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429 絕世落幕

第四百二十九章絕世落幕 圣賢神衣從天而降,光芒萬丈,像是絢爛神火中永生不死的鳳凰鳥,強大的氣息讓人顫栗,所有人都倒退。 它呈人形狀,仿佛是一尊活著的生靈,持有一口黃金圣劍,具有絕世鋒芒,迫人的殺機讓林中亂葉紛飛。 每一個人都驚膽顫,像是的面對一尊遠古的神明,發自內心的敬畏,忍不住想跪拜下去,身體在抖動。 黃金神衣璀璨如陽,鏘的一聲的降落在地,金色神華四射,如火焰一樣在跳動,背后的黃金神弓輕顫,繃緊了眾人的心弦,不少人都快要窒息了。 “鏗鏘!” 一聲金屬顫聲發出,如龍吟九天,似鳳鳴震蒼穹,響徹天地間,其音清冽,直達人的靈魂中。 “噗通” 很多修士再也忍不住,不由自主跪了下去,向前方的絕世神衣叩首,這是源自靈魂的無上震懾,讓人敬畏而膜拜。 “真的有生命!”連葉凡都被驚住了,縱然他站的很遠,都感覺到了一種恐怖的威嚴。 “鏘!” 又一聲輕顫發出,神衣光華內斂,山脈中平靜了下來,跪在地上人這才能夠站起身來,一個個全都臉色雪白,心中震撼。 “全都死了!” 另一座山峰上,陰陽教的無上大人物站在筑成的宏偉高臺上,眺望荒古禁地中的景象,發出這樣的嘆息。 全滅! 陰陽教在北域得到神秘石衣,可隔絕一切氣機,但到頭來依然無用,進去的人都快速衰老,而后成為了飛灰。 山嶺中一片嘈雜,所有人都在輕聲議論,古之圣賢的神衣飛了回來,陰陽教的石衣皆崩碎,意味著徹底失敗了。 “荒古禁地不可闖!” “三年前,神秘古棺出現,圣地詛咒降到最弱,可惜錯過了那唯一的機會。” 中州的人輕嘆,心中充滿不甘。 許多人心中悸動,連中州的神朝與萬世大教都沒有辦法,這個世間還有誰可以進去,從而采摘到不死神藥? “朕不甘,欲逆天!” 一個霸氣沖霄的聲音傳出,無邊落葉紛飛,原始古林都一陣搖動,像是有一條真龍出世,化形成人,從大荒走出。 一位威嚴無比、氣勢壓蓋日月的身影從山嶺中走來,他像是天帝下凡,龍氣繞身,睥睨天下,有八荒惟我獨尊之氣概。 “古華的老皇主來了!” “絕世皇主臨塵,來到了生命禁地,真是讓人吃驚。” 東荒本土的修士皆震動。 古華皇主頭戴九龍冠,身穿九龍袍,像是從遠古一步一步邁來,他與這天地交融在一起,合為了一體,讓日月失色。 他白發如雪,形體枯瘦,大限將至,氣勢不減,如淵似海,讓人生畏,一條祖龍似有血肉,在他的頭上盤繞。 “皇主!” 不少人上前,一起行大禮,勸阻他不要進入荒古禁地。 也有人跪拜,愿代他而行,去摘不死神藥,奉獻上來。 “我已是將死之身,一切后事都已安排好,無需你們為我去送死。”古華老皇主謝絕。 “陛下三思,荒古禁地不同其他生命禁區,無論多么高的修為,只要進去都被會被削落為凡人。” “是啊,與其如此,不若讓我等代陛下而去,定會竭盡所能采來不死神藥。” 古華皇朝的人全都勸阻,包括四位大能級皇叔亦上前,行大禮攔住他的前路。 諸多散修都忍不住吃驚,一位絕世皇主要進荒古禁地,傳說果然是真的,晚年的皇主與圣主大多都選擇這樣的路,如今人們親眼所見! 自古以來,老圣主與老皇主都少有留下墳墓者,大荒與生命禁區是他們的埋骨地,成為了共識。 也許,有一天進入一片古林中,見到一副雪白的尸骨,那可能是一位曾叱咤風云的絕代雄主,這是他們的悲哀。 人終究免不了一死,任你天大的英雄也有落幕之時,晚年一樣的凄涼,絕世霸主到頭來也不過是一掊黃土。 都說仙路無盡頭,可自古以來有誰真的長生不朽?不見一個人,都如夕陽一樣,鮮艷的紅,卻暗淡而終。 古華的老皇主器宇不凡,威嚴如天,他掃視所有人,道:“你們都退后,這是我的選擇!” “陛下!” “荒古禁地削落一切絕代高手的修為啊!” 中州不朽皇朝的人都皆出言相阻。 “我縱被削落為凡人,也為人皇,強盛于其他人,你們無須多說了,我不想有人替我而死。” 這位老皇主有大氣魄,他猜測到了結果,但還是選擇了這樣的道路,一切后事都已安排好,他要進行最后一搏。 無人敢阻了,他眸光所過之處,連四位皇叔也只得住口,全都退到了一旁。 陰陽教的人全都無聲,在旁觀看,他們是競爭者,但卻也同病相憐。 東荒的修士則震撼,他們終于親眼目睹了一位老皇主的晚年是怎樣的情景,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 一切都如傳說,輝煌一生,驚艷一世,最終卻一個人獨行,踏上一條沒有希望的路。 古華皇朝的一位皇叔上前,他輕嘆了一聲,來到古之圣賢的神衣前。他堪比大能,法力滔天,但卻很是恭敬,對黃金神衣行了一禮,道:“請神衣護佑我主。” “鏗鏘!” 一聲輕響貫穿天宇,神光熾盛,沖霄而上,無上威壓橫掃整片山脈,像是有一片汪洋淹沒了這片山川大地。 而后,天地寂靜,山風止住,草木不動,所有聲音都消失了,時間像是靜止了,死一般的安寧! 在場有九成的人跪倒在地,身心皆在顫栗,忍不住叩首。而無盡山脈中,更是有無窮鳥獸趴伏了下來,顫抖著朝這個方向哀鳴。 這就古之圣賢神衣的威勢! 葉凡縱然相距遙遠,亦很心驚,他已不是第一見到,在北域時有一件圣賢神衣曾剖開過神王凈土。 要知道,神王凈土號稱絕世防御,永不可攻破,但還是被切開了,圣賢神衣有奪天地造化之偉力! “刷” 光芒一閃,絕世神衣覆在老皇主的身上,他通體金黃,騰騰神焰在燃燒,讓人敬畏。 他手持黃金圣劍,背負金色神弓,如一尊自遠古走來的神明一樣,懾人心魄,散發著滔天的威勢! 古華的老皇主像是恢復了青春,肌體達到了最巔峰的狀態,他頭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這或許是人們最后一次在世間見到他了…… 時間像是靜止了下來,沒有人開口,全都耐默默的等待,盡管很多人已猜到了結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站在山峰高臺上的一位古華皇叔悲呼,聲音凄悲,無邊落葉紛揚,充滿了蕭瑟。 他神眼大睜,見到了禁地中的一切,絕世皇主殞落,終究未能逆天,晚年黯然收場,埋骨他鄉! “陛下!” 古華皇朝的人悲呼,全都大哭了起來,聲動天地,卻無法改變這一切。 “朕不甘,欲逆天!”這六個字似還在回蕩,可惜終究是一個凄涼的結局。 “刷” 光華一閃,古之圣賢神衣從天而降,它暗淡了很多,在輕輕的鳴顫,在其上沾染著一些血絲與不少灰燼。 黃金神衣遭創,不知道需要多么久的歲月才能恢復過來。 望穿千古,世上誰人可以不死?所有人都生出一種絕望的情緒,自古仙說不絕,可是人們見到的卻是一場又一場的“空”與“滅”。 連古之大帝都消逝在了歷史長河中,怎能不讓人絕望? 這是一條永遠沒有盡頭、不能成功的路! 古華皇朝的人黯然退回燕都,毫無疑問以失敗而告終了,消息震動了整片南域,諸圣地皆來探尋。 絕世皇主都殞落,陰陽教的人也撤離荒古禁地,回到燕都,他們的無上教主沒有進行最后一搏,因為結局早已寫好。 消息很快傳遍了東荒,所有大勢力都震動,七大生命禁區果然不可進入,它們是絕大高手的埋骨之地。 可是,未來注定還會有老圣主選擇這樣的路,這是他們晚年的悲哀,為了獲得新生,沒有別的選擇。 不死神藥可自行選擇棲居之地,傳言它們都飛進了七大生命禁區。 葉凡心中發涼,荒古禁地中的詛咒也不知道比以前強盛到了多少倍,他一下子沉默了! 他能夠成功嗎?縱然以禁仙六封煉出不世石衣,可隔絕世間一切氣機,但他看到的還是一條不歸路。 這次風波讓東荒震動,難以平靜下來。在此期間,葉凡苦苦思索,最終又閉關了。 整整半個月,他耗盡心力,將《道經》中的九個古字,煉入了石衣中,此乃先天大帝紋,具有絕世妙用。 它可以用來己身,實現永恒,定住歲月,窮天地之奧妙,不可揣測,偉力無盡。 葉凡耗時十幾天,身心皆快承受不住了,終于將九個古字與石衣中成千上萬條怨天紋絡結合在一起。 “大哥哥你終于醒了。”小囡囡睫毛很長,眨著大眼看他,很天真可愛的樣子。 葉凡心有愧疚,他實在太忙了,根本沒有顧得上這個小女孩,她還穿著破爛的衣服,小鞋子上腳趾洞很明顯。 不過,還好小囡囡沒有挨餓,客棧遵從他的囑咐,每天都送來可口的食物。 “大哥哥,對面那個老爺爺好可憐。”小女孩很有同情心,她說的自然是張文昌。 葉凡摸了摸她的頭,小女孩自己何嘗不可憐呢,讓人心中發澀。 “囡囡要乖哦,我可能要離開幾個月,耐心等我回來。” “大哥哥……”小女孩頓時低下了頭,情緒低落,以為葉凡要舍棄她離去。 “我會回來的,小囡囡放心好了。”葉凡輕聲安慰。 “真的嗎?”小女孩還是不放心,眼中有晶瑩閃爍,扁著小嘴,頭垂的很低,看著自己破損的小鞋子,道:“囡囡總會忘記過去,我怕過一段時間后會將大哥哥遺忘。” “忘不了的,我給你留下一快寶玉,被我祭煉過,可以記錄下你每一天的經歷,每天起來后你都可以看到前一天的事情。” 葉凡決定,進入荒古禁地,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他并不是要去送死,除卻不世石衣外,他還有一宗絕世底牌,也許可擋歲月侵蝕,那是他能否成功的關鍵所在! 他望向天際,也許還可以將葉慧靈的覆天寶衣借來,多一件防身之衣總比沒有好。 “小囡囡要乖哦,等我回來!” 葉凡站起身來,大步走出客棧,身后一個小小的身影揮動小手,大眼噙著淚水注視他遠去。