向前沖去,這個地方他來過,生命泉池就在前方。 突然,葉凡絕望了,就在那泉池畔立著一道冷冷的身影,白發如雪,英姿偉岸,還是那個中年人! 荒奴,昔年的蓋代高手,此刻擋在眼前,如何過去? “荒奴不常見,為什么我連連遇到?”他仰天長嘆,這是一個沒有希望的結局。 不久前古棺天音響起,他們為何沒有回到深淵?葉凡并不覺得判斷錯誤,一定是哪里出了意外。 葉凡站都站不穩了,但卻不想就這么等死,將身上的東西都打了出去,金色的道經、銀色的源天書,甚至他想剖開輪海,將那最神秘的綠銅抓出來! “嗡” 白發男子向前邁了一步,這片天地都要崩塌了,這就是蓋代高手的氣勢!一舉一動,蒼穹都要抖動。 葉凡的肉身飛快龜裂,像是精致的瓷器一樣,即將崩開,成為齏粉。 驚天動地的無上人物,縱然過去多年,也足以俯視天下,神威難測! 白發男子如君臨天下的人主,有氣吞山河、八荒惟我獨尊之勢! “完了!”葉凡雖然圣體小成,但依然承受不住,肌體崩開,骨頭都出現了裂紋。 “叮” 清脆的聲響傳出,雄姿挺拔的白發男子將三塊古玉抓住,空洞的眸子竟有了一絲光彩,他定住身形,沒有再邁步。 葉凡將無始大帝留下的三枚古玉塊打了出去,被白發男子接在了手里,他一瞬不瞬的盯著,怔怔出神。 葉凡的手都已經探到輪海間,準備自毀苦海,將綠銅抓出,沒有想到對方停了下來。 “叮” 一聲輕響,在白發男子的手中又多了一塊古玉,與另外三塊明顯可以拼接上,他呆呆發愣。 葉凡心頭劇跳,那亦是無始大帝留下的古玉,共有九塊,沒有想到白發男子也掌握有一枚。 白發男子將四塊古玉一起放在地上,眸子又變得無比空洞了,看了一眼葉凡,而后頭也不回的跳下了深淵。 這個結果出乎葉凡的預料,可是他已經沒有時間多想了,再也支撐不住,他一個跟頭栽進了前方的生命泉池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醒轉了過來,渾身浸泡在生命泉池中,無比的舒泰,荒的力量終于被擋住了。 淡淡馨香繞體,泉池無比晶瑩,他大口的飲神泉,滋潤自己近乎干涸的生命。 他的精力在慢慢恢復,終于從死亡之門中拉回了身子,又有了生的希望。 在這可磨滅蓋代高手的絕望之地,卻有這樣一方生命泉池,冥冥中符合大道天意,死之極盡蘊含一縷生機,給人一絲希望。 在這方泉池周圍,長有十三株小樹,青碧翠綠,綠光閃爍,如碧玉刻成,皆不過半米高,葉片與人的手掌一樣,像是一個個多臂的小人。 不過上面卻沒有果實,早在數年前被葉凡與龐博摘走了,至今還沒有再開花朵結果。 他之所以選擇這座圣山,主要是因為九龍拉棺在半山腰,為了穩妥起見沒有去更遠處的山峰。 葉凡感覺到了異常,強大的生命力如潮汐澎湃一樣,在他身邊吞吐,讓他驚異莫名。 低頭觀看,七彩小石頭吸收神泉,重新恢復了光彩,又變得晶瑩剔透了。 而麒麟神藥種子則如復活了一樣,吞吐日菁,吸收神泉,原本已經很干癟,此時卻又慢慢飽滿了起來。 葉凡心中驚訝,怪不得在北域切出殘缺的人形神藥時,許多人都說唯有神泉可讓它復活。 他躺在生命泉池中一動不動,細心的感應這片天地,竟然真的與外界不同,保留有不一樣的大道法則力量! “姜神王的推測成真!” 這是一片太古歲月的天地,擁有荒古前的氣機,天地規則未變,一切都與當今不同。 “我要是能夠這片天地中修行下去,一定可以修復大道傷痕!”葉凡心中生出波瀾。 他若是能在這片天地中將圣體修到大成境界,縱然天地規則變了,他都可以來逆天! 葉凡躺在生命泉池中,干涸的壽元一點一點的恢復,可是他并不滿足,他想盡快讓氣機強盛起來。 因為,這是荒古禁地,在那無盡深淵下指不定有什么存在呢,他隨時都有可能被抹殺! 最終,他選擇汲取麒麟神藥種子與七彩小石頭的精氣,讓它們吞吐生命神泉。 太古神藥,只汲取日月精華,就可永世不死,人世間沒有什么比它們更能快速的汲取不死力量了。 此時,神泉在畔,麒麟種子自然如魚得水,將不死的力量源源不斷的轉化為己身生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的生機終于強盛了一些,可以站起來了,金色的血氣開始流轉。 身體大道傷痕雖然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但圣體不滅身卻在慢慢復蘇,生命之火短時間內不會暗淡了。 他需要不死神藥,九座圣山有九條神根,昔日他已經采摘過兩種圣果,此時將目光望向了遠處。 葉凡休息足夠時間后,手握麒麟神藥種子與七彩小石頭如飛而去,快速繞著環繞深淵的圣山奔跑。 剛剛接近前方的圣山,隔著很遠,他就聞到了沁人心脾的芬芳,讓他幾乎醉倒在山上。 這座圣山氣勢巍峨,磅礴如天,似天庭故址,多奇花異草,生機勃勃。 在平坦的山巔中心區域,有一個兩米見方的泉池,汩汩而流,溢出點點晶瑩的光華,像是神液匯聚而成。 在泉池畔,生有三株半米高的小樹,赤紅如火,晶瑩閃爍,如紅瑪瑙雕刻而成,像是三尊小矮人一樣,枝椏如手臂,根莖露出地面些許,如雙腿,非常的奇特。 雖然矮小,但它們卻蒼勁如虬龍,充滿了歲月的氣息,給人以滄桑的感覺。 香氣濃的化不開,三株小樹的頂端各結有一枚粉色的果實,如美玉琢成,溫潤而剔透,與小樹的顏色不大一樣。 葉凡目瞪口呆,三枚果實形如小娃娃,都有拳頭那么大,非常的特別。 “人參果嗎?!” 三株小樹不動,三枚粉色的果實卻在搖擺,似乎想要掙脫下來,很是奇特。 葉凡不敢耽擱,沖入生命泉池中恢復精力,而后分別將它們摘下,封在玉盒中,光這種氣息就讓他沉醉。 “嘩啦啦” 赤紅如火的神樹作響,葉片翻動,像是優美的樂聲,讓葉凡再次驚異。 此時,夕陽西下,葉凡感覺深淵更恐怖了,他沒有敢耽擱時間,決定晚間退回青銅棺中。 在離去前,他忍不住來到懸崖邊,運起怨天神眼向深淵下觀看。 “那是……無色祭壇!” 葉凡大吃一驚,在無盡深淵中,他看到了一個殘破的祭壇懸在空中,非常的古老與神秘。 他神眼有成,但卻也不可能望到深淵底部,可是這座祭壇并不是在最深處,而懸在中途,與泰山所見到的一模一樣。 “原來如此……”他終于知道九龍拉棺為何降落在此地。 “九龍拉棺不知,不知終點。星空的另一端,還有此地,都不過是驛站,茫茫星域,不知前路在何方……”他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